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二百四十五章 武王入皇城
    一只海东青,在武王府的上空盘旋,接着俯冲而下,落在了元铁山的肩膀上。

    花园里,日光温和,花草葱郁,随着微风徐来,徒增几抹清凉的夏日风情。

    元铁山打开信纸一看,眉头逐渐皱了起来。

    陈煜在一旁轻声问道:“三公子到底是把谁杀了,闹出来这么大的动静。”

    元铁山道:“平郡王。”

    秋华王妃从屋子里走出,怀抱一席重衣,呈黑金色,其上有蟒纹,分三江之水,倒四海之浪,严重违制的蟒袍。

    上前,手法细致温柔,解开元铁山的外衣,轻声细语的说道:“自从看见麟儿送回来的消息,我便已经知晓,皇城里出大事了。”

    一边说着,一边给元铁山穿上了王袍。

    王袍在身,显得元铁山格外的高大伟岸,举手投足之间,尽显王者风范。

    吹了一声口哨,一头威武磅礴的万里烟云照从后院里腾地一下飞跃而来。

    元铁山哭笑不得的说道:“我先去皇城了,这件事当今陛下到底是怎么想的,我也不知,如果我暂时回不来,就让寄建功率众来瀚州,军师暂时打理武王府大小事宜。”

    杀了平郡王,平郡王这个人,元铁山有点印象,可一时半会儿,始终想不起来这个郡王到底是谁啊。

    死了不要紧,可别害死我的小儿子了。

    陈煜一切如常,他习惯了,越是危险的时候,就越要冷静,此事如何无论结果如何,始终都无法免俗,到时候会有各种各样的后遗症。

    陛下即便会低头,可早晚也会从别的地方,把场子给找回来的。

    元铁山骑着如雄山般的万里烟云照,御空而行,眨眼之间,便消失在了茫茫天际。

    从瀚州到达皇城,其实距离不是很远,以元铁山座下万里烟云照的速度,最快,两炷香时间便可到达。

    ……

    天空中的热闹散去了,御林军与禁卫军尽数撤兵。

    林雄带着为数不多的兄弟们,相互搀扶着,从南门的巷子里走出,神色憔悴,地面上,到处都是深坑,有人从天空中坠落,砸出来的深坑。

    还死了几头火麒麟,火麒麟这样的坐骑,几乎是每一位将军的梦想,和万里烟云照比较起来,虽说有些逊色,可也逊色不到哪里去。

    还好,火麒麟死去之后,并未在皇城里燃烧起熊熊大火。

    南门一带,无论客栈酒楼青楼赌场,在此刻,尽数关门。

    大街上,一片冷清,除了去无可去的寒门士子们,很难看见其余的人。

    元正站在城墙下面,浑身冒汗,方才大展身手,挥舞狱魔,也还干掉了几个元境高手,除此之外,还让一位化境高手险些阴沟里翻船,如此战绩,元正觉得也还满足。

    花椒与茴香,手执黑白二剑,亭亭玉立在元正左右,微风徐来,徒增几抹香艳的风情,和少女情怀。

    周围也没有禁卫军的重重防线,他们是自由的,陛下传出圣旨,明日早朝,审理此案。

    这会儿,沈越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了,缓步走向了元正。

    元正见状,觉得心里甚是欣慰,这个局势,不管怎么看,他想要离开皇城,都很难了。

    在很困难的时候,有人愿意靠近自己,无论那个人是谁,那个人都是一个高尚的人。

    沈越看了一眼四周,城墙上出现了多道剑痕,深约一米,地面上,也是一道道沟壑纵横,火麒麟死后,火焰暂时还不会熄灭,整个皇城,陷入了闷热之中。

    说道:“公子,东南西北四个正门都已经被封死了。”

    元正好奇问道:“我都已经这个样子了,你怎么还会主动来见我呢,不害怕引火上身吗?”

    沈越看了一眼龟缩在城墙拐角的寒门士子们,他觉得此事无关对错,每一个人,都有每一个人的选择。

    笑道:“我已经决定了,如果这一次你能活着离开皇城,那我就追随你而去,秋后殿试,我不打算去了。”

    元正问道:“为什么?”

    沈越爽朗笑道:“这件事很简单,你的罪责深重,无论怎么算,都是砍头的罪过,你要是死了,就说明大魏还有王法可言,还有公义可言。”

    “你若是或者,便足以证明你的风采,大魏庙堂,也不过如此,也只能在我们这些寒门士子身上刮油了,如此,我还不如跟着公子去,哪怕前途未卜,我也无怨无悔。”

    元正觉得很满足,沈越此言,看似条理清晰,可在这时候敢来靠近自己,就足以证明了沈越的心里。

    铁钩无处不在,只是没有显露真身。

    那一道圣旨,有些潦草,只是撤兵,只是将此事作罢,明日早朝审理。

    可也没说将元正安置在何方,那个巷子深处的院落,已经成了废墟,去客栈的话,又是给人家添麻烦。

    二哥这个时候还没现身,难不成二哥这一次还打算走明哲保身的路子?

    元正觉得二哥不是那样的人,起码整个皇城里的人,都已经知晓元正为何要杀了平郡王了。

    同样,整个大魏都已知晓,武王庶子,在皇城中大开杀戒,携天仙二美,闪耀皇城的天空,这一下,估计大魏许多说书人,都有了足够扯上两个月的素材了。

    名满皇城,亦是名满天下。

    万里烟云照显露出本尊,当做了元正的靠山,两头五色鹿在这里,更是显眼,令南门一带残破,多出来了光艳的风情。

    傅玄黄没有现身,其实元正希望,这个时候傅玄黄会现身。

    可傅玄黄没有现身,元正也不觉得奇怪,他和傅玄黄的交情,也还没有到达生死之交的地步,还没有到达患难与共的程度。

    人家凭什么要现身。

    元正希望,这一次傅玄黄最好看见了自己力战群雄的绝世风采,被自己的人格魅力所感动。

    事实上,全靠花椒与茴香,若无花椒与茴香的剑气动皇城,元正都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哪怕狱魔在手,他也经不起折腾。

    头一次见到花椒与茴香拔剑而出,元正也算是了结了长久以来的一桩心愿。

    天空中,出现了一头更加磅礴威武的万里烟云照,周围雷电光火混淆在一起,衍生出浩荡万象,扛把子发出一声嘶鸣。

    元正看着那个王袍在身的男人,双眸有水滴在荡漾。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