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二百六十二章 馊主意
    秦广鲁又一次做出了掐指一算的动作。

    有些刻意,可张美娘知道,秦广鲁做出这个动作的时候,心中已经有了一个还算是妥当的答案。

    秦广鲁说道:“这么算的话,秋后我们才能抵达江南,到了江南之后,我们若是在药材生意上插一手,还得你当一个引荐人,二者,你云端之巅事务繁忙,确定能离开?”

    元正略微思量道:“你们常帮可有闲置下来的宅院,住所,我将铸剑阁招入麾下了,等他们来了苍云城,没有居住的地方,拜月山庄的厢房,几乎人满为患。”

    郭喜军在一旁哈哈大笑道:“你小子啊,我们常帮刚刚跟着你混了,结果这么看,就要给我们一个机会投名状,计算的毫无瑕疵啊。”

    元正腼腆的回道:“修建房屋,演武场,总归是要花费时间的事情,我现在就是银子多,但事情更多,需要容纳的人更是多,说实话,二位叔叔要是不给我面子的话,我还真的不知道将铸剑阁的人往哪里安排。”

    “一个江湖帮派,表面上来看,有一千人,实际上,拖家带口的算下来,起码也在三千人往上,我要将这些人尽数安排妥当,解决将士们的后顾之忧。”

    秦广鲁很正经的说道:“没关系,只要银子不是问题,那就没有多大的问题。”

    “苍云城西北方向,有一片区域,庭院约莫五十余座,民宅不计其数,还有一个大型的演武场,本来打算将盐铁之利吞入腹中之后作为消化的地方,如今来看,也是给你把好事儿给干下来了。”

    元正二话不说,从怀中取出三张银票,递给了秦广鲁,微笑道:“区区虾米,不成敬意。”

    秦广鲁拿起来一看,整整三十万两黄金。

    无奈的叹息了一声,有钱就是好,意味深长的看着元正,问道:“你出门带着几百万两黄金出门,难道不害怕被人给抢了吗?”

    元正理直气壮的说道:“我父亲乃是当今武王,谁要是把我给抢了,我父王可就刚好逮住了一个发混水财的机会,我倒是希望有人来抢我呢。”

    秦广鲁直摇头道:“果然啊,背景硬,干什么事情都硬气。”

    元正打趣道:“我们以后,也许会成为天底下最硬气的那一拨人。”

    郭喜军道:“但愿吧。”

    秦广鲁这才说道:“有了黄金到手,明日就可以去江南了,我会先发动五千人,踏入江南,半个月之后,又发动五千人,一波一波的来,要是一次性全部去了江南,难免会被有心人在意。”

    元正问道:“大秦那边,真的就没有人来主动寻找两位叔叔?”

    西蜀双壁的三万蜀兵,在大秦铁骑面前,根本不堪一击,可西蜀双壁名头,于大秦而言,胜过百万雄兵。

    秦广鲁道:“秦人硬气,特别硬气,我也想着,兴许会有秦国的说客会来到这个大院里,和我们好好说一些事情,结果没有人来,也许是看不起我们。”

    “可能秦人认为,我们几个,只不过是大魏所使的障眼法。”

    元正这一下明白了,大魏也好,大秦也好,根本不曾在意西蜀双壁三万蜀兵,他们留在苍云城,等到日后开战,便成了肉夹馍,横竖都是一死,唯一的好处就是,还能缓冲一下苍云城的战况。

    要是西蜀双壁走了,那也无所谓,以后有的是机会。

    武将嘛,有了扬名立万,千古垂青的机会,自然会抓住的。

    本质上来说,旧西蜀属于大魏,西蜀双壁以今时今日的眼光来看,其实也是魏人了。

    元正说道:“真的不敢相信,大秦铁骑,强悍到了何种程度。”

    单论版图来看的话,大秦不是最大的,大周才是最大的。

    可大秦的疆域,是最完美的,关中腹地,有良田无数,又有渭河等众多天赐之水,更有秦岭龙脉,战略上而言,根本没有多余的地方,可一样也不少。

    整个国家,都是进可攻退可守的完美地势。

    价值而言,大秦的版图,才是最高的,远胜其余三国。

    秦广鲁道:“不知道,当年也没有和大秦铁骑正面撄锋过。”

    不过话说回来,大秦铁骑要是去了当年的西蜀,当年的蜀道,铁骑也许只是一个摆设,根本发挥不出。

    可现在不是当年了,如今的西蜀,蜀道的用处有是有,可后方已经成为平原了,蜀道的用处,也没有那么大了。

    就连许多蜀人,自己都觉得,蜀道废了,当然了,对于靠两条腿走路的老百姓来说,蜀道依然是蜀道。

    郭喜军眯着眼睛说道:“我们若是离开了的话,也需要一个理由,比如说,我们常帮打不过云端之巅和拜月山庄的联手,没有生意可做,日薄西山了,不得不为背井离乡,再度寻求发展。”

    “可这个理由有些牵强。”

    “最好,给别人造成的印象是落荒而逃的。”

    很明显,元正现在还真的没有实力让常帮落荒而逃,就算西蜀双壁故作为难的落荒而逃,也骗不过天下人。

    元正想到了自己的父王元铁山。

    然后说道:“我想出了一招苦肉计。”

    郭喜军很聪明,聪明的不是一星半点,许多蔫坏的事儿,他都已经是过来人了。

    “你的意思是,让我们两个把你打一顿,最好还是真的毒打一顿,然后你求救于你的父王,你父王派出麾下六骁将之一的任何一位,率领大军,来到苍云城,逼迫我们落荒而逃。”

    “最后,我和老秦在装模作样的给你赔罪,然后整个天下的人都知道,我们西蜀双壁打了一个小孩子,小孩子的老子过来找回了场子,这样的话落荒而逃就顺理成章了。”

    元正笑道:“最主要的是,你们为什么打我,以西蜀双壁的身份,为难一个少年也说不过去。”

    郭喜军道:“这个简单,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比如说,你偷看我们某位大将的女儿洗澡,或者说,你公然调戏我们某位大将的夫人,这样的话,我们将你打一顿,也能说得过去。”

    “就是个双簧,想让我们背锅,前提是你自己需要背锅,如此一来,你来我往的,就顺理成章了。”

    “你名扬天下,可你当年的风流往事,如今依然被天下人津津乐道,反正虱子多了不怕咬,账多了不怕背,你说呢。”

    “而且这些事,本来就是是非,到时候你我双方,各执一词,胡搅蛮缠,看戏的人也搞不清楚到底谁对谁错,大家只是看个热闹,名声上来看,谁也不比谁好。”

    “你犯了错,而我们被逐出了苍云城,两败俱伤的局面,日后我们可以明目张胆的合并在一起后,所有的事情,都清楚了。”

    大是大非,是清清楚楚的。

    小是小非,是懵懵懂懂的。

    元正心领神会道:“你们常帮里可有女将军,我不如调戏一下,最好是我私自进入了你们常帮的领地,调戏女将军未遂,被打了一顿,我就可以给我父王那里打一声招呼了。”

    秦广鲁仔细回忆了一下,常帮里的女将军有是有,但他记的不是很清楚。

    转过头问了一下:“平日里,你和那些女将军们来往甚多,哪一个姿色能看得过去,说一下?”

    张美娘放下了手中的饭碗,想了想,说道:“李清光,年纪三十,身材高挑,肤白貌美,受到了许多将士们的拥戴,平日里主要打理一些闲杂事宜。”

    其实秦广鲁心里知道李清光是一个合适的人选。

    但他就是故意问一下,总不能让张美娘知道,自己连哪位女将军长得好看都知晓吧。

    而张美娘也知道秦广鲁是故意这么问的,虽说有些无聊,可张美娘心里高兴。

    郭喜军道:“赶紧叫过来,她离我们不是很远。”

    张美娘知晓事情轻重缓急,饭也顾不得吃了,赶紧出门去叫人了。

    元正尴尬笑道:“我总不能待会儿就开始吧。”

    郭喜军道:“想得美。”

    很快,张美娘就带着李清光来了。

    打眼一看,身材高挑,峰峦如聚,皮肤白皙,一头乌黑的长发,面容精致,眉毛英气十足,让元正想起了秦国的那位女将军李钰。

    修长的双腿,还有一双藕臂,作为一个女人而言,李清光虎口的老茧略有些雄厚,作为一个女将军而言,单从品相上来看,还是极为不错的。

    李清光的父辈昔年追随西蜀双壁,但不幸,在很多年前的那场战役中,殁了。

    在常帮里能站稳脚跟,一者是因为李清光确实不弱于男子,但从捉对厮杀上来看,二者,也和父辈昔年的功勋略有关系。

    也没有想过嫁为人妇,李清光觉得,自己当一个女将军挺好的,不用看男人的脸色,男人还要看她的脸色,生死与共,何等的豪气冲天。

    比较起那些离开了男人就活不下去的女人,李清光的确在某种程度上走到了极致。

    哪怕常帮里,爱慕她的人真的很多,她不在意。

    女人嘛,不被人爱慕,还算是什么女人?

    李清光微鞠一躬道:“见过将军。”

    郭喜军将这件事大概的意思给李清光说了一遍,因为张美娘就在这里,秦大夫不太方便说那些话。

    李清光的脸色阴晴不定,并非是因为这件事本身。

    而是得知要去往江南,李清光的心境略有些起伏,终归是个女人,在一个地方居住的时间久了,便舍不得离开。

    昔年在渝州如此,如今在苍云城,也是如此。

    郭喜军道:“可有什么不方便的地方?”

    李清光也没有看元正,从善如流道:“我可以佯装打不过公子,然后大喊大叫,吴长峰就恰好过来了,两位将军,也跟着过来了。”

    郭喜军道:“你也不用佯装,你本来就打不过元正公子,你在道境初期,他在道境后期,大可以放开手脚的与元正公子一战,动静越大越好。”

    李清光这才看了一眼元正。

    从心里觉得,元正的皮囊不错,为人主上所做之事也还不错。

    三万蜀兵,都是昔年战场上活下来的老油子,上下都已知晓,如今的常帮是属于云端之巅的,只是说,还没有到达一个可以合并的契机。

    内部知晓,外人一无所知。

    这就是老兵的好处,到了关键时刻,无需协调各方人事关系,也不用苦口婆心的解释一些事情,大家都是明白人。

    元正道:“姐姐你英姿飒爽,到时有所不周的地方,还望姐姐心里莫怪。”

    李清光微鞠一躬道:“公子说笑了,我是受害者,却坏了公子好不容易积攒起来的名声,还请公子莫怪才是。”

    元正微微一笑,这个姐姐,看起来从善如流,内心深处,也是争强好胜,好勇斗狠的主儿啊。

    郭喜军道:“你先下去吧,此事勿要伸张,吴长峰那里,我们会去打一声招呼的。”

    李清光微鞠一躬,便退下去了。

    这时,秦广鲁才说道:“以我和老郭的身份,同你动武终归有些不合适,可我常帮武道修为不高不低的人居多,真正厉害的,也就我和老郭两人,到时候我会出手,你也莫怪。”

    本来是想要指望吴长峰的,可是吴长峰连李尘都打不过,这就没办法了。

    二者,这一次,元正本来就要全力以赴,闹出来的动静越大越好。

    狱魔这柄剑,元正是不打算拔出来的,到时候赤手空拳上就行了。

    只是让元正心里真正介意的事情在于,本来觉得,在苍云城立事了,也无需依靠自己的父王了。

    可到了关键时刻,没有自家老子的帮助,事情还真的不好办。

    其实元正心里很介意自己的父王没有什么想法,他希望自己的父王可以看见,其实自己也是蛮优秀的。

    可元正心里很清楚,这件事对于父王而言,不过是寻常的一件小事,也不会放在心上。

    以前在父王面前说话没个正经的,现在立事以后才发现,父王所站在的高度,当儿子的元正,目前只能仰望鼻息了。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