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二百六十五章 大战
    翌日。

    人们早饭过后,整个大魏便知晓昨天不可一世的武王庶子,被人暴打了一顿。

    接着,让沿途州郡的官员们颇为头疼的事情发生了,武王麾下六骁将之首寄建功,率领两千龙骑军,声势浩大的路过了。

    寄建功,算是武王元铁山的心头肉了。

    文有陈煜,武有寄建功。

    至于齐冠洲,文不成武不就,口碑而言,真的比不上寄建功,寄建功本身,也是当今世上为数不多的万人敌之一。

    寄建功路过的地方,也不至于寸草不生,但是想让很多拜访寄建功的人,十分头疼。

    各地官员心里本想着,寄建功来了,好生招待一下,伺候一下,聊表敬意。

    可寄建功行军速度太快,根本没有给那些官员聊表敬意的机会。

    到了寄建功这个位置,其实已经和大将军庞宗可以平起平坐的,大将军的位置,庞宗可以,寄建功也可以,只是说,寄建功身后有着一座铁打的靠山。

    到了中午,寄建功已经杀到了苍云城境内,来到了拜月山庄的门外。

    门前的护院们见状,脸色吓得苍白。

    两千龙骑军,人数的确不多,可是这两千龙骑军,都是身经百战的武道高手,胯下龙鳞马,多是龙鳞马中的王者,常年厮杀战场,仅仅是组合列阵在那里,那股阳刚的煞气,便可惊天动地。

    寄建功骑着虎兕,大吼了一声:“侄子,你在哪里,还不出来一见,我是你建功叔叔。”

    寄建功的声音,犹如黄钟大吕,震荡天宇,其气势,难以言表。

    本来还躺在床上的元正,听到这一声吼,顿时起来了,胳膊也不疼了,腿也不痛了,但仍然佯装自己受伤很严重,让花椒与茴香搀扶着自己走出了拜月山庄。

    尉迟德听到这一声,也惊出了一身冷汗,这还是尉迟德活了这么大把年纪,头一次遇到真元血气如此磅礴的绝世高手。

    片刻后。

    寄建功见到被花椒和茴香搀扶出来的元正,打量了一眼,以寄建功的眼力劲来看,元正屁事儿没有,明显生龙活虎。

    元正故作虚弱的说道:“叔叔远道而来,不曾想我被人恶意大伤,出来迎接慢了,还望叔叔不要记在心上。”

    寄建功嗓门很大的回道:“哎呀呀,这说的是什么话啊,你都被人打成了这个样子,叔叔怎么忍心责怪你呢,是谁收拾了我侄子,叔叔这就去给你把场子找回来。”

    元正吹了一声口哨,万里烟云照从里面出来,蹭的一下就骑在了万里烟云照上,虚弱道:“还请叔叔跟我来。”

    寄建功大声吆喝道:“走走走,去看看是哪个不开眼的家伙。”

    花椒与茴香骑着五色鹿跟随在元正左右。

    两千龙骑军见状,无悲无喜。

    身经百战不说,龙骑军所经历的大场面多了去了,对于元正这样的事情早已经见怪不怪了。

    有元正带路,寄建功胯下的虎兕更是嗷嗷直叫,恨不得现在就去撕碎敌人。

    当然,这一次是去砸场子,不是去杀人。

    不久之后,常帮大院外面,约莫有五千余人,组合列阵在一起,手握长枪短棒,严阵以待。

    秦广鲁和郭喜军站在最前方,一个手握黑虎,一个手握青龙,西蜀双壁的架势,摆的实实在在的。

    今日的西蜀双壁,浑身煞气流淌,真元涌动,天空中,更是衍生出乌云汇聚的异象,到了化境,一草一木,皆是刀剑与春秋。

    对面,就是元正和寄建功。

    虎兕发出了一声惊天动地的呼啸,刹那之间,整个苍云城的人顿觉头痛欲裂,耳根子都快要炸开了。

    常帮大院周围的房屋,墙壁,出现了蜘蛛网一般的裂缝,地面上,更是在喷火。

    寄建功上前,横眉以对道:“你们欺负了我的侄子,这个事儿,应该怎么算!”

    秦广鲁上前,也是丝毫不让的说道:“你也不问问你的侄子,都干了一些什么好事情!”

    本来打算让李清光在今日做出一副哭哭啼啼的样子,可想了想算了,李清光也不是那种太会哭哭啼啼的人,女子有泪不轻弹。

    寄建功大声吆喝道:“不就是调戏了你们一个姑娘嘛,你们竟然恶意伤人,遥想当年,我侄子毛都没有长全的时候,祸害的黄花闺女,都不知道有多少了,如今,只是调戏了一番,你们竟然恶意伤人。”

    “这笔账,你说怎么算!”

    “你要是不好好说的话,信不信老子今日率领两千龙骑军,灭了你们常帮。”

    常帮有三万之中,龙骑军不过两千。

    可真的打起来,别说是三万蜀兵,就是十万蜀兵,也绝对不是这两千龙骑军的对手,这里是苍云城,可不是当年那个施展不开拳脚的漫漫蜀道。

    见到寄建功如此咄咄逼人,秦广鲁像是涌上了真火。

    手握长枪黑虎,指着寄建功喝道:“听闻将军勇武盖世,我有些不太相信这个事情,可敢正面撄锋!”

    寄建功提起自己的正阳槊,跳下虎兕,大摇大摆上前,将正阳槊顿在地上,一瞬之间,这条长路,被尽数崩裂,宛若天刀斩过一般。

    秦广鲁的心里虚了一下,牛皮吹的好像有点大了。

    自己在化境,可寄建功不管怎么看,那也在心境以上,有很多的可能进入了冥境。

    单论武道修为,秦广鲁绝对不是寄建功的对手,若论行军打仗,兴许秦广鲁还能比寄建功略强一线。

    寄建功见状,暗中传音道:“我已经知道了这件事的本质,我会给你放水,你们西蜀双壁合二为一,与我在天空中一战,闹出来的动静越大越好,尽量让老百姓们都看见。”

    秦广鲁也暗中传音道:“好。”

    接着,西蜀双壁齐刷刷的腾空而起,宛若九天之月,出现在了天宇中。

    寄建功的步伐更是青云直上,嘴里大喊道:“看招!”

    正阳槊挥舞而去,漫天的降魔之音震动,无数道阳刚的煞气,隐约间形成千军万马的异象,直逼西蜀双壁。

    郭喜军与秦广鲁打配合已经打了很多年了,默契自然是无需多说。

    面对寄建功这一招,完全可以正面撄锋。

    因为寄建功这一招看上去声势浩大,那是对不懂行的人而言,实际上,雷声大雨点小。

    天空中看似有千军万马乌云汇聚中冲锋陷阵,实际上,也就流露出了一星半点的杀气而已。

    要是寄建功来真格的,郭喜军和秦广鲁自然是不会正面撄锋的,因为根本打不过。

    随后,双壁合一,郭喜军手握青龙大刀,一刀竖劈而下,毫不拖泥带水,青色的刀芒,隔天裂地,像是要劈开整个混沌的宇宙。

    秦广鲁长枪刺出,黑色的枪花,宛若海啸一般,浪潮无数,朝着寄建功淹没而去。

    轰隆隆……

    苍云城里看热闹的老百姓们见状,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天空中,电闪雷鸣,乌云汇聚,千军万马在热血厮杀,更难得一见的是,整个苍云城,都被乌云蔽日了,其强悍的真元气浪,横卷八荒四野,有睥睨天下之姿态。

    简直就是神仙打架。

    实际上,郭喜军和秦广鲁两人联手,龙吟虎啸动九天,大道之音,振聋发聩。

    却没有半点杀伤力,只是制造出了牛鬼蛇神般的异象,给看热闹的人,好好看一看。

    再说了,西蜀双壁也很多年没有同人交手了,这一次,哪怕是假打,也要摆出一个很好看的架势来才行。

    寄建功怒吼道:“有些本事,不知晓你们可否吃得起我的正阳槊!”

    猛然间,寄建功掷出了自己手中正阳槊,降魔之音,铺天盖地,方圆千里之内,任何飞禽走兽,无不是匍匐在地。

    许多老百姓们,实在是受不了这战斗的余波,索性直接回房,躲在了自己的床底下,捂住了耳朵。

    现象中,外面的世界已经天崩地裂,已经佛法无边。

    实际上,异象蒸腾,风起云涌,但一个人都没有受伤。

    双方极为配合,你来我往的大战了一百回合,观战的人,无不是胆战心惊,哪怕知道这是在作秀,也还是胆战心惊,真的是被这等江湖高于庙堂的架势给震慑住了。

    元正也是看的目瞪口呆,无法保持心境平和。

    武将到了更高的境界,一举一动,都是流血漂橹,和江湖高手的捉对厮杀,截然不同。

    他看的非常仔细,寄建功出手之间,至刚至阳,暴烈无双,还带着冲天而上的豪气,典型的万人敌风采,甚至,一招一式之间,暗自压制天地大道,如无我之境,如神来之笔,如天地主宰。

    虽说没有伤人,可这份气势,触目惊心!

    等天空中的三人大战到第二百五十回合的时候,寄建功再一次暗中传音说道:“行了,你们两个故意不敌于我,从天空中坠落。”

    秦广鲁和郭喜军闻声,黑虎与青龙合并在一起,龙虎啸爆发,如天雷炸响,如神罚降临。

    灿烂的一击过后,洗涤了整个压抑的天空。

    两人好像就是断了线的风筝,从天宇中坠落下来。

    随后,寄建功如天神降临般,稳稳的骑在了虎兕之上,再度对着常帮上下怒吼道:“打架也打完了,我侄子的这个事情,应该怎么说?怎么算。”

    寻常而言,主将战败,军心士气也就自然而然的涣散了。

    其实真的和寄建功这样的万人敌交手,本来就是提心吊胆的,军心士气,那是不存在的,哪怕常帮三万余人,都是老油子。

    秦大夫和郭喜军的脸色苍白,实际上,是暗自压制气海穴所导致的,根本没事儿。

    秦大夫紧咬牙关问道:“你想要如何?既然你们是来砸场子的,我们也打不过你们,这个世界永远都是庄家说了算,主导权在你们身上,尽管狮子大开口。”

    狮子大开口,也只有狮子敢了。

    寄建功这才向元正请教道:“侄儿你才是受害者,这件事你说了算。”

    元正微微点头,这会儿不再继续假装虚弱了,而是中气十足的说道:“古往今来,天无二日,国无二主,你我两家,在苍云城的明争暗斗,由来已久,如今总算是分出了一个胜负。”

    “既然你们输了,就要割地,就要离开苍云城,这偌大的苍云城的江湖,往后我说了算。”

    郭喜军闻后,大声喝道:“你可不要欺人太甚。”

    对此,寄建功来了一声狮子吼,一股罡风扑面而过,灭杀所有生机,大声吼道:“我们就是欺人太甚,你能怎么着,有本事继续打啊,打不过,就不要那么多的废话!”

    秦广鲁哪怕明知道这是场面话,可也真的被气到了,看来日后在武道一途,得下苦功夫了。

    郭喜军咬着牙说道:“行,今日是我们技不如人,走就走,将军身具庙堂之高,却不懂江湖之深远,今日之事,日后必有厚报!”

    寄建功爽朗大笑道:“希望你们的厚报能够来的快一点,不要让我等的时间太长了。”

    单论武道修为,西蜀双壁不是寄建功的对手,兴许这一辈子,两个人都打不过寄建功一个人,可话也不能说的太死了,也许是有机会的,只不过希望,过于渺茫。

    元正道:“事到如此,非你我之错。”

    秦广鲁也硬气的表示道:“青山有路,后会有期!”

    至此,元正和寄建功打道回府,常帮之众,脸色铁青难看,是真的心里难受,细想起来,当年也幸亏没有和当今武王麾下的精锐劲旅在战场上碰过面。

    要真的碰上了,生死难料啊。

    回归拜月山庄的半路上,元正彻底恢复了元气。

    腰也不疼,腿也不酸了,心脏也蹦蹦跳了。

    元正柔和邀请道:“叔叔既然来了,自然要在侄子这里吃一顿酒才能走,要是现在就走的话,侄子可是会翻脸的。”

    和寄建功的交道不是很深,主要是寄建功身为六骁将之首,忙碌的事情也实在是太多了一点。

    “这倒是没问题,一路从北方杀到这里,一路上也辛苦。”寄建功道。

    元正应道:“拜月山庄里此刻已经备好了酒席,龙鳞马的草料,也都在马场里安顿好了。”

    寄建功哈哈笑道:“小小年纪,做人做事如此到位,日后前途无量啊。”

    其实寄建功不知晓元正日后有造反的心思,在寄建功看来,元正顶多也就是在未来的大争之世里割据一方,成为一方诸侯。

    拜月山庄今日,可算是大摆宴席了。

    二百余桌丰盛佳肴,虽然不是花椒与茴香亲自做的,可也是尉迟阳在不死心的情况下,重金收买的厨子做的。

    这件事,尉迟阳花费了很多冤枉钱,可也没有办法,谁让尉迟阳本身就是一个财大气足的主儿呢。

    宴席上,元正亲自给寄建功陪酒,叔侄二人今日也才算是第一次共事,也许也是最后一次。

    寄建功豪爽大气,元正大开大合,两人相谈甚欢,虽说都是一些不太正经的内容,可气氛上,很对胃口。

    元正不是做作的人,寄建功也不是做作的人。

    至于场面话,一句都没有,只是所谈的内容,有些过于野蛮了。

    ……

    回到大院里的郭喜军和秦广鲁,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我以为这一次不是寄建功来,没有想到元铁山还是派出了寄建功,估计这是元铁山最后一次给自己的小儿子帮忙了。”

    “等我们去了江南,定要发展壮大。”

    “元铁山派寄建功来,一者是出于对小儿子的疼爱,二者,也是对我们的信任,或者说是警告。”

    郭喜军心里自然清楚这些门道,有些事的分寸,真的只是毫厘之差。

    “怎么,今天晚上,就打发一拨人先去江南探路,然后过半个月又派出一部分人去江南,可今天事儿这么一搞,我们三万人齐刷刷的去江南,也能说得过去。”

    “没有必要分批抵达江南。”

    秦广鲁闻后,微微沉思了一下,说道:“分批前往,更为稳妥,江南我们没有人脉,况且今日之战,整个大魏都已知晓,我们败了,去了江南,也会被江南世族当做丧家之犬看待。”

    “徐徐图之,方为上上之策。”

    “但愿元正那个小鬼,在江南的人脉还算是可靠,不然我们去江南,一切都要重头再来,那里可不是苍云城,没有浑水摸鱼的余地。”

    “且去了,也不能聚集在一起,要化整为零,更不能在一件事上投入更多的财力精力,鸡蛋不能放在同一个笼子里。”

    郭喜军摸了摸自己的额头,还挺光滑的,就连郭喜军自己都觉得是这样。

    苦笑道:“兵贵神速啊, 不久之后,就要去江南享清福了。”

    “不过以我之见,三十万两黄金虽然够用,我们也要省着点用,据我所知,江南的物价,极高。”

    “反正比苍云城的物价高。”

    秦广鲁倒了一杯茶,端在手上,也没有喝,就那么端着。

    计划是一回事,具体实行,又是另外一回事。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