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二百八十九章 阴差阳错的好处
    柳青诗这一次没有拒绝什么,断魂轻轻一挥,便隔断了元正身上的束缚。

    元正单膝跪地,刚好单膝跪地在了柳青诗的面前,抬头一看,柳青诗的双腿修长,隐约间可以联想到酥麻与雪白的情怀,那张脸,也很温润绝美,从下面往上面看,才是一个流氓对美女最起码的尊重。

    柳青诗到没有注意到这些细枝末节。

    因为柳青诗是一个很正经的姑娘,从来都不了解一个纨绔子弟心里到底都在想些什么。

    元正浑身浴血,可惜了一身体面的锦衣玉带。

    诸葛韶荣搬来了一个小板凳,元正坐在了上面,哪怕被解开了,可惜四肢无力,丹田虚弱,还是无法凝聚真元,这种感觉,就像是一个废物。

    哪怕会一点拳腿功夫,可他深知,自己绝对不是柳青诗和诸葛韶荣两人任何一人的对手。

    也就放弃了报仇的想法。

    也不得不放弃,因为这个仇,本来就没有办法去报。

    本来就是元正自己做错了事,为了年轻时候的错误,付出了不算是那么凄惨的代价。

    元正很会看待事情,这一次,本来就是自己欠下了柳青诗的,心里虽然窝火,可被解开了绳子的那一瞬间,元正的心里就不是那么的窝火了。

    元正很想要喝一杯大红袍,可是不好意思去说。

    就这么干坐在板凳上。

    柳青诗说道:“以你的实力,应该可以拿下谢华吧?”

    元正不理解的问道:“难不成,依你之见,谢华那个文人,还有一身不俗的武道修为。”

    柳青诗顿了顿,应道:“我不知道,但应该是有的,诸葛韶荣妹妹都有一身武道修为,谢华身为男子,又是江南未来的顶梁柱,应该是有一身武道修为的,儒家子弟,总喜欢衣冠佩剑,哪怕剑道修为如何低微,可总该还是会几下的。”

    “谢华身为谢氏一族的世子,应该不缺乏名师指导,老麻雀喂招的。”

    其实这些都是柳青诗自己的猜测,具体情况,柳青诗是真的不知道。

    想来也有遗憾,当初也曾和谢华游山玩水,纵情于山野之间,虽说懵懵懂懂,可谢华的文采风流,也的确给柳青诗的青春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那个时候,大家都很清高,觉得钱财乃是身外之物,觉得名利,也不过云烟。

    如今长大了,也懂得了一些人情世故,站在一个俗人的角度去看待当初的种种,柳青诗是真的绝对自己很失败,连谢华最基本的情况都没有搞清楚。

    那个时候,两人相敬如宾,觉得世间的一切都非常美好,便是连天空,也触手可及。

    一个是忠显王的掌上明珠,一个是江南的读书人,出自于名门大族。

    说书人觉得,柳青诗与谢华之间,算是真正的天作之合,良才女貌,佳偶天成了。

    也让无数人,对元正这个武王庶子恨得牙根痒痒。

    事实上,美丽的事物,往往都是用无数荒凉堆砌出来的。

    这会儿,柳青诗和诸葛韶荣的眉头微皱,一股强大压抑的气息,笼罩了整个客栈。

    元正一无所知,也只有感境以上的高手,才能察觉到这股强大的气息。

    吱吱……

    门开了,两位绝美的女子,无端出现了在这个内堂里。

    元正抬起头一看,是花椒与茴香,可惜,他现在中了毒,无法察觉到两位剑侍的武道修为是否已经到达了心境。

    花椒看见元正浑身伤痕累累,下意识的流露出了一股杀气。

    刹那之间,柳青诗也好,诸葛韶荣也好,顿觉压抑到了极点,仿若置身于人间炼狱之中。

    世人都知晓,武王庶子有着两个绝美的剑侍,并且她们的美貌是和她们的武道修为是对等的。

    元正开口说道:“算了,一切如常,是我曾经做错了事情,如今算是还了一部分。”

    笼罩整个客栈的杀意,这才徐徐散去。

    花椒看了一眼元正,上前来,一只手弹出,洁白的玉手安置在了元正的额头上,一股温柔的真元涌入体内,顷刻之间,便梳理了元正体内的毒。

    然后,元正身上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复原。

    真元涌动,深知比以往更加的纯粹。

    元正有些迷茫的看了一眼诸葛韶荣和柳青诗。

    两位女子,这会儿也是非常的迷惘,根本不清楚,元正为什么要这样看他们一眼。

    花椒与茴香惊疑不定的看着元正。

    元正哈哈大笑道:“原来如此,只要我散去自己一身真元,回归凡人之躯,便可以潜移默化的恢复自己的先天阳气,凡俗,才是万物之本。”

    诸葛韶荣与柳青诗不理解元正究竟都经历了一些什么,云里雾里。

    元正略微感受了一下花椒与茴香的武道修为,果不其然,到达了心境。

    有些委屈的说道:“二位果然进步神速,若是我能有二位的武道修为,兴许这会儿,已经成为名满天下的大侠了。”

    花椒打趣道:“几遍是没有我们的武道修为,公子这会儿,也已经名满天下了。”

    元正笑了笑,然后转身对诸葛韶荣说道:“昨夜的那一顿酒,吃的很是愉快,放心,本公子也不会对姐姐你进行打击报复的,这一次阴差阳错的,还真的让你给我干了一件好事。”

    诸葛韶荣和柳青诗对视了一眼,真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元正带着花椒与茴香离开了这个客栈。

    想要回头看一眼柳青诗,元正没有那样的勇气,本身,也是元正对不起柳青诗。

    可是啊,元正对不起的姑娘多了去了,细算起来,也是没完没了的。

    元正如今是正经人了,很明白,自己做错了事情,就是做错了,并非自己再多做一些好事就能弥补的过来的,心里的罪责,是永远都不会消失的。

    回去的路上,茴香冷冰冰的说道:“方才我可以给那两个丫头一点颜色看看,公子这又是何必呢?”

    元正干笑了一声,说道:“无妨,人家又没有伤害我的性命,得饶人处且饶人,为难女子,传扬出去也不是多么的好听。”

    茴香冷哼了一声,花椒心里疑似也有所芥蒂。

    鬼谷传人,可不是什么轻浮之物,岂是任何人都能折辱的……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