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二百二十九章 疑心很重的狗
    入夜。

    小别院的正堂里,烛火通明,菜香味儿徐徐散开。

    侍女们上菜之后,便徐徐退下了。

    李尘坐在主位上,老人家和李鼎坐在偏位上。

    五菜一汤,足够吃了,因为器皿大,分量足。

    老人家这会儿感慨万千,做梦都没有想到过,自己的晚年还有这等际遇。

    有人伺候,不用自己煮饭吃,也有两个小伙子照顾自己。

    李尘给老人家倒了一杯酒,是上好的女儿红,然后说道:“本来想着将手里的事情处置得当之后,我和弟弟再去那座山里接你过来,可事情也多,元正是我家主上,如今刚刚立事,大家都很忙。”

    “既然主上将你接了过来,我和弟弟也不用再去一次了,可怎么算这笔账,都应该我和弟弟去接您过来的。”

    “来了,咱们就是一家人,也不用客气什么,这三个丫鬟侍女,您随便差遣就行了。”

    “平常我和弟弟都在灵州境内,押运辎重,偶尔会回来,等这一段日子结束了,估计会天天都住在这里。”

    “您心里也不要有什么负担,我和弟弟早年间流浪,尝遍了人间冷暖,被人关在冰窖里冻伤过,也被人吊起来毒打过,也因为快要饿死了,和一条野狗争口吃的。”

    “说多了,也都是一些不堪回首的往事。”

    “那一次,我和弟弟从无量山脉里出来,我家主上带着我和弟弟找到了您,当时我的弟弟已经快要死了,就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能不能活下去,若不是您打开了那扇接待我们的大门。”

    “估计这会儿,我们也没有机会在您面前,好好孝敬您了。”

    “反正你也没有儿子了,就把我们当做你的儿子,就当做是老来得子吧,刚好你也姓李,说起来,都是一家人。”

    黑子在庭院里来回踱步,来到拜月山庄后,黑子也不用天天吃粗茶淡饭了,可偶尔也会偷偷离开拜月山庄,前往秦岭深处,猎食妖兽。

    无量山脉里的妖兽再多,也没有秦岭多。

    老人家眼含热泪的说道:“别说这件事了,当时我也是一个人,多做点好事,也是应该的,也不曾想过会有今日,我心里是高兴啊。”

    “可总想到给你们两个增加了负担,心里就过意不去。”

    李鼎难得的主动说道:“哪里是负担啊,我们有个家人,高兴还来不及呢,当初我睡在那张土炕上,死不了活不旺,多亏了您整天给我端屎端尿的,不然我现在都废了。”

    “来一个人,也不过是多一双筷子的事情,黑子又吃不到多少。”

    “我和哥哥每个月的军饷,别说是养活您了,养活一百个您,一千个您,都不是事儿。”

    “若无您,也无我和哥哥的今时今日。”

    受人之恩,当涌泉相当,李尘和李鼎做到了。

    老人家吃了一口炒肉,味道不错,抿了一口女儿红,脸色红彤彤的。

    老人家道:“我看院子里也有一个菜圃,没事儿我就打理打理菜圃,你们回来了,我就煮饭,尉迟德老兄,对我也很好,早上起来的时候,尉迟德老兄都会带着我跟着他绕着拜月山庄跑一个圈子,舒展舒展。”

    “来到这里挺好的。”

    李尘又给老人家倒了一杯酒,柔和笑道:“是啊,拜月山庄里年纪和您相当的人,也就是尉迟德老爷爷了,您若是想要找老伴的话,也给我们知会一声,这里不是那个山野之间里,距离苍云城很近,到处都是人,随时都可以进城逛逛。”

    老人家一听找老伴这话,笑的合不拢嘴,说道:“我都这把年纪了,找啥老伴啊,山庄这么大,没事儿和尉迟德老兄下下棋,走走路,看着你们年轻人干事业,心里已经够热闹了。”

    这话倒也是,老人家喜欢热闹,这里也很热闹,老人家也摆脱了那个老无所依的窘境。

    李尘道:“您的那个亲戚,我和弟弟有所耳闻,您留下来的黄金,够让他娶媳妇盖房子了,若是不出意外的话,他应该会在南阳郡购买一间民宅,这会儿搞不好都已经洞房花烛夜了,您也不要

    过于担心,他那里若是有什么事情,我们也会看着照应一下,只要他自己没有走到死胡同里。”

    亲戚之间,救急不救穷。

    李尘和李鼎也是这么想的,老人家是个好人,可那个亲戚,虽说没有见面,从天狗那里也多少看出来了一些端倪。

    老人家心里有数,点头道:“嗯,你们两个也老大不小了,可曾想过成家?”

    上了年纪的人就是这样,关心年轻人的终身大事。

    李尘端起酒杯,一饮而尽道:“我倒是和一个姑娘有了婚约,不过那个姑娘还在大夏境内,早些时候,我和主上去大夏游历过,我的坐骑便来自于传说中的北海。”

    “等我觉得什么时候够体面了,再去那里提亲吧。”

    老人家皱了皱眉,这么来看的话,那位姑娘也是名门望族里的大家闺秀,李尘果然有本事。

    说到北海的时候,李尘笑了笑,继续说道:“上一次我们是抱着侥幸心理进入北海的,主上的意思是等到时机成熟的时候,再去一次北海,那里有宝藏,也有武夫的造化。”

    “也不能说是上一次胆小,只是说见好就收,贪多得不到。”

    “估计下一次去北海,起码也在三五年之后了。”

    “去见那个姑娘,应该不会等到三五年,等到明年开春以后,我就要去看看了。”

    想起千华当时喝多了,红彤彤的脸颊,李尘的心里蒸腾出一股暖意。

    她还在等着自己,李尘做梦都不会想到,千华其实没有走远,一直都在自己的身边,只是戴了一张神秘的面具。

    老人家笑道:“这可是大事情,要早点去,可别让人家姑娘给等着急了,咱们不做那种苦了女儿心的男人。”

    李尘点了点头,嘴角挂着腼腆的笑容。

    黑子还在庭院里四处晃荡,打算今天晚上出去干一票大的,秦岭里的妖兽很多,怎么吃都吃不完,可黑子也害怕遇到了硬点子,也走的是见好就收的路子。

    不知什么时候起,元正出现了院墙上,笔直的站在墙沿上,对着黑子招了招手。

    黑子见状,趁着堂屋里的人不注意,一个飞跃,便来到了院墙之上,蹲伏在元正的旁边。

    大半晚上的,一条黑狗,除了雪白的牙口外,几乎和夜色融为了一体。

    “找我何事?”黑子开门见山道。

    元正很认真的问道:“我知道你在无量山脉里遇到了硬点子,那个硬点子到底是什么玩意儿?是不是睚眦?”

    根据种种情报推测,无量山脉有兽王,可兽王到底是个什么东西,暂且无人得知。

    黑子甩了甩狗头道:“你怎么忽然间问这个问题?”

    元正道:“我知道你喜欢吃独食,考虑到你的身份特殊,没成长起来之间,谁都不能信任,我也能理解。”

    “可现在知道你本来面目的人有很多,也把你怎么着了,是不是要分享一点啊,你以为你去秦岭深处狩猎,那头貔貅没看见,人家只是看你还小,不打算修理你。”

    “以你的身份,倒也能和貔貅愉快的玩耍,可你也都刻意保持着距离。”

    “我能体会到你的心酸困苦,可你放心,有我在,你在这天地之间,可以茁壮的成长,我会护着你的。”

    “所以说,无量山脉里的到底有什么?”

    没有谁能比黑子更加清楚无量山脉里的虚实。

    黑子闻声,觉得这情况不对,直言道:“你说了这么一大堆煽情的话,就是从我嘴巴里套话?”

    元正淡然道:“我对你好不好,你心里没数啊?”

    这话让黑子不知道怎么回复了,元正对它确实很好,大方的分享了一滴腾蛇精血,也信守承诺,将老人家带到了苍云城来颐养天年。

    可黑子也严重怀疑,元正这么做,是不是在放长线钓大鱼。

    没办法,有些狗,疑心太重了。

    可仔细一想,元正能得到貔貅的认可,有万里烟云照为坐骑,人应该也不会太坏。

    有些拘谨的说道:“里面不是睚眦,是一头穷奇,当年铸剑阁的高手进去征讨过,可都被穷奇吃了,穷奇故意放走了几个,也指望着那些人可以回来报仇,然后它再吃一些人。”

    穷奇,容貌似虎,生有牛角,壮硕而覆麟,生有一双羽翼,是四凶之一。

    喜欢吃人,也喜欢从人的鼻子开始吃起,元正看了一眼黑子的鼻子,好像有点小小的伤口。

    这是头一次,知道了无量山脉里的兽王到底是什么东西。

    元正继续问道:“你我合力再加上扛把子,能不能把穷奇收拾了?”

    黑子沮丧的低下头,说道:“不能,它占据地利,在那里,山川大势都是它的,离开无量山脉,我可以和它单挑,可只要它在无量山脉里的,就不好收拾了。”

    “你不懂,穷奇会利用山水地势,携天地之威为己所用。”

    “正面捉对厮杀,我和它四六开,它的胜面稍微大一点。”

    无量山脉里的山川地势,元正到还没有在意过这件事,如此看来,深处的无量山脉,还真的有妖邪啊。

    山川地势一说,自古有之。

    有些地方,是天然的阵眼,有天然场域,只要掌握住主场优势,可以借用天地法则,强加自身,可战胜高出自己境界修为的对手。

    那到底是个什么场面,元正很难想象。

    元正问道:“若有一位心境以上的高手呢?”

    黑子抬起头,理直气壮地问道:“怎么会,拜月山庄里可没有那种人,有心境高手前往的话,就算不能弄死那个玩意儿,但也能平分秋色,若是那个高手有一柄神兵利器在手,就好说了。”

    元正想起了白卫,最近这一段日子,白卫还在那个码头,也没有仔细留意过这件事。

    阎罗说过,睚眦之血是最好的引子,按照这个推测,穷奇之血用来铸造兵刃,也不会弱于睚眦。

    这件事元正是当真了的,阎罗铸造出来的兵刃,若不想明珠蒙尘,也只能在材料上下功夫了。

    其实元正知道,无量山脉里的有山宝,可黑子不说,他也不好意思继续问。

    以元正对铸剑阁的了解,铸剑阁大体上看得过去,行侠仗义的事情也不多,主要精力用于接官府的活儿维持门庭体面,或是说,为了复兴铸剑阁而努力。

    所以,可以断定,铸剑阁绝对不会为了还一方太平,而组织高手跑到无量山脉里去讨伐穷奇。

    里面定然有至宝。

    黑子还是打着吃独食的主意,可元正也有想过,那个至宝,也许和黑子的爹娘父母有关系,天狗和穷奇之间,估计也有一些难以启齿的狗血故事。

    可那份至宝,到底是黑子的家产,还是无量山脉里本来的东西,这个事儿不太好说。

    元正本来也没有多大的兴趣,是人家的就是人家,若是无主之物,还可以争夺一下,有主之物,就守规矩。

    和黑子混熟了以后,元正也不好意思杀熟了。

    元正道:“今天晚上,你就不要去秦岭了,我的师兄去了秦岭踩点去了,是风水上的布局,也会布置下一些大秦斥候搞不清楚的**阵。”

    “等过上几天,我亲自带着你去秦岭游猎,让你把路好好记一下。”

    黑子意味深长的说道:“你也没说实话,你师兄明明知道我的本体,却不吭气儿,这会儿跑到秦岭布阵去了,你还好意思跟我说,是不是图谋不轨?”

    元正深深的呼吸了一口长气。

    和一条疑心很重的狗打交道,真的太累了。

    无奈道:“你觉得我和师兄想要谋害于你,用得着这么绕弯子吗?”

    黑子:“……”

    无量山脉里,怎么着都要去一下的。

    可这条狗疑心太重,不容易感化。

    笑道:“我叫人去灭了那个穷奇,穷奇所占据的宝物,几几分成?”

    黑子瞪大了自己的狗眼,看着元正,一副龇牙咧嘴的狰狞模样……

    (https:)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