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二百八十二章 脱困
    风岭山脉。

    阵法启动,傅玄黄在阵眼的位置上,挥动大旗,瞬息之间,罡风大作,一股无形的巨力,从天而降。

    铸剑阁的高手们亲自出动,剑在手,剑域森然,一道遮天巨剑,闪耀璀璨光辉,如大日普照众生,一剑横扫而过,将偌大的山体,直接斩成了两半。

    唐峰与唐澜腾空而起,各自拔剑,双剑合璧,细密的剑气涌动,汇聚成汪洋大海,顷刻之间,半截山体,轰然玉碎,化作了无清澈的虚无。

    董文,一副书生打扮,此刻见状,有些苍白的脸上满是震惊,铸剑阁他听说过了,不曾想到,没落的铸剑阁,组织成剑阵,也可开山破海。

    如今,只剩下了半截山体,光秃秃,整洁如玉璧,可想而知,方才的剑阵,是何等的惊人。

    轰!

    黑色的火焰从地下深处喷涌而出,如火山爆发。

    一头駮马冲天而起,随后李尘飞跃而出,双手合十,阴阳之力轮转,大袖一挥,轰然一声,就连剩下的半截山体,直接被连根拔起,毕竟是山体,拔起的瞬间,遮天蔽日,如神话现场。

    李尘心念微动,一拳悍然击出,一股巨大的冲击波轰鸣巨响过后,这半截山体,也被强势轰成了碎末。

    下方,约莫三千余人互相依偎在一起,大批量的铁矿浮现出在众人的眼前。

    傅玄黄悬空而立,嘴角微微上扬,笑道:“这一下,可省了不少麻烦。”

    接下来开采铁矿,兴许还会挖洞,但不会向之前那般麻烦了,矿洞的深处,一片漆黑,胆子小的人进入其中,总感觉有鬼神跟随在自己的后面。

    李鼎和梁武众人雀跃欢呼,有惊无险。

    李尘的神色甚是凝重,对着旁边的傅玄黄点了点头,傅玄黄开口道:“兄台的武道修为,在下自愧不如,若有闲暇时间,还望兄台多多指教一番。”

    李尘嗯了一声,接着,梁武和李鼎开始整理残缺的现场。

    伤员上了担架,被依序抬走。

    李尘的心里算是松了一口气,可这口气,还没有完全松。

    轻盈降临地面,对着唐澜和唐峰轻声说道:“多谢两位前辈。”

    唐澜有些古怪的笑道:“哪里话,都是自己人。”

    以前在铸剑阁的时候不是自己人,如今在云端之巅里,就已经算是自己人了。

    大麻烦被解决掉以后,铸剑阁的人便先行离开了。

    傅玄黄和李尘并肩而立,两人很久都没有说话。

    还是傅玄黄打破了这个有些寂静的氛围:“你觉得,谁会是内奸?”

    当初挖洞的时候,李尘计算过很多次,不管怎么算,都不会出现山体崩塌的状况,这一次的崩塌,来的有些莫名其妙的,乃是山体的中上层无缘无故的土崩瓦解。

    这座山体,屹立在这里无数年了,山上树木茂盛,参天大树随处可见,便说明这座山体,是极为厚实的一座山体,根本不会崩塌。

    李尘招了招手,叫来了董文。

    董文是个文人,如今在吕安的手底下做事,看似是个账房先生,实则掌握着云端之巅外部的谍报机构,做人做事,事无巨细,面面俱到,以前也是一个江湖帮派的首领,写的一手好草书。

    对于李尘,董文是打心眼里服气的,因为李尘学富五车,才高八斗,却又将那股书生气克制的恰到好处,实际上,乃是武道修为相当恐怖的少年高手。

    单论年纪的话,董文还要比李尘大上一些。

    年纪大,不是正道理,本事大,才是正道理。

    李尘问道:“张裕在何处?”

    董文没有多余的话,微鞠一躬应道:“也受伤了,但伤的比较重,在苍云城的医馆里,暂时养伤,无法下地走动。”

    李尘道:“带几个人,拿下他。”

    董文转身便走,试了一个眼色,便带着几个得力下属去抓人去了。

    傅玄黄没有插话,李尘这个人,看似闷沉沉的,那是责任所致,虽是武夫,却比谁都要注重读书写字这件事。

    张裕,年近五旬,以前在一个帮派里当管事,为人老实厚重,做人做事,从来都不会亏欠别人,一副老好人的卖相,平日里也很擅长处理上下属之间的关系。

    李尘的瞳孔浮现出一抹金色,接着,双瞳金光璀璨,直慑人心。

    将周围的人一一打量过去。

    脑子里,在回忆这一段时间发生的所有事情。

    然后对傅玄黄说道:“你在拜月山庄里,对于吴铁锋这个人,可有所了解?”

    傅玄黄摩挲了一下手腕上的手镯,神鹰还在天空中翱翔。

    言道:“人还算是不错,能干实事儿,也顾全大局,唯一美中不足的是,搞女人这件事上,吴铁锋好像不太擅长,喜欢去青楼,也不知道怎么和女人搭话聊天,觉得去青楼比较直接,能直入主题,无需那么多的弯弯肠子。”

    “他中美人计的可能,的确是很大。”

    李尘心中不愿意承认这件事,吴铁锋,如今算是云端之巅里的精锐之一。

    可以自由出入秦岭南麓,与风岭山脉。

    两地之间,距离不算远,也不算近,许多细枝末节的事情,也需要胆大心细的人来主持大局。

    前几天,吴铁锋便来过风岭山脉,护送辎重车队而来,然后还和李尘喝了几杯茶,聊了一会天。

    李尘对吴铁锋的印象也不错,正值盛年,日后大有可为。

    傅玄黄继续说道:“你打算何为?”

    李尘敛去了自己的黄金之眼,然后平静说道:“公事公办,规矩和法则其存在自有道理,没有秩序,难成气候。”

    “我亲自去。”

    傅玄黄心领神会,默然于心,日后和李尘这样的人共事,无论成败与否,起码心里还是挺舒服的,能不能遇到一个好搭档,对于一个将军而言,也是至关重要的。

    志同道合是一件非常难得的事情。

    往往大多数时候,都是和自己不喜欢的人打交道,还得赔笑。

    李尘没有多余的耽误,给李鼎和梁武交代了一些事情后,便骑着駮马独自离开了。

    傅玄黄看着李尘骑着駮马的背影,甚是欣赏。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