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二百八十四章 收
    尉迟阳道:“你们的铁钩已经放弃了你们,许诺给你们的金银财宝,也只是一个许诺了。”

    张裕自知是活不下去了,开口道:“我只是赌一把,成了就成了,不成,就是死。”

    张裕倒是没有去过秦岭南麓,一直都在风岭山脉里的,知晓云端上城这个事情的人,也只是少数人,多数人底子不太干净的人,都在风岭山脉里。

    尉迟阳没有任何的犹豫,探出手,作出抓举动作,接着,张裕整个人砰地一声,爆体而亡,成了一堆散乱的碎肉块。

    苗兰的脸色瞬息苍白,虽然成长于铁钩之中,可苗兰还真的没有见过如此血腥的场面。

    张裕之死,毫无价值。

    尉迟阳也不会放在心上。

    这会儿尉迟阳对吴铁锋说道:“本身,我对你颇有好感,打算日后给你一些重任,却不曾想到,你为了区区一个美女,就背叛了主上,你到底都给铁钩交代了多少事情。”

    吴铁锋已经看见张裕的下场了,可是吴铁锋不慌,他应道:“该交代的都交代了,不该交代的,也没有交代。”

    尉迟阳呵呵一笑道:“原来如此,在铁钩那里,你也想着将利益最大化,不过,果然是我曾经看重的人。”

    吴铁锋这时说道:“我死不足惜,但苗兰还请你放过。”

    尉迟阳可不是什么善茬儿,当初上位以后,也是踩着血淋淋的路,才走到了今天这一步。

    “苗兰,的确很美丽,卖相也是不错的,若是给那些长久不曾碰过女人的粗糙汉子们折腾,想来也是一桩不错的乐事,你若是交代了一星半点,我可以放了她,你若是交代的有些多,我就只好将你们剁碎,让野狗分食了。”

    李尘一直都没有说话,他静静的看着,也在领悟着。

    吴铁锋笃定的说道:“我只是泄露了一星半点,马场深处的事情,也是我和铁钩谈判的筹码,眼下,我还不至于交代出我所有的筹码。”

    尉迟阳看着吴铁锋的眼睛,这是第一次,兴许也是最后一次,吴铁锋觉得这个少年,如九幽地狱的魔主。

    李尘这时说道:“他没有说谎。”

    尉迟阳道:“看出来了。”

    接着,尉迟阳和方才一样,将吴铁锋杀了,不过这一次没有成为一堆碎肉,只是头颅炸开而已。

    苗兰心如死灰,跪在了地上,一个大美女跪在地上,总能够让人浮想联翩,雪白的肌肤,精致的面孔,一头乌黑的长发,哪里不是风流?

    可惜啊,她遇上了尉迟阳,虽说尉迟阳还是一个舞象之年的少年。

    可尉迟阳也是一个魔鬼。

    李尘想要给苗兰说几句话,但想了想算了,毕竟对方是铁钩的人,立场不同,连这点心都狠不下来,日后还如何成为云端之巅的南门一柱?

    尉迟阳漠然道:“红颜祸水这个道理我还是懂得,我也不会糟蹋你,赐你白绫,自我了断吧,否则,我将会废了你的武道修为,扔给那些好久都不曾碰过女人的男人们。”

    言语间,尉迟阳便随手扔给了苗兰一段白绫,就在这里上吊,在这里死去,苦命的一对蝴蝶,终归还是逃不出蛛网。

    尉迟阳和李尘转身离去,离开地牢之后,拜月山庄里很平静,月色动人。

    侍女们早已经备好了酒菜,尉迟阳和李尘坐在一起,要喝点小酒。

    李尘问道:“从一开始,你就打算赶尽杀绝,以杀止杀?”

    尉迟阳给李尘倒了一杯酒才说道:“是,眼下的我们过于脆弱,若是不够狠心,斗不过铁钩的,本来还想着将苍云城的钩子一网打尽,如今来看,是不太可能了。”

    “听说主事者是铁钩的九大天王之一,有点可惜,也不可惜。”

    可惜的是,没有将铁钩的重量人物给弄死了。

    不可惜的是,真的将铁钩的重量人物给弄死了,也等于彻底和大魏决裂了,眼下和大魏决裂,还不是时候,哪怕大魏也不会轻易的和苍云城这里决裂。

    这世上,没有什么比死亡更加让人信服,让人心安的事情了。

    李尘第一时间想到了很多,说道:“如此,我们在霸州与灵州境内的人脉,算是彻底断了,风岭山脉里的盐铁,也开采不了多久了。”

    尉迟阳点了点头,很无奈的说道:“三日之后,便全部返回拜月山庄,常帮走了之后,苍云城里空闲了许多的院落,酒楼,暂且在苍云城安置一部分人。”

    “我算了一笔账,我们所得到的盐铁之利,足够修建两座云端上城,能有如此收益,也算是一桩幸事了,月盈则亏,无论剩下的盐铁之利还有多少,都不要继续染指了。”

    “那是个烫手的山芋,谁接手,对我们都是有好处的。”

    大魏要是接手了,大秦不愿意,大秦要是接手了,大魏不愿意。

    与其是说是明摆在那里的真金白银,还不如说是明摆在那里的是是非非。

    这等算计,李尘心服口服。

    忽然笑道:“要是主上知晓了这件事,应该不会有其它的想法吧。”

    尉迟阳笑道:“不会,流水不腐户枢不蠹,去了江南之后,也在江南有营生,眼下可以让我们账面体面的生意,不仅仅是盐铁,还有其余的事情。”

    “钱财只是工具,若是有些时候工具有是非,有麻烦,扔掉了就是,再去寻找新的工具。”

    毋庸置疑,不久之后,定然会有人为了风岭山脉的盐铁,争的头破血脉。

    到了那一步,无论云端之巅得到的是大头,还是小头,都无所谓了,反正这笔盐铁之利,云端之巅该得到的,都已经得到了,还有多余的一部分。

    吃独食这种事情,吃到了极致,是真的会把自己给撑死的。

    当然,偷偷摸摸的吃独食,就另说了。

    李尘道:“接下来,便是等着云端上城竣工,然后厉兵秣马和招兵买马。”

    尉迟阳道:“差不多是这样,不过也要等到主上回来了以后再说,他在江南的小日子,过的应该挺滋润的。”

    两人喝酒品菜聊天的时候,苗兰也在地牢里上吊自尽了。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