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二百四十三章 拔剑
    洗脚睡觉,本来是这样的,可平郡王这个不速之客,也没让元正睡成觉。

    躺在床上,手握木剑开花的剑柄,继续共鸣,开花的剑鞘五颜六色,奇珍异草为辅,日月星辰为主,相互辉映,浮现出森罗万象。

    便是如此,也没能让元正的诸侯剑有所进步。

    除了开花外,狱魔也被元正放在了床边,和凶剑躺在同一张床上,元正玩味的笑了笑,幸好自己不是个娘们啊。

    算了算时间,人应该差不多来了,会有人敲门吗?

    实际上没有,这座大门被直接林雄用手中长枪强势破开,一股真元气浪,扫荡了整个院落,便连假山也是轰然玉碎,小池塘里的鱼儿,被烟尘掩埋。

    地上的青石地板,也是被掀起来了。

    大门被破开后,林雄骑着甲等战马,率众鱼贯而来。

    巷子的外面,聚集了不少看热闹的人,有铁钩的人,更多的是看热闹不怕事儿大的老百姓,纷纷对巷子深处里的事情指手画脚。

    “听说是那个锦衣玉带的公子哥闯祸了,把平郡王给暴打了一顿。”

    “那平郡王也不是什么正经人,想买人家的侍女,人家公子哥不同意。”

    “原来如此啊,那两个侍女可真的是人间极品啊,我要是有银子,我都想买,可是我没有银子。”

    “不管怎么说,那个王爷再怎么不是个东西,毕竟是王爷,谁要是把王爷给打了,这事儿很难善了。”

    ……

    院子里,元正走出房门,手握狱魔。

    平郡王站在林雄的前面,骨头接好了,也能自由活动了,就是有点疼。

    指着元正的鼻子骂道:“小伙子,你倒是给我狂啊,有种继续动手啊!”

    林雄沉声喝道:“这位公子,无论你有着何等高贵身份,可你殴打平郡王,按照大魏律法,理应有十年的牢狱之灾,随我们走一趟吧。”

    花椒与茴香没有出来,因为元正特意交代过,这一次,让他保护一次两个姐姐。

    毕竟这两个小姐姐,将元正的五脏庙伺候的舒舒服服的。

    元正打了一个哈气,也没当回事儿,彻夜和傅玄黄详谈过后,也是有些耗损精气神。

    略微感应了一番,林雄有着道境巅峰修为,对于一个御林军武将而言,也算是不俗了,毕竟当将军的人,也没多少功夫感悟武道修为。

    元正开口道:“你怎么不问问我为什么要打这位什么郡王呢!”

    林雄愣了一下,这个小伙子的口气很大啊。

    顿时喝道:“混账东西,还不束手就擒,难道要我动手嘛!”

    在人家的院子里,是不能直接打人的,等他入了监牢之中,到时候皮鞭也好,还是烙铁,想怎么来就怎么来,吃相总是要讲究一下的。

    平郡王气不打一处来,骂道:“难不成你还想要动武吗?这里是大魏皇城,你难道一点王法都没有了吗!什么样的爹娘父母,竟然教导出了你这样的浪荡子弟,真是家门不幸!”

    元正火气上涌,他是庶子,他最讨厌的就是别人拿他的爹娘说事儿了。

    二话不说,并指为剑,一道剑气瞬息之间,射穿了平郡王的天灵盖。

    刹那间,寂静无声,落针可闻。

    林雄这一下知道自己闯的祸大了,自己就在平郡王的身边,都没有保护好,这份罪责,足以让他丢了自己的乌纱帽。

    可能补救多少,就是多少。

    提起长枪,怒吼道:“将士们,列阵!格杀此獠!”

    元正不屑一笑,毫不犹豫的拔出腰间狱魔,猩红色的血色剑气横卷天宇,一剑横扫而出。

    其剑势,如山崩海啸,如斩天铡刀,真元激荡之间,最前方的御林军将士们,砰砰砰几声,被拦腰斩断,倒在了血泊中。

    林雄撑起一道护体罡气,勉强抗住了这一剑。

    可自己的战马,也倒在了血泊中,这让林雄顿时上了真火,猛然间一个纵跃,一枪直刺元正,枪头处火树银花,以力道之重,真元之雄浑,完全可让寻常道境高手瞬息毙命。

    元正也觉得有些小看这个御林军将军了。

    微微抖落出一个剑花,恰到好处的卸下了这一枪的力道。

    肩膀上的金丝雀,腾空而起,化作一尊凶威赫赫的万里烟云照,张开血盆大口,一道雷炎光束爆射向林雄等人。

    轰隆隆!

    南门一带,地动山摇,整个别院,顷刻之间,成为废墟一座。

    元正潇洒纵跃之间,便骑在了万里烟云照身上。

    这一道雷炎光束,可瞬杀道境高手,便是元境高手,也很难正面撄锋。

    林雄和剩余的将士们合力撑起一道护体光幕,才勉勉强强的抗住了这一招。

    待得烟消云散,林雄看见的是一个意气风发的少年,骑着古来罕见的万里烟云照,这一下,林雄知道自己把事情搞大了。

    心里恨死了平郡王,你怎么谁都招惹啊,招惹别人的时候,起码也要踩点一二啊。

    这才恍然间明白,敢殴打平郡王的人,其身后怕最起码也是一尊权势滔天的异姓王吧。

    林雄是御林军的将军,兹事体大,可能还需要很多援手才行,无论怎么说,他们所做之事,符合大魏律法,哪怕有拉偏架的嫌疑,大体上,绝无徇私舞弊。

    “放信号,令其余各部将军率众来援。”林雄沉声道。

    元正眼睁睁的看着,天空中出现了一抹巨大的龙形烟花,哪怕是白天,这烟花,也甚是绚丽。

    这会儿,林雄也不在意倒在地上的平郡王了,因为他自己,都损失了很多个兄弟们,有些兄弟,还没有攒够钱娶媳妇呢。

    林雄怒吼道:“我管你是谁,如今你杀了平郡王,又杀了这么多御林军,怎么算,都是夷三族的大罪!”

    他长枪在手,可已经无力再战了,承受过元正一剑,又让扛把子雷霆一击,只是道境巅峰的他,真的是吃不消了。

    元正也不介意林雄的生死,这个人,在这件事当中,只是一个配角,微不足道的配角。

    爽朗应道:“夷三族,听上去很可怕啊。”

    林雄有些恍惚,他见过狂妄自大的少年,可从未见过如此狂妄自大的少年。

    此刻,别说是南门一带的老百姓了,整个皇城里的人都看到了天空中的龙形烟花,寻常而言,此等烟花,只有在大敌临近之时才会绽放。

    小南门一带的寒门士子们,赶紧缩到了城墙拐角处,这里的城墙最后,也最不容易殃及池鱼。

    青楼里,无论是江湖人,还是衣冠士子,还是其余的要员,纷纷打开窗户,看向了外面。

    甚至视野最开阔的地方,更是被明码标价,好不热闹。

    人群拥挤,都只为视线最开阔的地方。

    天空中,出现了一位骑着火麒麟的将军,那身手握方天画戟,身穿青云甲,御空而行,直逼南门。

    “我的天啊,连徐将军都出动了,那可是化境巅峰高手啊,到底出了多大的事啊。”

    元正并未理会无力再战的林雄,也不想杀了林雄,他不喜欢杀人,林雄也是无辜的,既然是配角,也没有必要非得死。

    花椒与茴香打开了剑匣,两人分别拿了一柄雪白如玉的剑,和一柄漆黑如墨的剑。

    都是长剑,细长的剑。

    雪白如玉的剑,名曰晨曦,漆黑如墨的剑,名曰暗月。

    这两柄剑,实属当世神兵利器,可惜,还没有闯出自己的名气。

    两位绝世美女,微微招手,西南角的天际里,两头五色鹿御空而来,花椒与茴香瞬息之间,便到达了天宇之上,骑着五色鹿,手握利器,迎向了从四面八方而来的大内高手。

    看热闹的人们,觉得顿时更加热闹了,无数痴男怨女,眼珠子都快要瞪出来了。

    有两位女子,风华绝代,国色天香,名动皇城。

    如今,各自骑着五色鹿,握黑白二剑,迎战八方群敌,剑气动,则天地阖。

    一剑出,整个太阳都仿佛快要从天上掉下来了。

    徐将军很不凑巧,临近了茴香这里,茴香是一个冷漠到了骨子里的少女,看着青云甲在身的徐将军,开口道:“我只需两剑,便可要了你的命。”

    徐将军勃然大怒,当年也是沙场征战的猛人,如今被一个女子如此威胁,怎能咽的下这口气,轻喝道:“姑娘,你也不害怕风大闪了舌头!”

    茴香的回复很简单,只是一剑。

    这一剑,光怪陆离,风情万种,令天地风云变色,将众生视作鱼肉,将大地当做砧板。

    剑气剑光所到之处,虚空寸寸崩溃,流露出一片又一片的黑色空间,吸食灵魂。

    徐将军的方天画戟在地鸣,在颤抖,那柄剑名曰暗月,是一柄有灵性的剑,亦有剑灵。

    茴香的身后,浮现出了一尊黑色的巨大暗月,隐约间,遮天蔽日,向整个皇城笼罩而去,大地一片阴影,不见丝毫光彩。

    轰!

    徐将军全力一击,真元聚集到了极致,方天画戟竖劈而去,依然没能破开对方的剑气,方天画戟,更是怦然玉碎,一道灭杀之力,渗入了徐将军的五脏六腑之中。

    不可一世的火麒麟,终归从天空中坠落了下去。

    茴香索然无味的说道:“看来我是高估你了,连我一剑都承受不起。”

    天空中,剑气纵横,元正骑着万里烟云照,犹如猛将攻城拔寨,横剑术也好,纵剑术也好,尽情施展,华丽的剑光,割据了整个皇城。

    只是元正也很无奈,他解决掉的,都是一些虾兵蟹将。

    反倒是身边的花椒姐姐,不管任何人来了,都是一剑,骑着火麒麟的人不止那个徐将军,还有七八个人。

    花椒的剑名曰晨曦,一剑出,和光同尘,光耀九天。

    形成浩荡剑域,拱卫元正,令元正觉得,自己就是背后一个放冷箭的人。

    狱魔凶性大发,任意一剑,便可让接触者,形神俱灭。

    看热闹的人们,只能看见天空中不停地有人掉下来,然后重伤,或是死去,死去的人仿佛更多一点。

    傅玄黄在某个客栈的屋顶,屋顶是危险的地方,稍有不慎,便会剑气误伤,被大魏的猛将误伤,所以没有多少人,傅玄黄一个人占据着屋顶,看着天空中的盛况。

    好多年了,江湖中,都没有出现过这样的盛事了。

    喃喃自语道:“那两个女子的修为,已然无限接近心境,又有神兵利器在手,便是遇到心境高手,也能一战,昨天晚上,给我倒了三碗饺子汤,还有两杯茶。”

    “其实挺好喝的。”

    “这大概就是花开时节动京城,我花开后百花杀了吧。”

    剑域森然,如钢铁城墙,任你武夫来此,皆是败北。

    另一个屋顶,段明和两位随从看着天空中的盛况,瞪大了眼睛,心虚的说道:“幸亏啊,那天晚上三公子没有为难我。”

    皇城之外的柳树下,沈越也看见了,也不打算复读功课了,看到元正如此绝世风采,心里便想好了,秋后殿试不去了,跟着元正公子混吧,只要他这一次能够活下来。

    皇宫深处,禁卫军们整装待发,一头头难得一见的火麒麟依序而立,等着主人。

    最高处的地方,名曰天霜台,当今陛下站在这里,负手而立,身后的太监和宫女们,匍匐在地,就连呼吸都很匀称。

    陛下看的真真切切,那个侄子所向睥睨,手中剑,不可一世。

    像极了当年的元铁山。

    嘴里呢喃道:“我本来以为你会规规矩矩的,可你还是杀人了,还杀了朕这么多人。”

    一道令当今陛下毛骨悚然的声音无端响起:“那你可曾扪心自问,你的侄子,为何要杀人呢,今日可是你和你侄子第一次相见,哪怕你的侄子还没看见你,可你看见了他。”

    一位带着银色面具的高大男人,悬空而立,周围风起云涌,肃杀天宇。

    如仙人下凡。

    当今陛下挑了挑眉头,冷笑道:“你就是独孤信,我曾听闻过你,怎么,这一次是为你的好徒弟撑腰来了。”

    说到好徒弟的时候,当今陛下故意提高了嗓门……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