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二百二十七章 热火朝天
    炼铁矿场在云端上城的规划中,地处正西方,和铁匠铺相邻。

    其实在原本的规划中,炼铁矿场在云端上城之外修建,图个清静,云端上城内部,都以府邸,行政为主。

    这也是阎罗硬生生争取过来的,矿场里,有一座巨大的烘炉,苦工们依序将铁矿过滤,继而扔进烘炉之中,拉动风箱的人,多达五十余人,一股难以言喻的轰热扑面而来。

    苏仪问阎罗为何非要选在这个位置。

    阎罗答:“西方庚金白虎,主杀伐,不把铁匠铺和炼铁矿场安置在这里,要往哪里安置?”

    一句话就将满腹经纶的苏仪给堵死了,也只能任由阎罗的意思来办事了。

    整体的风水布局,有苏仪操手,不会出多大的岔子,阎罗这么一折腾,苏仪还得多做三十多场的法事,才能消磨风水上的不足之处。

    如此一来,以后的兵器库,也只能安置在云顿上城的内部。

    修建城堡要塞府邸这种事,稍微有一个位置不对,不但是风水上的问题,更多的也是银两上的问题。

    苏仪不知晓元正到底有多少家底儿,不过盐铁之利倒是可以弥补眼下的大窟窿。

    这么折腾过后,云端上城的建筑面积,比最初的规划要大出三成来。

    铁匠铺里,打铁的规矩依序排列,一张绵长的铁桌上,摆放着十柄利剑,形态倒不算精美,和寻常精钢剑一致,用起来顺手就好。

    刘春阳,原本是王楚手底下的一位喽啰,会打铁,可手艺一般,跟着王楚混上了以后,刘春阳也无需靠打铁过日子了,如今跟着阎罗,又走上了打铁的老路。

    可刘春阳心里是高兴地,会手艺的人,对自己的手艺多少都有些情怀,哪怕如何讨厌自己的手艺,可情怀始终存在。

    刘春阳原本只是打造一些简单的农具,或是割麦子的镰刀。

    如今来到这里后,直接变成了打造兵刃,档次也上了一个台阶,最重要的是,每个月还可以多领一份辛苦钱,还能完善自己的打铁技艺,何乐而不为呢。

    刘春阳的性格相对江湖人而言有些平庸腼腆,可这个人很务实。

    起初刚跟着阎罗的时候,刘春阳也是不卑不亢的主儿,阎罗说什么,他就做什么,久而久之,也摸索出了一些门道,能够自己打造出一柄合格的精钢剑,可和阎罗亲手打造出来的,相差还是很大。

    铁匠铺外,有一个脏乱的木桌,木桌上,摆放着四五坛的花雕。

    喝酒只会误事,可在打铁这件事,喝酒反而能找到更多的灵感,酒喝多了胆子大,思路也多。

    每当感觉到疲惫的时候,喝点酒,也能壮壮胆,提提神,喝的只要不是太多即可。

    刘春阳给阎罗倒了一杯酒,热乎道:“那几杆长枪已经打造出了雏形,日后还要在火候上多下点功夫,可能还会提炼出更加精纯的铁母。”

    阎罗的面容依旧是不人不鬼,形象依然是邋里邋遢。

    来这里做事后,也没人知晓阎罗一个月到底能拿多少军饷,可敢和苏先生叫板的人,一个月的军饷,也不是刘春阳这样的小喽啰可以媲美的。

    阎罗喝了一口花雕说道:“不要可能,要尽量,咱们隔壁就是炼铁矿场,不害怕糟蹋了材料,起初肯定会打造出许多的废料,废料积累的多了,你们这些人的手艺也就过硬了。”

    “铁没了,还可以再练,手艺不过硬,再多的铁,也不够打。”

    刘春阳低眉顺眼的点了点头,师傅的性格有些古怪,刘春阳也始终摸不到师傅的癖好。

    这会儿,元正来了,先是看了一眼隔壁声势浩大的炼铁矿场,这才来到了阎罗的铁匠铺。

    刘春阳看见万里烟云照后,身子忍不住哆嗦了一下,赶紧深鞠一躬道:“小人见过主上。”

    当初收服各大帮派的时候,多数都是李尘和梁武悍然出手解决掉问题,元正很少亲自出手。

    来到云端之巅后,众人知晓主上的身份就是武王庶子后,心里也是直打鼓,更有谣传,说主上的武道修为在年轻一辈后所向无敌。

    有一个惯性思维,一个徒弟的武道修为若是极为厉害,那么这个徒弟的师傅,就是天上人了。

    没有人知晓元正的师傅是谁,可元正的师兄是苏仪,一身化境修为也不是摆设。

    经过以讹传讹的谣传过后,云端之巅里的人都认为元正是一个势力极为雄厚的人,背靠武王府,江湖中,亦有绝世高手当做靠山,更是让西蜀双壁低头。

    这等作为,早就被喜欢热闹喜欢说闲话的人给神话了。

    元正对此也是无可奈何,他可以杀人放火,但堵不住悠悠众口。

    元正摆了摆手,示意刘春阳退下。

    刘春阳缓步后退,却见到自己的师傅依旧老神在在的坐在板凳上,也不起来行礼,内心深处,对自己这位古怪的师傅更加崇拜了,跟着这位师傅混,以后绝对是吃香的喝辣的。

    元正看了一眼凳子,有些脏,可元正不会嫌弃,不管怎么说,这个有些脏的凳子也是自己的家底儿,怎能嫌弃呢,于是乎一屁股坐在了上面。

    阎罗道:“我的事你都听说过了,也害的你们将修建云端上城的事情不得已耽误了很多,更加投入巨大的财力。”

    元正不喜欢喝酒,可因为阎罗在这里,他也得喝一杯才行。

    说道:“钱财都是小事,你这里的风水我看了,并无不妥,想干事,就别怕花钱,这个道理永远都是对的。”

    “你的确是害得我要多花很多钱,可花的钱,也能落个实在,毕竟一座大型的城堡是不会掉秤的。”

    “我听苏师兄说,你有办法可以增加兵刃的凶性,特来询问一二。”

    因为元正用过斗鬼,如今也是狱魔的主人,阎罗才会和元正说实话,说真心话。

    阎罗看向了元正腰间狱魔,开口道:“有两个办法,第一个办法是比较简单直接的,第二个办法比较麻烦,我也不是你这个主事者,因此到底用哪个办法,还得看你的意思。”

    元正饶有兴趣的应道:“还请前辈细说一下。”

    ……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