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二百七十八章 连累
    入秋以后,秋雨连绵。

    江南的秋雨,下起来是淅淅沥沥,也是没完没了的。

    雨幕中,元正走出了闭关的山洞,抬头看了一眼灰蒙蒙的天空,故作掐指一算,如今算是到了深秋。

    心里空荡荡的,哪怕这一次的闭关是成功的,元正的心里也是空荡荡的。

    元境,对于世间多数武夫而言,几乎是可望而不可及的境界,元正不到及冠之年,就已经完成了这样的壮举。

    实意之法,也在这一次的习惯当中,彻底的修行大成了,腾蛇精血,还剩下了五滴。

    自己也用不着腾蛇精血了,早知道如此,还不如在皇城里的时候,给自己的父王送一滴,再给自己的二哥送一滴。

    师姐单容那里,自然是不需要的,单容不喜欢别人送她东西。

    元正玩味的笑了笑,无缘无故的想起了天狗,也不知道这个时候,天狗得了山宝之后,境界修为到达了什么地步,会不会对自己当初所做的事情,怀恨在心?

    扛把子低眉顺眼的绕着元正转悠了三个圈子。

    下山的路,有些泥泞,不过对于元正这个境界的武夫,雨露不沾身,湿气不入体。

    无论去了哪里,身上都不会沾染任何的脏东西。

    元正走在前面,扛把子跟在后面。

    不到半个时辰,就已经走下了朝天峰。

    朝天峰周围,是一片灌木林,这一段日子,连绵的秋雨下着,却并不影响秋收的喜悦。

    山里,有许多的药材,采药人压根儿就不害怕连绵的秋雨,冒着雨,来采药,多卖点银子也是挺好的,老百姓都知道,不久之后大秦和大魏之间有一战。

    乱世中,没有什么比真金白银更加的体贴了。

    灌木丛里有脚印,看其大小的话,应该是一个女子的脚印。

    秀气婉约,挺符合南方姑娘的。

    当初来江南的时候,元正一直想着,什么时候和一位漂漂亮亮的南方姑娘好好地睡一觉,现在,他不去想这些事情了。

    先天阳气,还是没有再生的迹象,抵达了元境之后,便可以肆无忌惮的将天地法则化为己用,提炼精粹,去其糟粕,体内真元,磅礴和纯正,若是童子身的话,想来会更加的厉害。

    可元正当下的真元,有些一言难尽,量虽然大,可是不够体面,因为不够纯粹,也没有杂质,总的来说,就是精气神不足。

    若非《沧海**》《本经阴符篇》这两样顶级功法支撑着元正的武道修为,兴许,同境界一战,元正还真的不是寻常元境高手的对手。

    还有狱魔,抵达元境之后,元正本来觉得,凭借自己雄浑的真元,可以对狱魔多多管教一番。

    结果,狱魔还是和以前一样,桀骜不驯,元正眼看着,也没有办法,只能依靠木剑开花来压制。

    走着走着,元正遇到了一位姑娘。

    迷蒙的烟雨当中,那姑娘穿着一袭破布麻衣,脚踝和手腕的位置,流露出大片雪白,葱白的手指上,还有着许多泥巴,如果有一头乌黑的长发自然是更好,可惜,这个姑娘是一头清爽的短发。

    看脸型的话,瓜子脸,柳叶眉,水灵灵的大眼睛,搭配着一头长发会更加好看一些。

    不过一头清爽的短发,更能体现出这个姑娘的不屈意志。

    虽然说是一个姑娘,单从年纪上来看的话,比元正大,元正叫一声姐姐才是应该的。

    定睛一看,那个姑娘转过头来,也看向了元正。

    元正愣住了,因为他认识这个姑娘,她是慕云。

    当初在地禅寺的山下,慕云拦住了元正的去路,和元正之间,做了一笔生意,那笔生意,也是正儿八经的一分价钱一分货,元正没有少慕云的银子,慕云也没有多要。

    这件事上,没有任何的是非。

    也不是第一次看见元正和他的万里烟云照了,慕云手里拿着一个锄头背负背篓,正在四处寻找药材。

    元正柔和道:“好久不见,近几年以来,你都经历了一些什么?”

    慕云的神色有些黯然,不像是曾经的那个慕云。

    曾经的慕云,花枝招展,朝气蓬勃,活泼可爱,有点像是如今的商静秋,不过比起商静秋,慕云更多了几分古灵精怪,以及半生不熟的江湖经验。

    因此,看到眼前的这个慕云,元正有点不愿意承认这个人是曾经的那个慕云。

    慕云道:“一些不是很好的事情,都是我自己自作作受。”

    说话之间,不知道从哪里走出来了一位约莫五十余岁的老妇人,老妇人穿着一身料子上佳的素衣,手里拿着蛇头杖,脚步不快不慢的走来了。

    看见慕云和别人闲聊,呵斥道:“小丫头,不好好的给我挖药材,竟然在这里勾三搭四的,难道是想要挨鞭子了吗?”

    元正感觉到这里面出了不少事情。

    手拿蛇头杖的老妇人临近一看,才发现了元正,以及元正身后的万里烟云照,脸色大变。

    有些惶恐,能骑着万里烟云照的人,这个世上,没有多少。

    元正开口道:“她犯了什么过错,竟然让您封住了气海穴与丹田,成了一个在秋雨天挖药材的苦力。”

    略微感应一番,元正便知晓如今的慕云,有些压抑,身不由己。

    又感应了一方,还好,处子之身还在,这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一个身不由己的女子,往往会经历人间炼狱,人性的阴暗,没有做不到,只有想不到。

    老妇人瞪大了眼睛,说道:“你就是元正!”

    元正有些不太理解的问道:“是我,莫非你我之间,还有着什么深仇大恨不成?”

    老妇人道:“当然有,当初你在景园客栈,杀了我的儿子,和我两个侄儿,就那么走了,我虽然把你没办法,可这个贱骨头,老身还是有着很多办法的。”

    “本来觉得,有生之年,是没有办法给我的儿子报仇雪恨了,因为我不认为,可以遇见落单的武王庶子,结果,今日遇见了,苍天有眼啊。”

    这个老妇人的武道修为,在元境巅峰。

    单论境界,元正不是这个老妇人的对手,且这个老妇人手里的蛇头杖,也是很有讲究的。

    应该沐浴过成年泰坦巨蟒的精血,辅佐与金线舞蛇的蛇骨,铸造而成,几乎是活着的。

    灵性十足是一方面,更让元正觉得不可思议的地方在于,蛇头杖和这个老妇人的真元有着共鸣,一招一式,都已演化出莫大的威能。

    估计,刚到化境初期的高手,也不见得是这一位老妇人的对手。

    元正下意识的护住了慕云。

    当初自己在江南拍拍屁股走人了,有些人恨得牙根痒痒,没有办法,可是慕云这个姑娘,那些人还是能够调查到的。

    让一个本来花枝招展的姑娘,成为了一个任人宰割的苦力,心里受着没完没了的压力,一个人,压抑的时间长了,自然就是不人不鬼的模样,慕云的体内,应该还有着蛇毒。

    慕云这会儿心里有些木然,只有她自己知道,自己被多少毒蛇咬过,挨了多少带刺的鞭子,看似这个姑娘浑身上下,完整如初,实际上,早已经经历过各种阴冷的刑罚了。

    元正对老妇人说道:“当初在景园客栈里,我杀的人有点多,实在是不知道哪一位才是你的儿子。”

    既然是来找自己寻仇的,想来这个老妇人,和大魏的铁钩,也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只不过,那个歇后语传扬天下之后,大魏的铁钩也彻底放弃元正了,起码暂时,是不会再对元正有任何的想法了,苍云城一战,武王直接排除了寄建功那样的绝世武将,谁还敢招惹元正?

    当然,私人恩怨除外。

    老妇人冷笑一声道:“既然你自己都不记得了,那我杀了你就好,不行,我还不能杀了你,我要给你种下蛊毒,让你每时每刻,都生不如此,却又不会感觉到麻木。”

    刹那间,老妇人运转真元,蛇头杖发出嘶鸣之音,惊心动魄,这声音听上去,仿佛一万根针插进了耳朵里。

    一股嚣张的真元气浪席卷开来,周围五百里之内,许多参天大树,即将被连根拔起。

    于此时,元正探出一只手,一股巨大的无形重力,轰然之间落在了老夫人的肩膀上。

    数十道无形剑气,贯穿了老妇人的四肢。

    血花绽放,灌木丛里凄厉的惨叫声,便是无边的雨幕,也没有遮挡住。

    元正道:“虽然我不知道你是谁,可伤害无辜这种事,就有些不太讲究了。”

    老妇人目瞪口呆道:“你竟然也在元境?”

    元正漠然道:“我姓元,我的武道修为,自然也在元境。”

    至此,老妇人万念俱灰,她是没有办法给自己死去的儿子报仇了,无法给自己的儿子报仇,对于一个母亲来说,是这世上最揪心也最愤恨的事情。

    老妇人很是毒辣,自己咬舌自尽。

    忽然之间,蛇头杖化作一条斑斓大蛇,雄踞灌木丛,张开血盆大口,朝着元正倾轧而来。

    果然是活物。

    这一次,元正不用自己动手了,万里烟云照也好久没有吃过东西了。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