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二百二十五章 关我什么事
    看到一个老人家潸然泪下,元正的鼻子微微发酸。

    这个老人家曾经也有三个儿子,可惜都死了,老伴儿也死了,晚年岁月,是有些心酸。

    元正有些后悔方才将话说的太直白,安慰道:“无妨,我们走了之后,你可以将柜子里的金元宝留下来,等你那个亲戚过来得时候,就什么都明白了。”

    “对了,你那个亲戚识字吗?”

    老人家顿了顿,擤了下鼻涕,声音压的很低的说道:“勉强认识几个字,小时候也跟在私塾先生那里跑过腿。”

    元正并指为剑,对着堂屋的墙壁,以剑气刻下了一行字。

    “我走了,柜子里有黄金若干,足够你成家立业,勿念。”

    老人家始终都觉得那个亲戚不错,可人性是经不起考验的。

    人活到这个岁数了,其实什么事情心里都明白,可嘴上不愿意去承认。

    尉迟阳眼疾手快的开始给老伯收拾行囊,趁着老伯还未从悲伤中缓过劲来,得赶紧收拾。

    老伯看了一眼墙壁上的字体,虽然不认识,可勿念两个字还是认识的。

    犹记得,当年三个儿子也给他写过信,每一封信的最后两个字,都是勿念。

    元正说道:“好了,去了苍云城之后,那里很热闹,李尘和李鼎虽然忙,可他们也会经常照顾你的,我也会和你居住在一个大院里,你会喜欢那里的。”

    老人家没有吭气儿,只是点了点头。

    他能感受到元正的善意,对于一个老无所依的人而言,这已经是天底下最大的善意。

    就凭这一点,老人家都要尽量多活一些年,多为这几个年轻人做点事情,哪怕是一些微不足道的事情。

    走出正门,回过身来,看着这座陪了自己很多年的土房子,心里百感交集。

    忽然间说道:“每年的清明节我都要回来一下,我也希望,以后我死了,可以和我的老伴儿合葬在一起。”

    元正点头道:“可以,但你还会活很多年。”

    老人家没有说话,很多年,到底是多少年?

    元正走到屋外,解开了黑子脖子上的铁链,其实黑子完全可以自己解开这劣质的铁链。

    黑子看着元正,投以赞许的眼神,这会儿老伯在,它也不好说话。

    没有多余的耽误,元正便带着这位老人家开始下山了。

    老伯和黑子都是步行,元正和尉迟阳也不好意思骑着各自的坐骑,只能陪着老伯步行。

    尉迟阳说道:“步行回到苍云城还需要很长一段时间,不如下山之后,在南阳郡里买一辆马车,能稍微快一点。”

    “眼下虽然财政吃紧,可马车也不会掉秤,买回去了,还能用。”

    元正点头道:“你看着办就行了。”

    老人家走路走的不是很快,步伐很稳健,如悠悠虎步,这个年纪,能有如此稳健的步伐,也是难能可贵。

    ……

    瀚州,武王府。

    陈煜和元铁山在西南角的小茶馆里坐着。

    这个茶馆,是临时修建的,这一段日子来往的人有些多,为了方便见客,便修了这么一座茶馆,名曰武茶坊。

    完整的茶具,多达上百副,说是小茶馆,实际上这个茶馆很大,可和金碧辉煌的武王府比较起来,也真的只是一个小茶馆。

    陈煜斟茶倒水,元铁山细细品味茶香。

    牛角尖里的事情逐渐步入了正轨,眼下来看的话,只要大秦敢打过来,那么大魏随时都可以迎战。

    元铁山玩笑道:“国力强盛的好处就是在许多事上都可以不讲理,占得先机,我们大魏稍弱,一旦和大秦主动干起来,万一还打赢了,其余两国的悠悠众口,会将我们骂死的。”

    “也会给别人落下把柄,到时候其余两国便可名正言顺的攻打我大魏。”

    “可大秦国力强盛,余下的三国,竟没有一个国家敢和大秦铁骑正面撄锋,姑且不说日后的战果如何,仅仅是这一份气势,便狠狠的在我大魏铁骑的脸上抽了二百五十个巴掌。”

    陈煜这一段日子消瘦了不少,身为大军师,自然忙活的事情要比元铁山多得多。

    元铁山最大的好处,便是什么都不做,然后根据陈煜的建议发号施令即可,真的要做一件事,便是去战场上厮杀,横竖都很利索。

    陈煜说道:“这也没办法啊,大秦皇族,养精蓄锐了这么多年,当年我大魏统一其余诸侯国的时候,大秦完全可以趁势吞了我们大魏,若非因为军功不好安排,皇室成员的爵位不好安排,现在哪里有什么大魏王朝。”

    “过两天,青儿就要带着寄建功回来了,那头虎兕是寄建功的,齐冠洲那里,估计会很不高兴。”

    元铁山笑道:“齐冠洲不高兴,他能怎么办?大不了给他一个机会离开武王府这个靠山,寻求其余的靠山。”

    齐冠洲追随武王元铁山多年,忽然间改换门庭,对于武王一脉而言,没有多大的坏处。

    可能不能找到下家,就不好说了。

    陈煜嗤笑道:“这话你也能说得出口啊,江南那个聚会已然结束了,正儿毫发无损,到底都干了一些什么事情,我们也不知道,诸葛老头儿的如意算盘我倒是能猜测的出来。”

    “可诸葛老头儿,这也是变相的将正儿放在火炉上烤,陛下想来也知道了,只是嘴上不说罢了。”

    元铁山冷笑道:“我最烦的就是这种读书人的软刀子,叫去正儿,好让我的大舅哥知道,他的小侄子混得也还不错,都能和江南世族平起平坐了,顺带再让庞宗那个老王八蛋做点文章,变相削弱于我。”

    “他诸葛家族是一个家族,可天底下的家族多了去了,又怎么说?”

    陈煜认真问道:“正儿那里,你作何打算,他在苍云城折腾了一些什么事情,我也不知道,云端之巅看似是个江湖门派,可这个名号也变相的暴露了正儿的野心。”

    “边境之地,陛下奈何不了正儿,可过几年正儿回家举行及冠之礼,一路上遇到的刺客怕也不在少数。”

    “且这件事,也像是一记软刀子,插进了陛下的心窝里,可难受了。”

    元铁山一副泼皮无赖的样子,四仰八叉的靠在椅子上,轻声道:“大舅哥那里难不难受,关我什么事,真有本事,自己去御驾亲征啊。”

    陈煜:“……”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