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二百三十四章 相逢不如偶遇
    走出春福客栈后,元正也没有给沈越一笔足够花销的银两。

    沈越拜别道:“我还是会回到那个柳树下,再看看书籍,小南门里太热闹,寒门士子抱团取暖,实则也是弱者向弱者抽刀,公子若是寻访人才,也要看仔细了。”

    令人最揪心的,怕也莫过于弱者向弱者抽刀了。

    元正柔和应道:“我会留意的,这一段日子我大概也在皇城里,若是方便的话,我会去你找你聊天解闷的,你可不要换成了另外一棵柳树。”

    沈越道:“不会,那棵柳树是最大的,可以遮风避雨的。”

    元正亦是双手微微作揖,拜别了沈越。

    至此,在许多人不理解的目光里,这两人于春福客栈的门口相互告别。

    街道上,很是热闹,许多人的眸光都停留在了花椒与茴香的身上,便是女子,亦是如此,很少有女子关注元正的,大概心里觉得,这样的公子有了如此美貌的侍女,估计也不缺侍女了。

    元正走在前面,锦衣玉带的模样,在这繁华的皇城里,也不会丢了气质。

    玩笑道:“如果我猜测的不错,许多人已经对两位姐姐芳心暗许了,对我嘛,则是恨之入骨,真要遇到了硬点子,两位姐姐的实力,应当可以自保吧。”

    茴香很是难得的开口怼道:“别说是自保了,皇城里有龙阳之癖的人也不在少数,公子生的细皮嫩肉,模样上佳,当姐姐的我,可能有些时候还得保护公子呢。”

    元正哈哈笑道:“那就多谢姐姐了。”

    花椒也是嘻嘻笑了笑,此等笑容,不知让多少路边好汉,魂牵梦绕啊。

    小南门一带,也有许多私宅,不过元正不是一个喜欢扎堆的人,哪怕扎堆容易找到出路,元正还是不喜欢扎堆,只是单纯的不喜欢。

    先找到一个住处,小南门的民宅,估计也被租的差不多了。

    于是乎,元正带着花椒与茴香则走向了大南门那里,大南门那里,有着一家风评甚是不错的饺子馆,本来想要去吃一碗饺子的,结果因为沈越给耽误了。

    元正心里也很期待,秋后殿试过后,元正可以带着沈越去那个久负盛名的饺子馆里吃一碗饺子,也许两碗,三碗,很多碗。

    南门一代,守卫森严,这是皇城重要的出入口。

    周围私宅不多,但都是豪门大院,最不行的,也有一座内饰气派的大别院,能住在这里的人,非富即贵。

    从小南门到大南门无需太长时间,元正进入了一个巷子里,想起了自己当初带着李尘在咸阳的日子,也是到处找房子,也是走街串巷的,何曾相似。

    只是这一次,元正带着的是花椒与茴香,也不愁五脏庙会受到委屈,更不用担心自己的人身安全。

    巷子两边,都是宅院林立,一座宅院距离下一座宅院,相隔约莫二十米,由此可见,宅院之大。

    其实元正想要找一个小一点的单独宅院,大宅院里面,难免要和许多租客抬头不见低头见的,衣冠士子也好,还是某些俸禄不足以在皇城安置民宅的官员也罢,元正暂时都不想接触。

    也不知道自己这个小小的愿望能不能实现,银子不是问题,老子有的是钱。

    这个巷子很长,虽然无人,却也并不冷清,随时可听见两边宅院里的欢声笑语,里面大概是莺歌燕舞的。

    走着走着,元正的前方出现了一道很熟悉的身影。

    那个蟒袍玉带的二殿下,带着一位不知道是寒门士子还是衣冠士子的士子正朝着元正这里迎面走来。

    元正停了下来,对面的那位年轻公子哥却是稍微加快了点脚步,接着,一个瞬移便来到了元正跟前,先是认真的打量了元正一拳,然后有气无力的说道:“你怎么来了这里!?”

    虽说是有气无力,大概也是生气到了极致之后,又泄气了。

    元麟不敢相信,三弟会带着两个侍女,如此明目张胆的来到皇城里,这里任何庶子都可以来,唯独武王庶子是最不方便的。

    可偏偏,元正来了。

    元正意外归意外,可也没乱了分寸,言道:“我来这里租房子啊,看来你已经找到了合适的地方,若有什么风水宝地,可否引荐一二。”

    元麟身后的廖成,一语不发,可他大概已经知道元正的身份了。

    庶子孤身入皇城,此刻,大魏铁钩里的人,正在思考如何做掉元正,宫廷深处的那一位,想来也得知了消息,只是还未下达指示罢了。

    元麟没好气道:“你的心可真大啊,父王给我书信一封,说你可能来了皇城,我本来是不愿相信的,因为你不一定有那个胆子,看来我还是低估你了。”

    “如此,你心意已决,非得在这附近租个房子?”

    元正道:“是的,有花椒和茴香在,我不虚。”

    花椒和茴香,这会儿也有点想要收拾元正。

    元麟无奈道:“跟我来。”

    有二哥带路,元正就少了许多麻烦事。

    带着元正又再度返回巷子更深一些的地方,找到了一家门口有着两尊貔貅雕像的院门,元麟上前,亲自扣响门环。

    没一会儿,便有一位约莫二十余岁的年轻人出来了,年轻人穿着一席白色的素衣,气质模样尚可,像是一个体面人。

    见到元麟之后,则立即微鞠一躬道:“二殿下请进。”

    如此,便堂而皇之的跟着二哥进入了这个院落,里面有一小池塘,种植了许多奇珍异草,还有一个小菜圃,假山有些较小而气势雄壮。

    年轻人赶紧叫来了大管家,大管家是一位四十余岁的妇人,穿着一身碎花长裙,若是姑娘家,穿着这样的碎花长裙倒也好看,虽说这个妇人也算是模样不错,可终归上了年纪,穿这样的裙子,有种说不出来的韵味。

    女管家双手作揖道:“奴婢拜见二殿下。”

    元麟没有理会,而是看着元正,说道:“这里是一个单独的院落,本来我是居住在这里的,可无奈之下,我也只能另找住处了,皇城我比你更熟悉一点。”

    这倒是,以往逢年过节的时候,秋华王妃便会带着自己的儿子,去皇城里串门子,走亲戚。

    元麟在皇城,也算的上是轻车熟路。

    元正故作乖巧的应道:“那就谢谢二哥了。”

    元麟没好气的看了一眼元正,然后说道:“这一段日子,各住各的,没啥要紧事,也别来找我,我也很忙,想来你来这里,估计也没什么闲工夫找我。”

    元正不知怎么回复。

    元麟对女管家吩咐道:“梅姨你和阿杰收拾一下,这个院落腾出来,我们去找别的地方。”

    女管家梅姨没有反驳,轻柔的嗯了一声,年轻人阿杰云里雾里,也未敢多语。

    其实也没什么要收拾的,只是一些简单的书信和笔墨纸砚罢了。

    很快,梅姨和阿杰便身轻如燕的收拾好了。

    元麟安静的等着,和三弟也不知道要说些什么。

    可总觉得,不说些什么,有些不符合自己这个二哥的身份,想了想言道:“来了不要闹事,若有别人找你的麻烦,能忍住就尽量忍住,如果忍不住,杀了就是。”

    元正清楚二哥是一个很利索的人,应道:“我会看着办的,二哥你大概会在皇城里居住多久?”

    看了一眼廖成,元正便清楚二哥不是平白无故来到皇城的。

    元麟道:“不知道,可能会很久,可能过一段日子就回去了。”

    元正问道:“这个庭院是二哥租下来的,还是说,本来就是咱们武王府的家产?”

    也没别的意思,元正只是好奇。

    他以前听陈煜叔叔说过,父王在皇城里,好像也有几座家产。

    元麟道:“是咱们武王府的家产,你可要爱惜点,皇城里的宅院造价高昂,可不要过分折腾了,父王以前喜欢居住在这里,也没别的缘由,只是说距离那家饺子馆比较接近而已。”

    元正倒吸了一口凉气,父王都喜欢居住在这里。

    他忍不住问道:“隔壁的邻居是?”

    元麟道:“户部尚书,张满清。”

    “还有一个是什么官位,我也不太清楚,貌似是个武将,不过和庞宗没多大关系,应该是禁卫军的某位统领吧。”

    这不知不觉的,都和达官显贵们成了邻居,这一次皇城,不算是白来了。

    元正虚心道:“我会小心谨慎的。”

    元麟道:“如此最好,我便先离开了,再会。”

    元正有些不好意思,来到皇城,就让自己的二哥搬家了,可心里还是好意思的,起码省了一笔租房子的费用。

    于是乎,元正在二哥走后,在这宅院里四处转悠了起来,主要还是看这里的风水布局。

    和武王府的风水布局比较起来的话,的确是有些相似的地方,可也不敢过于相似了,还是担心当今陛下心生猜忌。

    躺在睡椅上,元正觉得好不惬意,好长时间没有见过父王了,这睡椅,父王以前应该经常躺在上面吧……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