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二百八十七章 毒打
    入夜,忠显王府里一片清净安宁。

    等夜色稍微深一点的时候,柳苍岳入睡了之后。

    后院里,柳青诗换了一身精致的玄衣,背负包袱,轻盈一跃,便跃过了王府的高墙大院。

    这些年来,柳青诗太听话了,也许是柳苍岳太爱自己的这个独生女了。

    柳青诗想要得到什么,只需要说一声,便可以轻而易举的得到什么。

    细想起来,这有些遗憾,因为柳青诗从来都没有自己去单独的做过一件事,哪怕当初去外面游历,还是和谢华一起的。

    大梁城的街道也很冷静,柳青诗乘风而行,不多久之后,便飞跃了大梁城的城墙,来到了外面的管道上。

    柳青诗不会骑马,可是柳青诗也有着自己的一尊坐骑。

    父王的坐骑乃是黑水麒麟兽,柳青诗的坐骑,单论战力,没有黑水麒麟兽那么的威武霸气,可单论速度的话,黑水麒麟兽,也不见得能够追上柳青诗的坐骑。

    因为柳青诗的坐骑就是以速度见长的——风龙。

    微微拍了拍手掌,一头青色的灵兽,便从夜色深处飞跃而来。

    风龙,有狮虎之躯,龙头,生有一对无形的羽翼,微微挥动之间,便会衍生出罡风浩荡的异象,或是单纯的加持速度。

    这头坐骑,是在柳青诗在瀚州遇难之后,柳苍岳不惜杀到了北斗山脉深处,给自己的闺女寻找的一头坐骑。

    美名其曰是龙,实际上,也就是长了一个龙头罢了。

    骑在风龙之上,柳青诗也舍不得催促自己的坐骑,可风龙很是争气,御空而行,眨眼之间,便消失在了无穷无尽的夜穹。

    这一次,也是诸葛韶荣给柳青诗写信,说元正就在江南,她已经和元正接触上了。

    等柳青诗过去,把当初的那些账,再好好地算上一算。

    女孩子嘛,哪里有不记仇的。

    从大梁到达江南青山郡,以风龙的速度,在破晓之前,也就到了。

    第一次偷偷摸摸的出门,柳青诗的心里涌上了一股前所未有的兴奋之感,这种感觉非常爽,虽说一场秋雨一场寒,可对于柳青诗来说,这不是什么事情,到达道境之后,体肤已经不受四季轮回的影响了。

    在柳青诗走了不到一炷香的时候,柳苍岳便已经起床了,穿着一身宽松的大氅,站在有些孤寂的庭院,抬头看了看夜空,父亲的脸上,满是沧桑还有不舍。

    喃喃自语道:“果然是心里有事,不惜偷偷摸摸的离开父亲,孩子,你终于长大了。”

    其实柳苍岳很想骑着黑水麒麟兽追随自己的闺女而去,可想了想算了,当初就是因为自己过于疼爱自己的闺女,才让自己的闺女,被元正那个混账给玷污了。

    这会儿,一位古灵精怪的少女,无端出现在了柳苍岳的面前。

    如果元正在这里的话,他一定会认得这个少女,这个少女出自于北斗山脉,乃是化为人形的妖兽。

    少女的声音很是清脆,说道:“既然你那么担心自己的闺女,不如我也去江南,去看看那里到底都有一些什么魑魅魍魉。”

    柳苍岳沉声道:“不必了,你就给我老老实实的待在这里,大争要来了,北斗山脉里的妖兽,也帮你处理的差不多了,还是好生准备一下,为了自己日后在北斗山脉登基而做铺垫吧。”

    “呵呵。”

    ……

    ……

    江南,青山郡。

    景园客栈后面,诸葛韶荣和元正要了一桌子的菜,还要了一壶上好的女儿红。

    两人对饮,元正觉得,这一桌子的菜,真的没有塘岸镇那个包子铺里的包子好吃,但他没有说这句话,反正这一顿美味佳肴,吃的就是一个氛围,一个摆设。

    本来元正以为,自己的酒量虽说不济,可诸葛韶荣毕竟是一个姑娘家,三下五除二的速度,也能将诸葛韶荣给放倒了。

    实际上,十五杯过后,元正已经上脸了,脸色微红,一个美男子脸色微红,对于少女的冲击力,也是巨大的。

    可惜啊,元正根本没有想到,在喝酒这件事上,诸葛韶荣其实是一只老麻雀。

    不管说千杯不醉,起码十五杯过后,元正已经渐渐地力不从心了,也不好意思用真元将酒劲给逼出来,反倒是诸葛韶荣,脸色如常,脸不红心不跳,还在和元正继续喝酒。

    诸葛韶荣说道:“其实我一直都觉得,只有喝酒这件事上,男人和女人是对等的,因为女人不一定能喝的过男人,而男人,也不一定能够喝的过女人。”

    “我也知晓,你从心里看不起我的武道修为,不过在喝酒这件事上,我还是占据了上风,这也是和你打交道以来,唯一一次比较体面地经历了。”

    诸葛韶荣还是非常清醒的。

    可元正已经上头了,有些摇晃的说道:“姑娘说的哪里话,我也只是武道修为这件事起点比姑娘高了一些,这就好比,姑娘在读书写字这件事的起点比我高一样。”

    “若是异地而处的话,兴许姑娘的武道修为远在我之上,而我的文采,也远在姑娘之上,还是那句话,什么样的环境,出什么样的人。”

    诸葛韶荣又给元正倒了一杯酒,故意撒娇说道:“兄台,我可是女孩子,我还要继续喝下去,你可不能半途而废了,绝对不能打扰了接下来的雅兴,再说了你喝酒喝不过我,这件事我也不会出去满大街的乱说的。”

    元正微笑道:“你都有如此的心气儿,我怎么当一个拖油瓶呢,如此,今夜,我一定和姑娘奉陪到底。”

    诸葛韶荣嘻嘻笑道:“不着急,这才是一壶女儿红而已,还有两壶花雕,三壶万年春呢,天亮之后,好好地睡一觉,什么事情都会过去的。”

    元正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说了一些什么,只是可这劲儿的点头。

    对诸葛韶荣的印象,还是挺好的,起码元正觉得,诸葛韶荣这个南方姑娘,有着北方姑娘的脾气,又有着南方姑娘的婉约娟秀,一切都融合的刚刚好。

    再说了,有诸葛家族的掌上明珠陪着自己喝酒,虽然自己不是一个擅长喝酒的人,可这件事传扬出去,也是一桩风流韵事。

    元正心里压根儿就没有想到那么多。

    这不知不觉的,又喝了二十杯,杯子虽然不大,可对于一个酒量不好的人来说,几乎已经到了极限,可元正还是不好意思,用真元卸了酒劲。

    这一下,元正是彻底的上头了,眼前只是看到一个美女,摇摇晃晃,倩影朦胧,如画中之人。

    酒后乱性,对于元正来说那是不存在的。

    有些人喝了酒之后,张狂的都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

    有些人喝了酒之后,就规规矩矩的躺在那里,让人宰割了。

    诸葛韶荣还是没有多大的反应,因为这个画中之人,在三十杯过后,便已经偷偷摸摸的用真元卸了酒劲,继续给元正倒酒。

    反正元正已经不省人事了,诸葛韶荣倒一杯酒,元正便喝一杯,形成了一个完美的恶性循环。

    在醉了之后,看着一个美女,自身慵懒,风采摇曳,也是一桩风流韵事,其实元正这个人还是颇有风雅的一个人,只是他低调,他不说而已。

    但他怎么都不会想到,喝酒喝着,就把事儿给喝出来了。

    诸葛韶荣也很意外,元正看似是要不行了,可整个人依稀还是保持着几分清醒。

    没办法之下,诸葛韶荣又给元正倒了十几杯酒,这一次,元正是真的不行,眼睛要睁不闭的,趁着元正不注意的时候,诸葛韶荣细嫩的掌心里,出现了一颗碧玉色的药丸,放进了酒杯里。

    此乃化生丸。

    可以让一个武道高手,短时间里面,丧失真元,四肢无力,类似于蒙汗药,比蒙汗药神奇的地方在于,化生丸喝了之后,是没有解药的,只能等着药效过去了之后,人才能恢复正常。

    诸葛韶荣眼睁睁的看着元正喝下了这杯酒,至此,悬着的心终于放下来了。

    折腾了一晚上,总算是干成了一件大事出来。

    看了看天色,已然破晓,诸葛韶荣掐指一算,心想着,柳青诗这会儿应该是到了,走到庭院深处,拔出自己的细剑,一剑刺向了夜穹,这一剑,剑光璀璨至极,照亮了整个夜穹,更是差点让东方的天际,浮现出了一抹鱼肚白。

    接着,一头风龙迅速而来,柳青诗穿了一身玄衣,看上去凹凸有致,玲珑婉约,出落得水灵灵的,便是诸葛韶荣,也都忍不住的想要一亲芳泽,结果,诸葛韶荣还是忍住了,女孩子干这种事情,也不是很好。

    柳青诗来了,风龙顺从的跟随在柳青诗的身后。

    柳青诗问道:“据我所知,他还有一尊万里烟云照,此刻去了哪里?”

    诸葛韶荣笑嘻嘻的说道:“放心啦,他的万里烟云照,去了难免的妖兽山脉找吃食去了,我在里面早已经布下诱饵,万里烟云照不在那个妖兽山脉里折腾个三五天,是不会出来的。”

    这会儿,柳青诗才看向了趴睡在桌子上的元正,长发乌黑如墨,脸色雪白中透着几分红润,皮囊上佳,可惜啊,是个纨绔子弟。

    诸葛韶荣试探性问道:“这一下你打算怎么办。”

    柳青诗看了一眼这个小庭院,有一棵还算是健硕的梧桐树,绑在梧桐树上的话,有些不太好,万一元正到时候大喊大叫的话,容易引来是非。

    问道:“里面的屋子有多大?”

    诸葛韶荣道:“有根顶梁柱,可以把他绑在顶梁柱上,然后到时候想要怎么折腾,就能怎么折腾。”

    柳青诗点了点头,两个女子去抬一个男子,当然不太体面。

    这时候,就轮到风龙出场了,探出龙爪,便将元正抓举了起来,走进了里面的内堂,空间很大,可容纳二三十余人,一根最为壮硕的顶梁柱上,雕刻着花鸟鱼等图腾。

    诸葛韶荣不知道从哪里搞来了一根很长的麻绳,约莫三丈长,有儿臂粗。

    风龙用龙角顶着元正的胸口,尽量不让元正倒在地上,然后两个女子各自手拿一头麻绳,绕着这根顶梁柱走了一个圈子,然后又饶了三个圈子,才给麻绳打了结。

    如此,麻绳还剩下了一丈。

    害怕元正到时候膂力太大,可能会挣脱开来,然后又绕了三个圈子,这一次是真的打了一个死结。

    两个姑娘家都有些累了,坐在门外的小板凳上,看着破晓的天空。

    诸葛韶荣道:“你有吃过我们南方的茶包饭吗?还有小米粥,小笼包这些东西吗?”

    柳青诗摇了摇头,很诚实的应道:“这个真没有。”

    诸葛韶荣道:“不如这样,我们先去找个早点铺,吃点东西之后,再回来,到了那个时候,元正的酒醒了,给他喝点水之后,我们两个再慢慢地折腾,你觉得怎么样?”

    说实话,这会儿柳青诗的肚子是真的有些饿了。

    两个姑娘家离开了这个阁楼小筑,其实隔壁还有一个阁楼小筑,有一段时间,元正就居住在隔壁。

    早上的早点铺刚刚开门,人也不是很多,这个时候,小笼包的香味,才是最刺鼻的时候。

    两个姑娘家,要了两笼包子,单论饭量而言,诸葛韶荣和柳青诗,谁也不比谁强,谁也不比谁弱。

    兴许是这一次来到了南方,有些水土不服,柳青诗的饥饿感比在大梁城的时候要强烈一些,她吃了一笼包子之后,又要了一笼包子,还喝了一碗小米粥。

    摸了摸平坦坦的肚皮,心里有些侥幸,幸亏啊,当初没有怀上元正的孩子。

    要是真的那么准确的话,柳青诗如今的人生,想来会是非常灰暗的,元正的人生,也会被妻儿老小给拖垮的。

    回去的路上,诸葛韶荣说道:“我有一个鞭子,打人虽然不会伤筋动骨,可是打起来,特别的钻肉,会让他非常的痛苦,你觉得怎么样。”

    柳青诗说道:“不必了,当初他送给了我一柄匕首,是断魂,好像还是很有名的神兵利器。”

    诸葛韶荣嘻嘻笑道:“原来如此,这一次你是准备动刀子了。”

    内堂里,元正的心情有些恍惚,本来他这个时候会陷入沉睡的,可是被绑在顶梁柱上,怎么睡,都睡不踏实,故此,在太阳出来的时候,他就睁开了眼,甩了甩头,头重脚轻。

    低头一看,自己虽然没有被五花大绑,可也差不多了。

    仔细看了看,面前站着两个如花似玉的女子,其中一个有些眼熟,手里拿着一柄更加眼熟的匕首。

    这一下,元正蹭的一瞬,便彻底清醒了过来。

    下意识的运转真元,打算以纵横剑气,破开束缚,却发现,压根儿没用,体内空荡荡的,好像被掏空了一般,无论自己如何用力凝聚真元,都无济于事。

    除此之外,丹田那里,似乎被什么东西给融化了。

    元正已经看出来那个手拿匕首的女子是柳青诗,旁边的是诸葛韶荣,昨天晚上还一起喝酒呢。

    这会儿,肠子都悔青了,喝酒误事,果然喝酒误事啊!

    先是对诸葛韶荣说道:“昨夜,我不曾用真元卸掉酒劲,姑娘很不守信用啊,竟然对我如此粗鲁,有什么事的话,还希望好好说。”

    诸葛韶荣嬉皮笑脸道:“与你之间,之前的事情是公事,这一次则是私人恩怨,有什么话,对青诗姐姐去说。”

    柳青诗美眸如炬,凝望元正。

    元正每一次看见柳青诗,心里都虚着呢,这一次比以往的任何一次,都要心虚。

    看着柳青诗,说了一句尴尬的开场白:“小姐姐是什么时候来到江南的,也不提前通知我一声,我好亲自去迎接啊。”

    看见小姐姐手里拿着断魂,心里是哇凉哇凉的,万一这个小姐姐一时半会人想不开的话,一刀子把自己给阉了,到时候哭都没有地方哭啊。

    柳青诗很冷静地说道:“哪里敢劳烦元正公子去迎接,就这么突兀的出现在公子的眼前,也好给公子一个惊喜啊。”

    这样的惊喜,元正宁愿不要,可也不得不要。

    挤出一抹比哭还要难看的笑容,说道:“不如先将我解开再说。”

    这会儿,诸葛韶荣意识到了自己犯了一个有些多余的错误,元正已经喝了化生丸,哪怕不将他给绑了,他也是没有真元的废物一个,以柳青诗和诸葛韶荣的武道修为,收拾一个没有真元的高手,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可柳青诗说道:“公子此人,狼性十足,还是将公子这般安置了,我心里才放心。”

    一边说着,诸葛韶荣递给了柳青诗一条鞭子,笑道:“拿鞭子抽,这个鞭子可好用呢,抽起来特别的钻肉。”

    元正挤眉弄眼道:“两位姐姐在江湖上,也是如花似玉的大美人,如此粗鄙之事,怕只会折煞了两位姐姐的好名声吧。”

    柳青诗接过了鞭子,她觉得,用鞭子抽一会儿之后,在动刀子,会更加的有意思。

    面无表情的说道:“我的名声,早就被公子给折煞了,难不成公子健忘,都忘了还有这回事?”

    诸葛绍荣笑道:“难道公子不知晓,越漂亮的女子,越是喜欢去干一些粗鄙的事情,公子当初也是纨绔子弟,这些门道,公子应该是心知肚明的吧。”

    元正一时间无话可说。

    柳青诗提起鞭子,暗自运转真元,一鞭子就抽在了元正的身上。

    顿时,元正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果然和诸葛韶荣说的一样,这鞭子抽起来特别的钻肉,应该是用蛇类妖兽的骨骼打磨而成的鞭子。

    眼看着柳青诗第二鞭子快来了的时候,元正赶忙说道:“停,我深知自己罪孽深重,犯下了不可饶恕的错误,还希望姐姐可以大发慈悲,不要如此折磨我,虽说有些无耻,可依然希望姐姐可以大发慈悲一次。”

    柳青诗道:“我对谁都可以大发慈悲,唯独对你,是不会大发慈悲的。”

    第二鞭子转瞬而至,这一次,元正的肩膀直接是血花绽放,这鞭子钻肉,但是又不至于伤筋动骨,却又能让人实实在在的感受到什么叫做蛇鼠钻心的痛楚。

    元正这一次没有喊叫,而是憋住一口气,硬扛了一鞭子。

    可一鞭子过后,整个人的精气神都散乱了不少。

    想起了花椒与茴香,以前觉得,花椒与茴香是很没用的侍女,可现在想起来,要是昨天晚上和诸葛韶荣喝酒的时候,花椒与茴香站在自己的身后,也不会被诸葛韶荣给下了骰子。

    第三鞭子又来了,这一次是抽在了元正的大腿上,这一次,元正整个人都不好了,明显的感觉到第三条腿的位置凉嗖嗖的。

    痛苦,会让人愤怒。

    元正也怒了,开口说道:“有本事将我放开,赐我解药,我一只手可以把你们两个收拾的服服帖帖的,你们信不信!?”

    柳青诗没有回应,又是一鞭子来了,本来是打算抽在元正的嘴巴上的,可想想算了,索性直接朝着第三条腿的位置来了一鞭子。

    虽说这一鞭子没有实实在在的落在正经地方上,可边稍的位置还是落在了一星半点之地。

    元正发出了一声鬼哭狼嚎的惨叫声。

    遥想当初,刚把柳青诗给办了之后,自己的父王也是给了自己一顿毒打,可也没有往这个地方来啊。

    元正一副欲哭无泪的模样,说道:“两位姐姐,我知道自己错了,可不要这样搞事情啊,我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的,我手底下的人,将会对两位姐姐展开地毯式的搜杀的。”

    诸葛韶荣打趣道:“那终归都是以后的事情了,先把眼前的事情,给处理好了再说。”

    被两位绝美的女子绑了,然后被姑娘用鞭子抽,许多纨绔子弟,其实都有这样的嗜好,不过那是软鞭子,抽过来是痒痒的,而不是这根鞭子,如此的钻肉。

    元正舌尖一咬,打算强行凝聚真元。

    可是没用,不管怎么着,他今天都要挨一顿毒打。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