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二百七十章 吾家有女初长成
    青山郡有一个女侠,名曰商静秋。

    自从有了这一位女侠之后,青山郡的官府少了许多麻烦,女侠四处行侠仗义。

    但凡是拐卖妇女,孩童的人贩子,统统都被这位行侠仗义的女侠,给暗中收拾掉了。

    偶尔,帮人写家书,教导孩童们,长大以后,要做一个对大魏有用的人,更是不计代价的遇山开路,遇水搭桥,做了许多善事。

    青山郡的民风本来就淳朴,如今有了这一位女侠之后,只会更加的淳朴。

    不知道多少人羡慕商人商河,生了一个好女儿,给商河积攒了许多的好名声,也让商河在青山郡最上层的圈子里,摸爬滚打,跟进一步,生意兴隆不说,财源广进不说,也或多或少的因为自己的女儿,商河的路子,走的是越来越宽了。

    可让商河头疼的事情也发生了,自己的女儿,生的乖巧可爱,聪明伶俐,说书人嘴里典型的南方美人,不知多少青年俊彦,暗中看上了商静秋,想要将商静秋纳妾,或是收为正室。

    商河如今的确是有了搞政治婚姻的基础,作为一个父亲,又只有一个女儿,他不想要去做这些事,可偏偏,有些事积累到了一定程度,身不由己。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人在江湖,自然也就身不由己。

    无忧药铺的内厅里,商河愁眉苦脸的坐在椅子上,喝着上好的大红袍,也觉得索然无味,甚至有些郁郁寡欢。

    身边的管家安抚道:“老爷也不用过于忧伤,小姐有小姐的福分,做了那么多好事的小姐,会嫁给一个自己十分满意的丈夫的。”

    青山郡的上层,郡守的公子哥看上了商静秋,可是商河这一次是硬气不起来了。

    老话说得好,破家的县令,遮天的郡守。

    到了郡守这个位置,于寻常百姓而言,那真的是苍天在上了。

    就连郡守也多次说过这件事,商河没有拒绝也没有答应,只是一直敷衍着。

    可敷衍这种事,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到头,二来,自己的小女儿,也的确到了待字闺中的年级,嫁为人妇,也是理所应当的。

    商河是真的头疼啊。

    儿子越小的时候,越难养活,可等儿子长大了,就可以随意的去祸害别人家的闺女了。

    闺女是越小的时候,越好养活,可等女儿长大的时候,当老子的人,不说是心如刀割,也差不多了。

    商河忽然间问道:“那个小妮子这会儿去哪里了?”

    管家微笑道:“听闻最近南面的妖兽山脉里,出现了打家劫舍的盗匪和采花贼,这一次,小姐轻装上阵了,打算灭了那支盗匪。”

    商河轻声问道:“可曾打听清楚那支盗匪的根底儿?”

    管家微微低头道:“打听清楚了,只是一群乌合之众,亡命之徒,无任何武道修为,想要趁着大争来临之前,发浑水财的家伙们。”

    商河没有说话了,有些疲惫的靠在了椅子上,闭上眼睛,很快,便陷入了熟睡当中。

    自己挣了这么多银子,还是无法亲自决定自己闺女的终身大事,实在是有些可悲。

    ……

    青山郡南面的森林里,深处,妖兽无数,当初整个大魏的妖兽,都沆瀣一气,给大魏军伍带去了众多的麻烦,也险些让大魏军伍元气大伤,便是没有元气大伤,也是元气小伤。

    否则大秦也敢这么快就流露出狰狞面目。

    有一个小姑娘,挎着一柄精致的木剑,正缓步进入了这片丛林。

    虽说是一柄木剑,可这个小姑娘,已经到达了象境,爹爹给那个尼姑庵送了一大笔香火钱之后,小姑娘也如愿以偿的获得了《明灯素问》的修行法决。

    搭配自身的剑道,也算是一日千里,起码在青山郡这个江湖里,也算得上是一个真正的女侠了,可以乘风而行,也可以剑气纵横,真元激荡天与地。

    场面上来看,算的是是极为不俗了。

    小静秋也慢慢的长大了,她已经知道了,自己的行侠仗义,其实都是一些微不足道的事情,在那些大人物看来,自己也就是一个瞎胡闹的小姑娘。

    可小静秋觉得,只要好事,就不是微不足道的,坏事,也不是微不足道的。

    近日以来,这里出现了一批打家劫舍的盗匪,仗着妖兽山脉的天险,在青山郡周围胡作非为,青山郡的官府,也数次派兵围剿,可惜一无所获,毕竟是妖兽山脉,官府之中的人,也想着尽量在青山郡外围解决掉这一批盗匪,进入山脉里,事情会没玩没了的。

    官府就是这样,能够轻而易举解决掉的事情,必然会大展宏图一番,若是比较棘手的事情,就是一个拖字诀,等到事情无法再拖延下去的时候,才会来真的。

    在老百姓实在是支撑不住的时候,官府在出来,摆出一副救世主的样子,不但可以深得人心,顺势加强税收,也是理所应当,更能够建立功勋,在庙堂那里,也能得到更多的人脉与红利。

    小静秋到是没有想到这些事情,她只是觉得,官府肯定也有着官府的难处,那些盗匪趁着天下将乱之际,胡作非为,实在是有些可恨。

    为了生存去努力,并不是什么过错。

    可为了生存去伤害别人,这就是天大的过错了。

    小姑娘心里的道理就是这么简单,她认为的事情,也真的是对的,只是这样的正确性,庙堂也好,江湖也好,真的没有多少人愿意去承认,哪怕心里承认了,可立场与嘴巴,也绝对不会承认的。

    丛林里的雾气略有些浓郁,那些盗匪的数量初步估计,不会超过三十人,可都是一些略懂时势兵法的老油子。

    可能也认识了某个进化出灵智的妖兽,双方互利。

    商静秋进入江湖也有很长一段时间了,她心里其实很清楚,这些盗匪是很有背景的,否则也不敢那么胡作非为,可小静秋还是愿意来到这里,孤身犯险。

    一来是检阅自己的剑道修为,而来,她也必须要来做这些事,向着正义与真理笔直的前进。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