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二百三十六章 心乱
    下午,皇宫深处。

    御花园里,一位英姿伟岸的中年男人,穿着一袭合身的锦绣龙袍,端坐在椅子上,手握黑子,举棋不定。

    他的对面,是一位姿容并不如何过人的女子,看上去还有些平庸,可她是皇后,大名鼎鼎的昭阳皇后。

    黑白二子的围杀,已进入白热化,黑子举棋不定,白子亦是如此。

    昭阳皇后今日穿着一袭简单的宫装,对于一个皇后而言,未免有些朴素,可在成为皇后之前,她就是一个朴素的女人,这些年来,宫闱之中的斗争,多数都是由皇后打理。

    说书人口中的后宫,是三宫六院,皇后统御后宫,母仪天下,好不威风。

    可昭阳皇后并不这样觉得,三皇子和六皇子都是她的儿子,偏偏一样的优秀,偏偏和睦的不像话,偏偏都有龙凤之姿,不但昭阳皇后如此为难,就连她对面的这个男人,也是相当的为难。

    中年男人道:“举棋不定,对于我来说,不是一件好事,可偏偏就是发生在了我的身上,自家儿子的事情举棋不定,别人家儿子的事情,也是举棋不定。”

    “我那个素未谋面的侄儿,已经来到了皇城,就在南门那个巷子里住着,当年元铁山也是住在那里,那时候我也没有成为如今的陛下,经常去那个庭院里找元铁山吃酒。”

    “有些时候,觉得院子里不方便,就会去南门那个饺子馆里吃饺子。”

    “世事变迁,大家都上了年纪,也都有各自的家事,当年驱车猎物,彻夜不休的青春往事,是一去不返了。”

    “可元铁山还是和当年一样的不讲究,打心眼里,我羡慕这样的元铁山,脾气还是一如既往的硬。”

    “那一次早朝,他打死了一个言官,我也并不在意,可这一次,我那个素未谋面的侄子,来到了我家门口,也不来拜访我这个多出来的舅舅,就连元铁山自己都不打声招呼。”

    “铁钩已经在那个庭院里布局了,可我想了想,还是撤了,我那个侄子,终归还是个年轻人,提前和我们这些老油子正面相持,对他也许是一件好事,可对我来说,就很不体面了。”

    “我有想过,在任何地方杀了我那个侄子都行,唯独不能在我的家门口给杀了。”

    “灯下黑,灯下果然够黑。”

    说完这些,当今陛下手里的黑子还是没有落下,还是放在了自己的棋盒里,不好下的棋,干脆就不下了。

    昭阳皇后安慰道:“反正他都已经来了,还带着两个可以嫁入王侯之家的侍女,想来也会给他惹来不少麻烦,他若是乖乖听话,不胡闹什么,这繁华的皇城,他到处都可以游玩。”

    “可若是一不小心杀了人,我们又该如何?”

    “我听闻兵部尚书大人的独子,都看上了那两个侍女,想要花高价钱买过来。”

    “这有些倒灶,可人家的私事,我们也不好定夺,最苦的永远是女儿家。”

    身为一国之君,家事总归是难以料理的政务。

    他说道:“其实我早就知道,我那个侄子只是一个庶子,风岭山脉里的盐铁之利,我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因为山高皇帝远,也懒得插手,灵州境内的官员,更是置之不理。”

    “就连咱们的丞相大人,似乎也送给了侄子一份人情。”

    “过几年,我那个侄子到了及冠之年,武王世子一位,也就落下来了,青儿将会成为未来的武王,我的好妹妹,也终归成了元家的人,可谁能够明白我的苦楚?”

    “大秦枕戈待战,我大魏虽也无惧,可总归有那么几个事,让我如鲠在喉。”

    “温若松这些年来,不争就是大争,我不曾计较,任由他削弱皇权,任由他门徒故旧遍布朝野上下。”

    “庞宗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我也并不在意,本来还指望他和元铁山能够相持下去,就不说彻底的相持下去,哪怕相持三五也成啊,这样局面才会变得有意思。”

    “可庞宗不争气啊,终归只是当大将军的材料,没有封王的悟性。”

    “我那个妹夫啊,倒是活泼可爱,听说还入了天境,江湖可高于庙堂,很难想象,如果瀚州真的是个出龙的风水,这会儿我该怎么办呢?”

    说着说着,这位陛下已经笑了,像是在苦中作乐,又像是在追忆当年情。

    ……

    日渐黄昏,巷子里陆陆续续出现归家的人。

    元正带着花椒和茴香去菜市场转悠了一个圈子,买了些许牛肉,还有猪肉大葱,青菜若干,整日大油大肉,元正也觉得不妥,在皇城里,尝试着修身养性,也是一个不错的主意,有助于诸侯剑的修行。

    他决定,接下来的每日三餐,都吃的清淡一些。

    以花椒和茴香的厨艺,就算煮出来的饭食如何清淡,想来也不会让元正日渐消瘦。

    还有一个中年男人一个人提着一箩筐的地瓜,和元正三人并肩而行,看上去沉默寡言,也不像是一个官话连篇的主儿。

    元正开口问道:“想来你就是张大人了,我们是邻居,我是新来的。”

    张满清嗯了一声道:“二殿下有跟我说过此事,你会在这个巷子里居住一段时间,本想着三公子来了之后,应该是歌舞升平,浪荡青楼的,可不曾想到,也会去茶市场买菜,回家做饭,莫非是一时心血来潮,体验一番在皇城安家落户的感觉。”

    元正看了一眼箩筐里的地瓜,看其成色,有些老旧,应该是储存在冰窖里的,夏季的话,地瓜的价格要比顺季高出三倍来。

    他本来想着,户部尚书应该过着锦衣玉食的日子,不曾想到,他也喜欢吃地瓜。

    笑道:“算是吧,我没来过皇城,打算切身实地的体会一下皇城的风土人情,在我的印象里,皇城不应该只有莺歌燕舞,酒肉满门,也有正常的吃喝拉撒,和人间百味。”

    张满洲对元正不了解,虽听过其风声,可也只是听过,具体如何,张满清也不在意。

    只是这话说出来后,张满清对元正也有了一分好感,当然,也只是一分。

    “那你慢慢体会,闲了的话,可以来找我喝酒,不谈政事,只是街坊邻居的交情。”张满洲道。

    元正微微点头道:“嗯。”

    话虽如此,可元正能感觉到,这是张满洲对他最大的好感了。

    没几步路,张满洲回到了自己的院子里,元正也回到了院子里,花椒和茴香开始去灶台忙活了。

    元正一个人,在书房里盘膝而坐,领悟诸侯剑,周身剑气如游龙,摇曳不定,熠熠生辉,眼尖的人可看出,周围的虚空,都被剑气切割成了一片又一片的虚无。

    得白卫指点过后,元正是进步了,来到了皇城之后,元正又进步了。

    能进步一点就是最大的满足,可元正始终觉得,有些慢,兴许是形势比人强的缘故,也不知晓阳子一个人在苍云城打理着拜月山庄的生意,又打理着云端之巅的事情,可否能忙得过来。

    想得越多,心越杂乱,这会儿的元正,有些清楚中老年人们的愁苦,是怎么来的了。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