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二百五十六章伤及根本
    回到拜月山庄里。

    元正依靠在大堂的顶梁柱旁,尉迟阳也在来回踱步。

    这精致的大堂,曾经接待了许多达官显贵和风流人物,如今是两个少年愁眉苦脸的地方。

    身为鬼谷弟子,理应不应该愁眉苦脸,理应什么事情都应该轻而易举的解决掉。

    事实上,并非那么一回事。

    就算是神仙,也有左右为难的时候。

    尉迟阳开口道:“如果不去找大剑神白卫的话,很难解决掉这一次事情。”

    元正笑了笑,站直了身子,然后走出了大堂。

    院落里,花椒和茴香正在调配凉菜,凉菜在夏季才能吃出真正的味道来。

    元正来了,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我这一次将会和天魔宗的人交手,我一个人的话,兴许不是对手,需要两位姐姐来帮忙。”

    茴香清冷的容颜,让元正觉得很美丽,美丽到了,看不到任何的希望。

    花椒却是嬉皮一笑道:“可以啊。”

    元正难以置信的看着花椒与茴香,这一次答应的如此痛快。

    花椒耐心道:“自从公子开始修炼诸侯剑的时候,我和茴香随时都可以为了公子而拔剑,只是公子自己没有意识到罢了,在不知不觉当中,乱了心境。”

    “可我们是剑侍,对于公子的事情,也不能过于多言,一切都要看公子自己能不能反应过来了。”

    先前,单容说过元正乱了心境。

    如今花椒与茴香也是这么说的。

    忽然间,元正的脸色吮吸苍白,没有丝毫的血色。

    整个人瘫软,在摇摇欲坠的时候,一只温柔的玉手搭在了元正的腰间,微微用力,托着元正,接着,元正更加的瘫软了,终归还是坐在了地上。

    “噗!”

    一口黑色的血水喷涌而出,染红了桌子,染红了青石地板。

    整个人真元,瞬息之间散了架,整个人,如被抽筋剥骨,精气神,彻底乱了。

    元正有些迷惘,他以为是花椒或者是茴香及时搀扶住了自己,却没有想到,是单容。

    单容的出现,让元正的心里升腾起了一丝暖意。

    到了关键时刻,还是自己的师姐会照顾人。

    兴许,是元正自以为是的觉得单容比较会照顾人,上一次在江南的时候,是花椒和茴香耐心温柔的照顾着元正,有可能,元正忘记了。

    元正苦笑道:“我以为我乱了心境,却是差一点走火入魔。”

    单容平静道:“终归还是差了一点点。”

    说话间,给元正注入了一股精纯的真元,元正的脸色,渐渐浮现出血色。

    尉迟阳从大堂里走出来,看见自己的姐姐,如此细心温柔的照顾着自己的师兄,嘴角微微上扬。

    元正盘膝而坐,仔细运转本经阴符篇,体内的真元徐徐运转,好受了许多,可接下来,面对同境界的高手,是很难有一战之力。

    皇城的时候,不知不觉之间,狱魔开始潜移默化的影响到了元正,用狱魔应敌,早晚都会走火入魔的。

    烈日之下,元正浑身蒸腾起火红色的真元,一股燥热,从元正身上弥漫开来,更有至刚至阳的气息在涌动,可终归成不了什么气候。

    只能怪,元正当年的时候,没有克制住自己,过早的失去了自己的童子身。

    许多练武之人,都刻意的保持着自己的童子身,无论过路的娘们有多么的漂亮,顶多就是看几眼,然后第三条腿受点罪,也就过去了,从来不会想着去青楼。

    比较起一时的爽快,他们更加在意漫长的武道一途。

    元正后悔也来不及了,当初他做这些事的时候,一点都不在意。

    昔年,纵欲过度,如今,后遗症是满满的上来了,又有狱魔煽风点火,元正不想出事都很难。

    体内有郁结的阴气,侵袭元正的气海。

    单容只需要打眼一看,便知晓当初的元正在那方面的事情上,没有丝毫的节制。

    脸色也没有羞红,一切如常。

    无奈的说道:“那个火灵芝,我是给师傅准备的,没有想到,竟然要提前用在你的身上。”

    尉迟阳在一旁笑道:“还是师兄的身子骨比较重要,火灵芝嘛,我可以再派人去找找看,半个月之内,应该是能够找到的。”

    元正这一次短暂魔怔有很多原因,一来是在皇城里受了内伤,有狱魔煽风点火,更多的其实是当年消耗掉的阳气。

    外加元正一直修行着沧海**与本经阴符篇,还有繁杂的纵横圣剑,修行武道,可以滋生阳气,也可以消磨阳气,无形之中,元正被消耗掉了太多的阳气。

    元正苦涩笑道:“无妨,我还有腾蛇精血,绝对大补之物,那个火灵芝,就给师傅留着吧。”

    说话间,掌心中浮现出一滴腾蛇精血,只是一滴血,浮现出森罗万象,漫天星辰的异象。

    饮下一滴血,元正没有立即运转真元,而是任由这滴血的力量,在自己的体内游走,疏导筋脉内府。

    良久后,元正体内血气滚滚,如一尊永恒燃烧的烘炉。

    茴香在一旁冷冰冰的说道:“阳气分先天之阳气,也分后天之阳气,先天阳气,用完了就是用完了,无法滋补回来,公子昔年纵欲过度,也将自己的先天阳气消耗的差不多了。”

    “理应来说,先天阳气会随着公子的年纪,继续滋生的,同公子一同进退,可公子当年伤及到了根本。”

    “至于后天阳气,公子所修行的功法,所经历的事情,所吃的东西,都会补回来,眼下的公子,是后天阳气充足,而先天阳气不足。”

    听到茴香这么说,元正的心里没底。

    单容抬起头,露出洁白的额头,秋水眸子看着茴香,问道:“可有什么办法,将先天阳气补回来。”

    茴香也看着单容,两位同样清冷绝世的美少女,如此对视,风景美丽无边。

    尉迟阳却在一旁看的心惊肉跳。

    茴香面无表情的说道:“若有龙脉献祭,则阳气无边。”

    龙脉,秦岭深处有龙脉,可谁敢去招惹。

    别说是让龙脉主动献祭了,便是让龙脉恩赐些许好处,那都是天大的造化。

    单容同样也是面无表情冷若冰霜的说道:“那就让龙脉献祭吧。”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