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二百三十五章 操心的老父亲
    瀚州,武王府。

    夏日的武王府,清凉而又安静,武王长子正替着武王挨个挨个的去六骁将那里拜访。

    武王次子,在皇城里给人家还人情。

    武王庶子,也在皇城,只是不清楚到底在干嘛。

    元铁山就乐呵了,自己的三个儿子,不知不觉间,都开始在武王府以外的地方折腾了,当父亲的人,心里也是说不出来的高兴。

    这一次不再是元铁山和陈煜两人,秋华王妃也在,三人围坐一桌。

    王妃喝花茶,两个男人喝苦茶。

    武王府极土木之盛,金碧辉煌不说,还有一个小皇宫的美誉,这也是那些好事的读书人,给元铁山头上扣的一个屎盆子。

    也没把元铁山怎么样,元铁山依旧活的旺旺的,还理直气壮的。

    元铁山一边沉思,一边笑道:“我有两三年没有见过我的正儿了,也不知道个子长高了没有,听说他那两个剑侍很漂亮,可以嫁入王侯之家,这以后正儿若是真的走三妻四妾的路子,可要比他两个哥哥有出息多了。”

    秋华王妃白了一眼元铁山,有气不打一处来。

    陈煜笑眯眯道:“兴许那两个侍女,真的也只是侍女呢,不会越过雷池半步,近年来,只是听闻三少爷在江湖上闯出了赫赫名头,连诸葛老头儿都要请他吃饭。”

    “关于风花雪月的事情,倒是鲜有听闻,三公子搞不好是转了性子。”

    秋华王妃难得开口说道:“转了性子没有,我倒是不知道,不过敢孤身入皇城,长了胆子倒是真的,铁钩那里,这会儿也在想办法,一些好事之徒,稍微给他找个茬儿,就能将禁卫军吸引过去,然后顺理成章的将他打入天牢。”

    皇城可不是别的地方,除了自然死亡的,和饿死街头的。

    寻常人要是在皇城里杀一个人,那可就真的走不利索了。

    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在皇城里那是真的,前几年,一位皇子因为一时贪玩,用皮鞭打死了一个黄花闺女,还真的就被当今陛下毫不犹豫的斩立决了。

    元正若是在那是非之地,稍微遇点事情,便是数不清的麻烦。

    元铁山道:“我很好奇的地方是,我不知道正儿在苍云城干了一些什么,风岭山脉里的盐铁尽数进入了拜月山庄,可进入拜月山庄之后,又不见了踪迹,听说那个马场很大,有时间的话,我也不介意亲自去看看。”

    “西蜀双壁那里,也被正儿给压了一头,正儿到底用的什么手段,我也不知晓,跟谁学的剑道,也是一个未知数。”

    “成立了云端之巅这个江湖帮派,更不知道里面到底是个什么成分。”

    “实话实说,我这会儿都想要过去看看。”

    “皇城里,我那位大舅哥早就知道正儿去了,兴许正儿就是想要看看当今陛下对他到底是个什么态度,什么反应。”

    “二者,秋后殿试,那里聚集了不少读书人,正儿去了之后,应该会开阔不少眼界。”

    秋华王妃在一旁幽幽说道:“那就真的不害怕皇兄一怒,就将你的正儿给杀了?”

    元铁山淡淡然笑道:“这个我还真的不害怕,规矩和法则那是针对弱者的,据我所知,正儿的师傅,传授他沧海**的师傅,此刻也在皇城,这么重要的旅途,他当然要给自己的徒弟保驾护航,虽说很少听到他的消息,可但凡正儿遇到了危险,他总是能够第一时间出现在正儿的身边。”

    “我的大舅子,你的皇兄,就算派出精兵猛将,围住了正儿,那又能如何?”

    “天境高手,江湖高于庙堂,我虽然也勉强到达了天境,可也只是初期,纵然是这样,我都有底气进入皇城的金銮殿上喝几杯酒,发发酒疯。”

    “可正儿的师傅那就不一样了,自我认识他的时候起,他就已经是天境高手了,已经无所畏惧这整个天下了。”

    秋华王妃如今也是真的站在了元铁山这边,她和皇兄会翻脸,是她从来没有想到过的事情。

    一直以为,等到了一定的年纪,感情淡了,才会顺其自然的翻脸。

    可始终都不曾想到,因为麟儿的字而翻脸,仲起这个字,真的就让皇兄如鲠在喉吗?

    陈煜道:“如果这一次三公子是在皇城里老老实实,和和气气的待着,和和气气的归来,便说明陛下已经默认了这个多出来的外甥,如果不是,怕就要给王爷你发脾气了。”

    元铁山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大争就要来了,大秦和大魏打起来之后,大夏和大周也不会闲着,我瀚州虽然不是一个出龙的风水,可是个屠龙的风水啊,他给我发脾气试试看,看谁的刀子硬。”

    “至尊的位置上做得久了,还真的以为自己是天王老子了。”

    “说难听一点,老子这会儿要是解甲归田,当今陛下怕是要哭鼻子了。”

    “指望庞宗那个怂货,还能经得起大秦铁骑的折腾?”

    “温若松那里,他已经翻脸了,庞宗固然有小人得志的倾向,可一个小人而已,能走多远,庞宗心里没数,可他那里难道还没数了?”

    “临阵换帅,他试试看。”

    “本来想着,正儿此次进入皇城走马观花,我也打算给他写一封信,希望他这个当舅舅的多多担待,可我又一想,正儿都已经破罐子破摔了,我也干脆跟着一起破罐子破摔,看看他是个什么反应?”

    “太平年间就不多说了,主导权全在他那里,这个年月,虽然不兵荒马乱,可武夫的拳头总比读书人的笔杆子好用多了。”

    听到这话,秋华王妃心里不是滋味,可心里又是滋味,很是矛盾。

    以前她觉得元铁山不解风情,如今她也上了年纪,两个儿子也快要成家了,许多事也想明白了,开始觉得自己的丈夫也还不错,话粗理不粗。

    到了点子上,其实就是比谁的底气足,谁的底牌大。

    老话说得好,有钱人胆子壮,不因为别的,就是因为有钱。

    陈煜幽幽说道:“这么野蛮,怕不太好吧。”

    元铁山将茶水当做酒水,一饮而尽,豪爽道:“有什么不好的,都这把年纪了,啥事儿看不开。”

    “只是让我比较意外的是,正儿如今也算是立事了,我以为正儿会提前来找我这个老子,让老子给他帮帮忙,可是他没有,和拜月山庄不清不楚的,和西蜀双壁不清不楚的。”

    “背后有高人指点啊,当初你也见过那个头戴紫金冠,穿着紫色道袍的道士,觉得那个人怎么样?”

    陈煜实话实说道:“我记得我好像跟你说过这事儿,接触太短,摸不清楚,好像和正儿还是师兄弟。”

    元铁山疑惑道:“看来正儿是拜在了某个道观里当徒弟了,我是这么想的,趁着大争还未到来之前,想要和正儿接触一下,看看他到底在搞什么名堂,本来想着,等到他及冠之年回来以后,给他办一个风风光光的及冠之礼,按时间上来算,等他及冠之年的时候,我可能就在战场上了。”

    “可正儿不来主动找我,我觉得,我主动找他,显得有些多此一举,挺难为人的。”

    当父亲的人,不知道小儿子在外面折腾什么,也不曾向父亲主动借钱借势,这种感觉真的是谜一般的。

    换做元青和元麟,要是在外面搞事情,定然是稍有不慎,就会请求父亲指点迷津的。

    这话也不好说,元青和元麟总体来说,还是很规矩的,符合主流价值观的要求。

    可元正彻底是不走寻常路,搞不清楚他到底想干嘛。

    陈煜也乐呵了,当儿子的人,能把老子搞的迷糊起来,其实也是本事。

    秋华王妃却说道:“如果他这一次大闹皇城,则天下皆知,年轻人名气大了,也架不住自己的名头,这个就需要好好留意了,善后的事情,估计还是少不了你的麻烦。”

    元铁山却摇头道:“不一定非要我来善后,我一直都觉得,从正儿无故消失的时候开始,正儿背后一直就有高人指点,你有武道修为不假,可你也不会明白,修行了《沧海**》的人,好端端的又去修行剑道,这里面肯定有猫腻。”

    “除却开花这个由头之外,正儿修行剑道,疑似还有别的目的,我听麟儿说过,正儿的剑道修为很是不俗,可他也看不出来什么门道。”

    武道修为一事,不在于修行多少至强功法。

    而是将一门功法修行到炉火纯青如臂使指的程度。

    元青也修行先天罡气和擒龙功,看似比元铁山多出来了擒龙功。

    可父子两人要是同境界一战,怎么假设,都是元青必败无疑,元铁山这个当老子的人,必胜之。

    秋华王妃被怼了一句,也没有不高兴,只是男人有时候考虑问题,和女人有所差异。

    陈煜淡淡然道:“你先别猜测了,这些事情,该你知道的时候,你就知道了,不该你知道的时候,怎么猜都猜不出来。”

    很难想象,武王府里的人有朝一日得知真相,是个什么反应。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