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二百四十一章 揍人
    夜尽天明,饺子馆里的人仍然有很多。

    不打烊的话,这家饺子馆也不会缺乏客源,令许多客人无奈的是,晚上不打烊,白天起码要到午时以后才会开门。

    周围有许多铁钩的钩子,看到元正带着两位侍女出来之后,才徐徐散开。

    白衣胜雪的傅玄黄,大概间隔了一炷香的时间,才出来。

    早上归家,元正也不觉得疲惫,彻夜详谈之后,元正已经认为傅玄黄会考虑清楚,跟他回苍云城的。

    元正不着急,起码要等到秋后殿试结束了,他才会离开皇城。

    如今确认了两件事,今年的科举,是属于儒将的,正儿八经的读书人,很难尝到什么甜头,便是混上了一个不错的名次,也会在某个清水衙门里,熬上很多年,才有一定的可能成为那出云之月。

    第二件事,元正以为来到皇城里,那个名义上的舅舅会多加刁难,事实上没有,可越是这样,元正的心里便越是郁闷,那个舅舅要是稍微有点动静,元正的心里还能好受一些。

    可偏偏玩起来了君心难测的把戏,元正觉得自己的舅舅有些调皮了。

    早上的巷子很安静,回去之后,也不敢劳烦花椒和茴香再做些什么了,元正会洗漱一番,直接睡觉,睡起来无论天黑还是天亮,他都不在意。

    自家院子的门口,站着一位约莫五十余岁的中年男人,穿着朴素,就像是大户人家里的闲散家主。

    身材有些臃肿,至于五官轮廓,倒也算得上立体清秀,可那应该是年轻时候的模样,现在嘛,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正经人。

    元正苦涩的笑了笑,临前问道:“你来我家院子门口等着,有何事情啊?”

    平郡王下意识的忽略了元正,眼睛直勾勾的看向了花椒与茴香。

    然后直言不讳道:“我愿意出一个你很满意的价钱,把你的侍女卖给我可好?”

    元正继续问道:“不知道你能出多少价钱?”

    平郡王道:“五万两黄金,你觉得如何,有了这笔银子,以后你无论入朝为官,还是混迹江湖,都能打得通人脉了,也能成为一个体面人。”

    元正冷笑道:“你觉得我是要饭的,区区五万两,就想要打发我。”

    平郡王终于意识到了事情不对劲,开始正视元正。

    不屑的打量了一眼元正,很是不爽的说道:“你知道我是谁吗?”

    元正漠然道:“关我屁事啊。”

    平郡王撸了撸袖子,龇牙咧嘴的说道:“小伙子,这里可是皇城,你不要把路走的太窄了。”

    元正感应了一下,这位前辈好像并没有什么武道修为,旋即,一个鞭腿抽了过去,砰地一声,将这位上了年级的郡王抽倒在了地上。

    接着,一只脚踩在了平郡王的脸上,还微微用力蹂躏了几下。

    不屑道:“说的你好像是天王老子一样,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一个郡王,哪怕是亲王来了,在老子这里,也讨不到什么便宜,出门才装了五万两黄金在身,你这样的老不死,怎么好意思出门?”

    平郡王在地上挣扎,一记鞭腿过后,平郡王依然知晓自己的肋骨骨折了,后腰子那里,更是遭受了重创,一股暗劲渗了进去。

    他很想说话,开口大骂,结果自己的嘴巴被这个小伙子用鞋底子给盖住了,还在来回揉捏当中,这滋味,别提了。

    平郡王是有家室的人,购买两个小妾,也只敢安置在别的地方,走金屋藏娇的路子,可不敢让家里人知道了。

    自己的正室,早已经人老珠黄,干巴巴的了,可正室这些年来也没有做错什么事情,很是贤良淑德,深受宗亲们的爱戴和拥护,平郡王自然是不敢休了自己的正室。

    不光彩的事情,自己一个人出来单干就好,可一个人出来单干,发现打架这件事不是年轻小伙子的对手,平郡王此时肠子都悔青了,好歹也是一个郡王啊,如此的不体面。

    别说一个年轻小伙子了,便是大将军庞宗,丞相温若松,也不敢对他做这种事。

    当然了,那个武王元铁山就不好说了,敢殿前溅血的人,这整个大魏,除了陛下以外,其余的人,元铁山都敢下黑手。

    元正觉得这人真的是死狗烂肉,估计这个郡王也是世袭罔替的。

    随意一脚,将平郡王当做皮球一般,踢开了三米远,不屑道:“滚,下一次再敢来这里找茬儿,打不死你。”

    平郡王心里惊疑不定,在被踢出去的这三米远当中,他身上已经多出骨折了,可这个小伙子很有分寸,上半身骨折了,可两条腿还能走路,很明显就是故意的。

    艰难的爬起来,发出老道的惨叫声。

    看到元正带着两位貌美的侍女进入院子之后,平郡王才敢破口大骂:“小伙子,你等着,你打了我,你绝对走不出这个皇城。”

    也许是害怕元正出来再给他补上几腿,平郡王说完话以后,强忍着骨折的痛楚,一溜烟的速度便小跑出了这个样子。

    于此时,隔壁的张大人打开仪门,出门看了看,沧桑的眼眸隐约看见了一个胖子落荒而逃的背影,他认得这个人,心里稍微一想,就明白是什么事情了,毕竟平郡王在皇城里口碑,那也是真的“有口皆碑。”

    回到院子里的元正,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昨天晚上吃的饺子有点多了,他吃了九碗饺子,傅玄黄吃了八碗饺子。

    谁吃得多,谁的本事就大,也就导致最后是在跟傅玄黄赌气吃饺子。

    花椒给元正端来了洗脚水,对于元正方才的所作所为,花椒和茴香还是赞赏的,毕竟是为了她们,也为了鬼谷一派的门面。

    可花椒不解问道:“你为什么不直接杀了他,那样的人,日后也不知道要祸害多少黄花闺女呢。”

    元正将脚放进盆子里,水温刚刚好,滋润而又炙热,很入体。

    调皮笑道:“这你就不懂了吧,我们若是在这里杀了他,两个人的事情就说不清楚了,可他若是带人敢来这里直接找场子,到时候咱们下手,也算的上是正当防卫,理亏的是他。”

    这一次,花椒和茴香总算是相信,元正以前真的是个纨绔了。

    在这种事上,也是过来人了。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