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二百一十五章 请神
    拜月山庄。

    夜色里的拜月山庄,有种朦胧美,月光不多也不少的洒在了整个山庄里。

    凉亭里,尉迟阳让灶房炒了几个小菜,婢女呈上来一壶花雕,年轻人喝酒,多数只是为了意气之争,根本喝不出来酒的味道。

    元正和尉迟阳,也喝不出来,更多的也只是在夜色下附庸风雅。

    “待会儿我要出去一下,阎罗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走到拜月山庄,估计等他来了,风岭山脉里的铁矿,也应该到位了,等他来了之后,也不要过于招待他了,给他一个舒服的环境就好。”

    “那是一头孤傲的狼,不喜欢人情世故和繁文缛节。”

    尉迟阳给元正倒了一杯酒,他和元正都不是喜欢喝酒的人,今夜也只是心血来潮罢了。

    “师兄不愧是师兄啊,阎罗的确是个人物,可惜这个人物的名头不是那么的响亮,只有少数人知道,可少数人知道的人,往往都有着真本事。”

    “我并不好奇师兄是怎么说服阎罗的,可冲着这份功劳,我也要敬师兄一杯酒。”尉迟阳很认真的说道。

    其实尉迟阳不胜酒力,虽然是敬酒,可他也没有一饮而尽,而是微微抿了一口,味道有些不可描述。

    元正见状,苦笑了一声,接着一饮而尽。

    到了这一步,元正不得不回秦岭深处了,话说回来,自己的诸侯剑虽然有着不小的进展,可还没有彻底的修行大成。

    本质上来说,元正也不知道自己当下走的路是对的,还是错的,只有走过了才知道。

    更不知晓,师尊鬼谷子和师兄苏仪会如何看待如今的自己,到底是欣慰呢,还是不爽呢,元正的心里没谱,也只好在此之前,喝一杯酒,壮一下胆。

    尉迟阳说道:“师兄走了后,大概多久时间就回来了,云端之巅的主上无故消失,然后回来带着一个可以主持大局的人,会有很多不服气的,融合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也要那么一两件事,我不知道我们的时间够不够。”

    “江南那个酒会,也是非去不可。”

    元正仔细想了想,说道:“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不过我若是带不回来能够主持大局的人,肯定会提前回来的。”

    尉迟阳给元正夹了一口肉菜,大半晚上的离开,也是挺好,起码不会让其余人知道。

    到了一定的位置,行踪得有神秘感才行啊。

    没有喝到多少酒,也没有吃多少菜,元正感觉差不多了,看见月亮未到中天万国明,便骑着万里烟云照,消失在了茫茫夜色里。

    尉迟阳却没有离开酒桌,一个人吃着菜,怎么着,都要把酒杯里的花雕给消磨干净才行。

    回秦岭的路上,没有经过南麓,而是朝着北方笔直的前进,饶了好几个弯子之后,还要再绕几个弯子。

    深夜的秦岭,神秘而又悠远,有天籁之音时常想起。

    御空而行,是不允许的,并非是害怕被巡逻的大秦铁骑给看见了,而是苏仪在秦岭的路上布置下了很多的**阵,稍有不慎,就会迷路,除了一步一个脚印,再也没有其余的办法。

    夜尽天明,白雾成霜,晶莹的露珠里,没有太阳的光辉。

    他终于看见了那殿宇成片的地方,至此,元正跳下万里烟云照,步行归家。

    说是归家也行,这里也算是元正的发源地了。

    进入庭院深处,元正看见凉亭边上放着一个扫帚,这会儿苏仪应该起床了,可大概也要在床上打坐一会儿,花椒和茴香,也要在梳妆台前消磨一会儿。

    师尊鬼谷子到底在干什么,元正不知道,不过等一会儿就知道了。

    元正拿起扫帚,开始清扫院落,因为在秦岭深处,这个院落不管什么时候都有落叶进来。

    没有动用真元,也没有大袖一挥解决掉院落里的落叶,而是老老实实的用扫帚清扫。

    等到元正将院落清扫完的时候,东方的天际,出现了一抹鱼肚白,太阳出来了,那也花瓣上,那些草叶上的露珠,这会儿正是晶莹璀璨的时候。

    苏仪从屋子里出来了,没有睡眼惺忪,而是精气神十足,伸了一个懒腰,当他还没有走出屋子的时候,他就知道,元正在外面清扫院落。

    元正放下了手中的扫帚,说道:“好久不见,师兄。”

    花椒与茴香从隔壁的院子里来了,手里还端着两杯热茶,往凉亭里走出,这两杯热茶,不是给苏仪和鬼谷子准备的,而是给元正和苏仪准备的。

    苏仪柔和道:“师弟啊,这个时候回来,便说明你在外面,还是不能免俗的急功近利了,是不是遇到了扎手的事情,才回来的。”

    元正明白师兄的意思,听到师兄这么说,元正才更加确定从大夏北海归来后,自己走上了急功近利的道路。

    若非看到商河把生意做到了大夏境内,元正大概也不会走上急功近利的道路。

    进入凉亭里,元正接过了花椒手里的热茶,花椒柔和的对元正笑了笑,还俏皮的眨巴了一下眼睛,令元正心里的疲惫消散了不少。

    茴香还是和以前一样,只是冲着元正点了点头。

    元正道:“也不能算是急功近利,我也只是顺势而为,结果搞着搞着,就发现有些事情,身不由己,一个人有些忙不过来了。”

    “此番归来,是要请师兄下山,助我一臂之力。”

    苏仪擅长的是风水玄学还是兵法韬略,主持云端之巅的大局是绰绰有余的,反正云端之巅也不是什么虎狼之师。

    花椒与茴香没有在这里耽误,而是去了五脏殿,开始煮饭。

    在外面的时候,元正一直都想吃上花椒和茴香煮的饭,如今看来,这个想法也是愈发浓烈了,事情干的怎么样,先别说,把嘴巴和肚子伺候好才是正事儿。

    苏仪说道:“云端之巅,这个名字倒是不错,你腰间的佩剑也还不错,大争的前夕,知道顺势而为,更是不错,在修行《本经阴符篇》的时候,没有迷失心智,更是难得一见。”

    “其实你做的很好,我说你急功近利,就是想看一下你的反应,结果你不骄不躁,无悲无喜,我就知道你上道了。”

    其余的世家子弟搞事情的时候,身边必然有着一个智囊,可元正没有,身边只有会抡斧头的,至于吕安那个读书人,处理一下闲杂事宜绰绰有余,暂时来看,还上不了台面。

    不得已之下,元正就只好成为自己的文臣武将了。

    元正苦笑道:“师傅呢,我回来的时候没有看见,这会儿也没有看见。”

    苏仪淡然道:“你以为师傅不知道你在秦岭南麓搞得事情啊,为了操心你的事情,师傅去了更深处的地方,和那条龙脉聊天去了,大概什么时候回来,我也不知道。”

    元正心里一沉,问道:“如此,师傅会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那条龙脉是大秦的,不是鬼谷子的也不是元正的,这其中必然有着一笔不为外人所知的交易。

    苏仪道:“代价倒也不至于,只是说,让你欠下了那条龙脉的一个人情,那是日后的事情了,日后的事情,也只能日后再说。”

    元正悬着的心稍微放下来了一些。

    苏仪道:“你请我下山,可有什么赏赐啊?”

    元正问道:“你想要什么?”

    以元正对苏仪的了解,苏仪从来都不会说虚言,只是说,听上去有点像是空穴来风。

    苏仪很认真的想了想说道:“等我想要的时候,我再说。”

    元正:“……”

    师兄弟两人久久无语,日出来了,两个年龄相差颇多的师兄弟,一起在凉亭里观赏秦岭的日出,真的是大日东升,有龙腾万里之势。

    不久后,花椒来了,温柔的说道:“过来吃饭吧。”

    五脏殿里,有一桌子的丰盛菜肴,多数都是高等妖兽的内脏骨髓为食材。

    无论是汤羹还是肉菜,吃起来都特别入味,过瘾,可延年益寿,可固本培元,可增加膂力。

    依旧是食无言寝无语的规矩,吃饭的时候,没有一个人说话。

    元正吃了很多,肚子也不觉得鼓涨。

    吃完后,喝了一杯热茶,坐在凉亭外的长椅子上,阳光温和,身在高处,可以看到更远的风景。

    花椒与茴香很有默契的去了自己的住处,开始收拾东西,又是一次下山,和预想中的不一样。

    本来想着,元正诸侯剑大成,修行天子剑的时候才会回来,可哪里想得到,半路上元正回来了。

    站在鬼谷门人的角度去想这件事,难免觉得水有点深。

    苏仪还是那一身紫色的道袍,头戴紫金冠,珠光宝气,贵不可言。

    “下山咯,看风景咯。”苏仪嘴里轻声吆喝道。

    骑着自己的三眼牛,一路上也不摇晃,花椒和茴香一如既往骑着五色鹿,跟在元正的后面。

    元正看了一眼远处的那座孤峰,心想,这一次剑侍到位了,去江南参加聚会,应当是倍儿体面的。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