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二百三十章 慢条斯理
    夜色里的风儿很是轻柔,龇牙咧嘴的天狗平添了几分煞气。

    黑子是真的生气了。

    元正无动于衷,微笑道:“何必如此呢,我就是跟你开个玩笑,穷奇归我,其余的归你,如何?”

    黑子这才平静了下来。

    元正也并不责怪黑子有些自私自利,也能想的明白,黑子在无量山脉里踩点了很多年,就是在等一个合适的机会。

    得到穷奇之血,已然是元正最大的效益,其余的,一切随缘,做人不能太贪心了。

    黑子道:“算你识相。”

    元正无奈的摊了摊手,笑道:“依你之见,咱们什么时候去干这件事比较好。”

    黑子施施然道:“若你真的能叫来人,什么时候都方便。”

    元正嗯了一声,转身便消失在了夜色里。

    黑子跳下院墙,继续在庭院里打转,大堂里的人,依然进行着温馨的晚餐。

    去大魏皇城,是元正一直都想要去做,却又不敢去做的事情,如今有了云端之巅,也不能说是翅膀硬了,而是真的过了可以胆小的年纪。

    在此之前,总得将穷奇之血落实下来。

    面馆里,白卫一个人闷头吃面,再过一会儿,这家面馆就要打烊了。

    元正来了之后,女掌柜的不好意思的说道:“对不起公子,最后一碗面已经卖出去了。”

    女掌柜的也不知道元正会在这个时候来,若是知道的话,肯定会多留一碗面的。

    元正淡然笑道:“无妨。”

    随手扔给了女掌柜一两纹银,示意不用找了。

    坐在白卫的对面,白卫闷头吃面的时候,不愿意被人打扰,元正便安静的等着。

    大概过了一刻钟,白卫才吃完,抬头问道:“这一次来,是什么事情?”

    元正道:“可能要出一次远门,也不算是很远。”

    白卫道:“哪里?”

    元正道:“无量山脉,临近铸剑阁,那里有一头穷奇,我需要它的精血铸造兵刃。”

    白卫知晓元正在秦岭南麓里的所作所为,这么一说,白卫心里便有数了。

    言道:“可以,什么时候去?”

    元正知道白卫随时都很方便,直言道:“明日一早,还有一条天狗陪着我们。”

    白卫嗯了一声,便没有下文了。

    谈妥了之后,元正也不打算邀请白卫去拜月山庄里过夜,因为他很清楚,白卫不是一个喜欢热闹的人,越清冷的地方,白卫越是喜欢。

    分别的时候,没有多余的絮叨,因为明日还会遇见。

    元正骑着万里烟云照,连夜回到了秦岭南麓,夜色下的秦岭南麓,很是安静,到了晚上,云端之巅的成员们便可以歇息了,元正绝不是那种会让手底下的人彻夜不休的干活儿的主子。

    当元正来到这里的时候,夜色已深,许多人都已经睡下了。

    铁匠铺外面,阎罗一个人点燃了一根蜡烛,自酌自饮,还有两盘花生米,一碟熟牛肉。

    元正道:“深夜不眠,难道是有心事?”

    阎罗看了眼元正,言道:“没什么心事,我只是喜欢一个人喝酒,尤其是大半晚上的,可以让人的心静下来,思考问题也比较清楚,白天的时候,总觉得不属于自己。”

    元正觉得,深夜的阎罗,变得清秀了很多,哪怕面目依旧是不人不鬼的模样,可仔细一看,还真的有几分清秀的气质。

    “睚眦之血估计是没辙了,不过穷奇之血,你看如何?”元正问道。

    觉得穷奇之血可以,也只是元正觉得可以,并不是阎罗觉得可以,还是来问问比较保险。

    阎罗很平静的说道:“睚眦必报,可以增加兵刃的灵性,可穷奇之血也只是能够增加凶性,容易让人迷失心智,可能还需要其余的引子来镇压一下。”

    “若有成精的黑狗之血,最好不过,可僻邪可镇魂,亦可和穷奇之血互相抵充,虽说还是比不上睚眦之血,可也凑活能用了。”

    元正细致的问道:“成精的黑狗,我倒是认识一个,不知多少黑狗之血能够抵充穷奇之血?”

    这个问题还是问仔细比较好,免得到时候黑子要发脾气。

    阎罗吃了一颗花生米,嚼的嘎嘣脆,淡淡然说道:“两大碗就够了,太多了也是糟蹋。”

    拜月山庄的某个别院里,黑子来回踱步的时候,忽然间抖了一个激灵,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上了心头。

    元正道:“明白了,不过在云端上城没有建立完成之前,先不要着急打造大量兵刃。”

    阎罗道:“我看着办。”

    元正也不想过多的交代什么,阎罗这样的人,根本无需交代什么,该做什么事,阎罗比谁的心里都有数。

    ……

    翌日清晨,李尘和李鼎很早便起床,吃了早饭,去了灵州的风岭山脉里。

    老人家和尉迟德绕着拜月山庄跑圈子,已经跑了半个圈子,跑完三个圈子之后,他们的晨练就算是结束了。

    元正也起来的很早,花椒与茴香正在煮早饭。

    拜月山庄之外,是绵延的山野,是良田数百亩,有一条沣河的支流,解决掉了吃水的问题。

    元正绕着拜月山庄外墙漫步,同时也在思考诸侯剑,这一段日,诸侯剑算是进步了不少,可忽然间又停止了下来,让元正百思不得其解。

    想着,自己如此忙碌,诸侯剑理应进步神速才对。

    可事与愿违,如今的诸侯剑,算是雷打不动了。

    走着走着,便遇见了尉迟德和老伯。

    尉迟德身上没有渗出汗珠,老人家倒是浑身冒着热气儿,有武道修为的人,和没有武道修为的人比较起来,一目了然。

    尉迟德微鞠一躬道:“公子起来的这么早,也绕着外墙散步,莫非是在武道一途遇到了什么瓶颈?”

    元正柔和应道:“算是吧,我这一段子,修为提不上去了,苦思而不得其解,然后就绕着外圈散步,看看能不能在某一刻灵光乍现。”

    尉迟德点了点头,他的武道修为和元正比较起来,也相差不了多少,基础厚实,可这些年来,尉迟德很少和人动手,几乎没有动用过拳头。

    并且,尉迟德修行武道,也只是为了强身健体,也不是那种指望拳头吃饭的人。

    更不会自以为是的指导元正,两者修行的功法不同,根本无法指导。

    老伯对着元正笑了笑,说道:“吃过早饭了吗?”

    元正点头道:“侍女还在灶台上忙活,估计等我走完这个圈子之后,就可以去吃早饭了。”

    “我忽然间想起一件事,可能要借用一下你的黑子。”

    老伯和蔼道:“公子要借用黑子,那便去用,反正我家黑子和公子,也算是混熟了。”

    元正点头道:“那就谢谢了,其实也没啥要紧的事情,筋骨有些松散,打算去附近的山岭里,去游猎,打破没够,不如讨口啊。”

    老人家呵呵笑道:“可要记得早点回来,别在山里待的太久了。”

    元正道:“知道了,你们先继续跑。”

    尉迟德和李老伯便继续小跑而去,元正看了一眼,能看出来,尉迟德的速度很慢,主要还是怕李老伯跟不上。

    人到了晚年,能结交一个可以一起晨练,一起聊天解闷的朋友,何尝不是一件乐事。

    走了一个圈子之后,元正便回到了拜月山庄内院里。

    先是去了李老伯居住的那间宅院,把黑子给带了出来。

    “待会儿就可以去无量山脉里,我给老伯打过招呼了。”

    “哦。”

    元正端详了一眼黑子,一听到要去无量山脉这话,感觉黑子的底气不是很足啊。

    也能猜测到,黑子在穷奇那里,吃了不少亏,都有心理阴影了。

    回到自己居住的院落里,尉迟阳不出意外的围坐在了桌子前,说道:“等你吃饭呢,好半天了,怎么还不回来。”

    元正无奈的摊了摊手,四菜一汤。

    上了桌子之后,元正吃了夹了第一筷子之后,尉迟阳便开始大口朵颐了起来。

    元正已经吃习惯了,其实刚开始的时候,元正很想大口朵颐,和尉迟阳一样。

    可那个时候,苏仪在,师尊在,元正也不好意思大口朵颐,从这件事上,元正还是很羡慕尉迟阳的。

    细嚼慢咽,喝了三碗小米粥,吃了五个大包子。

    这才起身说道:“我去一下无量山脉里,云端之巅的事情暂时便交给你了。”

    尉迟阳道:“去吧去吧。”

    元正对花椒吩咐道:“两位姐姐就无需跟着我一起去了,你们留在这里,对了,煮饭的时候,把这个饭桶的饭也给煮上。”

    花椒轻声道:“嗯,公子大概什么时候回来?”

    元正想了想,说道:“不知道,回来的时候就回来了,等我回来之后,咱们再去皇城里溜达溜达。”

    茴香面无表情,花椒熟稔于心。

    尉迟阳没好气的看了一眼元正,这么大的担子都压在他身上了,怎么好意思叫他饭桶呢?

    随后,元正便骑着扛把子带着黑子走出了拜月山庄,顺着通往外界的路,不快也不慢,黑子在后面一路慢跑跟着。

    直到距离拜月山庄有一段距离后,便看见前方,一位中年剑客笔直的站在朝阳下等着。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