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二百五十七章 智慧的老油子
    元正心中震撼。

    师姐是一个什么事情都敢去做的人,无论任何代价,只要是师姐认准了事情,她都会去做。

    元正轻声道:“眼下我倒是无恙,再说,让龙脉献祭一事,牵扯到的事情太多,多事之秋,我还能苦撑一段时间。”

    其实也谈不上苦撑,只是说,只要不乱了心境,只要不走火入魔,问题都不是很大。

    单容想起了一个地方,轻声道:“据我所知,传闻中的昆仑山,乃是万山之祖,也是龙脉之祖。”

    元正道:“我会去的,只是眼下不是时候,二者,我想要等我突破元境以后,看看能否补回来一些阳气,事情也不是绝对的。”

    涉及到了自己的阳气,元正无论多么危险的地方都会去的,也对当年自己荒唐的自己,充满了失望,可惜时光不能倒流,女人也真的不能乱搞。

    ……

    ……

    瀚州,武王府。

    今天的武王府非常的热闹,因为寄建功来了。

    元铁山,陈煜,元青亲自作陪。

    寄建功生的威武雄壮,本来就是万人敌,从形象上来看,也是正儿八经的猛将,猛将中的猛将。

    他站在元铁山的面前,笑道:“说实话,以前过年的时候,我才会来到这个武王府,现在不是过年的时候,来了,反倒是不习惯。”

    陈煜在一旁蔫坏的笑道:“以后你会经常来到这里的,因为又要打仗了,比较起当年在破烂的帐篷里面集合,如今有了一座气派的武王府,岂不是更好?”

    寄建功嘿嘿笑道:“少来这套,别以为我不知道,当年遇到了硬点子,你就偷偷地躲到一个别人找不到的地方,等着我和铁山哥去救你,这么多年过去了,你应该厉害了不少,应该不会躲到没人的地方去了。”

    “不如这样,我先来检查一下你的武道修为究竟如何了,看看能不能上战场,若是不能上战场的话,我再给你教点硬气的把式,免得你到时候拖后腿。”

    元铁山在一旁哈哈大笑,笑得合不拢嘴。

    麾下六骁将里面,元铁山最喜欢的就是寄建功了。

    此人能打能抗,能吃能喝,能文能武,走的都是最朴素,也是最管用的路子,为人处世,没有丝毫的修饰。

    陈煜当年就是一个狗头军师,许多技战术安排,走的都是元铁山都提醒吊胆的路子,数次,元铁山都以为自己必死无疑了,结果还真的稀里糊涂的打赢了。

    可不巧的是,陈煜每一次布置完自己的战略安排过后,就偷偷的找到了一个没人的地方,躲了起来。

    最让元铁山和寄建功哭笑不得是,陈煜所去的地方,敌人找不到,也就不说了,偏偏连自己人都一时半会儿找不到。

    数次,为了寻找陈煜到底藏在了那里,元铁山和寄建功两人都差点跑断了腿。

    陈煜眯着眼睛,咧着嘴笑道:“不用了,将军你勇武盖世,举世无敌,在下就是一个读书人,不敢和将军正面撄锋,再说了,我要是缺胳膊少腿了,倒也无关轻重,要是把将军这一身新做的锦衣给弄脏了,那就真的是天大的罪过了。”

    寄建功笑道:“我这身衣服到是无所谓,以军师这些年的俸禄,拔根毛出来,都跟我吃喝潇洒一辈子了,何况区区一身锦衣呢。”

    元铁山道:“不如你们两个人打一架,来看看到底谁更厉害一点,不过出于公平考虑,陈煜可以尽力为之,建功嘛,就要封住气海穴,封住一半丹田了。”

    陈煜一听这话,击节赞赏道:“好,既然王爷都有这样的闲情雅致,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寄建功哈哈大笑:“你也不害怕死的连人都找不到了。”

    陈煜道:“能和将军切磋较量一番,是我三生有幸。”

    元青在一旁看的目瞪口呆,实在是不敢想象,这三个当年在战场上叱咤风云的男人,到头来,竟然是如此的不正经。

    上一次,元青和寄建功在寄建功居住的院落里,较量过了,当时若非寄建功收回了几成力道,元青估计到现在为止,还在床上睡着呢。

    陈煜叔叔是有武道修为不假,在江湖上,也算得上是一方高手,化境高手,在江湖上,已经属于为数不多的存在了。

    可寄建功那是什么人,是真的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猛然,所修行的功法,极为霸道。

    哪怕寄建功封住了自己的气海穴和丹田,陈煜也远远不是对手,两人单方面就在武道修为这件事上来看,相差的太大了。

    说干就干。

    寄建功率先进入了演武场里,陈煜随后一个骚包的瞬移,也来了。

    元铁山和元青站在演武场的下面,静等好戏开场。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秋华王妃从大堂门口路过,见到这一幕,无奈的笑了笑,对身边的姜灵和颜夏语说道:“看到了没,这就是男人,无论多么大的年纪,永远都不会长大的。”

    “可真的到了危急关头,兴许,也只有长不大的人,才能成为那南门一柱,万世楷模。”

    姜灵嘻嘻笑道:“这样也好,挺热闹的啊,不过那个将军,面向很凶啊,也不知道陈煜叔叔能不能经受的住。”

    颜夏语笑道:“陈煜叔叔兴许是想要好好调教一下建功将军吧。”

    王妃嗤笑道:“陈煜终归是一个读书人,寄建功那是正儿八经的武夫,根本就不在一个档次上,这天底下,名字里带建功的将军,也就他一个人了。”

    至今,秋华王妃都记得,有一年回归瀚州的路上,遇到了一支伏兵,均是化境高手组织而成的,组合列阵,阵前厮杀,极为难缠凶狠。

    那一年,秋华王妃刚刚嫁给元铁山,对许多事都还不懂,身边的护卫军们,也都是从皇城里来的御林军,真实战力,的确不俗,可那支伏兵更加凶悍。

    两军交战,不到短短片刻。

    己方,几乎已经全军覆没。

    也是那个时候,元铁山和寄建功联手,恶战群雄。

    元铁山也是霸道无双的主儿,遇人杀人遇佛杀佛,凶悍不可一世。

    可秋华王妃知道,关键时刻,都是寄建功将自己的后背挡在了元铁山的后背上,为元铁山了挨了很多刀子。

    更是说出来了一句秋华王妃至今都很感动的话。

    “铁山哥哥,你今天带媳妇儿回家,怎能受伤,别介意,有建功在,我们必能顺利的回到瀚州。”

    那是寄建功给秋华王妃留下最深刻的印象。

    事后,寄建功浑身上下都是刀伤,护着元铁山,硬生生的杀出来了一条血路。

    那份阳刚的煞气,那份兄弟之间的义气,是秋华王妃不能理解的,兴许,秋华王妃要是有一个闺蜜,她就可以理解了,可是在瀚州,秋华王妃事务繁忙,也始终没有找到适合自己的闺蜜。

    如今有姜灵和颜夏语这两个未来的儿媳妇陪着秋华王妃,也让秋华王妃的内心,充实了不少。

    演武场上,寄建功很受信用,封住了自己的气海穴和一半的丹田,单手叉腰,看着陈煜,咧嘴笑道:“在动手之前,你有没有什么狠话要说出来?”

    “你要是有的话,就赶紧说,没有的话,就别废话了。”

    陈煜刚刚聚气凝神,准备大打出手,被寄建功这么给打岔了,这也是寄建功惯用的手段,动手之前,先扰乱一下对方的心境。

    陈煜无奈道:“我本来是有狠话要放出来的,结果被你这么一搞,我无话可说。”

    元青捂住了自己的眼睛,真的不忍心去看,两个大男人动手之前,竟然还玩起了这种粗中有细的把戏。

    陈煜聚气成刃,一个箭步冲到了寄建功身前。

    聚气成刃,聚出来的是一柄可以切断山岳的大刀,刀锋凌然,轨迹所及之处,虚空崩裂,演武场上,地动山摇。

    寄建功流露出了认真的神色,如果不用封住自己的气海穴和半片丹田的话,他完全可以站在这里,任由陈煜一刀下来,寄建功也是毫发无损。

    可现在,寄建功也真的没那个胆子。

    陈煜还趁机大喝道:“有种的话,你别躲啊。”

    寄建功哈哈笑道:“激将法对我没用!”

    立即一个瞬移,避开了这一刀,觉得陈煜这些年的进步,非同小可。

    也不知道是吃了什么药,才能修行到这种程度。

    陈煜看见寄建功竟然主动躲避,心里有些自信上升,但是他是一个军师,深知拖刀计的可怕。

    万一寄建功给自己下套呢,陈煜心里很清楚,寄建功这个人看起来粗鲁不堪,实际上非常细腻,比女人的肌肤还要细腻。

    也下意识地练练后退,和寄建功保持着安全距离。

    元青在演武场下方,悠悠说道:“我觉得的吧,他们打的不是架,而是智慧。”

    元铁山哈哈笑道:“这可是一个难得机会,你虽然走的也是万人敌的路子,也要和你的建功叔叔,多多学习。”

    “虽说这有些滑稽可笑,可人生中,有许多事情的本质,都是滑稽可笑的。”

    元青陷入顿悟,无法自拔……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