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二百二十三章 松间明月,清泉石上
    夜色里的江南,明月当空,银辉遍地。

    清泉石上流,山间小路上,苍松劲柏依序而立,却又有些散乱。

    一个人大半晚上的点燃篝火,也是一件颇有意思的事情,元麟捉了一只山鸡,正在烧烤当中,肉香味儿迷人。

    从北方到达江南,不仅仅是大哥才会去做的事情。

    元麟也有这样的闲情雅致,也是因为,这一段日子,武王府诸多事宜步入正轨,元麟也没有那么的忙活了。

    溪边小路,已经有了露珠,姬清泉喜欢走夜路,他也不害怕遇到鬼了,而是一个人走夜路,有月亮指点迷津,这样的氛围和感觉很好。

    走着走着,姬清泉闻到了肉香味儿,还用力闻了闻。

    中午的那顿饭,汤汤水水的倒是不少,正儿八经的硬菜没有几个,吃的只是气质,吃的不是饭。

    本来不是很饿,可闻到这肉香味儿,姬清泉是真的有些饿了。

    便加快了脚步,没一会儿,便看见元麟正在翻烤山鸡,稍微烤个片刻,便可以下肚了。

    元麟抬起头说道:“本来想着,和大哥一样,提前将师傅你约出来,然后絮叨絮叨,可是一想到你们都有正经事,就算是絮叨,心里也总有一些说不清楚的负担来。”

    “然后我就想到这条师傅的必经之路,在这里等着。”

    姬清泉没有去看元麟,可心里已经看了,眼睛却看着烤肉。

    走上前去,坐在了元麟的身边,师徒二人在月光的照耀下,显得很是出尘。

    姬清泉道:“我本来以为你和你大哥会一起去雄州拜访你们的六骁将之首寄建功,压根儿就没想到,你会在这里等着我。”

    元麟看了看烤山鸡,成色差不多了,便扯下两个鸡腿和鸡胸,交给了自己的师傅,自己吃的都不是位置太好的肉。

    姬清泉也没有客气的意思,接过手,便开始吃了起来。

    元麟懂事的将一壶上好的悲风放在了姬清泉的手跟前,吃山鸡,喝悲风,最是过硬。

    这是万象剑池附近才有的佳酿,喝起来最是入味。

    元麟道:“寄建功那里,大哥一个人去就行了,我们两兄弟都去的话,寄建功肯定会带着我们游猎山麓,彻夜不归的,正经事,交代给大哥一个人就好,我啊,也就是打个下手。”

    武王世子一位,不久之后便会水落石出,在此之前,总得让大哥和那些将军们私底下多多走动。

    元麟也难得图个清闲,和师傅在这山间小路上絮叨絮叨。

    姬清泉嘴里吃着烤肉,味道不错,是徒弟的手艺,喝了一口悲风,嘴里含糊不清的说道:“也就是说,你基本上就是闲人一个了,你大哥过一段日子,就会成为武王世子了。”

    元麟嗯了一声道:“差不多吧,不过这一段日子稍微有点长,总得等到三弟回家举行及冠之礼后,才能颁布这个事实,父王也是这么想的,等三兄弟都长大成人了,再来把这件事说清楚。”

    姬清泉又喝了一大口悲风,武王府的家事,他没有兴趣。

    可自己手把手教出来的徒弟,他还是很在意的,说道:“这一次我回去之后,就要闭关了,大概什么时候出来也不知道,你若是有些需要师傅帮忙的事情,也只能等到我出关之后了。”

    “你和姜灵的事情怎么样了?”

    元麟也喝了一口悲风,平静道:“事情倒是定下来了,可日子没有定下来,母妃大人对此事耿耿于怀,最后也只能被动点头承认了,听说舅舅那里知道我起的字叫仲起,心里还很不高兴,可嘴上和脸上是高兴的。”

    姬清泉哦了一声道:“你的舅舅也不是心胸狭窄的主儿,不过你大哥的字叫天盛,已经多少犯了一些忌讳,你的字又叫仲起,你舅舅心里肯定会不高兴。”

    “起初我以为你的字会叫汉臣,或是叫奉魏的,这样的话,你舅舅心里肯定会开心的。”

    武王元铁山在有些事情上,向来强硬到底,自己儿子的字,当然是怎么气派怎么取了,怎么屈服于庙堂的淫威之下。

    当舅舅又能如何,舅舅总没有老子亲吧。

    “那你舅舅应该没有为难你吧,要是为难你,等我闭关出来之后,我就去皇城里和他好好谈一下你的事情。”

    元青不出意外,就是日后的武王,位高权重。

    可元麟,就有些孤单了,在庙堂军伍之中,是很难封王拜相了。

    当哥哥的,自己的破事儿都还一箩筐呢,关键时刻,又哪里有功夫照顾到自己的弟弟。

    听到师傅说这话,元麟心里是厚重而实在的,有靠山,就是好啊。

    尤其是多余出来的靠山,更是让人心里觉得踏实可爱。

    元麟微笑道:“师傅好好闭关就行了,到时候师傅入了天境,天底下谁不知道我背后的人是天境高手呢,我父王也入了天境,舅舅那里,就算对我有脾气,他也不敢发。”

    “说来也有些遗憾,因为我们两兄弟的原因,母妃和舅舅算是割袍断义了,日后也只是面子上看得过去,心里早就不是一家人了,往后逢年过节的,也不会和往年那样喜庆了。”

    这个故事很老套,但凡是王侯之家,都会发生这样的故事。

    可当一件事落在自己头上的时候,就和故事里的内容不一样了。

    姬清泉吃了手里的鸡肉,晚上也不能吃的太多了,再喝一口悲风,刚刚好。

    拍了拍徒弟的肩膀,轻声道:“孩子,这就是人生啊,生老病死,悲欢离合,谁都逃不掉的,你还年轻,许多事不要品味,也有许多事值得你细细品味,看看你的三弟,还不是一个人在苍云城混的风生水起的。”

    “你老子应该也不会亏待你的,江湖路不好走,庙堂路也是起起伏伏。”

    “话说回来,如你这样的人,在往后大争当中,不明白的也会明白,明白的,也会更加明白。”

    元麟腼腆的笑了笑,本来是在这里堵住师傅,和师傅喝酒吃肉聊天的,却不知不觉,变成了诉苦…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