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二百九十二章 过江见龙
    这一次过江,没有诸葛韶荣在渡口等着自己。

    这一次过江,也没有万里烟云照可以骑。

    这一过江,元正带着花椒与茴香,缓步而行,过了江,走进了塘岸镇。

    这是元正第二次来到塘岸镇,上一次来到塘岸镇,心情还算是比较愉快的,吃了一顿包子,那家包子的味道,还是不错的,元正打算干完正事儿以后,再去吃一顿包子。

    笑道:“你说我们这一次,算不算是过江猛龙。”

    花椒道:“公子是龙我们是虫。”

    元正尴尬的笑了笑,没有想到花椒说了这么一句话。

    一时之间,还真的不知道怎么回复。

    然后仔细想了想,应道:“我是龙,两位姐姐是从天上下来的仙女。”

    花椒没有说什么,元正摸了摸头,无端想起了白卫,白卫有的时候说出来的话,也是让人摸不着头脑,等摸清楚的时候,元正也会会心一笑。

    元正还是挺佩服谢华的能够在塘岸镇里有自己的别院,在年轻人里面,这也算是凤毛麟角了。

    元正本来也有想过在塘岸镇给自己搞一座别院,可想了想,自己还不够资格,不过元正打算日后给钟南在塘岸镇搞一座别院。

    根据钟南的线索,元正带着花椒与茴香,去找那座别院。

    街道上的人看见元正三人,也都是稀松平常的态度,因为在这个镇子里,随处可见锦衣玉带的公子哥,大多数都是名门之后,元正也不清楚,那一次来到这个镇子里,是不是有人还记得自己。

    搜寻了良久之后,元正总算是找到了谢华的别院。

    上前叩响了门环,心里有些忐忑,上门找茬儿这种事,元正以前干过很多次这样的事情,可这一次,有些莫名其妙的无动于衷,总感觉,这样的事情不太适合自己。

    静静的等了一会儿,有人来开门了。

    开门的人是汤毅,汤毅看了一眼元正,瞬息间反应了过来,他知道元正和谢华之间的恩恩怨怨。

    故此,对元正的印象不是很好,开口冷声道:“公子来这里,所为何事?”

    元正笑道:“你我也算是交过手的人了,怎么说话这么不客气的。”

    搞了半天,汤毅原来是谢华的护院,不过元正不在意这件事,他只在意,当初汤毅找到自己的时候,是以南方武夫的身份,而不是谢华的护卫。

    汤毅神色不善道:“我家公子近日不便见客,潜心研究学问,公子请回吧。”

    元正微微流露出一股威压,对于汤毅这个南方武夫,元正还是颇有好感的。

    也没有为难汤毅的意思,只是让汤毅知难而退。

    这股威压来了的时候,汤毅连连后退七步八步,顿觉体内血气一阵翻江倒海,真元紊乱,这才多久不见,元正的武道修为竟然强到了这种程度。

    元境,汤毅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到达。

    元正缓步进入庭院里,那颗梧桐树下,谢华正在喝茶看书,书生气十足,皮囊上佳,难怪当初可以将柳青诗那样的女子忽悠的一愣一愣的。

    对于女子来说,谢华那叫温柔。

    对于男子来说,谢华那就是忽悠。

    可惜啊,当初的元正,气质过于狰狞,在许多人伦常理的事情,吃相有些难看。

    汤毅的胸口一阵拥堵,气血翻滚,受了细微的内伤。

    谢华抬头看过来,微微皱眉道:“三公子亲自前来,莫非是有什么要事?”

    元正来了,是谢华怎么都没有想到的事情,其实那个乌漆嘛黑的晚上,元正只是看清楚了柳青诗的长相,不曾在意过谢华的模样,谢华也没看清元正长什么样子。

    谢华能认出来元正,还是因为元正的穿着打扮,一柄木剑,一柄凶剑,还有两个绝美的剑侍。

    元正不得不承认,谢华的气质,是要比自己好一点点。

    气质好,不代表人好。

    元正说道:“我来找你询问一些事情,可能你需要跟我走一趟。”

    汤毅固然已经受伤,可依然尽忠职守,手握长棒,护在了谢华的身后,开口怒喝道:“我家公子凭什么要跟你走一趟。”

    元正不想伤害汤毅,因为对汤毅是真的有所好感,也不能怪汤毅跟错了人,站在汤毅的角度上,汤毅算是跟对了人,且日后的前途也的确是不错。

    谢华这一次很主动,走上前来,看着元正,很认真的问道:“这件事略有些唐突,还请三公子叙说一下事情的来龙去脉,起承转合,不然的话,我真的不方便跟你走一趟。”

    一边说着,一遍握住了一柄形式精美的长剑,长约三尺三,属于仪剑。

    衣冠佩剑的佩剑。

    元正乐呵的笑了,果然和柳青诗所猜测的一样,谢华此人,擅藏。

    脚比手脸干净,那是因为脚总是藏着的。

    元正也没有拔剑的意思,缓步上前,暗自运转沧海**,其周围,青龙乱舞,龙吟珍珍。

    举手投足之间,可控方圆十里众生。

    谢华的脸色也没有很难看,毕竟是见过大世面的世家公子,握住剑柄的人松了。

    温和笑道:“秀才遇上兵,有理说不清,我遇上三公子你,总是如此被动。”

    元正笑道:“你知道吗?我最讨厌别人叫我三公子了,我的大哥和二哥,别人称呼为大殿下与二殿下,我虽然是庶子,可也希望别人称呼我一声三殿下。”

    “虽说三公子才符合我的身份,可是啊,谁不愿意去当一个殿下。”

    谢华道:“你若是三殿下的话,兴许那个位置,就是你的了。”

    元正摇头道:“不一样,那个位置不会是我的,大哥走的万人敌的路子,又是从稷下学宫里出来的,文武并重,就算是我,也觉得大哥才是名正言顺的武王世子。”

    “你很擅长推敲,不是那个什么都不懂的状元郎。”

    谢华抿嘴笑道:“三殿下也很擅长人情世故,也很擅藏,也不是那个只会胡作非为的武王庶子。”

    与谢华之间,元正运用了一些粗浅的捭阖之道,话术元正并不擅长,可心里是擅长的,莫名的觉得,自己和谢华竟然有一股自己都说不清楚的共鸣。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