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二百八十五章 求同存异
    江南的秋雨总算是消停了,日头出来后,长久不曾出来走动的人,也都纷纷上了街。

    诸葛韶荣也是如此,春季放纸鸢,秋季四处走走就行了,秋风虽说飒爽,可放纸鸢,放的是希望,秋季肃杀,哪里还有希望可言。

    青山郡不大也不小,最近许多纨绔子弟们,也和秋雨一样消停了。

    这让诸葛韶荣很是不理解,对于纨绔子弟,诸葛韶荣没有什么偏见可言,什么样的环境,出什么样的人,诸葛韶荣对此,早已经习以为常了。

    这也不耽误诸葛韶荣行走江湖的雅兴,来到了青山郡,就一定要将常帮的动机调查的清清楚楚,身为世家子弟,诸葛韶荣从来都不会在意表面上发生的事情,背地里的事情,才是诸葛韶荣比较上心的。

    青山郡郊外,南面是妖兽山脉,往深处去走,就能看见许多妖兽,诸葛韶荣的武道修为,并不支持她能够去妖兽山脉里走一圈,然后又回来。

    可不久之前,这里有一股盗匪,无缘无故的失踪了,再也没有出来作案,诸葛绍荣稍微计算了一下,那些盗匪所得到的财货,也不支持他们能够这么快的金盆洗手。

    总之,最近的青山郡,发生了许多让诸葛韶荣摸不清头脑的事情。

    她也是闲着的人,总得调查一些事情,清楚了,兴许对自己的家族有些好处,若是不清除的话,那也无所谓,全当做是打发时间了。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森林外围,诸葛韶荣停了下来,长身玉立,身段窈窕,在秋后阳光里,一副美人如画的模样,纵然是这样,当初的元青,对诸葛韶荣也是一副爱答不理的样子。

    诸葛韶荣之所以停下来,是因为她察觉到背后有人。

    回头一看,一位翩翩少年缓步走来,锦衣玉带,还骑着万里烟云照,腰间佩剑,一柄木剑,一柄凶剑。

    诸葛韶荣嫣然笑道:“果不其然,只要我出现在青山郡,就会有人自己来找我,我有想过,可能是某位世家子弟,可能是常帮的西蜀双壁,可我怎么都没有想到,这个人竟然是你。”

    元正跳下万里烟云照,对着诸葛韶荣微微作揖,说道:“好久不见,姑娘你依然是如此的动人啊。”

    诸葛韶荣当然是不吃这一套的,身为诸葛家族的掌上明珠,从小到大,不知道多少人想要给诸葛韶荣定娃娃亲,也不知道多少青年俊彦,想要和诸葛韶荣喜结连理。

    诸葛韶荣还没有吃过,可她见过的事情已经太多了。

    微笑道:“你能来这里,便和我猜测中的一样,在苍云城,你暗中将常帮招揽麾下,可是在苍云城那样的夹缝之地,也不适合云端之巅与常帮融合,一个鸡蛋不能放在同一个笼子里,所以你就想到了江南,大秦攻过来,也很难在三五年之内杀到江南,兴许,三五十年,都没有办法杀到江南,腹地浑水摸鱼,这个策略,是谁帮你想的呀。”

    江南女子说话,总是咿咿呀呀的,有些可爱,让人忍不住想要一亲芳泽。

    元正知道这件事是瞒不住诸葛韶荣的,已经被人家完全推测出来了,无论如何粉饰,都有些多余,有些时候,越是强调什么,便越是害怕什么事情。

    可元正却问道:“这样的猜测,不知道是出自于姑娘你,还是出自于诸葛老爷子?”

    诸葛韶荣一脸不高兴的样子,哪怕不高兴,诸葛韶荣还是很好看,江南女子的灵动婉约之美,在诸葛韶荣的脸上体现的淋漓尽致。

    “难不成,你真的觉得我只是一个闲的没事干的世家少女?”诸葛韶荣很认真的问道。

    元正连忙摇头说道:“那倒不是,我只是好奇,姑娘你对我和常帮的事情如此执着,我想要知道,你到底图什么?”

    图什么?这才是要点。

    诸葛韶荣又笑了,说道:“不图什么,闲着也是闲着,给自己找点事情做。”

    元正不认为诸葛韶荣说的是真话。

    直言道:“老爷子那里若是有什么吩咐的话,还希望姑娘可以直说,绕弯子这种事情虽说在这样的小树林里比较好,可正经事情,尽量还是直接一点。”

    诸葛韶荣没有生气,反而对元正这个人产生了很大的好奇。

    很认真的看着元正,单论皮囊的话,元正的长相也是难得一见的美男子,怎么就会成为一个祸害无辜少女的混账呢?

    柳青诗那件事,诸葛韶荣心里很生气,可后来也不是那么的生气了,大概是自己长大了很多吧,男女之事,本来就说不清楚,再加上谢华的无所作为,也让诸葛韶荣想通了很多事。

    诸葛韶荣很认真的问道:“我曾听闻你的不少光荣事迹,虽然都不太体面,可你真的是一个纨绔子弟吗?老道的不像话,以你的地位,根本无需干出那么多让人家笑话的事情,还是说,身为武王庶子,你不得不让自己的吃相难看一些,这才符合人们对武王庶子的第一印象?”

    元正从善如流道:“都有,毕竟那个时候初涉人事,有些上瘾,便想着朝三暮四,心猿意马,却没有想到,到了最后,竟然险些搞垮了自己的身体。”

    “享受是真的,不享受是假的。”

    诸葛韶荣娇滴滴的笑道:“哈哈哈,原来当一个衣冠禽兽,也能如此的理直气壮,你可真是纨绔子弟的一代楷模啊。”

    元正却很是认真的说道:“据我所知,纨绔子弟,也不是单方面的狗马弋猎还有女人,这里面的门道其实很深,可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就连我自己都不清楚。”

    “我比较喜欢顺心意的去做事情,也不会干出违心的事情,不过在无意识的情况下,干了违心的事情,我也只能尽量去补偿,做人嘛,不能够太复杂了,太实惠,太复杂,做人就真的没有意思了。”

    “享乐,我是真的很享乐,做事,我也是很认真的在做事。”

    “这么说的话,显得我这个人有点不要脸哈。”

    诸葛韶荣眯了眯水灵灵的大眼睛,肤白貌美,略施粉黛的姑娘在秋后的阳光里,真的是美人如画,如爱情刚开始的样子。

    也不知道是这股风有些突兀,还是其余的缘由。

    诸葛韶荣拔剑腰间细剑,一剑笔直的刺向了元正,剑气动人,剑光闪耀,大有一剑刺穿元正胸膛的意思。

    可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又是一道护体罡气,拦住了诸葛韶荣的剑,这一次,诸葛韶荣的剑倒是没有寸寸崩断,可所有的剑意,在接触到元正的护体罡气的时候,如泥牛入海,再也寻不回。

    诸葛韶荣有些沮丧,将细剑插回了自己的剑鞘。

    不开心的说道:“我记得上一次我拔剑是对你的兄长元青,他也是撑起了一道护体罡气,将我的剑,寸寸崩碎,我很生气,可是我也没办法,因为我打不过元青。”

    “这一次又是你,虽说你的护体罡气没有元青那么霸道,可我也能感觉的出来,当我的剑接触到你的罡气的刹那,你完全可以轻而易举的要了我的命。”

    “也许,在你面前,我这样,是有些瞎胡闹吧。”

    元正讲解道:“那倒没有,大哥修行的乃是先天罡气,没有破绽可言,我的护体罡气,只是以真元硬撑而已,两者之间,是有区别的。”

    “你的剑道很笔直,介于王道剑和诡道剑之间,长久修行下去的话,兴许也能打开一个新的天地。”

    诸葛韶荣这才说道:“我家老爷子知道你和常帮之间存在着内幕交易,却不知道是一个怎样的内幕交易,常帮来了江南之后,无可避免的损害了许多世家大族的利益。”

    “不过都无所谓了,那些利益,对于世家大族而言,只是外水财,可有可无。”

    “这些事儿,也没有办法开诚布公的说出来。”

    “我家老爷子的意思很简单,他愿意助你一臂之力,有了我诸葛家族在江南的扶持,常帮的人,在江南会变得非常好走。”

    “依你之见,这样可行否?”

    能得到诸葛家族的鼎力支持,元正愿意了,那少走的可不是一星半点的弯路。

    元正继续问道:“你们图什么?”

    诸葛家族这么不惜代价的想要和江湖靠拢,这实在是让人不明白。

    因为诸葛家族在江南是颇有权势地位的,眼下如日中天,庙堂里,有不少人,都是诸葛家族的门人,比如说诸葛韶荣的父亲就在翰林院里,主管科举一事,决定着天下士子的前途命运。

    诸葛韶荣反问道:“你也算是为人主上了,就那么在意,我们诸葛家族图什么吗?”

    元正道:“正因如此,才在意啊,我一个人的话,什么话都好说,可我手底下,有十万多张嘴要吃饭啊,不敢不操心啊。”

    十万多人,这话不假。

    常帮上下七万人,有四万余人,属于妻儿老小。

    云端之巅有一万余人,算上妻儿老小,总共三万多人。

    且元正这个门面下,吃饭的嘴也在潜移默化的增长当中,要是元正垮台了,许多人,将会没有饭吃,饿死虽然不至于,可也很辛苦。

    诸葛韶荣心里一沉,这才明白,元正的身上为何总有老成的味道。

    开口说道:“图什么,倒也不图什么,眼下你的云端之巅,也没有让我们诸葛家族心动的东西,就当做是交个朋友,日后我诸葛家族若是需要你们的时候,也希望你能够仗义出手。”

    “事情就是这么简单,诸葛家族想要交朋友,不想要和其它的读书人一样,用软刀子互相残杀。”

    元正仔细想了想,看来诸葛老爷子还是没有死心啊,只是这一次将姿态放得很低,也许上一次高姿态,就是为了这一次的低姿态。

    千年的王朝,万年的世家。

    可以说,古往今来,都是世家决定了天下苍生的命运起伏,只是比较含蓄罢了。

    元正道:“你们难道就不害怕我是白眼狼,吃了就走的那种人,万一你们日后需要我的时候,我就置之不理了。”

    诸葛韶荣嘻嘻笑道:“这个嘛,还是真的不害怕,等我们需要你的时候,想来你,也差不多是一方诸侯了,我诸葛家族别的不多,就是读书人比较多,挨个挨个的对你口诛笔伐一番,让你好不容易聚集起来的大势,出现分崩离析的迹象,到了那一步,已经由不得你,当然,我们诸葛家族要是有对不住你的地方,你也可以口诛笔伐一番。”

    “盛夏时节,你去了皇城,带了两个读书人回到了苍云城,估计你走的也是文武并重的路子,这和大魏如今的国情很是类似,兴许,在你的指挥下,这条路可以成为康庄大道。”

    “你也可以对我们口诛笔伐,也可以大动干戈。”

    “双方各自问心无愧,则友情万古垂青,双方若是反目成仇,反正大家的实力也相差无几,拼一把,也就拼一把咯。”

    元正哑口无言,还真的是小看了这个小姑娘,算计的比谁都清楚,可惜啊,是个女孩儿,若是个男孩儿,想来如今已经成了诸葛家族的少主了。

    元正哈哈笑道:“这么看的话,我好像没有拒绝的余地和理由了。”

    诸葛韶荣笃定的说道:“不,你有,你可以选择无视我们诸葛家族的善意,继续走自己的路,等到日后你发展壮大差不多的时候,我诸葛家族依然可以给你表达善意,那个时候,你拒绝也行,不拒绝也行。”

    元正身为鬼谷传人,这笔账算来算去,好像吃亏也吃亏不到哪里去。

    占便宜吧,也占不到多少便宜。

    一个良好的家境,可以让任何一人,先天立于不败之地,怎么做事,都有选择的余地,可玩弄权术的筹码。

    才华是利器,家境是铠甲,至于本人如何,那就要看本事了。

    不过,有了利器与铠甲,那个人再没有本事,也不是寻常杂碎可以胜之的。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