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二百七十二章 救场
    小姑娘商静秋有些微茫的看着忽然间出现的万里烟云照,只要万里烟云照来了,自己的师傅也就来了。

    师傅来了,就意味着自己处于绝对安全的位置。

    万里烟云照挡在小姑娘的前方,口鼻之间雷炎雾气涌动,声威赫赫,牛天保与众人见状,本来有些得手的心情,立即成了做贼心虚。

    牛天保可不是大多数的纨绔子弟,牛天保在纨绔子弟里,是见过大场面的。

    哪怕是跟着自己的父亲身后,牛天保的父亲也是一个郡守,逢年过节,见识过的奇珍异兽,顶级坐骑,那是不能少的。

    本来牛天保也想给自己的父亲说一下,给他也想办法购买一头顶级坐骑,不说是万里烟云照了,纵然是龙鳞马,牛天保也是乐意的。

    可青山郡守明确的拒绝了牛天保,一头龙鳞马的价格,可不是一个郡守的俸禄能够负担得起的。

    自从看见这万里烟云照之后,牛天保便知晓,自己今天算是凉了。

    商静秋有些傻乎乎的转过头看了看,只看见,自己的师傅,锦衣玉带缓步而来,还带着两位美若天仙的侍女,不急不慌的来了,和往常一样,小姑娘从来都没有见过自己失态的模样。

    元正来了,微微招手,一步跨出,便来到了小姑娘商静秋跟前。

    伸出手,在小姑娘的面前比划了一下,微笑说道:“好久不见,怎么看你又长个子了。”

    小姑娘这会儿还有些迷糊,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自己的师傅又是如何来到这里的。

    对面的牛天保,与一众伪装的盗匪们见状,心彻底凉了。

    普天之下,坐骑为万里烟云照,又有两位美若天仙的侍女,自然就是元正了。

    皇城里,元正的风采广为天下知,甚至,之所以大闹皇城,导火索就是因为这两个美若天仙的侍女。

    便是牛天保看到了花椒与茴香,心里也是遐想连篇,心里羡慕得紧,什么时候,自己也能有这样的两个剑侍来暖床,那该多好啊。

    要说武王庶子没有糟蹋过这两位美若天仙的剑侍,牛天保是绝对不会相信的。

    不久之前,还传出了元正调戏良家妇女未成,和常帮打起来了事情,若非寄建功从北方来到了苍云城,恐怕那一次,元正也就真的英年早逝了。

    这是牛天保心里最看不起元正的地方,明明有着两个美若天仙的剑侍,竟然还要想着在外面偷吃。

    要是牛天保自己有这样的剑侍,必然会老老实实的供奉在炕上的。

    如今,连这个小姑娘商静秋都是武王庶子的囊中之物,牛天保的心里更加的不平衡了。

    同样都是纨绔子弟,差距怎么会如此之大?

    牛天保看着元正,很是客气的微鞠一躬,说道:“元正少爷,你我同为纨绔子弟,我和少爷你比较起来,自愧不如,你已经走到了纨绔的巅峰,何必又出来跟我抢活儿呢?”

    青山郡的人都知道商河的女儿商静秋是一个行侠仗义的女侠,可在牛天保这样的纨绔子弟看来,不过了为了积攒名声,四处做些微不足道的小事情罢了。

    解决掉的江湖风波,实在是不值一提。

    若非商静秋长得还算是漂亮,牛天保是绝对不会出现在这里的,甚至,不会多看商静秋一眼。

    小姑娘本来是很害怕的,可看见师傅来了,心里自然也就不害怕了。

    有些迷糊的看着自己的师傅,有些不太敢相信,弱弱的问道:“师傅,你怎么来到了这里呀?”

    一听见师傅这个称呼,牛天保的心是真的凉了。

    世人都知晓武王庶子的剑道修为非比寻常,年轻一代当中,不说是独占鳌头,也差不多了。

    本来牛天保也在怀疑,到底是哪一位前辈高人,调教出了小姑娘商静秋这样的女侠,原来是元正,这个转折点,是牛天保做梦都没有想到的。

    要是牛天保早一点知道这个消息的话,青山郡郊外,也不会出现盗匪了,牛天保本人,更不会出现在这里。

    元正和以前一样,温柔的摸了摸小姑娘的头,秀发温柔,小姑娘出落的水灵动人,我见犹怜。

    微笑道:“知道你有危险了,我就下意识地过来了,害怕我自己过来的有些晚,便让扛把子提前过来了,幸好,你没事。”

    小姑娘有些心酸难过的说道:“师傅,他们是官府中人,怎么可以做坏事呢,怎么可以去欺负那些无辜百姓呢?”

    元正一时之间,不知道怎么回答小姑娘这个问题。

    憋了半天,才有些歉意的说道:“这个嘛,等你长大了就知道了。”

    小姑娘觉得,贪官都是从说书人嘴里出来的,都在历史上,在小姑娘的眼睛里,每一个官员,都是为老百姓分忧解难的官员,从来都不会干坏事。

    可长大了就是这样,许多事情的真相,便不是小时候以为的那样。

    元正这才看向了牛天保,淡淡然问道:“家里多大的官儿?”

    能聚集这一群训练有素的盗匪,家里的官儿,也应该是老大不小的那种。

    态度如此随意,口气如此嚣张,牛天保的心里很是不舒服,可他没有办法,这是当今武王最为疼爱的小儿子。

    他得罪不起,他的父亲大人,更是得罪不起。

    牛天保硬着头皮说道:“家父乃是青山郡守,今日之事,我不知道冒犯了三少爷,如果可以的话,还希望三少爷能将所有的脾气都发在我一个人身上,不要难为我的老父亲,我虽然是一个混账,可我的父亲,也还算是一个父母官,并无多大的过错。”

    这话倒也不假,青山郡守,在元正的印象里,就是一个和稀泥的人,不敢得罪人,也不敢献媚于上面的刺史,一直都在青山郡老老实实的,为一方百姓排忧解难。

    不但如此,在这位郡守的治理之下,青山郡很少看见纨绔子弟鲜衣怒马。

    秩序稳定,商人与百姓,处于和平共处的状态。

    元正这才说道:“你的意思是,我可以杀了你,为那些无辜死去的老百姓,出一口恶气。”

    这批盗匪的事情,元正也是有所听说。

    牛天保后背发凉,浑身冒出了冷汗,战战兢兢的应道:“我布这个局,就是为了这个小姑娘,至于那些被我们烧杀抢掠的百姓们,其实都没有死,都在官府那里,领了一笔还算是不错的抚恤金,我这个人做事,虽然有些混账,可还是很厚道的。”

    元正仔细打量了一眼牛天保,这个纨绔子弟,有些好人不会做,坏事儿干不透,恣意而为的那种人。

    想了想,说道:“就是为了我的徒弟,你下了这么大的血本?”

    牛天保给自己的肥胖的脸蛋上狠狠地抽了好几个巴掌,每一个巴掌,都是势大力沉的,几巴掌过后,牛天保的脸几乎成了猪头,因为脸本来就大,就胖。

    “我实在是不知道这个小姑娘是您的徒弟,要是知道的话,您就是给我一百二十个胆子,我也不敢有任何的非凡之想。”

    元正悠悠说道:“看得出来,你还是想要活下去,难道自己今天必死无疑吗?”

    牛天保心如死灰,索性闭上了眼睛,很认真地说道:“如果我今日注定必死无疑的话,还希望三少爷可以给我一个痛快的,但我这些兄弟们,还希望三少爷可以放过,他们虽然犯了不少过错,可都是我的意思。”

    元正一下子乐呵了,一个纨绔子弟,还有这般风采,想来各方郡守的子弟给带坏了。

    膏粱子弟也有自己的苦衷,大环境如此,有的时候不成为一个嚣张跋扈的纨绔子弟,也难免会被有心人算计。

    就如元正当年一样,反正知道自己是庶子,还不如利用自己的身份,好生胡作非为呢。

    元正淡然笑道:“我不杀你,也不会找你父亲的麻烦,你们走吧。”

    刹那间,牛天保愣住了,睁开双眼,难以置信的看着元正,传闻中,武王庶子是杀人不见血的那一类人,当初在江南的时候,也杀了不少人,所有的威名,都是杀出来的。

    就连皇城里的禁卫军和御林军,这个天底下家底儿最为雄厚的庶子,都杀了不少。

    怎么会善意大发的放过自己呢?

    牛天保迷惘的问道:“三少爷应该不会秋后算账吧?”

    元正很是没有耐心的应道:“你要是想死的话,我也不会拦着你,我要拔剑了。”

    一边说着,元正的手搭在了狱魔的剑柄上,一副要大开杀戒的样子。

    牛天保几人见状,吓的屁滚尿流,二话不说,一溜烟的速度就消失在了这个雾气很重的丛林里。

    这会儿元正才耐心的对小姑娘商静秋说道:“以后行侠仗义的话,一定要摸清楚对方的底细,不然的话,自己也会陷入危险当中,重义轻生,那是男子汉应该做的事情,可你是一个女孩子,女孩子一定要爱惜自己,可不要被坏人给算计了。”

    小姑娘商静秋重重的点了点头,甚是呆萌可爱。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