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二百四十七章 深聊
    花椒与茴香依然安静的站在元正身后,一语不发。

    纵然元铁山这个问题,有些尖锐。

    元正深思熟虑过后,暗中传音道:“鬼谷纵横。”

    刹那间,元铁山心里如惊雷炸响,握住茶杯的手,微微颤抖了一下。

    这会儿,元福走进大堂里说道:“菜肴饭食准备好了,收拾吃饭吧,要不然你去换一身衣裳,王袍在身,有些太严肃了。”

    元铁山呵呵笑了笑,便转身离开去了里面的屋子,这几步路,元铁山的脚步很是沉重。

    本来觉得,应该是一个隐世门派,看正儿的根骨也还不错,就将正儿收了徒弟。

    倒也是一个隐世门派,鬼谷纵横,好多年都没有听过消息了。

    心里说是滋味吧,也不是,说不是滋味吧,也觉得不错,起码这个隐世门派,质量绝对过硬。

    换了一身宽敞的黑色锦衣,等他回到桌子上的时候,侍女们已经摆放好了碗筷,一桌子的丰盛佳肴,元铁山见状,其实胃口也不是那么好,若非小儿子在这里,兴许他一口饭都吃不下去。

    元铁山上了桌子,夹了第一口之后,元正才开始动筷子,先是给沈越夹了一坨鱼肉,自己才吃了起来。

    这一次没有食无言寝无语的规矩,因为都是自己人。

    事后,元福也会单独给花椒还有茴香准备一桌子的。

    元铁山吃了一口红烧肉,说道:“你要是真的立事了,也要瞅准时机,不要冒然行动,凡事多问问身边的人,你还是一个孩子,许多水深火热的事情,你还没有经历过。”

    “无论你想要做什么事情,老爹都支持你,哪怕是造反。”

    “古往今来,造反的人多了去了,不缺你这一个,成功了,就是皇帝,失败了,也会青史留名,没什么大不了的。”

    “至于我们,其实我自己也不太定向,大秦和大魏早晚都会打起来的,拼家底儿,大魏拼不过大秦,若是举国一战,大魏必败无疑,只是说,眼下不知道大周和大夏是个什么情况。”

    “这以后要变天了,乱世出英雄,当年我没有赶上一个好风水,只是成就了一个武王,若是我当年能有一个不错的发源地,兴许这会儿我也是一国之君。”

    “以后的事儿不好说,你凡事都要小心谨慎,西蜀双壁那里,目前来看,有墙头草的倾向,你也要多多留心,若是有把握将西蜀双壁招入麾下,尽量先下手。”

    “不过这也要等到你的基础足够雄厚的时候,才能寻思这些事情。”

    “风岭山脉里的盐铁之利,你得了之后,也算是有了自己一席之地,话说回来,秦岭南麓虽然我没有去过,但也能明白,那里的风水算是不错。”

    “据我所知,风水不错的地方有很多,有着和你同样想法的人也有很多。”

    “上古年间,百国林立,其实那些落魄的皇族一直都在,真的变了天,必然会出现这个国家和那个国家的,各个都会有一张挺像那么回事的大旗在身,迎风飘扬。”

    “你也别问我了,这些事情我也不好给你一个很好的答复。”

    元正觉得很感动,从小到大,这怕也是自己第一次和父王说如此正经的事情。

    冷不丁问道:“以当年的情况来看,你扫荡各个诸侯国过后,若是一路高歌猛进,直捣黄龙,如今你也是陛下了吧。”

    元铁山苦笑道:“不是那么一回事儿,当年我的确有着相当大的把握篡位的,我也有想过这件事,当皇帝总比当武王威风多了。”

    “可我和你的陈煜叔叔,推演计算了无数次,得出来的结果都是我可以当皇帝,但早晚都是亡国之君,且当年我当了皇帝,眼下就不是四足鼎立了,而是三足鼎立。”

    “再加上,瀚州是我们元家的发源地,我们老家那里,也的确不是一个出龙的风水,所以这件事也就慢慢地不再想了。”

    沈越吃饭吃的很香,这一桌子的菜,味道不错,比上一次那个客栈里的菜肴强的多。

    王侯之家的味道,果然不同凡响啊。

    元正喝了一口万年春,酒的味道很清香,很入喉,喝了也不是那么的上头,笑道:“要是瀚州是个出龙的风水,那该多好啊。”

    元铁山本来想好好教育一下自己的小儿子,可一听说自己的小儿子乃是鬼谷子的关门弟子,而且还是纵横双修。

    他也不好意思多说什么了,想来他能考虑到的事情,那位传说中的鬼谷子,早就考虑到了。

    事到如今,他也只能给自己的儿子提些意见了。

    元正好奇问道:“若是我真的造反了,你率领你的部众,来我这里,我元家,岂不是有着很大的把握得了天下。”

    元铁山噗嗤的笑了,说道:“你想要我去给你当武王啊,想的也是真的够远的,大秦和大魏真的打起来,没有个三五十年,是分不出胜负的,举国之战,很难实现。”

    “今天你把我的城池给夺走了,明天我又找回了场子,又把你的城池给拿下了,一来二去,没完没了。”

    “行军打仗,不是江湖上的捉对厮杀,没办法在很短的时间里分出胜负。”

    “光是眼下四足鼎立的局面,都是经历了近乎八千多年,才形成今日的局势。”

    “从四足鼎立,变成天下一统,兴许还得要八千年左右的时间,这里面牵扯到的人情往来,利益分配,读书人和武夫的志向信仰,老百姓的颠沛流离随大流,实在是太多了。”

    “等你真的走到那一步的时候,什么都明白了。”

    “你啊,不管以后你造不造反,首先要搞清楚自己的定位,提高自己的硬实力,才是最关键的,纵然当不成皇帝,可也要尽量成为一世枭雄。”

    “事在人为,我相信你。”

    元正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元铁山是自己的父王,可细算起来,元家的人,终归还是生活在大魏这片土地上的。

    真是应了说书人的那句话。

    千秋大事,最费思量。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