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二百一十四章 走出村庄
    闲聊了一会儿,阎罗便回到自己的屋子里,打造那把锄头。

    元正安安静静的坐在小板凳上等着,有些人,即便再怎么古怪,再怎么安静,可相处起来,也不会觉得尴尬。

    阎罗和白卫不一样。

    古怪的地方也不一样,比较之下,元正分不出两人古怪的高低,可对于这样的人,元正也是打心眼儿里喜欢仰慕。

    这世间,可以一心一意只做一件事的人,实在是太少了。

    等到太阳快落坡的时候,阎罗从里面走出来了,手里还提着一个锄头,过水之后,冒着热气,可阎罗提在手里,也不觉得很烫,在铁匠铺里钻研的时间长了,令阎罗多少有些天赋异禀的苗头。

    本身,也是一个天赋异禀的人。

    “走吧。”阎罗手里提着锄头,轻声说道。

    有几分遗憾在里面,有些人离开自己的村庄,是为了寻求更好的发展,有些人离开自己的村庄,需要很大的勇气。

    阎罗属于第二者。

    元正也没有承诺什么,他可以出银子,将整个铁嘴村翻修一遍,再给每一户人家配上一匹高头大马,可他做不到,能让所有人都留在这个村庄。

    阎罗不行,元正也不好骑着万里烟云照,只能跟着不行,万里烟云照化作一只雏鹰,蹲在了元正的肩膀上。

    绕了一条田间小路,阎罗带着锄头,带着元正,来到了一户农家前。

    也是土房子,不过瓦片还算是新的,下雨天屋子里也不会漏雨。

    一个老头坐在门外的板凳上,看着夕阳,手里把玩着一对山核桃。

    玩核桃的人,多数都是讲究人,核桃也讲究一公一母,两个核桃的模样,得大致相同,若是纹路一模一样,而大小略有偏差,则是最好。

    老头穿着破布长衫,也不是一个讲究人,他手里的核桃,也只是两个山核桃,无论纹理还是大小,都相差甚远。

    老人家的手脚不是很利索,经常把玩核桃,也能让手指和手腕稍微灵活一些。

    人老了就是这样,该硬气的地方,一点都不硬气,该软和的地方,一点都不软和。

    老人家的脸如枯树皮一般,沟壑纵横,还有污渍在脸上,门牙早已经掉了,可家里的儿子外出至今未归,他和老伴住在一起,地里的庄稼活,还得他忙碌。

    看见阎罗身边有一个锦衣玉带的年轻人,老人家眯着眼笑道:“二愣子,这么多年了,你终于打算要离开这个村庄了,找好了自己的下家,以后就是吃香的喝辣的,发迹了以后,可也不要忘了我啊。”

    阎罗将手里的锄头放在了老人家的脚底下,干笑道:“二爷爷说的这是什么话,我怎么会忘了自己的村庄呢,这个锄头很利索,我花费了三个时辰才打造出来,不轻也不重,您老人家用起来刚好。”

    “二娘的身子骨也不结实,庄稼活都要靠你一个人,以后自己干活儿的时候,小心一点,也不要喝酒了,前几天张老爷就是半夜喝多了酒给中风死了,你可要长点心啊。”

    二爷眯着眼睛笑了笑,从头到尾,没有多看元正一眼。

    自己的儿子去了远方,大概这辈子也不会回来了,二老在家若是有个三长两短,也只能指望村里为数不多的年轻人来抬棺材了,活到这一步,这样的老人家还管什么王权富贵,秩序礼仪。

    怎么舒服,怎么来就行了。

    阎罗见二爷没有多说什么,便带着元正转身就走,这一次是真的要走出自己的村庄,大概很久都不会回来了。

    苍云城距离灵州不是很远,可对于这个村子的人来说,的确是有点远,没有武道修为没有坐骑的人来说,走完整个夏天,也不一定能走得到苍云城。

    二爷看着阎罗缓缓地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忽然间喊了一嗓子说道:“二愣子,你走了可要记得回来啊,下一次回来给你爹娘上香的时候,要带上媳妇儿回来,要是有个大胖小子,自然更好。”

    阎罗闻得此言,虎躯一震,对着天空摆了摆手,便跟着元正渐行渐远。

    村子外面,是一个怎样的世界,阎罗已经记不清楚了,和以前是不一样了吧,也不是以前的那一群人了。

    没过多久,元正和阎罗便已经走出了村子。

    这一次,元正觉得有失妥当,来的时候,应该叫上一辆马车的,可一个性情古怪的人,真的摆出阵仗的话,也讨不到什么好处。

    阎罗说道:“你要是很忙的话,你可以自己先走,拜月山庄的路我记得,那个小崽子的模样我也记得,我打算走路到拜月山庄,看看灵州城,看一下当年的那群人。”

    元正闻言,有些茫然。

    他不知道阎罗这样的人在年轻的时候都经历了一些什么。

    可听这口气,似乎也不是为了元正方便脱身,而是阎罗真的想要一个人走一走,很多年都没有走过一段很长的路了。

    元正也不含糊,从怀里掏出了两个金元宝,说道:“这二十两黄金,你先拿着,在半路上想吃酒,也可以过把瘾,想去青楼,也能放得开手脚。”

    阎罗没有客气,随手接过了两个金元宝,沉甸甸的。

    对于黄白之物,阎罗真的没有什么概念,他这一辈子,都从来没有为了黄白之物而活过。

    元正心里也明白,钱财对于阎罗这样的人来说,真的是身外之物,真的如粪土。

    并非是恃才傲物,而是人真的活到了这一步。

    见阎罗自己一个人很平静,元正便让肩膀上的雏鹰化作了万里烟云照,潇洒轻盈的骑着扛把子,震开双翼,御空而行,很快就消失了这方天地间。

    阎罗看了一眼天空的残影,苦涩的笑了笑,也没有自言自语,只是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

    无人知晓,阎罗的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

    二爷的话,一直都在阎罗的脑海中回响,阎罗也不知道听进去了没有。

    老大不小的年纪,成家立业,好像也不对头,可不成家立业,更不对头。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