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二百一十七章 未到江南话江南
    翌日。

    后山上,单容站在屋顶上,远望元正和尉迟阳离开拜月山庄。

    眸光在花椒与茴香的身上,略微停留了一瞬,然后便抬头看向了天空,鸟语花香,刚刚好。

    “两个剑侍,真是气派。”

    ……

    江南这个地方,是文人醉生梦死的地方,是姑娘家花枝招展的地方,很多人来了,便舍不得离开。

    郊外的凉亭里,一位约莫四十余岁的中年男人,闻着茶香,却没有入口。

    中年男人一席墨黑色的长袍,没有锦衣玉带,更像是一个小康人家的家主,不过这个中年男人生的很英俊,古铜色的皮肤,搭配着棱角分明的脸庞,四肢修长而壮硕。

    他说道:“江南这个地方,是一个好地方,我年轻的时候来了很多次,也认识了一个南方姑娘,比较遗憾的是,当时我没有带着她回到稷下学宫。”

    “可能是那姑娘看不上我,也可能是我自己没有豁出一切的勇气吧。”

    他的对面,坐着一位英姿勃发的青年,青年倒是一身锦衣玉带,身着蟒服,其气质凌厉又带着几分平素枢机,一看就知道是一个有为青年。

    中年男人的身后,只有两个约莫七八岁的书童,一男一女,都生的粉雕玉琢,是一对并蒂莲。

    元青手法轻柔的给师傅斟了一杯茶,柔和说道:“师傅当年应该火气大一些,等上了年纪,在想有火气,可就不容易了。”

    戚永年没好气的看了一眼元青,说道:“真是教会徒弟,饿死师傅啊。”

    “你倒是和颜夏语不清不楚的,小日子过得潇洒,吃了几天饱饭,就敢来嘲讽我了。”

    元青嬉皮笑道:“师傅说的这是哪里话啊,我怎么敢嘲笑师傅你呢,这一次又来到了江南,师傅大可以去往那个姑娘的家门口转悠一下,不过话说回来,以师傅的武道修为来看,那个姑娘若是一个普通人,想来早已经尘归尘土归土了。”

    戚永年道:“可能吧,等这一次忙活完了,我就要去看看,顺带着小北和小南到处走走,感染一些南人的文采风流。”

    男童名曰小北,女童名曰小南。

    两个小家伙真的生的粉雕玉琢,眸子里是满满的灵韵,等长大了之后,真不知道要祸害多少黄花闺女,也不知道会让多少小伙子为之神魂颠倒。

    元青道:“父王让我来见师父,一来是叙旧,二来还是叙旧,希望师父不要多想了。”

    戚永年道:“你还是和以前一样,藏不住事,又好像能藏得住事。”

    “稷下学宫自然不会干预庙堂之事,也不会干预江湖之事,可就不知道神隐门和越女剑宗那里,是否有些想法了,我也无法庇护你的三弟,到时候也只能一切随缘了。”

    元青又给师傅倒了一杯茶,看了看远处的崇山峻岭,真的是大好河山啊。

    笑道:“坦白来说,三弟这个人,我也不是那么的熟悉,从小到大,也没有一起经历过什么事情,自从他离开武王府以后,父王总是提心吊胆的,走上了江湖路,也还算是闯荡出了一些名堂,搞了个云端之巅的名号。”

    “大秦和大魏的交界处,搞什么事情都可以,大魏不好插手,大秦也不好插手,三弟这个做法,也让两国的君主头痛不已,打仗这种事,也不是说开战就能开战的,三弟的潇洒日子,恐怕也就这几年了。”

    “我真的担忧,三弟二十岁的时候,能不能回到武王府,举行自己的及冠之礼。”

    戚永年不在意元正都在苍云城都搞了一些什么名堂,只是一想到,过上一段日子,就要亲眼看到这个名扬天下的庶子,心里还隐约有些期待呢。

    苦笑道:“你若是还在稷下学宫该多好啊,还能学到更多的本事,也能陪着师傅聊天解闷,我一个人在那里呆着,很多时候都不知道自己要干什么,要吃些什么。”

    元青看了一眼小北和小南,两个书童而已,也只能让师傅操心,没办法陪着师傅聊天解闷。

    好奇问道:“稷下学宫里,应该有着不弱于我的年轻人,难道师傅真的就没有发现可造之材?”

    戚永年微微皱眉说道:“有倒是有,只不过不对胃口,我也懒得拔苗助长,不过不久之前,我去了一次大周,遇到了一个云游四海的读书人,那个小伙子也不到及冠之年,手里拿着一柄劣质的铁剑,虽然风餐露宿,可身边也有一位模样不错的姑娘陪着,当时我就想着,和那个读书人多说些话,聊聊天。”

    “可是那个读书人,对我好像也没有多大的兴趣,只在乎自己的事情,他也是魏人,已经走过了大夏,大魏还有大秦,等在大周游历结束以后,他就会回来。”

    “不过那个时候,还能不能遇到那个小伙子,我也不知道,总想着能够在和那个小伙子见上一面。”

    元青来了兴致,挑眉说道:“还有那种不识好歹的小伙子,竟然连师父这样的人,都不想要搭理,有些过分了啊。”

    戚永年端起茶杯,闻了闻茶香,才抿了一口。

    苦涩笑道:“可能那个读书人在遇见我之前,遇到了另外一个不弱于我的师父吧,我总感觉,那个读书人的师傅应该和我是老相识,可是我自己也说不上来到底是谁,和我老相识的人多了,还真的不好推演计算。”

    元青道:“以师傅的眼光来看,那个小伙子以后能折腾出多大的事情呢?”

    能让师傅看重的小伙子,毋庸置疑,定然是正儿八经的人中龙凤。

    戚永年道:“暂且不清楚走的是什么路子,不过遇到明主可名垂青史,遇到庸主,也有一定的可能名垂青史。”

    元青苦笑道:“我若是能够遇到那个读书人,要么杀了,要么让他臣服。”

    戚永年道:“我可跟你不一样啊,你有了自己的立场和要去做的事情,而我,还是一个辛辛苦苦的老园丁。”

    元青从武王府来到江南,并非是为了三弟的事情,只是听闻师傅来了,他便跟着来了,这一段日子,也没有多么要紧的事情,出来散散心,也是极好的。

    越女剑宗和神隐门要干什么,元青一点都不在意。

    事情也只有出来了之后,才能下手解决,在此之前,静观其变就好。

    唯一比较遗憾的是,师傅不太喜欢武王殿下,不然还能让元铁山和戚永年好好絮叨絮叨。

    ……

    山间古道,悠远绵长。

    “这恐怕是你第一次出远门吧,拜月山庄之外的风景,你觉得如何?”元正道。

    尉迟阳的坐骑,是一头龙鳞马,也可御空而行,也可日行万里,身为拜月山庄的主人,也不算丢了身份。

    头一次出远门,尉迟阳有好奇,也有不适应。

    皱了皱眉头,眼睛看着路边的一朵野花,说道:“路边的野草野花,是我不曾见过的,很多人我也没有见过,只是觉得,我们几个年轻人,去见那几个老棒子,有点那啥啊。”

    稷下学宫的戚永年,越女剑宗的谭秋,神隐门的钟离奋,万象剑池的姬清泉。

    这四人,都是江湖上响当当的大人物,也是江湖高于庙堂的猛人,两个少年去见这几个人,实在是有些不合适。

    花椒与茴香骑着五色鹿,一路上除了奉剑之外,再无别的用途,也不说话,让尉迟阳刚开始的时候非常的不适应,现在也不是很适应,有两个女子在身边,哪怕是剑侍,尉迟阳还是想起了自己的姐姐。

    真害怕师兄和这个两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剑侍发生了不好的事情,毕竟师兄早年间,可是名满天下的风流庶子。

    外面的世界固然精彩,可尉迟阳自己的世界也很精彩,他之前没有走出过拜月山庄,可也过早的认识到了什么叫做人生,心若是定了下来,其实走到哪里都是一样的。

    唯一的区别在于,眼睛所看到的会更多一点,所遗忘的也会更多一点。

    元正除了和姬清泉有过一面之缘外,其余的三个都没有见过。

    四个人,其中两个都勉强和元正有些关系,戚永年是大哥的师傅,姬清泉是二哥的师傅,这到时候见面了,说些什么比较好?

    若是一句话也不说,未免也太怂了一点。

    一路上,元正都在苦思这件事。

    花椒和茴香的武道修为能不能镇得住场子,元正心里没谱,可看到花椒与茴香如此淡定,苏仪师兄也没有格外要交代的事情,元正觉得,此行江南十拿九稳,可心里总觉得有些虚。

    “江南对于我来说,是一个喜乐参半的地方,我记得第一次到江南,就遇到了一个南方青年与我一较高低,那个南方青年没有做错什么,可也算是给了我当头一棒。”

    “我也没有去接触那些世家大族,可那些世家大族总在暗处观察我。”

    “可也收了一个徒弟,结下了一份善缘。”

    尉迟阳好奇问道:“师兄收的那个徒弟,是男的,还是女的?”

    “女的。”元正道。

    尉迟阳深呼吸了一口气,真不知道说些什么了……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