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二百六十一章 引流
    在闭关之前,元正还有一件事要去做。

    常帮大院里,元正这一次是一个人来的,郭喜军和秦广鲁这一次的心情略有些微妙,局势上来看的话,元正已经算是他们的主子了,一个未来要去造反的主子。

    张美娘在灶台里忙活着,待会儿一定要好好的吃一桌才行。

    今日,元正没有喝茶,而是喝着红糖水,红糖水,有助于弥补血气。

    阳气不足,那么血气就要弥补一下,实际上,元正的血气很是磅礴,可也许是内心作怪,他还是想要补一补。

    秦广鲁笑道:“看来你已经得手了?”

    元正道:“其余的事情,也有人去做了,这一次来,主要是商议常帮的事情。”

    秦广鲁沉思道:“怎么个商量法?”

    元正也没有将秦岭南麓里的事情和盘托出,只是详细说了一下苍云城的地势,属于夹缝,属于挨打的位置。

    秦广鲁和郭喜军听到最后,有些明白了。

    元正这才说道:“江南是一个好地方,鱼米之乡,风景又好,你们可以化整为零,让相当一部分人,去往江南,在苍云城积攒下来的家底儿,也可以卖给我,我也会给你一个合适的价钱。”

    “等到明年的时候,你们再陆陆续续的回归苍云城,到了那个时候,我就可以将盐铁之利彻底消化了,你们再来与我汇合,也不是那么的惹人注目。”

    “我们突然合拢在一起,两国的庙堂之上,不知道会有多少人要给我们出坏点子呢。”

    秦广鲁一拍大腿,哈哈笑道:“真是邪门了,从西蜀来到苍云城,又要从苍云城去往江南,大争之前的迁徙,倒也是不错,可总觉得心里没有那么的爽快。”

    郭喜军的心里也清楚,和云端之巅合并之后,心里有了盼头。

    可元正没有将西蜀双壁招揽麾下之前,缺的就是西蜀双壁这样的猛人。

    麾下没有独当一面的大将,心里也总觉得别扭。

    可如今有了这样的猛将,但缺乏一座易守难攻的城池。

    云端上城的位置的确不错,的确也是易守难攻,但元正并不打算将云端上城建立成一座军事重镇,只是一个发源地,只是说那里风水不错,可以给许多人提供居住的地方,和发展志向的地方。

    没有易守难攻的城池,哪怕元正现在麾下猛将如云,可实际上,却是一只没有爪子的凤凰,只能飞翔,无法落地,心里头,也没有一个靠山。

    秦广鲁道:“迁徙江南,然后又回来,可是花费不小,我们常帮的家底儿,经过这件事折腾过后,也就一穷二白了,搞不好许多兄弟们还要饿肚子,就在这苍云城的话,起码还能维持表面上的风光体面。”

    元正豪爽道:“这一点两位叔叔大可放心,银子不是问题,况且,你们三万人,只是离开两万五千人,还有五千人在苍云城当做一个摆设,对外也可以宣称,常帮内部矛盾重重,最终分崩离析了。”

    “只要你们走了,两国的庙堂上,也就不会那么多的猜忌了。”

    “两万多人,以常帮目前的家底儿,应该不是多大的问题。”

    说到这里之后,元正忽然之间明白了秦广鲁的意思,看着秦广鲁心虚的问道:“你们该不会打算,在江南找一个风水宝地,安营扎寨吧?”

    只是短暂的迁徙,其实消耗不大,对于常帮而言,顶多也就损耗一两成的财力。

    可要是去江南图谋发展,初期投入的银两,那是巨大的。

    别的不说,光是修建房屋,租地皮,然后演武练兵,打造兵刃铠甲这些事,更不算平日里和江南本土豪强的人情往来,细算起来,都是银子。

    郭喜军笑眯眯道:“江南的地势的确不错,两国交战之后,大秦一时半会儿,肯定是打不到江南的,就算能够打到江南那里,也不知道是多少年以后的事情了。”

    “在鱼米之乡里搞发展,总比在苍云城里浑水摸鱼来的实在。”

    “况且,万一你在苍云城站不住脚,江南那里,也可以算作是你的第二发源地,而我们,只不过是提前想到了这些事情。”

    江南从来都不是是非之地,是正儿八经的风水宝地,享福的地方。

    尽管那里有些老百姓的生活依然困苦潦倒,可从大体上来看,江南那里,大有文章可做。

    西蜀双壁之所以号称西蜀双壁,那就是绝对不会在一棵树上吊死的。

    元正直接问道:“如此,你们需要多少银两?”

    元正只是想过将大家聚在一起,众人拾柴火焰高,却还真的没有想过,一条长江大河,其实也需要很多的支流才能汇聚成一条长江大河,这般格局,元正今日也是第一次接触到。

    二者,也是因为元正已经被眼前的事情给困住了,没有多余的时间去想过于遥远的事情。

    秦广鲁故作掐指一算的姿态,说道:“不多,三十万两黄金,就够了,这三十万两黄金,起码会有二十万两黄金被用在了正事儿上,剩下的十万两,可能是用在了正事儿上,可能是用在了其余不是那么正经的事情上。”

    做人做事,也不能只做正经事,正经事做得多了,路也就慢慢的走窄了。

    纵然人间正道是沧桑,可话说回来,沧桑本身就是包罗万象,不能只看到好的那一面,而忽略了坏的那一面。

    许多人,本来是有机会成为人上人的,可惜,一条路走黑了,也对许多心里有数的事情不是那么的在意,或是遮遮掩掩的,无形之中,就走上了灭亡之路。

    元正道:“能否给我说一个实话,常帮如今可以自由支配的财力,能有多少?”

    秦广鲁哈哈道:“可以自由支配的家底儿,不会超过二十万两。而且,这二十万两,也是防着下雨天的。”

    “一个三万人的大帮派,在苍云城弹丸之地驻扎,其实苍云城就这么大,油水就那么多,看似遍地都是黄金,可真的聚集在一起,也没有多少,可持续发展空间几乎没有。”

    无论多么庞大的帝国,也都有自己的上限。

    这时候,张美娘在堂屋里备好了饭食,轻声呼喊道:“别在外面说了,赶紧进来吃饭。”

    三人起身走向了堂屋,饭菜的香味,依旧很是麻辣。

    就像是元正第一次进入那个客栈一样,恍惚间,有种故地重游的错觉。

    饭桌上,边吃边说,张美娘则是在一旁,自己端了一个小碗,女人不能上桌子,这个规矩,在这大院里是不存在的,只是张美娘自己觉得,三个老爷们商量事情,自己上桌子,反倒是有许多不方便的地方。

    还不如乖乖的在一旁伺候着,毕竟男人们的事情,才是大事情,张美娘自己,上阵杀敌不行,出谋划策也不行,也只有煮饭能勉强算得上是一个本事。

    张美娘不上桌子,并不代表,张美娘不清楚常帮已经进入了新的时代,也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刻,眼下说出来的每一句话,做出来的每一个决定,都潜移默化的影响到了常帮的未来。

    三万多蜀兵,那是明面上的,再算上三万蜀兵的亲眷,细算起来,不得了。

    家中有老人的,兴许过上几年,就要办酒席,而有许多的兄弟们,来到苍云城之后,也算是成家立业了,家里也添了人。

    几乎每一件事情,都需要花销,还是很大的花销。

    常帮看似风光无限,人多势众,可仅仅是维持表面上的体面,就已经让秦广鲁和郭喜军焦头烂额了。

    年轻的时候行军打仗,秦广鲁和郭喜军也操心后勤的事情,却也不是那么的上心,毕竟当年整个旧西蜀,就是他们的后勤,需要他们亲力亲为的事情,真的不多。

    如今自己当家做主了,必须要为手底下的兄弟们谋得一口饭吃,有衣服穿,老人可以养活的红光满面,小孩子也要喂的白白胖胖的。

    为人主上,若连自己手底下的人都照顾不好,还怎么为人主上?

    元正道:“其实三十万两黄金于我而言,并非难事,不算风岭山脉里的盐铁之利,仅仅是靠我只记得私房钱,都能完全拿得出来。”

    秦广鲁刚吃了一口白米饭和红烧肉,听到这话以后,差点喷在了元正的脸上。

    艰难的咽下去,惊疑不定的看着元正,问道:“你的私房钱到底是有多少,其实说实话,当初你给我十万两黄金,我本来以为,那是你老子的意思,那钱也不是你的钱,现在看来,不是那么一回事啊。”

    郭喜军也觉得有些头晕,怎么钱财这种东西,从武王庶子的嘴巴里说出来,好像就和地上的野草一样。

    而且,元正虽说聚集了一群乌合之众,在苍云城里搞事情,成立了云端之巅,账面上的收入看似不菲,实际上,都被潜移默化的消耗掉了,哪怕一个月可以挣十万两黄金,可细算起来,一个月也要花接近十万两黄金,甚至有时候不止。

    西蜀双壁也是过来人了,对这些事,何尝不知。

    就这,还不算有些时候多余出来的花销,以及一些必不可免的打赏钱,收买人心这种事,说白了,还是要靠真金白银来铺路。

    那么,武王庶子的私房钱到底有多少?

    元正道:“实不相瞒,当初我游历江湖的时候,我将武王府三分之一的家底儿给拿出来了,我父王知道这件事,也没多说什么,几百万两黄金,对于我父王来说,可能稍微改一个什么策略,或者说,在妖兽山脉里想点办法,也就出来了。”

    “再加上秋华王妃和我父王每个月的俸禄,其实一年到头下来,也不少。”

    郭喜军和秦广鲁终于明白了,为什么世人都说庶子才是武王元铁山最疼爱的儿子。

    其实元铁山当初让儿子走的时候,也知道元正拿了多少银票,可也不在意,反正自己有办法能将那个窟窿给补回去。

    只要自己的小儿子高兴就好了,平平安安自然更好,根本没有想到,自己的小儿子离开瀚州之后,稀里糊涂的拥有了名剑开花,然后又稀里糊涂的成了鬼谷子的关门弟子。

    这些事情,元铁山当初真的是没有想到,更不是刻意为之。

    只是加上元正现在的所做之事,刚好了形成了千言万语都说不清楚的巧合。

    元正继续说道:“江南终归属于大魏的腹地,你们去了江南,招兵买马,安营扎寨这些事不太现实,还不如走生意人的路子,据我所知,江南的木材生意和药材生意,也算是红火,你们不如去插一腿。”

    “反正是在江南养精蓄锐,多搞来一些真金白银,对于我们以后来说,也不是什么坏事儿。”

    秦广鲁喝了一口清茶,说道:“这些事情我早就想到了,也不用你来提醒我,可这会儿,让我们去在木材和药材这两件事上横插一缸子,不太好下手,几乎所有的生意,都被江南世族,或是商贾大家给垄断了。”

    “而且这些事情,我们也不敢保证能够第一时间见到效益,并且,初期投入的银两也是巨大的。”

    元正道:“不如这样,我在江南也算是和某位药材大家有一份香火情,等去了江南之后,我来牵线搭桥,到时候你们可能要去大夏境内收购药材,和种植药材。”

    秦广鲁并不认为元正这是玩笑话,因为元正当初是真的去过江南。

    但是秦广鲁自己缺开了一个玩笑:“当初你在江南杀了那么多人,怎么可能还会有一份香火情?”

    元正不好意思的应道:“这个事情,就说来话长了,不过这笔生意,我可以保证你们上道。”

    商河是生意人,是生意人总想着吃独食。

    可商河若是和西蜀双壁联手,底气也充足,虽说没有办法吃独食,但可以赚到的,也会更多,比原来多出很多。

    从利益方向上来看的话,商河这种在江南不算多么财大气足的生意人,身边是真的需要摇扇子和抡斧头的人。

    怎么算,商河都不会拒绝。

    且就算拒绝,北原部落里,元正又不是没有去过。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