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二百二十一章 建功
    雄州,大魏军事重州之一,武王麾下六骁将之首寄建功亲自镇守的地方。

    雄州临近江南,却鲜少和江南的世家大族走动。

    寄建功,生的膀大腰圆,凤眼生威,令不少对耳相痴迷的人极为羡慕,因为寄建功生了一对佛耳,耳垂颇大,一看便知是有福之人,亦是忠厚可靠的精干之人。

    不同于齐冠洲,寄建功是正儿八经的一个武夫,他只在乎战场上的事宜,只在乎自己手下的将士们每个月的军饷是否能够到位。

    至于庙堂上的事情,寄建功双耳不闻窗外事。

    江湖上的事情,寄建功偶尔也会猎奇一二,因为他的武器正阳槊便来自于江湖上一个隐世门派。

    寻常日子,寄建功不会亲自前往军营,一个混的还不算的将军,许多事不必亲力亲为,如果一个将军太能干的话,那么这个将军手底下的人,几乎都是猪头了。

    在朗州,寄建功没有自己的将军府,也并非是要低调的缘故,而是寄建功压根儿就不喜欢冠冕堂皇的将军府。

    在将军府里,每日都有客人来,都有杂事缠身,都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或是给别人主持公道,或是虚伪的待人接客,这不是寄建功喜欢去做的事情。

    他有一个很大的院子,院子里有一个演武场,还有一个小型的兵器库。

    舞枪弄棒,才是武夫应该去干的正经事。

    在几位随从的陪同下,寄建功手握正阳槊,在空荡荡的演武场上演练了起来。

    正阳槊,末端为枪头,枪头往下为狼牙棒,再往下,便是握杆。

    这种武器属大型兵戈,战场上破甲应敌,无往而不利,寻常武将对轰,寄建功只需一个照面,便可将对手的头颅拍碎。

    正阳槊长约两米,握杆之上,刻写有零散的降魔经,每当寄建功运转真元的时候,握杆上的降魔经便会发出大道轰鸣之音,从而产生出流光溢彩的异象,在战场上,也足够装神弄鬼了。

    再说重量,膂力不够过人者,别说是拿正阳槊建功立业了,能不能拿得起来,都还是未知数。

    寄建功的正阳槊重量起码八千斤往上说话,一旦抡起来,不但虎虎生风,更是衍生出浩荡风雷,寻常人根本无法近身。

    几位贴身随从见状,也是一阵羡慕将军的膂力和雄厚的真元。

    练了一会儿后,大院的上空,更是浮现出大日璀璨的异象,散落下无数金色的光辉。

    将正阳槊顿在地上,隐约间可感受到山摇地动,脚跟虚浮的人,估计都要一个踉跄。

    寄建功对几个随从说道:“看到没,功夫都是练出来的,你们一个个的弱不禁风,若非我在战场上多次照顾你们,都不知道你们死了多少次了。”

    几个上了年纪的随从面面相觑,一脸无奈,也不知怎么回答。

    这几人当初都是寄建功身边的左膀右臂,虽无一个气派的官身加持,可在寄建功的心里,这几人才是自己真正的偏将。

    唯一有所不同的地方在于,寄建功打起仗来和武王元铁山一个德行,都是悍不畏死的带头冲锋,昔年在乱军丛中几进几出,都成了家常便饭。

    武王元铁山更是曾经击节赞赏道:“我有猛将建功,何愁建不下不世之功。”

    而寄建功身边的这几个随从,战场上也不是什么万人敌,便是和别人捉对厮杀,也有些问题,可通常打扫战场,刺探敌情,或是寻幽探密,这几个随从的作用就大了,替寄建功解决掉了不少扎手的事情。

    或是说,替寄建功解决掉了他本人不太好意思去处理的事情。

    每当演练过后,寄建功便来了心气儿,很想找一个可以和自己正面对轰的人,怎奈何在雄州之地,就寄建功一个人走的是万人敌的路子,正面捉对厮杀,所向无敌。

    无奈之下,寄建功在心气儿上来之后,又只能让心气儿下去。

    可今日的情况和昨日的情况不同,正当寄建功打算去歇息时,一杆大戟从天而降,携带雷霆万钧之力,爆射向寄建功。

    刹那间,整个大院风起云涌,电闪雷鸣。

    这杆大戟从天而降,落在地上,起码会有三万斤的伟力,寻常武将根本经不起折腾。

    寄建功见状,豪迈笑道:“小伙儿,好久不见啊,哪有这么打招呼的!”

    单手握住正阳槊,横扫而去,一股霸道罡风蒸腾而起,顺势将这杆大戟弹飞向天宇之上。

    大院的天空上,出现了一个骑着万里烟云照的青年,那青年一席蟒袍玉带,英姿勃发,气势威武不凡,掌心微微一吸,御龙戟便回到了自己的手中。

    趁势从万里烟云照上跳跃而下,双手握住御龙戟,又是从天而降,疑似是要将寄建功一招制服。

    几个随从见状,乖乖的让开了地方,这两个打起来,动静有些太大了。

    元青来了,这一招,元青不敢说自己用了全力,起码也用了九成功力,真元激荡,雷霆阵阵。

    寄建功咧嘴一笑,尽显野性的光辉,架起正阳槊,任由元青这泰山压顶的一戟落下,到想要看看,好久不见的元青长了多少本事。

    轰!

    御龙戟劈在了正阳槊的握杆上,其上降魔经发出大道轰鸣之音,整个演武场抖了三抖。

    窗台上,摆放着盆栽,盆栽里是无花果,整个盆栽摇晃不止,只差一点,就从窗台上掉落在地。

    寄建功稳稳当当的接住了元青雷霆一击。

    脚下的青石地板,浮现出蜘蛛网一般的裂缝,煞气横卷四野,寄建功气势正雄,猛然间一个倒挂山河回敬元青。

    走的都是万人敌的路子,元青知晓自己绝对不是寄建功的对手,面对这一招倒挂山河,元青连连后退,脚下生莲,恰到好处的避开了这一招的威势。

    随后,撑起一道护体罡气,护体罡气之上,三条狂龙衍生而出,龙吟镇九天。

    寄建功眯了眯眼睛,豪爽笑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擒龙功!”

    元青哈哈笑道:“那可不。”

    一力降十会,寄建功若成心拿下元青,也就是一个照面的功夫,可他很好奇,故此压低了境界修为,前来试一下水深水浅。

    近身之后,三条狂龙快速扩大,有遮天蔽日之势,亦有三花聚顶之势。

    继而俯冲而下,如万蛇朝宗,如老树盘根,三龙交汇,绞杀而来。

    真元激荡,形成一方场域,若无武道修为的人近身此地,怕是会第一时间被绞杀成碎肉块。

    寄建功龙行虎步,毫不畏惧,正阳槊摆荡开来,强势破开了元青的擒龙三式,接着,正面一拳轰向了元青的护体罡气。

    此乃先天罡气,乃是武王元铁山的不传之秘。

    想当年,武王元铁山之所以敢悍不畏死的带头冲锋,只要还是修行了先天罡气的缘故,起码一般武将,破不开元铁山的护体罡气,纵然是有些本事的武将,想要破开元铁山的护体罡气,那也是麻烦事儿。

    无论怎么算,和人捉对厮杀,元铁山都始终占据着先手。

    轰!

    一拳势大力沉,虎啸之音,激荡天地。

    元青的护体罡气纹丝不动,如铜墙铁壁,如一世之隔。

    寄建功见状,毫不犹豫的第二拳轰击而出,忽然之间,元青猛然前冲,罡气内部,演化出十八条金色蛟龙,鱼贯而出,第一时间缠住了威武雄壮的寄建功。

    蛟龙附体,便是封住寄建功的经脉穴道,堵死对方的丹田。

    若是任由寄建功这样的猛人发力,元青的先天罡气怎么着也都会被破掉的。

    寄建功哈哈大笑道:“小伙儿,比你父王精明啊,还知道刚中带柔了。”

    元青大袖一挥,散去寄建功身上的十八条金色蛟龙,柔和笑道:“和叔叔这样的万人敌正面对轰,侄儿我实在不是对手啊。”

    几个随从们这会儿早已经搬来了桌子椅子,沏好了茶。

    寄建功自来熟的将手搭在元青的肩膀上,纵然温和的笑着,可寄建功身上的豪气也是散不掉的。

    “你能来看望叔叔,我心里很高兴,茶还是酒?”寄建功道。

    武王麾下六骁将,唯独寄建功是最特殊的一个,其余的五个,见到元青和元麟,都是先行大礼,再来说事情,礼数是不能少了的,更没有胆子敢和元青元麟这两兄弟如此热乎的搞事情。

    更不敢真的出手毫无轻重的在元青这里试探对方的水深水浅。

    由此可见,寄建功在元铁山心里的地位,在元青心里的地位。

    元青道:“喝点茶就行了,喝酒误事,叔叔也不是喜欢喝酒的人,虽说长了一副喝酒的相貌。”

    寄建功的确是一个不喜欢喝酒的人,大概是酒的味道冲鼻,喝酒也会误事,故此喜欢喝茶,可寄建功相貌伟岸雄奇,不知道的人还以为酒量亦可称雄呢。

    坐在椅子上,寄建功手法老道的给元青倒了一杯茶,也没有恭维的将其称之为大殿下,就是小伙儿三个字招呼。

    “你不是江南和你的师傅在一起吗?怎么跑到我这里来了?”寄建功疑惑问道。

    那个小聚会的事情,寄建功也有所耳闻,毕竟雄州距离江南太近,不想知道都很难。

    元青道:“江南多烟雨,还是叔叔这里的太阳比较大,故此来看看叔叔,父王很挂念叔叔,近日以来,父王在一个妖兽山脉里发现了一尊灵兽,很是符合叔叔的气质。”

    “名曰虎兕,有了虎兕在胯下,日后叔叔上了战场,底气也不是一般的大。”

    本来想着在当年,给寄建功分一头万里烟云照的,可惜因为种种缘故,没有落实这件事。

    元铁山心里也一直觉得对不住寄建功,也只有寄建功这个人出于淤泥而不染,不曾参与武王府的党争,就连其余那些腌臜事,都没搭理。

    虎兕,是极其凶残的灵兽。

    堪比龙的第二子睚眦。

    寄建功道:“也让王爷费心了,近日以来,牛角尖和王爷都很操劳,也为我寻得一头虎兕,感觉情深义重啊。”

    元青柔和笑道:“哪里的事,这些年父王一直都想给叔叔折腾一个正经的骠骑将军当当,可始终不能如愿,这些年来叔叔平素枢机,也让父王深感欣慰和厚德。”

    寄建功道:“不说这些了,等我把手头上的事情处理完了,就去领那头虎兕回家。”

    “叔叔最近得了一个项链,和一个手串,你看看怎么样。”

    一边说着,寄建功边将脖子上的串链取了下来,乃是用朴实的玉石串连而成,玉石约有春叶大小,时而碧绿润泽,时而土黄剔透,乃是上等的芳华玉石。

    至于手串,看似是桃核串连而成,实则是用山脉深处的鸡血晶石串连而成,价值不菲。

    这两个家当,都是寄建功自己出力在大山里搜罗出来的,一个铜板都没花费。

    元青拿起这两个物件对着太阳仔细看了看其色泽光彩,然后又戴在了自己的脖子上和手腕上。

    很是羡慕的说道:“芳华玉可以壮神而养志,长期佩戴,可开阔神思,滋补真元,延年益寿。”

    “鸡血晶石可温魂补魄,也可潜移默化的增长叔叔的武道修为,开阔微小经脉。”

    “还真是两个难得一见的宝贝,不如送给我可好?”

    寄建功二话不说,一把便将好不容易搜罗到的宝贝给抢回来了,嬉皮笑道:“开玩笑,我为了这两个东西,和守山妖兽恶战了七天七夜,岂能随便送人。”

    元青无奈的摊了摊手,叔叔是一个很大方的人,那也得看是什么时候,是什么东西。

    笑道:“我就是开个玩笑,看把叔叔紧张的。”

    寄建功道:“不是不给你送,而是这两个物件已经感染了我的精元真血,送给你就没灵性了,如果你真的想要,随我进一次山就有了。”

    元正连忙摇头道:“算了,我还没到叔叔的年纪,对这些物件也没多大的兴趣,此番起来,就是来找叔叔扯淡来了。”

    寄建功道:“那就开扯吧……”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