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二百七十五章 推敲
    瀚州,武王府。

    元铁山和陈煜吃着时令小菜,喝着小酒,元青在一旁端茶倒水。

    三个男人一台戏,寄建功已经返回了自己的镇守之地,武王府一下子变得清冷了不少,可寄建功也不得不离去。

    陈煜说道:“明年秋季,大秦应该会派出一路先锋军,越过苍云城,然后和灵州将士们大战一场。”

    “这一战,大秦还是一如既往地,先探查一下灵州的虚实,试探个差不多的时候,大秦铁骑就会纷至沓来,灵州不久之后,就会成为大秦的疆域。”

    “然后大秦铁骑,将会一路东进,拿下西蜀之后,应该会消停一会儿的,不过,我们不用和大秦铁骑正面交战,这都是庞宗的事情了。”

    元铁山倒也不在意这个事情,反正是庞宗的事情,还是和以前一样,庞宗解决不了的事情,就需要武王元铁山亲自出马了,其实元铁山都已经厌倦给庞宗收拾烂摊子了。

    笑着问道:“以我们的实力,若是和大秦铁骑正面遇上了,胜算几几开?”

    陈煜沉声道:“七三开,人家七,我们三,不过算上主场优势的话,是六分半与三分半开,算上大秦铁骑水土不服的优势,会成为五五开,不过这两个优势,可有可无,到时候,是真的要靠天吃饭了。”

    元铁山微微沉思道:“打个差不多的时候,你觉得是大夏先出手,还是大周先出手,我的大舅哥,如今已经派出了使臣,前往大周了,听说是要和大周联手并进。”

    “大周是礼仪之邦,也有虎狼之师,不弱于大魏,可一对一的和大秦比较起来,就稍微占据下风了。”

    “细算起来,大周和大秦联手,将会更快的解决掉大魏和大夏,毕竟四国之中,大魏和大夏,算是比较弱势的一些,不过大夏的地理优势太好,大秦铁骑就算是去了,也不见得能够发挥出来。”

    “以我来看,大舅哥这一步棋没有走错,大周也看大秦不顺眼,至于我们大魏,兴许大周,从来都不曾放在眼里过。”

    陈煜嘿嘿笑道:“这些事情,王爷既然知道,又何必出来呢。”

    元铁山无动于衷道:“正儿就在苍云城,不过以拜月山庄和大秦皇室成员的关系,到时候,正儿不会被殃及无辜,依旧会在拜月山庄的那个风水宝地里搞事情。”

    “如此一来,大秦铁骑也就断绝了我和正儿之间的联系,甚至会去找正儿的麻烦,如此一来,我们又该如何自处?”

    陈煜道:“三少爷那里无需担忧,不管怎么说,少爷已经大闹过皇城了,再加上那一句天下皆知的歇后语,想来大秦那边知道以后,也会对三少爷赞赏有加的。”

    “这只是其次,二者,三少爷的身后,可还是有着一位天境高手当做后盾的,实在是不行了,那就再来一出,江湖高于庙堂的戏码。”

    元铁山苦笑道:“老是靠天吃饭,也不是一个办法啊,不过正儿有正儿的打算,正儿能在苍云城里立事,也有着正儿的道理。”

    其实元铁山对于自己小儿子的能力,真的是一点信心都没有。

    不过对于鬼谷子的关门弟子,元铁山还是有几分看好的。

    成为鬼谷子的徒弟,不知道是多少人的梦想。

    元青在一旁听得很是认真,平时,跟着父王和陈煜叔叔身边,元青偶尔也还是会插话的,但是今日,元青是不会插话的。

    身为稷下学宫的高徒,严格算起来,元青也是纸上谈兵的那一类人,至于北斗山脉里的平叛战役,那也只是天时地利人和具备的情况下,元青只需要抄起自己的家伙去大杀特杀罢了。

    等同于,在自家大院里练手,什么事也都顺手。

    可和大秦铁骑正面交战,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不过元青对自己也是非常的自信,男人嘛,怎么可以没有自信。

    元铁山有些不爽的说道:“本来我想着,去我大舅哥那里,给龙辉要个正经的将军当一下的,车骑将军,我已经想好了,结果我的大舅哥含糊其辞的,估计也是不同意,兴许这里面,庞宗那个吃干饭的玩意儿,也多多美言了几句。”

    陈煜有些可惜的说道:“单轮才华而言的话,龙辉的确可以撑得起车骑将军的美誉,不过上面的人不给,那也没有办法,龙辉还要被好好的敲打几年。”

    “话说回来了,等轮到我们粉墨登场的时候,让龙辉打头阵,让龙辉打几场漂亮的胜仗,车骑将军这个位置,也就空出来了,到了那一步,当今陛下若是还舍不得的话,那就说不过去了。”

    随着时间的流逝,元铁山觉得,自己的大舅哥,再也不是当年那个可以一起去饺子馆里吃饺子的大舅哥了。

    上了年纪,感情也就自然而然的淡薄了。

    元铁山忽然对元青问道:“秋后殿试结束之后,你二弟应该会回来的吧,如果不好回来的话,你带着龙骑军,亲自去皇城里,把你的弟弟给接回来。”

    元青惊疑不定道:“父王的意思是,舅舅有一定的可能,要对他的侄子下手?”

    元铁山淡淡然说道:“上一次,你的舅舅就想要对他的小侄子下手了,只可惜,被来了一出江湖高于庙堂的把戏,这一次,你的舅舅也会想着对他的二侄子下手的,反正都是侄子,对谁下手,都是一样的,仲起这个字,你的舅舅可是非常生气的。”

    “让你带着龙骑军过去接人,也是让你亲自和你的舅舅走到对立面,以后,君是君,臣是臣,至于那些扯淡的亲戚关系,其实早已经不值一文了。”

    元青心里隐约有锥心之痛,纵然明白伴君如如伴虎的道理。

    可这种事真的发生在自家人身上的时候,元青的心里还是会难过,不管怎么说,那个高高在上的男人,都是元青的舅舅。

    和自己的舅舅彻底的走到对立面,元青从内心深处抗拒着这件事,却又不得不为之。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