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二百一十六章 神棍
    待得元正几人离开秦岭之后,鬼谷子才从最深处的宫廷里走出。

    天宇中,浮现出一抹巨大的云图,亦是龙图,呈蓝黑色,说不出的神秘沧桑。

    ……

    去了不到两天时间,元正就回来了,这着实是惊呆了尉迟阳。

    苏仪也没有觉得多么的拘束,自顾自的在拜月山庄里走动了起来,好似是在观察拜月山庄的风水。

    花椒与茴香骑着五色鹿,背负剑匣的模样,令尉迟阳感觉到一阵压力,这两位豆蔻少女的武道修为,他竟然看不出来,甚至还觉得有些深不可测。

    可尉迟阳明白,这几人都是不弱师兄的存在。

    出于好奇的心理,尉迟阳仔细打量了一下苏仪,这个珠光宝气的道士,就是接下来主持大局的人,除了好奇之外,更多的是一份油然而生的敬意,因为这位道士,尉迟阳也看不出深浅。

    几人围坐一桌,尉迟阳将尉迟德也叫出来了。

    元正说道:“我和阳子打算去江南看看,那个聚会说是半月之后,可我们路上还有一些熟人要去看看,也会有些耽误,打算明日就走,我和阳子不在的日子里,拜月山庄和云端之巅所有的事宜,都由我的师兄苏仪打理。”

    尉迟德就坐在苏仪的旁边,作为一个过来人,有些时候不需要说很多话,就能感觉出一个人的品德意志,才华手段在什么程度上。

    苏仪也没有客气的意思,很淡然的说道:“那我就辛苦一段日子了,到时候会有许多你们不太适应的地方,还希望多多包涵。”

    尉迟阳恭维道:“这话就有些见外了,到时候先生怎么方便,怎么来就好了,我们一切如常。”

    元正没有说什么,苏仪所说的不适应,有两个意思。

    第一个意思就是忽然间换了一个发号施令的人,大家伙儿不适应也是人之常情。

    第二个意思就是,苏仪为人处世和做事的手段,应该有别于尉迟德,有别于吕安,很多人都会不适应的。

    作为一个师弟,元正没有怀疑过师兄苏仪的才华,第一次见到苏仪的时候,元正就能感觉出来,苏仪真的是一个很有本事的人。

    元正心里也很期待,王楚,高野,董文这些人能够不适应到什么程度上。

    尉迟德没有说话,对于尉迟德来说,他要做的事情是不会变的,尉迟阳也好,元正也好,都不会让尉迟德受到什么影响,如今是苏仪,尉迟德一切如常即可。

    二者,苏仪对于尉迟德来说,终归是一位陌生人。

    和陌生人说话,尉迟德也不知道怎么开口,若是说一些老套的陈词滥调,难免会有些俗气,让苏仪觉得这个人不怎么样。

    作为过来人,尉迟德能感受到,苏仪绝不是一个俗气的人,看上去珠光宝气,宝相庄严,一副活神仙的模样,可本能让尉迟德知晓,这个苏仪,真的是一个活神仙。

    别的不说,起码武道修为在尉迟德之上。

    尉迟阳道:“我的书房,先生可以随意进入,若是觉得不太习惯,里面的物件摆设,一切都由先生做主。”

    苏仪道:“无妨,在哪里都一样,反正我主持大局的日子也不是很长,等你们回来了,还得靠你们这些年轻人。”

    有光自然有暗,苏仪下山的时候,便明白,日后元正将会在明处,苏仪将会在暗处。

    入夜,收到元正的飞鸽传书,李尘李鼎和吕安梁武第一时间回到了拜月山庄里。

    头一次看见駮马,苏仪也有些好奇,绕着駮马仔细打量了三个圈子,竖起大拇指说道:“此马有雄者之姿。”

    李尘和李鼎很规矩的站在一旁。

    梁武和吕安,也插不上话。

    元正对苏仪说道:“师兄,这四位就是你接下来会倚重的人了,尉迟德和尉迟维父子,也是师兄倚重的人,那个戴着面具的姑娘,师兄尽量柔和对待,不要让她过于操劳了,不管什么年月,女儿家都不容易。”

    苏仪点了点头,看着李尘说道:“你修行的功法乃是《生死印》,以我之见,在子午之时修行,则是最佳,那会儿不管有多忙,都要让自己静下心来,可不要着急了。”

    李尘微鞠一躬道:“多谢先生赐教。”

    只是一眼,就看出了李尘的瑕疵所在,李尘不服都不行,这一段日子,风岭山脉里的事情拖住了李尘,导致李尘在自己的武道修为一事上,有些怠慢,谈不上急功近利,可稍微欠缺了几分耐心,欠缺的那几分耐心,也是毫厘之差。

    看了一眼吕安,苏仪开口道:“早上起来,也要记得多多活动一下筋骨,勿要心思沉重,心思沉重的人,到了晚年,都很孤单。”

    吕安微鞠一躬道:“先生之言,我暂且也无心领悟,可我每天都跟着旁边的这位兄弟修炼武道,应该不会出什么岔子吧。”

    元正没有说话,他觉得苏仪有些时候,真的像是一个神棍。

    苏仪对吕安说道:“岔子倒是不会出,不过你这个年纪修行武道有些过于勉强,多看一下《道德经》,仔细领悟的话,应当对你是有些裨益的。”

    吕安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然后恍然大悟,道:“多谢先生指点。”

    梁武是个粗人,做事很靠谱的一个粗人,主动问道:“那依先生之见,我应该注意什么呢?”

    苏仪随意道:“你身子骨硬朗,又是年富力强的时候,也不需要注意什么,保持当下的心境就好。”

    梁武哦了一声,便没有下文了。

    元正说道:“以师兄之见,此番我去江南,应当注意一些什么?”

    当局者迷,元正真搞不清楚这一次去了江南,会有什么机遇。

    苏仪拍了拍元正的肩膀的说道:“你到了江南,从善如流即可,如有人刨根问底,也无需敷衍,看对方的心意回复即可。”

    元正真的很想给苏仪一套招招要命的横剑术。

    说了等于没说。

    不过有苏仪在,元正心里就踏实了,李尘和李鼎无需多言,自然是根据苏仪的意思行事。

    梁武和吕安,想来也会被苏仪给驯服的。

    一切等回来的时候就知道了。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