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二百九十章 淡然自若
    回到山庄里,常帮成员见到元正,均是微鞠一躬,以示尊敬。

    便是李青光和吴长峰,也是如此。

    如今的常帮,虽然不是苍云城的那个常帮里,腰杆也没有在苍云城的时候那么硬气,毕竟江南这里遍地都是地头蛇与强龙,可江南有江南的好处,在这里的发展前景远在苍云城之上。

    浑水摸鱼这件事,在战乱之地虽然不错,可那是小帮派,对于大佬而言,小帮派也不过纤芥之疾,不会放在心上。

    常帮就不一样了,三万之众,就不是一个小帮派了,在大佬的眼中,终归是眼中钉肉中刺。

    可三万之众来到了和平的烟雨江南,便是一尊庞然大物了。

    浑水摸鱼嘛,虽说强敌环伺,可终归还是有下手的空间,常帮这样的江湖帮派,无论到了哪里,在江湖上,都不是什么人都可以揉捏的软柿子,更像是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

    回到主院里,钟南在凉亭里喝茶,不曾看见西蜀双壁的踪迹。

    钟南一个人在喝茶,在秋后的凉亭里,有些孤寂。

    见到元正来了,钟南给元正沏了一杯茶,元正坐在钟南的对面。

    开口说道:“以前我一个人云游四海的时候,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一个人安静下来喝茶,再将自己所游历的江湖经验与风土人情在肚子里好好消化消化,那个时候,才感觉到自己,真实的存在于这天地之间。”

    元正玩笑道:“如此说来,我来了,岂不是打断了你一个人的闲情雅致。”

    钟南道:“不会,喝茶的时候,一个人喝的就是寂寞,两个喝的,就是情怀,这不太一样。”

    元正道:“那两位前辈去了何处?”

    钟南道:“大周与大夏,情况略有些紧急,需要他们二位亲自出马,只要他们去了,就不会有乱子。”

    元正道:“大夏和大周,莫非已经开始整顿兵马,准备参与大魏和大秦的争斗当中。”

    钟南道:“有这个迹象,其实我们一直都有一个很大的盲点。”

    元正心知肚明道:“我们不知道大秦到底是想要干什么,也不知道大魏想要干什么,大周和大夏那里,也不知道,我们只是小池塘里的鱼儿,尽量朝着大海的方向而去,如果我猜测的不错,我们接下来,就是在人家的屋檐下做人。”

    “四处浑水摸鱼,固然不错,可一些资源,注定是恒定的,我们没有去争夺的筹码。”

    钟南点头道:“是这样的,不过也不代表没有机会,真的打起来的时候,灰色地带还是挺多的,发混水财的人,不仅仅是江湖人应该去做的事情,庙堂之上的那些正经人,也会去做这些事情。”

    “就好比我们的大魏庙堂一样,漕运之利,也被许多文臣武将们暗自瓜分了不少,当今陛下心里知道,却没有办法去说,水至清无鱼,当官,就是为了发财,只不过当官了之后,发财会比较方便一些。”

    “可在大争之世里,当官的想要发财,很多时候,也要看江湖中人的脸色。”

    “常帮化龙,也并非没有希望。”

    其实做所有的事情,过来过去,与其说是算计得失,还不如说是算计人心。

    钟南的算计是自然而然的,因为他是一个云游四海的读书人,见识到了太多的风土人情,许多事情,有一种本能的熟稔。

    元正这才切入了正题,说道:“诸葛家族愿意和我们联盟,日后在江南之地,许多受到官府限制的地方,政策将会宽松很多,对外,仍然需要依靠我们自己。”

    钟南问道:“诸葛家族图什么?”

    元正道:“就图交个朋友。”

    钟南明白了,与其说是诸葛家族表达了出了好感,还不如说本身就是互相利用的关系,大家心里都心知肚明,何须将那层窗户纸给捅破了。

    元正没有说柳青诗来了的事情,不是很方便来说这件事。

    元正道:“有了诸葛家族介入其中,我们便不需要去点蜂王了,谢华那里,有些私人恩怨需要去处理一下,依你之见,应该如何处理?”

    元正不太理解钟南为人处世的方式,可都是正确的,准确的来说,但凡大才,心里都有些古怪的地方。

    钟南道:“那边去处理了吧,处理私人恩怨,最是能够看透人心,江南谢氏一族,自从我们来到了这里之后,一直都没有动静,我们不知道江南谢氏一族到底想要干什么,谢华可以当做一个一双眼睛,帮我们看到江南更多的美景。”

    物尽其用,人尽其才。

    元正笑了笑,要是沈越什么时候能够和钟南一样,那该多好啊。

    不过想了想算了,沈越也是一个颇有才华的人,可钟南这样的读书人,这世上能有几个。

    若非遇到了大争之世,兴许沈越和钟南这样的人,都没有机会出人头地。

    元正有些担忧的问道:“你一个人在这个山庄里,应该不会有事吧,那两位前辈离开了,你身边也就没有高手了,据我所知,江南氏族们,心里已经记挂上了你,这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也许你已经简在帝心了。”

    钟南的底子是干干净净的,越是干净的,越是经不起铁钩的调查。

    当今陛下若是知晓武王庶子手底下,人才济济,文武并重,心里也是如鲠在喉的。

    钟南潇洒笑道:“记挂上了我又能怎么样,难不成还来给我拜年啊,记挂归记挂,所谓的贵族,其实都是一些贱骨头,只有刀架在脖子上的时候,才懂得重新去思考一些根本性的人和事。”

    这话倒也不假,看重也只是看重,他们能够给钟南的好处,远远比不上元正给钟南的好处。

    元正喝了一杯茶,说道:“如此,我便先去塘岸镇那里看看了,也许我会将钟南给带出来毒打一顿的。”

    被柳青诗毒打了一顿,元正是没有脾气的。

    可总不能无缘无故的挨一顿毒打,若是事情真的和所猜测的一致,元正真的不介意再给谢华一顿毒打。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