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二百七十一章 你们这样是不对的
    钟南和萧子珍暂时在这个阁楼小筑里居住了下来。

    清雅,安静,是读书人居住的地方,其实钟南不是那种刻意追求仪式与氛围的读书人,对他而言,只要是一个安静的地方,哪怕是在市井深处,只要是安静的,他便无所谓。

    那一把火烧了自己的宅院,钟南的心里也没有后悔。

    萧子珍给钟南微微捶背,手法细致温柔,自从遇见元正之后,萧子珍便明白,往后的钟南,日子将会过的很是辛苦,按摩捶背这些事情,从现在开始,才是最好的。

    非要等到钟南的腰杆支撑不住的时候,那就有些来不及了。

    萧子珍温柔道:“若是有一天,回到自己的老家,会不会修建一座新的庭院,还是购买一座宅院?”

    钟南想了想,应道:“都会有的,修建的是我的宅院,购买的,是别人的。”

    萧子珍微微一笑,钟南就是这样,说话云里雾里,不留痕迹,起初的时候,萧子珍也不习惯这些,可慢慢的也习惯了,每当听钟南说出这种话以后,萧子珍心里总会感觉到实实在在的安全感。

    元正离开了这个阁楼小筑,带着花椒与茴香。

    本来想着直接去无忧药铺里寻找自己的小徒弟和小徒弟的父亲,可在半路上稍微打听了一下,便已经知道自己的小静秋在青山郡这个小池塘里,算是名声赫赫了。

    又打听了一下,一时之间,竟然有那么多的人对自己的徒弟有非分之想。

    元正对于这件事,略有些气愤。

    然后又打听了一下,知道自己的小徒弟来到了南面的妖兽山脉里。

    元正便来了,万里烟云照化作一只雄鹰,已经提前进入了南面的山脉里。

    那样的一批盗匪,元正用脚指头都能明白,应该是膏粱子弟组织出来的,烧杀抢掠只是其次,重要的是,只要在妖兽山脉里,便可吸引大魏的军伍往青山郡引流。

    青山郡哪里都好,唯独军伍不够强势,很不够用。

    若有一个将军率领一支劲旅,来到青山郡,如此一来,青山郡的郡守腰杆会硬气很多的。

    同样都是郡守,其余的郡守,手底下有摇扇子的,更有抡棒槌的,出门在外,底气都不一样。

    二者,元正也很怀疑,也许那样的一批盗匪,就是为了吸引自己的小徒弟进入那个丛林里,在那个丛林里,应该有着一位对商静秋有非分之想的膏粱子弟在等着商静秋。

    只是元正不太确认这件事,只要去了,就确认了。

    ……

    商静秋逐渐的进入密林深处,顺着地面的脚印,四处搜寻那批盗匪的下落。

    手一直放在自己的剑柄上,因为地面上,还有着嶙峋妖兽的脚印。

    雾气在妖兽居住的地方,格外的浓郁。

    百米之内,视野便是一片模糊。

    越深处,便越是安静,葱葱郁郁的数目,与浓郁的雾气,完美的混合在了一起,犹如人间仙境,可深处,也有罪恶的味道漂浮不定。

    走着走着,脚踩树叶,发出沙沙声响。

    然后,沙沙声响,开始变得密集起来,前方,一位生的膀大腰圆,阔口獠牙的壮汉出来了。

    穿着一袭破烂的粗布麻衣,手里提着一个琅琊榜,面目狰狞不说,眼眸中,满是血色,血色当中,伴随着几分暮气沉沉。

    随着这个人出现之后,周围很多人都出来了,都是手握兵刃,穿着破烂的汉子。

    商静秋进入江湖以来,也遇到了许多扎手的点子,这一次的点子,兴许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扎手。

    看似穿着破烂,可手上的家伙,却都是精钢铸造,极个别的还用了合金,甚至有妖兽之骨,属于战场上的杀器。

    这是一对军伍伪装出来的盗匪。

    商静秋看出来了,可她不愿意承认,在她看来,官府里的人,应该都是好人,怎么会出来搞这种事情呢,一时间,她有些不忍心拔剑。

    其实商静秋拔剑也没有用,这些人在情报当中,属于没有武道修为的人。

    可实际上,那个阔口獠牙的壮汉,是实打实的道境高手,还是久经沙场的那一类型,那一份暮气沉沉,那一份无法隐蔽的杀气,都已经出卖了他。

    商静秋天真而稚嫩的问道:“各位叔叔们,都是大魏军人,何须伪装成盗匪,干打家劫舍的生意呢,以各位叔叔的武道修为来看,每个月的俸禄,想来也不会少于五十两白银吧。”

    无论商静秋怎么说,她已经被包围了,一个可爱天真心地善良的小姑娘,被一群杀人的壮汉给包围了,这个画面,有些不太忍心去看。

    这会儿,一位手拿折扇的公子哥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了。

    只是这个公子哥,实在是有些难看,身材臃肿,酒糟鼻,生的一副贼眉鼠脸的样子,身宽体胖,哪怕穿着锦衣玉带,可看上去,是个俗人。

    牛天保笑嘻嘻的看着商静秋,说道:“小姑娘,我曾给你的爹爹说过,将你纳为小妾,可你的爹爹,无论如何,都不同意这件事,我的父亲大人为了照顾你们的生意,不但给你们开了许多后门,甚至还免去了你们部分税收。”

    “如此恩情,难道真的不值得,让你成为我的小妾嘛?”

    牛天保,乃是青山郡守牛繁的三儿子,典型的纨绔子弟,无恶不作,青楼赌场的常客。

    商静秋心里有些害怕,若是江湖上的事情,商静秋一点都不害怕,可涉及到了男女之事,商静秋的心里是真的害怕。

    因为她心里很迷惘,对于爱情。

    同时,对于这种不照顾女人感受的纨绔子弟,更是厌恶无比,心中也有几分害怕。

    更让商静秋害怕的是,她剑道修为有成,却打不过这一群伪装的盗匪。

    小姑娘鼓足了勇气,胸口是圆滚滚的风情,身后也是圆滚滚的风情,肤白貌美,面容精致,水灵灵的大眼睛,炯炯有神,充斥着灵性。

    让牛天保这样的纨绔子弟看了,直流口水。

    商静秋硬着头皮说道:“你们这样做,是不对的,是要接受惩罚的。”

    牛天保闻后,刚欲哈哈大笑。

    可忽然之间,风雷大作,一座威武磅礴的万里烟云照,携带天雷地火,从天而降,挡在了小姑娘的前方……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