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二百四十四章 苍天在上
    元麟没有凑热闹,对于天空中的热闹,他也没有想到会是这样。

    他以为三弟来皇城杀人,也只是杀一些无关紧要的人,却把平郡王给杀了。

    苦涩的笑了笑,身后的廖成心里直打鼓,这一下事情可闹大了。

    除却廖成之后,元麟身边还有一个人,约莫三十余岁,身材普通,面容普通,放在人群里,很快就消失不见的那一类人,穿着一身料子上佳的素以,在这皇城里,只能算是微不足道的老百姓。

    可这个人来自于牛角尖,有一个极为普通的名字——铁蛋。

    元麟看了一眼远去的海东青,最多三个时辰,就可以到达武王府里,父王这一次兴许会来,兴许不会来。

    “都办妥了吗?”元麟轻声问道。

    铁蛋沉声道:“办妥了,再过半柱香的时间,整个皇城的人都知道平郡王是为了买三公子的侍女,私闯民宅,被三公子正当防卫,时候利用职位之便,蒙骗御林军将军林雄公报私仇,不幸被打死。”

    廖成是一个读书人,可他在旧南越的江湖里,也经历过这样的事情,只是这一次,是在皇城里,他只是一个看戏的人,哪怕是在看戏,廖成的心里还是七上八下的。

    大闹皇城,不管怎么看,都是夷三族的重罪。

    可当今陛下,真的有勇气灭了武王府三族吗?

    其中博弈,令廖成不敢想象,也让廖成受益良多。

    天霜台。

    独孤信知道当今陛下是什么意思,也没有生气,他所做过的事情,也从未后悔过。

    有元正这样的乖徒儿,独孤信觉得心里很自豪,是真的自豪,试问天底下哪一个师傅的徒弟,敢大闹皇城,估计也只会在皇城脚下匍匐颤抖吧。

    独孤信说道:“江湖高于庙堂的感觉,很难受吧。”

    “你从小到大都没有见过正儿,就因为他是庶子,你就想要百般刁难,元铁山是个孬种,不敢和你正面撄锋,也只敢殿前溅血罢了。”

    “他从来都没有做错什么,每一个人都有生活在这天地间的权力,如你这般君王,若无老百姓庄稼地里的东西供奉着,你也什么都不是。”

    “元铁山是做错了事,对不起你,也对不起我。”

    “可这无关正儿。”

    “我也不懂什么大道理,可我知道,我若想杀了你,轻而易举。”

    “也许你收买的有天境高手,就在皇宫深处,可我也有相当大的把握,将整个皇宫夷为平地,包括你刚出生的小女儿。”

    “皇子也好,嫡子也罢,亦或是庶子,其实没有多大的区别,只是你和儒家门徒强行给他们贴上了标签,归根结底,不过都是血肉之躯。”

    “就连你,也是血肉之躯。”

    “我不在意这个天底下到底会有多少战役,会有多少死去。”

    “可能我比较护短,这件事你若是给我一个满意的答复,我便不为难你,你若是非要置正儿于死地,我也只好打开杀戒了,这皇城之大,也刚好经得起我一只手折腾。”

    陛下心里的阴影面积很大,江湖高于庙堂,这样的人虽然少,可一直都有,也是历代君王头疼不已的问题。

    冷笑道:“可我杀了我那么多将士们,这件事又怎么算,他在苍云城蓄意造反,来我皇城挖墙根,这件事又怎么算!”

    “即便无关天下苍生,可该讲的道理也要讲讲吧。”

    也只有天境高手,可以让当今陛下不得已的讲道理了,换做寻常人,早已经圣旨一张,诛九族了。

    独孤信淡淡道:“他在苍云城,蓄意造反,你可有证据,他来皇城挖墙根,挖的也只是一些你不想要的人,这一次秋后殿试,傻子都能看得出来,寒门士子,尽数出局。”

    “你为了笼络各大世族,还不是心中早已经有数了。”

    “再说了,每一个人的人生都是单独自立的,并非你这样的君王可左右的。”

    “现在来说那盐铁之利,的确是正儿做得不对,可即便正儿不去做这件事,也会被其余的人得到,横竖都不会流入你大魏国库之中,你又能如何?”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陛下连连苦笑,一时之间,不知如何答复。

    在天境高手面前,他这一国之君,好像也微不足道。

    冷笑道:“你要我还元正一个清白,将这件事,在早朝之上公开审理,最后天下皆知,都是那个平郡王错了,顺势再从国库里颁发银两,修复好南门巷子深处的那个院落。”

    “可我死去了的将士,该如何?”

    “天下人,又该如何看待我这个当今陛下!”

    独孤信漠然道:“如何看待你,那是他们的事,与我无关,你若是还元正一个清白,反倒是可以收拢不少人心,当年你都能狠心杀了自己的的日子,如今在狠心杀一个郡王,来招揽人心,不是对你更有好处吗?”

    “若是你不会秉公办理这件事,不日之后,大秦铁骑就会越过苍云城,西蜀常帮将会成为带头先锋,武王元铁山因丧子之痛,无心战事。”

    “朝廷各部,勾心斗角,无利不起早。”

    “到了那一步,大魏摇摇欲坠,大厦将倾,这样的局面,难不成你想要看到。”

    “元正也好,平郡王也罢,都微不足道。”

    “重要的是,天下人,都想看看你这个大魏国君的胸襟究竟如何。”

    当今陛下彻底没脾气了,这些是他心里清楚,也早已经想好了应对的方案,不然他也不会这么快就和温若松翻脸。

    他什么都算计到了,就是没有算计到虎狼之国大秦,已经迫不及待了。

    身后的太监宫女们,此刻匍匐在地,大气都不敢喘一口,天境高手,如名字一样,如苍天在上。

    “传寡人口谕,命禁卫军与御林军撤军,昭告皇城所有的文臣武将,明日早朝,审理平郡王一案,谁若是缺席,杀无赦。”

    片刻间,皇宫正南门,响起浩荡钟声,激荡天宇。

    刹那间,所有的剑气转瞬即逝,世界都安静了下来。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