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二百五十九章 月光与恶魔
    入夜,苍云城的月色苍凉。

    郊外有一家客栈,在一座山头下,靠着官路。

    这家客栈不是很大,最多一次可以招待五十余位的客人,客栈里主要的营生,便是给过往的商队更换马鞍,或是补充马儿的夜草。

    至于口腹生意,这家客栈只是顺带带着,价格也很便宜,挣的钱,刚好可以勉强给小二杂工发工钱。

    客栈二楼,有四五间屋子,只是一个摆设,若是有人住店的话,那就住,若是没有人,若是有远方的亲朋好友来了,也可以暂时歇息一下。

    夜色下的客栈,显得有单调清冷,在月光的照耀下,格外的突兀。

    元正,李尘还有花椒与茴香都来了。

    距离客栈不是很远,大概间隔了十五六仗的距离,李尘的眸子浮现出金色的光辉,拥有鹏族神通的李尘,在眼力劲儿上,远胜寻常人族。

    元正耐心问道:“可曾看到了什么?”

    李尘道:“一个穿着斗篷的中年男人,正打算出门,从其步伐来看,应该是要去西面。”

    眨眼之间,茴香如魅影般消失于原地,堵在了西面。

    元正和李尘微微释放出真元。

    杜森整理袖口,吹灭了屋子里的蜡烛,今夜出门,是想要去大秦那边联系一些自己人。

    西蜀双壁没有要点燃烟花的意思,这让杜森觉得一阵沮丧。

    恍惚间,杜森心中惊疑不定,略微感受一番,整个人如空间错位一般,消失在了这个屋子里。

    下一刻,他来到了客栈外面,盛夏的草地是很柔软的。

    不久之后,就会立秋,立秋之后,这柔软的草地,兴许会被狂奔的战马给踏平。

    杜森看着李尘,元正与花椒三人。

    面无表情,心中未起波澜。

    这几人敢出现在这里,能出现在这里,便意味着,杜森已经暴露了,暴露的无话可说。

    也意味着,今夜他也许回不到大秦了。

    天魔宗对大秦帝国还是有几分热爱之情的,只是他们喜欢的是大秦的山河土地,并不喜欢想要征服四方的大秦皇族。

    杜森道:“我还是低估了你们这几个年轻人,不过想要在我这里,得到实在的好处,不是那么的容易。”

    元正道:“其实无所谓,你去西边,茴香姐姐在那里等着你,你来这里,我们也在等着你,你已经落单了,对于我而言,这真的是一个不错的机会,我也不想浪费这个机会。”

    “更想要将战果扩大化。”

    猛然之间,杜森张开一双黑色的羽翼,卷起强势煞气罡风,微微摆动之间,便可将方圆十里夷为平地,可让山河震动。

    杜森知道自己今天晚上无法离开这里,可也要张开自己的翅膀,兴许有机会了。

    事实上,没有任何的机会。

    茴香不知什么时候起,出现在了杜森的身后,手中漆黑如墨的长剑,贯穿了杜森的胸膛,还微微抖动了一下,剑气形成一朵妖艳美丽的彼岸花,在杜森的胸口盛开。

    杜森开口道:“这把剑,稍微偏差了约莫一分,若是没有偏差,我就已经死了。”

    李尘缓步上前,其身后,浮现出生死幻灭的异象,阴阳二气流转,演化浩瀚星辰,举手投足之间,散发出无与伦比的伟力。

    开口问道:“《生死印》另外一篇秘法,我想你应该是知道的,并且那篇秘法天魔宗的每一个人都知晓,但却不是每一个人都知道那个秘法与《生死印》暗合的真相。”

    “开口告诉我,我可以留给你一个全尸,你的尸体,也不会被野狗分而食之,兴许,还能有自己的一座墓碑。”

    杜森看着胸前的彼岸花,的确非常的美丽。

    他没有说话,静静的等候着死亡。

    无关生死前程,只是立场不同。

    他可以死后没有墓碑,也可以死后被野狗分而食之,这些事,杜森都不在乎。

    他在乎的是自己的人格,至死不屈的人格。

    元正摘下了自己腰间狱魔,递给了李尘。

    说道:“你的事,便交给你来解决掉。”

    狱魔,元正只是能够挥舞而已,却无法成为狱魔的主人。

    斗鬼也好,狱魔也好,其实从来都没有认可过元正,就连腰间的名剑开花,对元正的态度也是爱答不理的。

    一个剑客,能遇到一柄称心如意,心意相通的剑,是极为不容易的。

    当然了,若想找寻一柄杀人的利剑,是很容易的。

    这就好比,找媳妇,其实是很难的一件事,可搞女人,又是很简单的一件事。

    元正微微摩挲开花的剑柄,显露出一方剑域,笼罩住李尘,也笼罩住了狱魔。

    没有开花辅助,元正别说是挥舞狱魔了,握住狱魔就是死路一条。

    头一次,手握狱魔,李尘想要尽量让自己的心平静下来,可是他自己很难做到这件事,狱魔的凶威,比他想象之中的要强悍很多。

    仅仅是握住剑柄,一股凶狂的煞气,就不留痕迹的渗入了李尘的丹田之中。

    若非木剑开花镇压,李尘如今,早已经死的连灰都剩不下去了。

    拔出狱魔的那一瞬,李尘顿觉肝肠寸断,浑身上下,宛若蛇鼠爬行,钻心,犹如自己的心脏被插了一万把细小而微弱的刀子,如身处于人间炼狱之中。

    看到狱魔出鞘的那一瞬,杜森瞪大了眼睛。

    花椒与茴香,面无表情,她们深知,当初大闹皇城的时候,元正手中若无狱魔,真的不知道在皇城里死了多少次了。

    这样的一柄剑,若是运用得当,道境高手,也能虐杀化境高手。

    杜森感觉到自己的灵魂,被潜移默化的侵蚀,自己的心境,被无数的毒虫在吭食。

    比较起砧板上的肉,杜森被扎了十万根针的布偶。

    仅仅出鞘了而已,若是刺在人的身上,很难想象。

    视死如归的杜森,感受到了绝望和恐慌。

    对死亡,都丝毫无惧,却对狱魔,像是一个被大人威胁恐吓的小孩子。

    沉思良久后,开口说道:“行了,你们可以在我的身上将战果最大化,还请将这柄危险的剑,插回剑鞘。”

    李尘嘴角微微上扬,哪怕他这个时候,已经被狱魔本身的煞气给伤及了元气。

    可他并不在意。

    战果最大化,不仅仅是他可以完善《生死印》的修行。

    也可以从杜森的嘴巴里得知,天魔宗接下来的计划安排是如何,更能知晓,在这小小苍云城附近,究竟有多少股暗流涌动,因为暗流,本来就是肉眼无法见到的。

    从头到尾,杜森没有丝毫的隐瞒,将那部在天魔宗的微不足道的功法秘诀告知了李尘,虽说微不足道,可和《生死印》一旦结合起来,真的就是天雷勾动地火了。

    更是将天魔宗接下来的安排,尽数告知,包括他要去见什么人,会有什么人,会在什么时候出现在什么样的地方。

    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最后,他说道:“我忽然间觉得,人死的时候,能死一个利索的,真的是天大的福气。”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