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二百一十八章 小镇风情
    塘岸镇,地处江南腹地,地缘极好,与其余几州相邻,风水而行,位于主土位置。

    在这个镇子上能有一户宅院的人,多数都是显贵人家。

    早年间,塘岸镇只是一个鱼塘小镇,亦有各个码头林立,只是位置太好了,许多大人物们也喜欢来到这里谈一些私密话。

    江湖中人来到这里,多数都是附庸风雅,此地再也不是当年的鱼塘小镇,而是一个繁华的港口,寸土寸金,依旧 保持着江南的雅致和清净,每到早晨的时候,云雾缭绕这座小镇,如人间仙境。

    一个地方的好与坏,一者取决于风水上的价值,二者,取决于战略上的价值。

    这里有着江南首府的名头,若非是害怕皇城里的那位对江南世族有所猜忌,这里早就被建立成了殿宇成片的庄严之地。

    即便没有如此,当今陛下也曾听闻过塘岸镇的名号,不为别的,也只是这里的风水。

    因为此地,是一个出龙的风水,虽说没有龙脉,可风水大局上,在江南是首屈一指的。

    这是许多人心里的圣地,于南人而言,与其说有朝一日进入庙堂,还不如有朝一日在这里能有一间自家的宅院。

    镇子外面,有一条大河滔滔,名曰龙水河,龙水河周围,约莫有六座大型的湖泊,至于小型的湖泊,则忽略不计。

    有一个姑娘,塘岸镇的渡口处站着,这姑娘生的花容月貌,肤若凝脂,有江南女子婉约清澈,眉眼之间,也带着几分活泼野心,亭亭玉立,穿着一身淡蓝色的长裙,一头乌黑的长发垂直腰间。

    清风徐来之时,便是这个姑娘风采万千之时。

    诸葛韶荣在这里等着,诸葛家族在塘岸镇也有着自己的一席之地,位置偏向于北边,那里有一座很大的院落,院子里倒也不是如何的精致典雅,就是地方大,清净,风水越好的地方,只需要保持最质朴的姿态即可。

    她有些好奇,今日的这一场聚会,实则是自家爷爷发起的,对于江湖上的事情,诸葛韶荣是真的很来劲,她自己也是一个剑客,剑道修为在年轻人里面也还算是出类拔萃的。

    可她听说,那家伙的三弟,也是一位剑客,曾在江南青山郡的某家客栈里,一剑斩断了好多江湖侠客的躯体,然后又在地禅寺逼的一位僧人自断一条臂膀。

    无故消失了一段时间后,竟然成为了云端之巅的主人,还和拜月山庄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对于武王庶子,诸葛韶荣没有好感,也没有恶感,只是觉得,这样的庶子,应该是一个非常有趣的庶子。

    渡口的雾气,逐渐的散去,道路两旁的花草上的露珠,晶莹剔透,好似琼浆玉液。

    江南的湿气比较重,可空气也是颇为湿润的。

    诸葛绍荣看见了,雾气散去之后,有一个锦衣玉带的少年,骑着万里烟云照走在最前面,在他身后,还有两位剑侍骑着五色鹿,更后面一点,是一个年纪更小的少年,骑着龙鳞马。

    没有想象中的追随者众多,这个阵容,略微有些单枪匹马。

    可坐骑很不错,足够摆出自己的架子了。

    渡口的早晨很清静,配着雾气与湿气,可让疲惫的心静下来,在这样的环境里,想到待会儿要遇见的那几人,元正的心理压力,也不是那么大了。

    论背景的话,元正其实很强,其父是武王,有两个师傅,一个师傅是天境高手,另外一个师傅就更厉害了,是鬼谷子。

    可惜啊,元正只能以云端之巅的主人的身份来到这里,无法以武王庶子或是鬼谷门徒的身份出现在这里。

    诸葛绍荣看见了元正,她没有见过元正,可对方骑着万里烟云照而来,诸葛韶荣便知晓他是元正了。

    柔声道:“我在这里接你们,公子仗剑而来,出现在江南烟雨中,也还有一番风采呢。”

    元正跳下万里烟云照,打量了诸葛韶荣一眼,没有多看第二眼。

    好奇问道:“我们是最后来到这里的,还是说,有人还没来?”

    诸葛韶荣道:“越女剑宗的前辈和姐姐们还没有来,公子算是第四个到达这里的人,稷下学宫,神隐门,万象剑池的人已经到了,正在里面喝早茶。”

    诸葛韶荣的身后,有一艘不大不小的客船。

    到底是有钱人家,这艘客船乃是用上等的阴沉木打造的,船只内部,可容纳三五人,外面的甲板,也可让几头坐骑不觉得拥挤。

    诸葛韶荣做出邀请的手势。

    元正也不客气,轻盈一跃便到了船上,扛把子紧随其后。

    花椒与茴香,则是没有下五色鹿,五色鹿轻微的乘风而行,便上了船。

    最后就剩下尉迟阳了,尉迟阳觉得,来到人家的地盘里,还是稍微讲究一下比较好。

    跃下战马,牵着马儿,缓步走向了这艘客栈,全程脚踩虚空而行。

    诸葛韶荣见状,心里略有些意外,尉迟阳怎么看,最多也就是舞象之年,这身修为倒是不俗。

    拜月山庄换了主人的事情,在小范围的圈子里尽数皆知,诸葛韶荣也曾听说尉迟阳是一个天赋异禀的少年,如今得见真容,也有些羡慕。

    几人都没有进入船只内部去,而是站在甲板上,看着龙水河的波涛。

    很平静,只是偶尔翻越起来几个小浪花。

    诸葛韶荣撑船过河,微微运转真元,这艘船便朝着塘岸镇里面而去。

    元正站在甲板上,一眼就看出了此地的风水,的确是上佳,有帝都之势。

    唯一比较遗憾的是,水源充足,可靠山不行,纵然成了帝都,也活不长久,可对于江南的文人骚客来说,此地的风水绝对是绰绰有余了。

    花椒越茴香安静的站在元正的身后,背负剑匣,一语不发。

    诸葛韶荣留意到了元正的两位剑侍,心想,这个三公子,还真的是名剑风流啊。

    出门在外,这排场有些孤傲,也让无数的江湖侠客羡慕。

    花椒与茴香的美貌,便是诸葛韶荣这样的女子,都隐约有些欣赏和羡慕。

    船还没有到岸,元正的心还未彻底静下来。

    诸葛韶荣也潜移默化的观察着,几人还真的把她当做了一个侍女啊。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