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二百八十六章 闺女要出远门
    大梁城。

    忠显王府。

    时过境迁,距离柳青诗被元正那啥了之后,已经过了三年,世人都知晓,柳青诗已经成了残花败柳,虽然嘴上不说,可哪个男人娶媳妇儿,不希望自己的媳妇儿是个处女。

    这件事,柳苍岳对不起江南谢氏一族。

    要怪只能怪元正了,怪不到别人的头上,秋后的庭院里,空气湿润,沁人心脾。

    柳苍岳和柳深坐在一起,愁眉苦脸。

    自己家的闺女是越来越大了,早就到了嫁人的年纪,问题是嫁给谁。

    找一个上门女婿的话,倒是可以找到,可是柳青诗这样的条件,若想找一个合适的上门女婿,也不容易。

    当然了,混迹于市井深处的混混们,倒是不介意成为柳苍岳的女婿,可是柳苍岳介意啊。

    自己的女儿哪里都好,就是运气差了一点,可不管怎么说,也要嫁给一个非常体面地年轻人,不说多么的青年俊彦了,起码,面子上也能看得过去才行。

    可是柳青诗自己面子上都过意不去,还从哪里找一个乘龙快婿呢。

    当今陛下对于这件事,也是置之不理的态度,忠显王柳苍岳,对大魏可以说是尽忠职守,深得人心,也从来都不会玩弄权术,结党营私,只是安安稳稳的镇守着北斗山脉。

    等到日后大争来了,已经上了年纪的柳苍岳,兴许还要出现在战场之上,为了大魏抛头颅洒热血。

    柳苍岳深深的叹息了一声,说道:“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啊,这话说的一点都不假,当年我的妻子身怀六甲的时候,我心里就提心吊胆的,生怕生了一个儿子出来,让当今陛下猜忌。”

    “我们柳家已经有了自己的后人,虽说如今混的也不怎么样,可也轮不到我去生一个儿子。”

    “早知道如此,当初我还不如多干点人事儿,多生点孩子,生一个儿子出来多好啊,糟蹋了别人家的姑娘,最多也就是打发一些银子,也就把事情给盖住了。”

    “这一点上,我是非常的羡慕元铁山,肆无忌惮的生了两个儿子,虽说都是有着皇族血脉,可起的字,一个叫天盛,一个叫仲起,当今陛下就算是看在眼里,恶心在心里,她也没有办法,还有一个胡作非为的私生子,元铁山作为一个王爷,真的是走到了一个王爷的极致。”

    寻常而言,异姓王和位极人臣的武将文官,最好生一个女儿。

    因为生了一个儿子之后,当今陛下再怎么笑容满面,也是如鲠在喉的,可惜啊,不是所有王爷,都是武王元铁山,在生孩子这件事上,有那么多的选择。

    女儿越长大,当老子的人,心里就越是难受。

    害怕自己的女儿嫁出去了,也害怕自己的女儿嫁不出去,这种难受,兴许只有有女儿的父亲才能体会到。

    让自己的女儿,从此以后,青灯古佛,陪伴一生,柳苍岳真的狠不下这个心。

    柳深在一旁戳和道:“不如这样,将郡主许配给元正如何,当初元正说的也不错,适合接手的人,还真的是只有元正一个人。”

    柳苍岳一拍大腿,怒瞪了柳深一眼。

    刹那间,柳深脊背发凉,心里汗颜,自己都感觉到自己的话有些混账了。

    遥想当初,柳苍岳去武王府气势汹汹的兴师问罪的时候,元正也算是给了柳苍岳不小的惊喜,将柳苍岳气的没有一点脾气,外加元铁山的胡搅蛮缠,最终那件事,也就那么不了了之了。

    很快,柳苍岳便冷静了下来。

    其实当初柳苍岳也是这么想的,不过当时自己想得有点多了。

    话说回来,当初谁都不知道元铁山将会如何安置自己的私生子,柳苍岳曾经一度以为,是元铁山让元正将柳青诗给那啥了的,给自己的私生子找一个不错的靠山。

    忠显王这个靠山,虽然不是一座铁打的靠山,但对于一个庶子来说的话,真的是够用了。

    可如今回过头再来看这些事,武王庶子的成就其实也不小了,在苍云城拉帮结派,发混水财,美名其曰云端之巅。

    然后更是胆大心细的去了皇城,大闹皇城,流传出了那一句名满天下的歇后语。

    这么来看的话,柳青诗这残花败柳之身,和元正这个武王庶子,倒也挺般配的,起码,谁都知道,武王庶子的腰杆儿是非常硬气的。

    柳苍岳问道:“青诗如今何处?”

    柳深道:“大小姐一直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在自己的庭院里,偶尔绣花,偶尔修行武道,偶尔弹琴,一个人的小日子,过的也挺娟秀的。”

    柳苍岳嗯了一声,陷入了沉思。

    后院里,柳青诗一个人在蒲团上盘膝而坐,默默运转真元,自从被元正那啥了之后,柳青诗对于自己的武道修为,十分的上心。

    要是自己当初能打得过元正的话,也不至于落下了一个不好的名声,哪怕天底下都知道这件事是元正的不对,可怎么看,都是元正占了便宜,柳青诗受了委屈。

    这个世道,对于女子来说,从来都不是公平的。

    气走周天,内府聚气,开合之间,一股温润的真元由内而外的散发出来,周围的花草,随之微微摆动,秋风不算温柔,可在柳青诗的真元散开之后,便温柔了起来。

    对于柳青诗而言,有两个对她非常重要的男子。

    第一个就是谢华了,实话实说,柳青诗当初第一眼看到谢华的时候,也是颇有好感,因为谢华生的面如冠玉,气质儒雅,又有着江南第一才子的名头加持在身,高中状元,家世显赫。

    这样的先天条件,想来任何一个女子都无法拒绝的,柳青诗也是如此。

    其实柳青诗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喜不喜欢谢华,那一份好感,也只是起于第一印象罢了,和谢华相处过一段时间之后,谢华给柳青诗的感觉是很舒服的。

    真的是一个面面俱到,没有瑕疵的一个男子。

    第二个,自然就是元正了,当初去瀚州,既不是谢华的主意,也不是柳青诗的主意。

    两人都是抱着出门在外,见见世面的想法,毕竟瀚州是武王的镇守之地,那里的将士们,也是大魏的绝对精锐,那里的风土人情,吸引着天底下无数人。

    就这么,谢华和柳青诗就去了。

    结果就是,谢华被暴打了一顿,还被扔进了猪圈里,柳青诗也是名节不保。

    那个乌漆嘛黑的夜晚,对于柳青诗而言,真的是噩梦般的夜晚,根本没有看清元正的长相,哪怕后来看清了,元正生了一副上好的皮囊,可对柳青诗来说,那个夜晚,元正就是一个阔口獠牙,粗鄙野蛮的人。

    修行良久之后,柳青诗起身,拿出了一柄匕首,这柄匕首,叫做断魂,是陈煜当年用十八座城池换过来的,如今被元正送给了柳青诗,美名其曰,是让柳青诗防身用的。

    就连元正自己都不知道当初为什么会将断魂这样的神兵利器送给柳青诗,也许是出自于心里的愧疚,也许,只是给自己找一个还算是不错的台阶下。

    柳青诗也不是那么的迷惘,生的花容月貌,肤若凝脂,冰肌玉骨的,身段出落的刚刚好玲珑有致,凹凸入口。

    如果柳青诗没有经历那件事的话,想来这个时候,忠显王府这里的门槛早已经被提亲的人给踩断了。

    可惜啊,柳青诗这几年,明明知道自己是一个大美女,可更多的时候,也只是孤芳自赏罢了。

    沉思良久之后,柳青诗深深的呼了一口气,这口气顺了之后,柳青诗便到达了道境。

    轻盈一跃,便来到了前院之中,犹如九天玄女下凡。

    柳苍岳见状,微微一愣,开口道:“闺女啊,你的武道修为竟然到达了道境,如何做到的?”

    柳青诗的声音很温柔,比所谓的南方姑娘还要温柔。

    使了一个万福,言道:“顺心意的修行,便到达了道境。”

    柳苍岳自豪的笑了笑。

    其实当初元正第一次正视柳青诗的时候,就看出来,柳青诗属于那种极为罕见的武道天才。

    根骨清秀,有莫名的道韵流转其中。

    当初元正也曾劝说过,让柳青诗好好修行,兴许未来,还能够成为江湖高于庙堂的绝世女侠。

    柳青诗当时也没有在意过这件事,对于修行,柳青诗的态度是很随意的。

    随意,便是顺心意。

    这种玄之又玄的心境,不是任何武夫都能具备的。

    同样是学一门手艺,有人看一眼,基本上就会了,有人学了一辈子,还不如人家看一眼,这种事儿,真的没办法说。

    柳青诗说道:“父亲,我想要出远门,去江南看看。”

    柳苍岳又愣了一下,感觉今日的闺女,和往日的闺女有些不太一样了。

    开口问道:“给我一个理由。”

    柳青诗应道:“就是想要出去看看,我在大梁城里一直过着养尊处优的生活,心里都已经发霉了,虽说女子可以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可我已经…还不如出去走走看看,和那些江湖女侠一样,多看看这世上的风景。”

    听到闺女说这话的时候,柳苍岳的心里真的滴血了。

    能感受到闺女看开了这件事,可他宁愿闺女看不开这件事,都是自己这个当父亲的人没用。

    说道:“我给诸葛老爷子写一封信,到时候你去了江南,可以去找你的好姐妹诸葛韶荣,你们两个在一起,也能互相有个照应,暂时你先留在王府里,等我处理完手上的事情之后,我亲自护送你去江南。”

    柳青诗摇头道:“这一次,我想要一个人去。”

    柳苍岳的武道修为也是深不可测的,对于柳苍岳来说,一个道境高手,不过土鸡瓦狗尔,不堪一击。

    也许是关心则乱,这世上,武夫千千万万,能到达道境的武夫,其实也没有多少,也不是所有武夫,都有着苦修武道的先天条件。

    柳苍岳语重心长的说道:“闺女啊,你是一个女孩子,出门在外的,万一遇到了坏人怎么办,爹爹不在你的身边,又没有办法保护你,心里实在是放心不下。”

    柳青诗从袖筒里拿出来了一柄匕首,很认真的说道:“若是我遇到了坏人,我就拿刀子去捅坏人。”

    柳苍岳闻言,哈哈大笑了起来。

    他很清楚自己的闺女,是一个心底柔软的姑娘,别说拿刀子去捅了,就算是遇到了十恶不赦的杀人犯,柳青诗也绝对狠不下心来去给对方一些颜色看看。

    笑道:“就你这小身板,真的遇到坏人的话,你自己的心就慌了,虽说你到达了道境,可不是爹爹打击你,寻常体境巅峰的高手,和你生死搏杀,你都不一定是对方的对手。”

    这话倒是不假,柳青诗如今徒有一身武道修为,可还真的没有杀人放火的经验。

    一个好苗子,初期先是打磨一番,然后才是学本事,学着学着,得有前辈喂招,增加好苗子的实战经验,等喂招喂的差不多的时候,才敢把一个好苗子放在江湖里历练一番。

    这样例子太多了。

    曾经有一位在深山老林里苦修三十年的武夫,到达了化境。

    可惜,实战经验不足,让一个元境高手,三下五除二就给斩杀了,徒留笑柄。

    若是那个武夫有差不多的实战经验,估计一个照面就能让那个元境高手跪在地上说话。

    况且,柳青诗也只是道境初期,一身真元温润,武道根基,也不是那么的牢固,还需要好生打磨。

    柳青诗很无辜的应道:“我可以的,这柄匕首叫做断魂,是元正当初送给我的,我有利器在手,真元也还可以,遇到坏人的话,还是有一战之力的。”

    以柳苍岳的脾气,当然是不会同意闺女一个人去江南的。

    没有任何商量的说道:“去江南可以,等爹爹将自己手上的事情安置妥当了之后,我再将你送往江南之地。”

    柳青诗有些沮丧的点了点头。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