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二百五十五章 正面以对
    单容本来想着在这里多多陪伴一些自己的师傅。

    可为了避嫌,单容决定暂时离开,反正不久之后,师傅也会去苍云城,去拜月山庄。

    唐峰站在门口,目送自己的两个徒弟离去,心里五味杂陈,又有一些傲气,说不出来的恣意。

    下山的路,走得很慢,大概是很久没有回到铸剑阁了,打算在路上多多走走,一来可以回顾一下过往的时光,二来,走路的时候,人总是容易陷入沉思当中。

    一只海东青从苍云城的方向飞了过来,从高空中,笔直地俯冲而下,落在了元正的肩膀上。

    单容在一旁静静的看着铸剑阁的一草一木,不为之所动,男人们的事情,女人通常都不是多么的感兴趣,只有自己需要拔剑的时候,单容才会流露出些许情绪,也许,一丁点情绪都没有。

    元正拿起纸条看了看。

    接着,看向了李尘。

    李尘开口道:“是不是天魔宗的人来到了苍云城,正在搜寻我的下落,或者说,想要找到一个我落单的时候,给我致命一击。”

    “局势上来看的话,天魔宗的人和常帮若是联手,则大业可期。”

    元正玩味笑道:“我都还没有说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你就猜测得如此透彻了,感觉我不太适合在你的面前卖关子。”

    李尘淡然道:“其实前几天我就已经知道了,只是当时有些繁忙,也没有将这件事放在心上,毕竟那是我的私事,不能误了云端之巅的大事,现在来看,这已经不仅仅是我的私事了。”

    一个真正的能人,并不是想着如何在外人面前嚣张跋扈,装腔作势,侃侃而谈。

    而是尽量不给自己人添麻烦,平素枢机,大概就是这样的。

    下山的台阶有些绵长,有些陡峭,走的时间太长了,脚后跟的地方,总会觉得不舒服。

    李尘的心里也不是多么的舒服,如今不再是当初那几个人了,任何一件事,都牵连到了整体。

    元正问道:“《生死印》的修行,你是不是遇到了瓶颈,近日以来,我能感觉到你的修为正在上升当中,可总觉得哪里欠缺了一些火候。”

    李尘如实应道:“是这样,《生死印》还需要一种秘法辅助,但我不知道那是怎样的一个秘法,天魔宗的人是知道的。”

    元正继续问道:“如果你得到了那个秘法,会是怎么样?”

    李尘轻声道:“谈不上一日千里,但应该可以明白一些军阵之法,也许会涉及到一些推演计算的才能,更多的,可以让我保持心境澄明,念头通达,日后的修行,也会少走许多的弯路。”

    元正心里明白了,眼下多事之秋,李尘一个人可以做到的事情,尽量会一个人做到。

    一个人做不到的事情,他也只会在合适的时候说出来。

    元正明白李尘的苦心,有这样的朋友和将帅,元正心里终归是踏实的。

    开口道:“这也只是其一,天魔宗已经渗透到了许多的帮派之中,不久之后,就会去拜月山庄里,如油和面,很难单个揪出来,如果我们到时候翻脸的话,会被整个江湖嗤笑的。”

    “也不仅仅是这件事,更麻烦的地方是,大秦的斥候也许也已经出现在了不该出现的地方,阳子那里觉得很头大,我这里也是如此,我们的谍报机构,和大魏大秦比较起来,逊色的太多。”

    “这是一次暗战,并不是一对一的捉对厮杀,更不是双方的倾力一战。”

    胜负的天平,已经悬在了常帮那里,常帮这一次会向着谁,谁就会赢了这一次的暗战。

    单容对这些事真的不关心,她有勾心斗角的能力,但并不喜欢勾心斗角本身。

    不知不觉之间,走到了铸剑阁山下。

    山门前,有些冷清,许多凉亭,空无一人,哪怕现在是盛夏。

    山门前的凉亭有很多,都是当年铸剑阁鼎盛时期修建的,那个时候的铸剑阁,四方来贺,凉亭自然要修建的多一些,免得客人来了,没有地方去乘凉。

    另元正意外的是,西蜀双壁来了,就在不远处的那个凉亭里。

    郭喜军和秦广鲁穿着一袭素衣,身边也没有随从护卫,出门,一切从简。

    从武道修为这件事来说的话,西蜀双壁也根本用不着人五人六的出门,以他们的武道修为,只要不是大剑神白卫或是姬清泉那样的人,任何人也阻挡不住这两个男人。

    单容见状,道:“你们两个去吧,我在这里等着你们。”

    元正和李尘微微点头,旋即走了过去。

    这两个人的出现,是元正现在愿意看到的一件事,起码总比他自己去主动找人家比较好。

    对于秦大夫,元正其实很有好感,对于郭喜军,元正好感虽然不多,却也愿意相信郭喜军。

    凉亭里,秦广鲁和郭喜军有些单调,在这里没有人给他们端茶倒水,元正和李尘来了,也不会喝到上好的茶水。

    脚步轻柔,风采过人,是形容元正这样的年轻人的。

    可秦大夫总觉得元正这样的人,身上多了几分暮气,像是人到中年之后的那种暮气。

    看来这一次去了皇城,元正经历了许多,也学习到了很多。

    但这些事,都不知道秦大夫所在意的事情。

    待得元正和李尘坐在了自己的身边,秦大夫才说道:“这一段日子,过得可还好?”

    元正道:“还行。”

    李尘沉默不语,有些事,李尘和西蜀双壁的心里都有数。

    秦广鲁很认真的看了一眼元正,说道:“这一次,天魔宗的人找到了我们,打算和我们联手,与你的云端之巅正面一战,我们的赢面其实很大,那盐铁之利,也会落在我们常帮手中,对于这件事,不知道你是怎么看待的。”

    元正从善如流道:“我怎么看待,不是多么的重要,重要的是前辈你怎么看待,盐铁之利,我占据了天时地利,都有些消化不良,而常帮,一样都没有占据,必然会让自己的肚子烂了的。”

    秦广鲁呵呵一笑,显得有些不羁野性。

    说道:“有一个叫杜森的年轻人,找到了我们,他应该就在苍云城郊外的那个客栈里,到了晚上才会出门。”

    “我们两家的事情,终归是我们两家自己来解决,外人插手的话,实在是不像话。”

    对于这个结果,元正其实一点都不意外,因为这才是西蜀双壁应该有的风采和气度。

    轻声道:“这么帮我们,你们常帮的心里,莫非一点都不难过?”

    郭喜军苦笑道:“难过又能有什么办法,事情都已经做到这一步了,上了船的人,往往都是身不由己的。”

    秦广鲁左思右想之后,决定还是问一下最重要的一个问题。

    元正也感觉到了秦广鲁好像有话要说。

    直言道:“大夫若是有什么话想要说,直接说出来就好,无论大夫的话说的有多么难听,我一点都不在意。”

    秦大夫看着元正的眼睛。

    大夫的眼睛有点小,气质阴郁,阴郁之中,伴随着最纯粹的赤子之心。

    元正的眼睛,是典型的桃花眼,内双,柔和的同时,也有几分阴郁。

    也许正是因为这一份阴郁,大夫才喜欢元正,元正当初也愿意和大夫打交道。

    大夫问道:“你有没有想过造反这件事?”

    元正第一次去了旧西蜀,干的最重要的一件事,并不是认清了齐冠洲真实的嘴脸,而是打断了秦广鲁和郭喜军之间胜负未分的棋局。

    正因为如此,秦广鲁和郭喜军在那个时候,心里就已经开始重视元正了。

    有些事情,本来是说不清楚的,可冥冥之中,就偏偏有那么一种感觉。

    元正心里一沉,这个事情,他和自己的父王说过。

    如今,大夫的问话是如此的直接简单,让元正很是不适应。

    元正道:“这件事,当然是有想过的,本质上,云端之巅和常帮,其实谁也不比谁强,我是庶子,我的父王在大争之世没有到来之前,还可以对我多多照顾一番。”

    “可大争之世真的来了,我就成了孤家寡人一个,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凡事只能靠自己了。”

    “两位前辈,若是想要活的更好,除了杀人放火,似乎也没有其余的办法。”

    “古往今来,其实都没有无辜的人,都是被不同的时代轮番的碾压罢了。”

    说到这里,秦大夫已经知道了元铁山的意思。

    其实吧,这也不是元铁山的意思,而是元正自己的意思,身为鬼谷子的关门弟子,不造反,就实在是对不起这个伟大的名头了。

    秦大夫叹息了一声,苦涩的笑了笑,说道:“人和人终归是不一样的,我在你这个年纪的时候,想的是如何精忠报国,光宗耀祖,然后自己的子孙也有着一个可以世袭罔替的位置。”

    “当年我觉得我自己非常的了不起,比许多人都要厉害,事实上,也的确是这样,当年的那些狐朋狗友们,要么是找不到人了,要么就是当年战乱的时候活活饿死了。”

    “有人胜利,自然就有人要死亡,有人吃香的喝辣的,也自然有人要饿死。”

    “我觉得自己也还不错,起码比当年的那些人混的好。”

    “可你不一样,还不到及冠之年,心里就已经开始想着如何造反了,话说回来,大争之世,也的确是造反最好的时机,若是其余的时间,兴许,会被道德绑架,会被扣上各种各样的屎盆子。”

    “既然你已经决定了,而我们常帮,如今也不是多么的如意,指望你那两成的盐铁分红,也只能让我们短暂的逍遥自在一些,不是长远之计。”

    “如果你若是不嫌弃我们的话,我们常帮,愿意成为云端之巅的一部分,如此,拜月山庄是你的,云端之巅是你的,常帮是你的,整个苍云城都是你的了。”

    元正的心里泛起了惊涛骇浪。

    他还以为今天西蜀双壁来了,应该是来谈一些无关痛痒的事情,或是一些比较敏感的事情。

    没有想到,是这么一个情况。

    铸剑阁周围,元正也是头一次觉得这里的风水其实也还不错。

    元正尽量让自己平静下来,不要显得过于激动。

    说道:“当然不会,我一直觉得,两位有着自己的志向,到了日后,兴许可以在大争之世上互相帮衬一下,在苍云城里,我们是邻居,哪怕因为有些事情,我们之间不是那么的愉快,可这并不影响我们是邻居的事实。”

    “云端之巅欢迎你们。”

    有了西蜀双壁进入云端之巅,元正的腰杆硬气的就不是一星半点了。

    只可惜啊,苍云城终归不是什么好地方。

    大魏和大秦一旦打起来,苍云城注定流血漂橹。

    不过这些事,西蜀双壁的心里都很清楚,他们敢做这样的决定,自然已经考虑好了。

    元正却有些不理解的问道:“如果我不打算造反,你们会不会做出这样的决定?”

    其实元正知道秦广鲁的答案,但是他还是要问一下。

    秦广鲁道:“你如果不造反的话,我们会尽量倾斜于大秦,对于大魏,我们心里实在是没有好感。”

    “可你若是造反的话,事情就变得非常有趣了,失败了的话,我们也会在未来的大争之世里了好好的折腾一下,成功了的话,我和老郭也算是开启了一个新的时代。”

    “横竖心里都痛快,至于到时候会不会吃亏,那就要看事情能做到什么地步了。”

    秦广鲁和郭喜军他们会老去,可是赤子之心,从来都不会老去。

    元正道:“兹事体大,还得好好商议一番,过一段日子,我又会面对一场暗战,说实话,我并不打算依靠两位前辈的帮忙,我想要单独解决掉这件事。”

    “我和天魔宗,细算起来,也是私人恩怨。”

    秦广鲁笑了笑,年轻人有年轻人的脾气和本事,也算是风光无限了。

    就像他们当年那样。

    秦广鲁提醒道:“苍云城郊外的那个客栈,你若是有时间的话,去看看,解决掉杜森,我这么搞事情,好像有点不厚道。”

    “不过我给你的建议是,最好带着上一次的那个高手,天魔宗这一次来了多少高手我不知道,可是肯定来了高手。”

    元正深呼吸了一口气,麻烦白卫这件事,是元正乐意去做的事情。

    毕竟一个大剑神顶在前面,元正的心里踏实的不是一星半点。

    从开始到现在为止,白卫解决问题,只是一剑而已。

    可是元正也在担忧,自己如此频繁的麻烦那一位大剑神,哪怕有四个人情,可已经消耗掉了两个,还剩下两个,元正有些舍不得用这个人情了。

    点头道:“我会看着办的。”

    “如此,你先去吧,别让那个姑娘等的时间太长了。”

    元正尴尬的笑了笑,起身和李尘离去。

    西蜀双壁来这里,估计也是害怕风岭山脉里出事情。

    对于这一点,元正充满了感激。

    单容安静地站在铸剑阁的山门前,别云兽也安静的陪着单容。

    元正来了,他们几个人便开始离开。

    眨眼间,三人骑着各自的坐骑,御空而行,消失在了茫茫天际。

    郭喜军和秦广鲁见状,心里有些悲凉。

    其实他们当年也有着自己的坐骑,虽然比不上万里烟云照,可也差不了多少。

    只能怪当年的战事过于惨烈,不然的话,那两头坐骑,兴许还能活下来。

    御空而行这种事,第一次干的话,是非常兴奋地,可习惯了之后,也就是那么一回事。

    元正这一次不打算去找白卫了,去花椒和茴香那里看看,看一下花椒和茴香愿不愿意为自己再出手一次。

    花椒和茴香的剑道风采是极为美丽的,闪耀了整个皇城的天空。

    元正很想要再一次的看一看。

    可略做猜想,估计这一次,花椒和茴香不是那么的好说话了,她们是剑侍,极为特殊的剑侍。

    这两个剑侍会在什么时候为了自己出手,元正自己都不知道。

    可带着白卫去的话,想要找到天魔宗的重要人物,还需要花费一些时间。

    元正想起了旧南越的巫蛊之术,只要中了蛊,什么话都好说了,什么情况都能知道。

    可惜,自己身边没有旧南越的能人异士。

    不过就算有,元正大概也不会用这样的手段,巫蛊之术,属于诡道,元正还是觉得,做事堂堂正正,依靠自己的聪明才智解决问题,心里能够更实在一些。

    就在这时,狱魔发出了细微的剑鸣,如九幽恶鬼在低声狞笑。

    元正心生感触,和狱魔略微共鸣一番过后,元正就知晓,只要自己的心里有邪念,狱魔便会有很大的反应。

    狱魔能够帮助元正走许多的捷径。

    元正心里既想要征服狱魔为自己做事,更不愿意被狱魔潜移默化的控制。

    单容在一旁开口道:“你在想什么?”

    元正摇头道:“很多事。”

    单容提醒道:“致虚极守静笃,你已经乱了心境。”

    元正的脑子顿时嗡了一下。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