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二百六十章 对症下药
    李尘是一个很实在的人,让杜森在感受不到痛苦的闭上了眼睛。

    说道:“他是秦人,理应让他回归故土,就在大秦的某个地方,安葬下来吧,渭河也是大秦的母亲河之一,风水上,也没有太大的问题。”

    元正对此没有意见,点头道:“也好,他死的时候,还是给你留下来了一笔灿烂的遗产。”

    李尘如愿以偿的得到了《阴阳交征经》的修炼法诀,辅佐于《生死印》,日后成为天境高手,指日可待。

    若真有无敌的法诀修行,自身根骨悟性不是太差的情况下,进入天境,虽说遥遥无期,可也不代表没有希望,只是这世间,真的没有那么多的无敌功法。

    谁都无敌了,谁才是真正的无敌?

    元正的身子骨略有些虚弱,先天阳气不足,几乎成了元正的硬伤。

    趁着夜色,几人离开这里,李尘骑着駮马,带着杜森的尸体,连夜过了秦岭,抵达了渭河边上,将其安葬。

    回到拜月山庄之后,元正立即来到了尉迟阳的书房里。

    尉迟阳看着元正神色匆忙的样子,下意识问道:“你那里已经得手了,是来找我商量对策的?还是准备撂挑子不干了?”

    本来指望元正从皇城归来之后,尉迟阳也可以放下自己肩膀上的担子,让元正主持大局。

    事实上,有吕安,沈越这些文人,尉迟阳近几日以来,也轻松了许多。

    沈越不愧是可以进入秋后殿试的寒门士子,其才华学问,远胜吕安。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沈越在人情世故这方面懂一点,但也不是多么的精通,和吕安比较起来,就逊色很多了,其实沈越还有一个硬伤,心地过于善良,慈不掌权,这话还是有道理的。

    但进入云端之巅后,尉迟阳和元正也不打算给沈越交代太大的事情,只是让沈越干着力所能及的事情,让其一点点的积累人脉,积累威望,积累自信。

    元正试探性应道:“师兄已经成了残花败柳,有了日薄西山的架势,师弟你正值盛年,风华正茂,许多棘手的事情,也应该交给师弟了。”

    尉迟阳一听这话,无奈的苦笑道:“话说,你还真的打算让我去做那些棘手的事情啊?”

    “师兄的武道修为,远在我之上,连师兄都无法解决掉的事情,我这里,怕只会更加的棘手了,难道师兄不害怕我外出的路上,出现了什么意外吗?”

    “我可还没有说媳妇呢。”

    元正笑道:“既然没有说媳妇,就尽量保持住自己的童子身,哪怕自己忍不住了,想要破戒,也要适可而止。”

    尉迟阳放下手中狼毫笔,问道:“是哪一个江湖门派出现了问题?”

    元正这才说道:“有三个帮派,属于霸州境内的帮派,第一个是黑虎门,第二个是罗刹门,第三个是糜音坊。”

    “黑虎门主要的入账,来自于霸州境内,许多寻常百姓的上供钱,罗刹门还能稍微强一点,走的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的路子,至于糜音坊,才是霸州最大的青楼。”

    “说实话,这三个门派来我们这里拜访,我没有多大的意见,虽说档次不是那么高,可终归在地方上,有着错综复杂的人脉,也有一些利用价值。”

    “可底子不是多么的干净,仇家也只多不少。”

    “这一次,摆明了是来我们这里砸场子来的。”

    尉迟阳若有所思,底子不干净的江湖门派,到处都是。

    这样的江湖门派,其实在大争来了之后,也可以混的不错,毕竟利用价值摆在那里,对于老百姓而言,终归是个毒瘤,可对于上面的人而言,有些事情,还真的需要一个可以背锅的存在。

    尉迟阳道:“黑虎门和罗刹门倒也还说,只是糜音坊那里,不好下手,最大的青楼,接待的都是达官显贵,一夜之间,被灭了门,影响很大,容易招来官府的猜忌和用兵。”

    元正何尝不知道这些事情,主要问题还是在于,云端之巅现在忙碌着云端上城的修建,人员根本调动不开。

    且就算调动开来,收拾黑虎门和罗刹门,那也是举着铁锤砸蚊子,对不上点。

    糜音坊那里,估计也只能任由其发展了,敌不动我不动,敌若动我先动,涉及到了官府,元正就要小心谨慎了。

    哪怕在皇城里的所作所为,名扬整个大魏。

    可话说回来,灵州和霸州境内的刺史州郡,心里也有数,只是表面上井水不犯河水罢了。

    硬性实力不足,终归是硬性实力不足。

    元正说道:“常帮愿意和我们云端之巅合并,有了西蜀双壁的加入,其实这件事不是多么的棘手。”

    尉迟阳微微一愣,不太确定的问道:“你的意思是,西蜀双壁也是我们自己人了?”

    元正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以常帮目前的入账来看,完全可以泰然自若,哪怕没有那盐铁之利,也可以活的很实在。

    况且,麾下有了秦广鲁和郭喜军这样的猛人,许多事情都有选择的余地,只是看体面不体面罢了。

    元正说道:“之所以问你,是先要看看,你是如何看待这件事的,西蜀双壁,君子无戏言,只是说,这么简单的一件事情,就要麻烦人家,场面上实在是说不过去。”

    “事实上,我们的谍报机构,还真的比不上常帮,我们只有探查情报的人,却没有可以动刀子的人。”

    “暗中,我们也被其余的斥候谍子观察着,只要我们稍微有点举动,便是草木皆知,苍云城是一个是非之地,云端上城还没有建立好。”

    尉迟阳站起身来,舒展了一下自己的臂膀,说道:“既然如此,这么麻烦的事情,就由我亲自出马吧,霸州那里的官员,我也有些人脉,不过我要带着梁武和李鼎这两位高手。”

    “我一个人去的话,真的很有可能回不来的。”

    元正微微点头,有尉迟阳出手,元正无需担心,其实元正现在的状态,也不是多么的要命,完全可以和任何人一战,但也要准备冲击元境了,在此之前,元正不想再被繁杂事宜,乱了心境。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