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二百七十三章 又相逢
    离开丛林的路略有些漫长。

    一路上,小姑娘认识到了自己的花椒姐姐与茴香姐姐,似乎同为女孩子,花椒与茴香对小姑娘商静秋更加的有好感一些,看来,小姑娘商静秋的赤子之心,很是能够感染人。

    商静秋将自己这一段时间所遇到的事情,大概给元正说了一遍。

    行侠仗义,将那些调戏良家妇女和偷鸡摸狗的人捉拿归案,很是了不得呢。

    也让官府的捕快,少了许多的麻烦。

    光是得到的赏钱,都能够去青山郡最为气派的酒楼里,勉勉强强的吃一顿酒了。

    然而,最让元正介意的事情在于,小姑娘因为生的单纯可爱,再加上本来就长相清醒脱俗,受到了许多不法分子的关注,那个牛天保,只是其中的一个。

    当快要走出这个丛林的时候,元正才问道:“那么多想要把你娶回去当媳妇儿,那你可有自己的意中人。”

    小姑娘有些迷惘,这个问题,真的把小姑娘给问住了,她痴痴的看着自己的师傅,这个锦衣玉带的俊美少年,曾经给了小姑娘无限的瞎想。

    小姑娘有些艰难的摇了摇头。

    心里却再说:“师傅,我的意中人,一直都是师傅你啊。”

    元正抿着嘴笑了笑,说道:“想来,以后你会遇见你的意中人的,不过你放心,只要师傅在,就不会有人能将你如何。”

    小姑娘嘻嘻笑道:“我知道,师傅可厉害了。”

    就收了这么一个徒弟,对于商静秋的心态,有些时候,元正和商河是出奇一致的,都不想要小姑娘嫁给一个她自己不是那么喜欢的人,哪怕是一个还算是儒雅清俊的读书人,元正也不愿意。

    政治婚姻,其实老人家比较喜欢,可年轻人的事情,应该让年轻人自己来决定,虽说这一点,在当今这个世道上,不是那么的现实,可能够争取多少,那就是多少,总比成为待宰的羔羊来的强。

    小姑娘问道:“师傅这一次来到江南,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吗?”

    元正道:“也不是多么重要的事情,就是路过这里,来看看你,免得你到时候又说,我不来看你。”

    小姑娘嬉皮笑脸的点了点头。

    然后,在小姑娘的带路下,元正和花椒茴香一起去了无忧药铺。

    半路上,万里烟云照再一次的化作了一只金丝雀停在了元正的肩膀上,随意注视着周围的一举一动。

    带着师傅回到自家的药铺,小姑娘的心里别提有多么的高兴了。

    内厅里,商河从睡梦中醒来,睁开眼一看,自己的宝贝闺女回来了,看来又一次的行侠仗义成功了,刚准备夸奖几句,才发现,宫恒和两位貌美的侍女也在内厅里,至于上了年纪的管家,已经出去了。

    元正微笑道:“好久不见啊。”

    商河赶紧起身,拢了拢袖子,然后亲自端茶倒水,招呼道:“小老弟来了啊,赶紧坐下说。”

    在这里能够遇见小老弟宫恒,是商河怎么也没有想到的事情。

    小姑娘乖乖的站在元正的身后,这一次商河看见了,不是那么的不爽,最起码看上去,宝贝闺女的师傅,总要比那些面目可憎的纨绔子弟顺眼太多了。

    大红袍这个茶叶,老少皆宜,提神醒脑,然而许多人喜欢大红袍,也仅仅是因为大红袍比较入味。

    茶香飘散开来,花椒与茴香也安静的站在元正的身后。

    这不知不觉之间,元正的身后,都站着三个貌美如花的侍女了,其中一个,还是自己的姑娘,这一下,商河的心里不是那么的平衡了。

    元正倒也没有注意到这些,而是好奇问道:“北原部落里的生意,如何了,在哪里播下的种子,可有所收获,我来到江南之后,可是听闻老哥你的生意是格外的兴隆啊。”

    商河喝了一口茶水,然后笑道:“生意倒是不错,不过北原部落里的生意,也没有想象之中的那么好,路途遥远,许多油水,都在半路上给消耗掉了,给大夏的赋税,也上升了不少,再加上,北原部落里的土壤经过试验,也只是适合种植三十余种药材,量虽然大,可双方五五分成下来,我自也落不到多少。”

    交了税之后,商河的心里不说是在滴血,也差不多了。

    可想要走的更加长远一些,不交税,那是不可能的,万一哪一天东窗事发,可能一辈子也就完了。

    至于老本儿,也会在别人的唾沫当中,慢慢的消耗殆尽。

    元正道:“如此看来,大夏那边的生意,不是想象之中的那么好?”

    商河苦笑道:“生意的确还是不错,可路途过于遥远,长途跋涉,还是劳心劳力,外加我们人手不足,没有可靠的后盾,事情慢慢做大了之后,接触到的人,也就越来越多了。”

    “这就好比,一个县令在当地而言,可以说是苍天在上的人物,可是在郡守那里,除了卑躬屈膝,再也不会其余的事情了。”

    “北原部落许多地方,也都在开垦当中,北原部落里的人手也不是多么的充足,可是我曾经想过,招兵买马,去给北原部落里的人帮忙,结果辛曼首领根本不愿意这件事,她说,北原部落的土地,只要北原部落里的人才可以开采,疑似是涉及到了当地的风水禁忌与风土人情,我也不好多说什么。”

    “就那么一直拖着,本来可以快刀斩乱麻的事情,硬生生的成为了心急吃不了热豆腐的事情。”

    至此,元正大概也就明白了,商河和辛曼之间的合作还算是不错的。

    只不过,商河是一个生意人,一个生意人,永远都不会觉得满足,只是越来越英勇善战,恨不得垄断了全天下的生意,垄断了全天下的生意之后,恨不得参与庙堂之中的斗争。

    **,是无穷无尽的。

    可辛曼就不一样了,只要自己部落里的人,有吃的,有穿的,有多余的银子去消遣,安居乐业,就是最大的满足。

    至于更进一步,北原部落里的情况和商河不一样。

    一个部落,要有自己的图腾与信仰,要有自己的勇士与文人,互相结合起来,才是一个完整的部落。

    风土人情上的差异,让辛曼和商河之间出现了政见不合的情况,也算是比较正常的。

    元正继续道:“那老哥接下来打算怎么做,大夏那边的事情,自然是不能一直拖着的,时间长了,对大家都不好,况且已经做到了那一步,完全可以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商河道:“我给出来的价格是非常公道的,不过我总感觉到,北原部落里的野心还是比较大的,只是赚了银子,远远不能满足,他们还想要有自己的兵器库,训练自己的勇士,建立成一套完整的体制,甚至,要和大夏的高层官员分庭抗礼。”

    “并且,我也不知晓北原部落的大方向究竟在哪里,大争之世虽然说是快要到了,可是北原部落的实力,就算到了大争之世,也不一定能够怎么样。”

    “这才是我真正比较头疼的地方,感觉,北原部落和我合作,只是为了银子,他们还想跟腰杆更加硬气的人联盟在一起。”

    元正温后,也能感觉到辛曼那个性感火辣的女人,是一个野心勃勃的女人。

    到了这般田地,竟然还想着更进一步。

    北原部落的地势,若是更进一步,那自然就是成为一方诸侯,一方小诸侯。

    这会儿元正说道:“听说最近找静秋麻烦的纨绔子弟有很多?”

    提到这件事,商河就更加的愁眉苦脸了,当着自己女儿的面说道:“那可不,郡守那里,我又惹不起,很多纨绔子弟的根基,都是盘根错节的,背景雄厚,对于我这样的商人,也不是那么的感兴趣。”

    “不过我也想过了,真的有必要的话,就豁出去,不管怎么说,也不能让我的宝贝女儿吃亏。”

    小姑娘听后,非常的感动,这才是自己的爹爹。

    不过爹爹面对的压力,也是小姑娘无法想象的。

    元正呵呵笑道:“无需如此的苦大仇深,至于郡守刺史那里,我去打一声招呼就行了,他们不会为难你的。”

    商河有些惊疑不定的看着元正,说道:“公子难道有那样的话语权?”

    元正道:“其实我也不是什么宫恒,我是武王庶子,元正。”

    刹那间,商河如遭雷击。

    良久之后……

    连续喝了三杯大红袍之后,商河才慢慢的缓过神来了,将最近发生的大事情,好好想了一遍。

    看了看花椒与茴香,如此美貌,在皇城引发出那些争风吃醋的事情,倒也是情有可原,毕竟一个女子,美丽到了极致,是个男人,都会疯狂的。

    商河连连苦笑道:“当初是我有眼不识泰山啊。”

    没好气的看了一眼自己的闺女。

    小姑娘故作一副一脸无辜的表情。

    元正道:“倒也无妨了,江南之地,我的话语权虽然不是很大,可如今也在风口浪尖上,照顾一下我的徒弟,还是绰绰有余的。”

    商河却不这么想,想到了另外一个法子……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