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二百三十七章 皇城的夜
    晚上要吃的清淡一些,吃的太荤腥了,半夜起床去如厕时,事倍功半,可能还出不来货。

    元正喝着小米粥,很是惬意的说道:“晚上是寒门士子最热闹的时候,不至于成群结队,但肯定会有七八个人聚集在一起,抱团取暖。”

    “秋后殿试是不错的时间点,要是春季殿试的话,士子们提前入了皇城,衣冠士子到还好说,可寒门士子们,整个冬天都是挨饿受冻的。”

    花椒与茴香没有搭理元正,吃饭的时候,她们不喜欢说话,平时也不喜欢说话。

    也没有和元正在一张桌子上吃饭,元正吃着,两个貌美的侍女看着,这很有仪式感。

    可自从知晓花椒和茴香的武道修为可以碾压自己时,元正每一次都觉得吃饭的时候是一种煎熬。

    可自己也贪图人家的厨艺,只能硬着头皮受着煎熬了。

    如两尊猛虎,看着绵羊吃草,当然了,花椒与茴香也不是什么母老虎。

    没过多久,元正便吃完了,花椒与茴香才开始善后。

    元正在庭院里来回踱步,这两日也没有去找沈越,其实元正很想将沈越也接到这个别院里居住,在那棵柳树下,对于一个没有武道修为的寒门士子来说,夜晚虽然不冷,可蚊虫叮咬,也挺受罪的。

    要是沈越从一开始就答应元正的邀请,他这会儿肯定居住在这个别院里,这个别院,是武王曾经居住的地方。

    左邻四舍,也都是一些了不起的大人物,对沈越开阔眼界,还是颇有裨益的。

    待到花椒和茴香收拾完了之后,元正便带着两个貌美如花的侍女出门去也。

    肩膀上趴着的金丝雀,近两日还没有饿肚子的倾向,在来皇城之前,元正带着扛把子在秦岭深处,吃了许多妖兽的内丹,还有一头穷奇被扛把子吃了。

    两三个月里面,扛把子应该不会觉得饿,毕竟穷奇的血肉,也不是那么好消化的。

    大街上,熙熙攘攘,车水马龙,随处可见年轻的公子哥,偶尔也能看到那么一两个背负剑匣的江湖女侠或是少侠或是老侠客。

    青楼一旦到了晚上,便是真的灯火通明,哄闹不止。

    街道上的人,去处无非也就三个地方,一者是客栈,二者是青楼,三者是赌场。

    去客栈里的人,多为上了年纪的人,三五好友聚在一起,吃吃喝喝也图个热闹。

    去青楼的人,多数都是年轻人,上了年纪的人去青楼,也是白交银子,在皇城的青楼里去一次的花销,足够在地方上买上一两个姿容尚可的黄花闺女消遣。

    会算账的人,是不会去青楼的。

    天底下的老百姓,有两个愿望,第一个就是吃饱穿暖,年年有余。

    第二个嘛,就是希望有朝一日,能够在繁华的皇城里安家落户。

    这有些庸俗,可庸俗的背后往往都有着实实在在的好处。

    比如说在皇城里安家落户,自然可以轻而易举的接触到许多平日里根本见不上面的大人物,外地来的刺史和郡守来了,面对皇城的老百姓,那也是客客气气的。

    皇城的老百姓,是绝对不能小看的,十个有九个,都是极有背景的人物。

    其人脉盘根错节,其渠道更是五花八门,便是封疆大吏来到此间,有些时候也得屈尊降贵,去拜拜码头。

    元正也想要去拜码头,可一想到自己的老子在南门巷子深处有一座别院,也用不着去拜码头了。

    至于那些去赌场的人,真的老少皆宜,有豪门世族,也有大户人家的子嗣,偶尔,也会出现那么几个黑道豪强。

    咸阳里有着黑道豪强在地下活动,大业这里,自然也有黑道豪强。

    天下的乌鸦一般黑,这话也不是说说而已的。

    只是说,皇城里的黑道豪强,比较起其余地方的黑道豪强,有个好处,也有坏处。

    好处则在于可以和大人物们接触上,兴许有朝一日,还能将自己的子孙送往庙堂之上。

    坏处嘛,就是挣来的银子,多少也得吐出来,供养着背后的各路神仙,为人处世,处处小心谨慎,如履薄冰,虽然是黑道,却更像是鹰犬,日子过的其实也并不滋润。

    除了小南门一带,元正还想要去别的地方看看,青楼门口的姑娘们打扮的不算是浓妆艳抹,也不算是略施粉黛,反正差不多,让人看起来极为顺眼。

    细腰藕臂,一双水汪汪的眼睛,含情脉脉的看着过往的路人,这样的眼神,多数都停留在皮囊尚可的年轻人身上。

    姑娘们也是人,同样伺候主子,她们宁愿伺候元正这样细皮嫩肉的少年,也不愿意去伺候梁武那等皮糙肉厚的匹夫。

    元正带着花椒与茴香路过一家青楼的时候,感受到其含情脉脉之后,立即运转盛神之法,强行让自己念头通达。

    来皇城是来干正经事情的,不是来逛窑子的。

    若是过往,元正经不起这样的诱惑,有一个姑娘,身材修长,有肉的地方有肉,没肉的地方也没肉,瓜子脸,柳叶眉,搭配着一双杏眼,和雪白的皮肤,略微腰肢,差一点让元正心境不稳。

    回头看了一眼花椒与茴香,有如此两个美貌的侍女,元正的心里便会开始比较,觉得那些个小姑子没有自己的侍女漂亮的时候,心里那股不正义的想法,也就随之消散了。

    有一段时间,元正在瀚州的青楼里居住了差不多一个月。

    每日都是红袖添香,温香软玉在怀,一群风味不同的小姐姐轮番伺候着自己,看那个小姐姐比较可爱,便让那个小姐姐学乌龟爬行,谁要是学的最好,就给谁打赏黄金百两。

    在那里,也是元正初次认识到人生的地方。

    有些人,看上去牛高马大的,实际上进去没一会儿就出来了,脸上的表情耐人寻味,不知道是沮丧还是在得意。

    反倒是有一些看上去不太行的小伙子,个头也小,人也消瘦,这样的小伙子,往往都能将青楼里的姐姐们折腾的死去活来的。

    所以啊,凡事真的不能只看表面。

    小南门的城墙拐角处,扎堆的寒门士子约莫有五十余人。

    算上没有来到小南门的寒门士子,如沈越之流,这一次来到皇城的寒门士子,数量应该不会超过一百人。

    这个数目已经是极大了,能来皇城的寒门士子,必然都是拔尖的。

    因为多数寒门士子,都在地方考场上被刷下去了,那个数目是极大的。

    元正忍不住想起了钟南,其实元正也不知晓钟南到底是寒门士子,还是衣冠士子,只是看上去是寒门士子的风采。

    心想,要是钟南这一次来参加秋后殿试,会不会一举夺魁呢?

    扎堆的地方,元正其实不太想要去,今夜出来,就是想找落单的寒门士子,如沈越支流。

    毕竟某位大神说过,猛兽总是独行,牛羊才成群结队。

    一个颇有个性的读书人,极为骄傲的读书人,不管他是否恃才傲物,但能骄傲的人,也必然有着骄傲的底气,不害怕骄傲,就害怕骄傲不起来的人。

    可惜还是元正失望了,落单的寒门士子,真的是出于淤泥而不染。

    皇城看似繁华,也是一个大染缸,不明白人情世故的人,去几次青楼,去几次赌场,啥事儿都懂了。

    看似抱团取暖,实际上心里想的都是,等混个一官半职了,一定要去青楼里释放一下,就和当初李尘一样,只是李尘终归恪守住了心里的底线。

    当然,千华若是不出现在李尘年少的岁月里,李尘这会儿应该也是“久经沙场”的老油子了。

    元正很希望可以看到第二个沈越。

    但转悠了很久,还是没有,可他也不着急,因为这才夏季,每天都有士子从外地来到皇城,好戏还在后面呢。

    不过赶路而来的寒门士子,一双脚丫子,就算没有磨出泡,也差不多了。

    衣冠士子嘛,一路舟车劳顿,来了皇城之后,肯定会歇息几天再去青楼的。

    元正偶尔也在猜测,小南门这一道龙门,到底有多少人会越过去。

    其实他自己也是一道龙门,可这一道龙门,只对寒门士子开放,衣冠士子那里,消磨不起啊。

    元正很想知道二哥这时候在哪里,会不会也背着姜灵,偷偷摸摸的去了青楼,这事儿也不好说,二哥看起来正经,可元正总觉得自己的二哥,没有想象之中的那么正经。

    忽然间,茴香流露出了一抹煞气,元正的后背顿觉冰冷刺骨,脊椎骨如临冰窖。

    蓦然回首,问道:“什么情况?”

    茴香的视线看向了正东方迎面走来的一个年轻公子身上,那位公子哥锦衣玉带,肩膀上趴着一只猎鹰,在其身后,还有三五随从,都不是年轻人,都是上了年纪的武道高手。

    元正不太明白发生了什么,可看这个架势,难免是要打上一架了。

    “走,咱们去人少的地方,这个地儿动手,太招摇了。”元正沉声道。

    花椒与茴香嗯了一声,很难想象,花椒和茴香入了皇城之后,让多少小伙子忘不了,又让多少小伙子或是老小伙儿恨死了元正这个多余人……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