笔趣库 > 极赋 > 第二百九十三章 鸳鸯乱
    元正有些为难,是真的为难。

    本来此事只是私人恩怨,目前来看,不仅仅是私人恩怨。

    柳青诗是无辜的,这个元正知道,可有些时候,总需要一些无辜的人去受害。

    这毫无办法,大概就是点子有点背。

    元正也不能说对不起柳青诗,当初那件事,只是随心而为,如果柳青诗不是忠显王的女儿,当初那件事,兴许对于武王庶子而言,对于天下人而言,只不过是一场闹剧,一场微不足道的小事。

    也不会被那么多的人给上纲上线。

    元正不打算带谢华离开这里了,觉得这件事需要另外一个处理方式。

    开口问道:“我且问你,你是否真的在意过柳青诗,虽说为了一个女人来到这里,多少有些不划算,我也过了那个风花雪月争风吃醋的年纪,可有些事,总得有一个合理的答案。”

    汤毅在一旁久久未语,哪怕汤毅如何耿直鲁莽,也意识到这件事没有表面上那么简单,惊疑不定的看了一眼谢华公子,什么话也没说。

    谢华反问道:“如此,柳青诗已经来到了江南,并且跟你见过面了。”

    元正点了点头,谢华略有思量。

    两人沉默了半晌,元正转身便走了。

    因为她已经知道了答案,若是谢华真的很在乎柳青诗,也不会直呼柳青诗的名字,应该用青诗,柳青诗这三个字,在谢华的嘴里,显得有些冷漠,有些薄凉。

    谢华抬头看了一眼天空,若有所思,今天是阴天。

    亏心事,谢华从来都不曾干过,可柳青诗是无辜的。

    当初的榜后捉婿,也只能怪柳苍岳过于心急了,根本没有在意过谢华心里的想法,婚姻之事,大多数时候讲究的是门当户对,可有的时候,不仅仅是门当户对那么简单。

    离开塘岸镇的路上,元正是真的犯愁了,他本来想要询问一下花椒与茴香的意思。

    可想了想算了,花椒与茴香,对于男女之事,似乎不是多么的有兴趣,况且,这件事本来就是说不清道不明的是非。

    柳青诗已经来到了江南,万一在江南有个三长两短的,元正的心里也过意不去,柳苍岳那里,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意思,对自己的女儿又是如何安排的。

    这才是元正真正范畴的地方。

    诸葛韶荣虽说不错,可诸葛韶荣在诸葛家族,毕竟不是掌权的人物,也掌权,可权力没那么大。

    元正对花椒说道:“如今有钟南在这里,江南之地也不宜久留,我打算返回苍云城。”

    花椒只是嗯了一声,没有过多的话语。

    许多事,还得元正自己慢慢去领悟。

    离开塘岸镇后,元正没有多余的耽误,秋后的江南,风景也很是不错,元正也没有打算四处游玩一番,而是选择回到了青山郡,直接回到了景园客栈的后面。

    诸葛韶荣和柳青诗还居住在这个阁楼小筑里,哪里也都不去,在元正不回来之前,她们也不会离开这里的。

    元正回来了,这一次两个女子,没有上一次那么的野蛮,给元正泡了一壶茶。

    柳青诗就坐在元正的对面,静静的等待着。

    他没有将谢华带回来,柳青诗的心里其实也知道了答案,可这个答案,柳青诗想要听元正亲口说出来。

    花椒与茴香这一次没有安静的站在元正的身后,而是在别的地方,应该会收拾一些金银细软,毕竟马上就要返回苍云城了。

    抿了一口茶说道:“谢华并不喜欢你,可你的父亲是忠显王,当初榜后捉婿,谢华没有多余的选择,江南谢氏一族倒是不介意和你们家联姻,对大家都有好处,也有利于谢华往后的仕途。”

    “可谢华不这么想,对于你,谢华从来都没有心动过。”

    柳青诗闻后,寂静无声,落针可闻。

    眼角倒也没有泛红,流泪这种事情,柳青诗已经很久没有做过了。

    好半晌后,柳青诗才问道:“他真的是这么说的?”

    元正徐徐说道:“话虽然没有这么说,但就是这么个意思。”

    “他直呼你的大名,并没有用一种亲昵的口吻来称呼你,这边说明,你们之间,只是男女互相游荡,游荡的过程里,没有所谓的爱情。”

    “谢华是何许人也,江南第一公子。”

    “这样的身份,难道还会缺乏美女吗?”

    “再说了,南方的美女,本身就要比北方的美女好看很多,起码气质上是很让男人喜欢的。”

    “谢华那样的人,从来都不会缺乏金银财宝和所谓的美女,也许你只看到了他儒雅的那一面,却不曾看见,许多美女对谢华芳心暗许,谢华却无动于衷,心中只有自己的志向。”

    “这就是男人,这好像是很多男人的通病,在志向和妻子之间非要做出一个选择的话,应该会选择自己的志向,可惜,你不是他的志向。”

    诸葛韶荣在一旁听后,暗自握住了自己秀气的小拳头,恨不得现在就将谢华给拖出来暴打一顿。

    柳青诗这一次眼睛终于是泛红了。

    她反而向元正问道:“如果是你的话,在女人和志向之间做出一个选择,你会怎么选择?”

    元正略微停顿了一下,又喝了一口茶,苦笑道:“如果是我的话,我会选择自己的志向,往大了说,男人若是实现了自己的志向,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

    “往小了说,三条腿的蛤蟆不多,可两条腿的女人多的是。”

    “如今我身为云端之巅的主上,若是因为男女之事,而耽误了正事,许多人也会因为我而没有饭吃,甚至家破人亡,甚至家里的女儿,可能会被拐卖到青楼妓院里,这些事,都有可能发生。”

    “于我个人而言,我虽然不算是站在了巨人的肩膀上,可也算是站在了一个还算是不错的肩膀上,志向,当然才是最为重要的。”

    “可能你不太理解我的意思。”

    “也可以这么说,并非所有的男人都有谈情说爱的权力,也不是所有的女人,都会被男人珍惜呵护。”

    “这就是长大了以后的师姐,并非你我少年时代的懵懵懂懂,觉得这世道很美好。”

    “你也许羡慕着才子佳人的传说,可纵观才子佳人的典范,哪一个才子,不是出生于名门世家?哪一个才子能有真正的负担?”

    “再说佳人,哪一个佳人没有一技之长?哪一个佳人不是出生显赫?”

    “太平年间的话,尚无战事,歌舞升平,也不用为了生计和权力而发愁,那样的情况下,的确可以孕育出才子佳人。”

    “可如今,列国伐交频频,大争再度而来。”

    “谢华身为谢氏一族未来的顶梁柱,他又哪里有资格去谈情说爱,男人也许可以没有爱情,但绝对不可以不负责任。”

    诸葛韶荣在一旁很是生气的说道:“依你之见,谢华那个混账干了这么恶心的事情,难不成还有理了?”

    元正苦笑道:“谢华只是保护自己,因为他知道,谢氏一族和忠王府成了亲家,便也意味着,往后谢华的人生没有太多的选择了。”

    “人生这么漫长的,偶尔犯一次错误,也可以。”

    “再说了,这也不算是犯错误,只能怪忠显王自己当初榜后捉婿了,结果捉的这个女婿好像有毒。”

    诸葛韶荣哑口无言,对于这些,诸葛韶荣很明白,也并不厌倦,因为这就是名门世家的日常,只是谢华是一个异类,他想要做谢华,而不是谁的女婿。

    柳青诗心里已然清楚,这件事已经尘埃落定,覆水难收。

    有些苦涩的笑道:“那我以后可怎么办?”

    元正有些恍惚了,自语道:“我也想不明白,无形之中都被人给算计了,如果那个晚上我没有遇见你,如果那个时候,我一直都在家里,也就不会发生现在的事情了。”

    “更让我头疼不已的事情,我的确是做了对不起你的事情,可你已经来到了江南,我觉得,我应该安顿好你,不妨这样,我亲自护送你会忠王府,哪怕冒着被你父王毒打一顿的风险,我也要将你护送归家。”

    “反正你已经来到江南了,也知道了答案,哪怕这个答案,和预想中的相差无几,这么来看的话,江南你也没有必要留下去了,若是让外人知晓你在江南,谢华也在江南。”

    “风中传言,最是能够杀人,我可以明白你和韶荣姐姐在一起的雅兴。”

    “可说是非的人就不会明白了,他们只会认为你和谢华旧情未了,是非一旦传开了,对你而言,并非好事,对于谢华而言,也不是什么好事,本来就无缘无分的,还不如大家各自安好,老死不相往来。”

    柳青诗有些郁闷的言道:“你说话,一直都是这么直接的吗?我本来还等着你安慰我一下,结果你给我说了这么多我不想听的话。”

    元正苦笑道:“我喜欢实话实说,说真的,我也在江南,我们三个人都在江南,你若是出了什么闪失的话,你父王肯定饶不了我,我敢保证,这会儿,你父王也知道我在江南的事情。”

    “可他没有派人过来,应该就是指望我将你送回去。”

    “若你没有按时回去的话,万一在江南有个闪失,我的日子也不好过,我是武王庶子,当初被谢华给利用了,这一次,你若是出事,背黑锅的人选,好像还是我最为合适。”

    诸葛韶荣翻了一个白眼,看着元正气呼呼的说道:“怎么,占了便宜之后,还这么理直气壮的。”

    元正置之不理,女孩子有些时候的脾气,他真的不愿意搭理,他喜欢平素枢机的女孩子,如师姐单容那样的。

    柳青诗当然不愿意回去了,这一次,她是第一次违背了父王的意志,一个人偷偷摸摸的出来了,若是这么快就回去的话,脸上未免太没有面子了吧。

    她摇了摇头,好像还想要在江南玩一段时间。

    元正对诸葛韶荣问道:“和你在一起的话,你能保证柳青诗不会遇到任何的麻烦吗?”

    “你能保证,消息不会走漏吗?”

    诸葛韶荣这一次是真的没有脾气了,也是摇了摇头,一副很沮丧的样子。

    诸葛韶荣固然不错,可她是斗不过那些好事的老狐狸的,诸葛家族,和其余的江南世族,近年来,也疑似出现了分裂的迹象。

    多事之秋,诸葛韶荣要是给诸葛家族添了麻烦,大体上说不过去。

    元正对柳青诗说道:“你去哪里,我都管不着你,可你不能留在江南,你可以去皇城,你可以去别的地方,没有必要留在江南。”

    柳青诗这会儿忽然看着元正的眼睛。

    柳青诗的眼睛很有灵性,很水润,我见犹怜,如纯净的水晶一般。

    元正心里有些不太自然,问道:“你这么看着我干嘛?”

    柳青诗发自灵魂的问道:“我不明白,谢华不曾与你见过,为何能利用你,好让他脱身呢?”

    这个问题,诸葛韶荣听了以后,也是一愣一愣的。

    元正呵呵一笑,淡然说道:“当初的我,也的确是世人口中的那个武王庶子。”

    “遇见喜欢的姑娘了,就直接硬来,先把正经事给办了再说,事后说难听一点,也就是多少银子的事情。”

    “我个人认为,这个世道对于女子而言过于残酷。”

    “用银子衡量女人,虽说有违道德,但也是最有用的办法之一。”

    “那个时候,我年轻气盛,作为一个纨绔子弟,在瀚州之地,几乎没有我得不到的东西。”

    “谢华大概是算准了我看见你之后,就会心生歹念。”

    “你可能不太明白,但男人对一个男人的看法往往都是比较准确的,男女有别,有别的不仅仅是性别。”

    “我归家的路上,遇到了路边一对情侣,那个女孩子长得很漂亮,然后我没有克制住自己,就放手去干了,对于那个时候的我来说,这些事情,真的是稀松平常。”

    “如果你不是出生于王侯之家,我的父王也不会将我暴打一顿,你的父亲,也没有胆子去武王府找说法,你能得到的认错与道歉,其实更多的是因为你的家世背景。”

    “这个道理有些野蛮,可大多事情,都是这么野蛮。”

    “只是后来我游历江湖,见多了不同的风土人情,偶有所悟,过往的确是有些荒唐,对于你,也的确是心怀愧疚。”

    柳青诗继续问道:“那你对于其她女子呢?心里可曾愧疚过?”

    元正从容道:“没有,因为其她的女子,都只是寻常老百姓的女儿,不是王侯之家,没有名气,哪怕被我坏了名节,也会得到一辈子都花不完的遮羞费。”

    “再直接一点,这世上,有许多父亲都将自己的女儿卖给了青楼,除了没钱之外,更多的是,女子太脆弱了。”

    “能养得起女儿的人,基本上都是大户人家。”

    “小户人家对女儿的态度,除了那一份血缘关系之外,其实更多的,只是将自己的女儿当做一个不错的筹码。”

    “很多事情,不是无理取闹胡搅蛮缠就能搞清楚,落实下来的。”

    “只是恰好,你这样的女子,我无法用银子收买。”

    “正因为你无法用银子收买,我对你,才是真的心怀愧疚。”

    柳青诗冷笑了一声,哪怕是冷笑,柳青诗依然很美丽。

    也不打算在元正这里要一个真正的说法了,因为元正很诚实,起码没有隐瞒,没有遮遮掩掩的虚伪说辞。

    也不能说女子命贱,但凡是穷苦百姓的子女,似乎都逃不过寒门难出贵子这个定律,但凡是寒门出了贵子,说书人便开始口若悬河,青史也会留下一笔传说。

    越是缺乏什么,便越是在强调什么。

    元正对男女之间,信奉平等,可自由和权力的代价,往往都很昂贵。

    国家与国家之间看对方不顺眼了,还想要大动干戈呢,老百姓的性命,犹如草芥。

    若是人伦道德的说辞可以解决问题的话,这世上也没有那么多的苦命之人了。

    元正也在争取平等和自由,只是他的起点,比穷苦百姓家的子女,稍微高了一点。

    气数,际遇,胆魄,智谋,这些都是可以逆天改命的东西,可这些东西,也真的不是什么人都有。

    自己不争气,自己没办法,别人也更没办法。

    元正开口说道:“我送你归家,可好?”

    柳青诗道:“不好,我可以去任何地方,唯独不想归家,你坏了我的名节,我若是随你而去,传扬出去,也只会更加的不好听,无辜受害,我也不愿意去做一个老好人。”

    元正纳闷了,问道:“依你之见,如何打算?”

    柳青诗道:“当初有一句话你说的不错,除了你,我还真的无法嫁给别人了。”

    诸葛韶荣瞪大了眼睛,惊疑不定的看着元正和柳青诗,这两人,更多的是闹剧,可这会儿,这个问题有些严重啊。

    元正愣住了,说道:“你该不会想要我娶了你,给你一个名节,然后再将你我之事好好粉饰一番,最后的结果就是,谢华与我争锋落败,我抱得美人归?”

    柳青诗笃定的说道:“就是这个意思,如此一来,我也不用成为那个无辜受害的人了。”

    元正摸了摸脑袋瓜子说道:“这,恐怕有些不妥吧。”

    柳青诗问道:“莫非你已经有了喜欢的人?”

    元正笑道:“这个问题有点蠢,我也不知道怎么回答,喜欢的人,好像还是云里雾里的,可你我之间,就算成亲,我也不可能给你正室的名分,正室这个名分,自然是要留给我喜欢的人才是。”

    “起码名义上,你就算嫁给我,也不会有正室的名分。”

    “可这对于堂堂忠显王之后来说,有些委屈,有些不合道理,这就是你我之间最难办的地方,而且,便是你我愿意这件事,你的父王也不会愿意,当今陛下,也不愿意。”

    忠显王的女儿,嫁给谁都可以,唯独不能嫁给元正。

    武王膝下三子,老大的未婚妻,是从稷下学宫出来的寒门女士子。

    老二的未婚妻,还并非人族,属龙族,虽然有些不合世俗礼仪,可也不是什么门当户对的亲事。

    要是元正这个老三的老丈人是王侯的话,当今陛下知晓之后,不说对柳苍岳如鲠在喉了,也差不多了,毕竟那句歇后语,对于当今陛下来说,也是扎在心里的一根刺。

    柳青诗道:“难道我就这么苦命,谢华与我,无缘无分,与你之间,竟然也是这般如隔山海。”

    元正摊手道:“没办法,就这么个世道,我能怎么办?”

    一副泼皮无赖的样子,竟然让柳青诗呵呵笑了,银铃般的笑声很是悦耳,可惜元正也来不及去仔细聆听了,也没有那样的闲情雅致,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可以听见师姐这等动容的笑声。

    柳青诗道:“若是我随你去了苍云城,会如何?”

    元正淡淡然道:“不到三天,名扬天下,武王庶子与忠显王之后,不清不楚,我们二人倒是无妨,可是你的父王那里,不知道会被多少人口诛笔伐,我的父王那里倒是无所谓,反正我的父王看谁不顺眼了,也敢真的一刀砍死。”

    “名声是小,大局为大。”

    “如此一来的话,当今陛下怕是要对你的父王发难了,忠显王和武王成了亲家,这种事,当今陛下绝对不会坐视不理的。”

    “再严重一点,这个节骨眼,要是两个王爷和当今翻脸了,庙堂之上,也会风起云涌的。”

    “你倒是无所谓,可我的性质很复杂啊,说是在苍云城拉帮结派也可以,说是在苍云城拥兵自重也行,若我没有一个武王父亲,恐怕我的所作所为,早就被株连九族了。”

    “这份压力,我可以承受,武王也可以承受,但你不行,忠显王更不行。”

    天地君亲师,柳青诗本来是很遵守和信任这个规矩的。

    可现在,真的不想继续遵守和信任了。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