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二百四十六章 父子相见
    降临地面,周围虽是废墟,可人还活着,空气中还有几分腐臭味儿。

    可这并不影响元铁山的心气儿。

    他有些恍若隔世的看着元正,身材高大挺拔了不少,也壮硕了不少,深深的凝望了一眼腰间的木剑开花,有些往事浮上心头,这不知不觉间,我们的儿子已经顶天立地了,她兴许在天上看着的吧。

    沈越有些拘谨的站在元正身旁,这头万里烟云照,真的很大,也很威武雄壮,呼吸之间,便是风雷赫赫,可碾压天地众生。

    元铁山对花椒与茴香不是多么的在意,两头五色鹿也不是多么的在意。

    很多年了,元铁山从未像现在这般感慨万千过,快步上前,一个熊抱,将自己的儿子抱的死死的。

    活着就好,只要活着,便还有折转的余地。

    被父王这么抱着,元正觉得有些煽情,他不是一个煽情的人,可这会儿觉得煽情也还是不错的。

    开口说道:“我知道那个院子是你留在皇城的家产,我带着一个兵家传人去那家饺子馆吃了一顿饺子,那个掌柜的告诉我,我不需要结账,账都记在你的身上。”

    元铁山还是没有松开自己的儿子,也没说话。

    好半晌后,元正实在是受不了,言道:“有话好好说啊,光天化日之下,这么搂搂抱抱的,不成体统啊。”

    元铁山这才松开了自己的儿子。

    看了一眼四周,对花椒和茴香微微点头道:“谢谢你们,这一次护住了我的儿子。”

    茴香无悲无喜道:“我们是他的剑侍,理所应当。”

    元铁山笑了笑,柔和的看着自己儿子,说道:“我本来想着,等你及冠之年回到武王府之后,再和你相见,好好絮叨絮叨,没有想到,会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见到了你。”

    元正终于正经了起来,有些沮丧的说道:“对不起,我还是杀人了,杀的还是一个王爷。”

    元铁山拍了拍元正的肩膀,豪爽说道:“平郡王是一个什么样的王爷,我都没有听说过,他微不足道,他无关轻重,只要你平安无事就好,我来了,这大魏,便没有人敢动你丝毫。”

    元正蓦然抬起头,眼睛里泪珠闪烁,离开老子好几年了,突然间见到自己的父王,还是这样的情形之下,元正有种说不出来的感慨,很满足。

    还是和以前一样,自己闯祸了之后,父王总是会来给自己善后。

    可一想到自己都长得这么大了,还给父王添麻烦,实在是心里过意不去。

    无奈道:“那个院子被夷为平地,我也没有地方去住了,这会儿,我也不想去客栈,总觉得客栈太生疏了。”

    “我和二哥见了一面,也不知道二哥这会儿去了哪里,应该也在我劳心劳力吧。”

    元铁山道:“是你二哥给我传的信,我这才从瀚州赶来,放心,我来了,这么大的皇城,有的是我们居住的地方。”

    沈越觉得这会儿如芒在背,哪怕他再怎么不懂事,也能看得出来,这一位便是传说中的武王元铁山了。

    元正介绍道:“他叫沈越,是一个寒门士子,我打算将他带回苍云城,我那里什么都不缺,唯独缺读书人。”

    元铁山这才看向了沈越,被当今武王如此看待,沈越更不是一个滋味了,兴许是没有见过大场面,不太适应这种氛围。

    元铁山是过来人了,豪爽的拍了拍沈越的肩膀,笑道:“小伙子,我很欣赏你,在我家正儿最危险的时候,你还敢来靠近他,就冲着你这一份心意,我可保证,日后你会荣华富贵,你家里人,会将你当做顶梁柱的,你也会成为真正的顶梁柱的。”

    沈越赶紧双手作揖道:“晚辈沈越,见过武王殿下。”

    元铁山一笑置之,刚欲转身带着儿子去找住处,结果两头万里烟云照,也是久别重逢。

    扛把子这会儿没有显露出终极形态,可终归被它的老子给看出来了端倪。

    “这是怎么个情况?”铁王问道。

    铁王这种级别的万里烟云照,早已经能开口说话了。

    元正摸了摸铁王的龙角,柔和应道:“它吞噬了飞黄之气,如今在你们这一族,已经算是凤毛麟角的存在了,日后等它成长起来,可随便抵挡百万雄兵。”

    铁王探出龙爪,深深的抚摸了一下儿子的额头,扛把子蹲伏在地,一副顺从模样。

    很快,元铁山便带着几人,去了东面。

    这一次不是一个很深的巷子,一座恢弘气派的王府,矗立在正东位置,门口有着两尊万里烟云照的雕塑镇守,栩栩如生,仿佛下一刻,就会振翅而飞。

    王府门前的台阶有八层,本来元铁山当初是想要修建九层台阶的,可为了避忌讳,只好弄成了八层。

    牌匾上,写着三个苍劲雄厚的大字——武王府!

    王府里面,有假山,有湖泊,有竹林,更有一座不大不小的演武场,一砖一瓦,对仗工整,门梁,房梁,均是用万年的金丝楠木。

    元正好奇说道:“搞了半天,你在皇城也有一座王府啊。”

    元铁山随意道:“当初陛下赐婚于我,便是希望我能够在皇城里居住下来,可我当时也不愿意,总觉得在别人家的屋檐下,不太舒服,于是我就去了瀚州,在那里修了一座更加金碧辉煌的武王府。”

    “这一次反正皇城里的人把我在南门的院子给夷为平地了,也没地方去了,也只好来到这里。”

    王府里,有人居住,丫鬟侍女们,约莫有十七八个,仆人苦工们,也有二三十个,毕竟这么大的一座王府,人太少了,打理不过来。

    一位年近六旬的老人家,缓步走来,穿着一身体面地锦衣,黑发如墨,身材长壮,可惜的是,少了一条手臂。

    这人叫元福,当年追随过元铁山上过战场,因为断了一条手臂,又死去了自己的弟弟,落下了心病,元铁山也不忍心让他跟随在自己身边,便将这座王府交给元福来打理。

    元铁山说道:“他是元福,以前我们是一个村子的,按照辈分来说的话,你要叫他一声三叔。”

    元家当年有许多人,可惜的是,大部分都死了。

    元正顿时深鞠一躬道:“见过三叔。”

    元福和蔼的笑了笑,言道:“后厨已经在准备了,不知道你们这一次是要大红袍,还是要喝万年春?”

    元铁山道:“都来点吧。”

    旋即,几人进入了王府大堂里,围坐一桌,俏丽的侍女们小心翼翼的端茶倒水,花椒与茴香这一次依旧是顺从的站在元正的身后,这是规矩,元正想要废了这个规矩,可人家两个小姐姐不愿意,元正也没办法。

    沈越这会儿真的是不知道站着好,还是坐着好。

    元铁山道:“别客气,我虽然位高权重,可这个王府,只是一个临时歇脚的地方,咱们都是朋友,不用那么多的繁文缛节,小兄弟你随意就好。”

    沈越这才坐在了元正的旁边,也不太敢凑在元铁山的身边。

    元正道:“应该把二哥也叫过来,咱们聚在一起,吃饭也热闹。”

    元铁山道:“不用了,你二哥和他舅舅以前关系也还不错,可自从及冠之年过后,两人之间也多少有些矛盾了,因为你二哥的字叫仲起,让他舅舅心里很不舒服。”

    “你二哥是念着旧情的人,这一次也是没办法,他能避开多少麻烦,就是多少。”

    元正点了点头,未曾想到,二哥和当今陛下还有这样的一层关系。

    元铁山问道:“你这把剑叫什么名字,形式古朴,可给我的感觉也很危险。”

    元正将狱魔放在了桌子上,解释道:“此乃狱魔,我去大秦咸阳,在南岭山脉里意外所得,听我一个秦人朋友说,这是云端上国世代传承的宝剑,威力不可一世,可惜我现在武道修为尚浅,也不敢开启剑灵。”

    “只需要一剑,寻常妖兽,便可死无葬生之地。”

    元铁山爽朗道:“真是没有想到啊,你都去过大秦了,是不是也去了大夏,我听说你身边有一个人骑着传说中的駮马。”

    元正点了点头道:“除了大周我没去过,剩下的地方基本上都去过了,我认识了许多朋友,也遇到了很多的机缘造化,外出游历的日子,让我收获了很多。”

    也不是因为沈越在这里的缘故,元正不方便说自己乃是鬼谷子的关门弟子。

    因为这会儿,元正觉得还不是时候,这会儿告诉父王,难免觉得有些唐突。

    元铁山关心道:“那你在苍云城里,成立了云端之巅,大本营又是在哪里,难不成真的如传言那般,在拜月山庄的马场里?”

    这个倒是可以说的,言道:“算是,距离马场很近,在秦岭南麓里,算是大秦龙脉的山脚下,那里也是一个不错的风水宝地。”

    “我和拜月山庄的关系说起来有些复杂,实际上也很简单。”

    “……”

    元正将自己如今的所作所为,给父王说了一个差不多,元铁山没有多大的反应,只是呵呵笑着。

    这么算起来,自己的儿子,还真的是有出息啊。

    元铁山没有询问关于开花的事情,并不是不想,而是说他不知道应该如何开口,且本来关于开花的事情,他都了如指掌。

    问道:“可有遇到了自己喜欢的姑娘,打算什么时候成家立业。”

    元正白了一眼父王,抿了一口大红袍道:“眼下事务繁忙,暂不考虑成家立业,二者,大哥和二哥的事情,也还没有落下来呢,他们两个打算什么时候成亲啊?”

    元铁山打趣道:“你大哥和你二哥的事情基本上已经定下来了,打算明年开春之后,先把你大哥的事情给解决了,随后再是你二哥的事情。”

    “倒是你,虽然还没有到及冠之年,可大争之世来了,人命如刍狗,再想找一个称心如意的姑娘,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说这些话的时候,元铁山本来还想看一下花椒和茴香的反应,可总觉得这两个剑侍,不太对劲,有些不食人间烟火,属于天上人的那一类人。

    元正苦笑道:“暂时还没想好,等我想好了,在落实吧,倒是明日早朝,应该怎么处理,我毕竟杀了那么多人,手底下血债累累,当今陛下应该也不会善罢甘休的。”

    元铁山哈哈笑道:“这个你不用担心,只要我来了,你就没事。”

    听到这话,沈越倒吸了一口凉气,到底是传说中的二皇帝啊。

    元铁山也知道这件事有些麻烦,他也知道,独孤信已经和陛下见过面了,搞得陛下非常的不体面,他来了之后,大概也会雪上加霜一把。

    大舅哥毕竟是一国之君,两个人给他办难看,也有些说不过去。

    事后补偿,终归是一个麻烦,虽然这个事情不是多么的复杂,可吃相也得讲究一下。

    元正道:“我在苍云城虽然没有造反的意思,可我总觉得,大争之世来了之后,我可能也会造反,如果我真的造反了,你和大哥二哥他们怎么办?陈煜叔叔那里又该如何?”

    这是元正在开始修建云端上城就想要询问父王的事情。

    别的不说,他去秦岭找帮手的时候,师尊鬼谷子已经和大秦龙脉打了一声招呼,里面到底有什么事情,他也不知道。

    可元正身上有**之气,有名剑开花,有云端上国世代传承之剑,还修行了《本经阴符篇》他总觉得,自己早晚会走上造反的道路。

    沈越这会儿是一句话也不敢说,生怕自己说错了什么,可听到这些话,沈越其实并不害怕。

    作为大魏子民,他的生活可以说是一塌糊涂,万一造反了,还真的可以世代荣华富贵呢?

    元铁山陷入了沉思,他终于问了一个自己很早之前就想要问的问题:“除了你的师傅之外,你的剑道是跟谁学的,你的另一个师傅到底是谁?”

    元正怎么都没有想到,父王会问自己这个问题,而不是关于造反本身。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