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二百一十一章 任重道远
    秦岭南麓。

    深处,平原无限,如草原,如海洋。

    对外,有数座高耸的山峰拦路,梦清秋和尉迟维率众,艰难的开辟了出一条道路。

    唯一的好处在于,要想进入这里,必须要先经过拜月山庄,拜月山庄是这里的第一道防线,也是最后一道防线。

    铁钩的谍子,过不了拜月山庄。

    大秦的谍子,也过不了沣河。

    虽说这里已经属于大秦的疆域,可四下无人,又有妖兽纵横,也没人愿意在这里耗费军力。

    最根本的原因,南麓这里的风水,只能说是稀松平常,可以养育一方人。

    也无法为整个大秦的国运上供一二。

    这里也是拜月山庄的福地,拜月山庄起家的时候,有一万头战马,垄断了苍云城的边缘地带,用来放牧,做的有声有色,而这个平原里,也时常有野马出入。

    有些时候,部分野马在秦岭深处难以存活的时候,也会跑到拜月山庄的马场里找吃的,如此一来,也就成了拜月山庄多出来的份额。

    五千之众,在这里显得微不足道。

    平原里有湖泊,有些区域有着小树林,虽说是小树林,可树木各个都是参天大树,也有着外界不常见的药材奇花。

    梦清秋来到这里之后,首先感受到的是震撼。

    如此之大的无人区,只是茫茫秦岭的一隅之地。

    尉迟维在一旁说道:“此地我家主子算过,可以屯兵十万,可以养活老百姓三十万,这里的土壤肥沃,适合种粮食,也有许多的木材和药材,属于洞天福地。”

    “若非这里时常有妖兽活动,应该会进入一批人来这里过生活的。”

    梦清秋不解问道:“如此风水宝地,为何没有大秦铁骑镇守呢?”

    尉迟维对于这位戴着面具的姑娘还是挺有好感的,因为这位姑娘很精干,不像是多数的女子,哭哭啼啼,柔柔弱弱的。

    微笑道:“一个地方,若想让百姓迁移过来,首先离不开三样,一来是官府,没有官府的存在,容易发生人吃人的事情。”

    “二来,这里妖兽众多,寻常百姓来了,也是九死一生。”

    “三来,很多人都有自己的故乡,都有一个安稳踏实的小窝,忽然间离开了,舍不得是一方面,二者,也没有多少人有那样的勇气,在一个完全不熟悉的地方扎根下来。”

    “我们这一次也是有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才能来到这里。”

    “别的不说,光是建造房屋,城堡,开荒垦田,就花费颇多。”

    “再者,部分妖兽被我们清理了,可这周围到底还没有妖兽,也是一个未知数,姑娘的坐骑可以震慑妖兽,大统领的駮马也可以震慑妖兽,我们能来这里,也多亏了灵兽开路。”

    “否则,也是一场没完没了的血战。”

    “有些东西看着美丽,可别人得不到,便有得不到的道理。”

    要将一个无人区改造成一个百姓安居乐业,军伍占据天险的风水宝地,光是这一笔花销,就足够令人头大了。

    若非发现了风岭山脉里的盐铁,元正也好,尉迟阳也好,也不会有如此之大的勇气,来开辟这里。

    王楚在灵州的江湖上,手底下有五百来号人,主要的收入,便是在青楼和酒楼的上供钱,当初李尘找到王楚的时候,王楚也很听话,没有反抗。

    一来是因为根本打不过李尘,二来是因为,云端之巅那个时候已经在道上传扬开来了,能够和拜月山庄相互辉映,实力自然是不俗。

    王楚心想,树大招风,也好乘凉。

    每个月指望青楼和酒楼的上供钱,他和兄弟们的日子只能说是图个温饱,很难有多余的银子去消磨自己的情怀。

    年近四旬的王楚,有着感境巅峰的武道修为,若有一个合适的契机,也能进入象境,乘风而行。

    混江湖的人,要么是混银子,要么混本事。

    当王楚知道云端之巅里高手如云,象境高手和道境高手不在少数的时候,王楚就打算投靠云端之巅了,可他也不愿意主动投靠,想着自己在灵州的黑白两道上多少还有些人脉,云端之巅应该会找到自己的。

    和王楚猜测的一样,李尘找到了他,王楚也是识时务者为俊杰。

    融入云端之巅里,对王楚有三个好处。

    第一个好处,就是队伍大了,不用怕事儿,除了官府那里,王楚在任何人跟前,都有着底气。

    第二个好处,就是待遇了,兄弟们每个月都有军饷,也有了可以养家糊口的营生,指望青楼和酒楼的上供钱,日子也很难安稳下来,万一以后打起来,王楚和兄弟们也就断了财路,算是解决了自己的后顾之忧。

    第三个好处,那就是自己的武道修为了,大统领李尘,曾经也指点过王楚,还传授了一招半式的心法口诀,虽说只有一招半式,可博大精深,王楚想了十来天,才找到了门道。

    在过一段时间,王楚就能进入象境了。

    王楚的运气是不错的,李尘兵不血刃拿下王楚之后,两人也算是结下了一份香火情,只可惜大统领这一段日子比较忙,两人也没功夫品茶论道。

    可王楚心里记得李尘的好,只要入了象境,王楚的人脉配合自己的本事,能够在云端之巅里走的更长远一些。

    对于未来,江湖上的人其实都很迷惘。

    大秦和大魏有开战的迹象,一旦进入了大争之世,人命如蝼蚁,如草芥。

    王楚也不知道云端之巅这个门面可以支撑多长的时间,起码眼下来看,有拜月山庄在明处,有这个平原在暗处,安营扎寨,修建城堡屋舍,也切身处地的考虑到了大家伙儿的利益。

    王楚有个最信任的小兄弟,来到云端之巅,也是干了一件面子活儿,得到了主上的赏赐一百两黄金,隔天便去喜欢的那个姑娘家里上门说媳妇了。

    也有幸和主上有过一面之缘,那万里烟云照可气派了。

    云端之巅能有如今,一者是因为拜月山庄,二者,成员们都知晓主上是武王庶子,可大魏的人谁不知道元铁山最疼爱的就是自己的小儿子。

    多数人的心里都觉得,其实云端之巅的靠山,就是那座恢弘气派的武王府。

    也是因为这一点,大家伙儿才敢进入云端之巅。

    作为一个心思玲珑的人,王楚在云端之巅里也有了一个王将军的美誉,虽说云端之巅的体系和军伍一致,所有的将军,其实也都是主上封的,没有正经官身。

    可也体面啊,哪怕是个杂号将军,可待遇摆在这里,许多杀敌建功的真将军,也不见得能有云端之巅里的杂号将军享福呢。

    云端之巅其余阵营的勾心斗角,王楚不关心,那是人家的事情,他只要做好自己的事情就可以了。

    也因为这一点,王楚得到了李尘的赏识,在大总管吕安那里,也有一个不错的印象。

    至于在主上的心里到底有没有痕迹,王楚心想,早晚都会有那一天的。

    对于梦清秋,王楚也是十分信服的,哪怕许多人看不起这个小女子,可王楚觉得,能追随在主上身边的核心成员,必然有着过人之处。

    起码在杀妖兽这件事上,梦清秋手中的弯刀是很利索的,也没有废话,论功行赏,有过必罚。

    大体上,也挑不出啥毛病来。

    眼下来看,云端之巅还算是一群乌合之众,可在这里建立了根据地以后,那就不是乌合之众了,是正儿八经有硬头货的云端之巅。

    梦清秋对王楚说道:“王将军,待会儿就有劳你带着弟兄们,在附近的山林里砍伐树木,搬运木材了,从拜月山庄过来的木材可能不够用,都小心一点。”

    王楚点头道:“好勒。”

    活了这么长时间,王楚很会察言观色,也能将所有事情做的周到细致。

    在梦清秋的心里,对王楚也是颇有好感的,许多苦活儿累活儿,梦清秋第一个想到的就是王楚。

    王楚不怕干活儿,就害怕没活儿干。

    可在王楚身边的这位高将军看来,王楚就有些小人得志了。

    高野,在灵州境内混的是真的不错,干的也都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的事儿,手底下虽无赌场,可有着一千来个打手,当地若是有什么纠纷,其余的帮会若是火拼,高野都有插手的余地。

    或是当一个和事老,或是大开杀戒。

    在官府那里,高野更受待见,许多县令不方便去做的事情,都是高野代为效劳。

    和王楚不一样的是,并非李尘找到了高野,而是元正亲自找到了高野,在这件事上,高野也有着一份高于他人的底气。

    他有着象境修为,根骨不错,若不是江湖上的事儿过于繁杂,高野若是有个好师傅,潜心修行的话,还能在武道一途有更大的出息,可没办法,他自己要吃要喝,手底下的人也要吃要喝。

    当初元正选择高野,也是高野手底下的一千来号人,还都是打手。

    专门解决黑道上的事儿,虽然没干什么好事儿,却也没怎么干坏事儿,多数情况下,都是立场不同。

    人在江湖,谁还不挨几下刀子了。

    令王楚自愧不如的是,元正当初找到高野,高野还不服,还和元正大打出手。

    可惜啊,在主上的面前,高野那几下硬把式,也实在是不够看的,被元正轻而易举的拿下。

    进入云端之巅后,高野有着高将军的美誉,也是杂号将军,可比王楚要厉害太多了,近些日子以来,哪里有流血事件,哪里有争斗,哪里就有高野。

    以后要是真的成气候了,高野大概也会穿一身气派的铠甲,骑着高头大马,披坚执锐,在战场上建功了。

    元正也有心将高野培养成一名正儿八经的武将,寄予厚望呢。

    对梦清秋这个姑娘家,高野保持着距离,梦清秋吩咐什么,高野就做什么,从来没有不服,因为高野觉得,在打架这件事上,他还不一定能打得过梦清秋呢。

    梦清秋说道:“你在当初选贤任能的演武中脱颖而出,让你来这里也有些屈才了,不过也需要你,维持着周围的秩序,也安排一部分人,再将道路修建一下,防止辎重车辆在这里寸步难行。”

    高野点了点头。

    云端之巅初具规模的时候,真的是鱼龙混杂,到处都是帮主,到处都是老大。

    谁也不服谁,谁也不会里谁。

    元正就想了一个好办法,谁若是觉得自己打架厉害,就站出来。

    然后还真有八个帮主给站出来了,一对一的演武切磋,家家见面,谁是赢的最多的那一个,谁就是老子。

    高野也还算是意气风发的战胜了其余七个帮主,一大半都是熟人,有些熟人还是仇人。

    然后高野就坐实了高将军这个名讳,其余的七个帮主,也都成了高野的下手。

    当然,也付出了代价,高野成为高将军以后,回到家中,吐了二两血才入睡的。

    还有一部分帮主,不喜欢打架,元正就更直接了,那就在书法上定输赢。

    从一个人的书法,就能看出一个人的品德意志谋虑如何,这个比试,不用见血,不用挨打,接近二十个帮主都参与了进来,有些帮主还真的是读过书的牛人。

    最后的结果就是,没有一个人的字迹算是过关的,每个人的字迹,都可以说是狗进猪圈般的潦草。

    没办法之下,元正又想起了养蜜蜂这件事,养蜜蜂最起码的一点在于,一定要点出一个蜂王出来,否则蜜蜂就养不成。

    当时王楚还算是不错,可还有一个读过书的文人帮助名曰董文。

    仔细斟酌过后,元正选择了王楚,因为王楚懂事儿,做人做事,荤素搭配。

    而董文,多少有些雅士风骨,也有一些文人傲气,字迹虽然潦草,但还是有些水平的,且在玩弄心计这件事上,也有些造诣。

    元正只好将董文安排了吕安身边,给吕安打下手。

    大家都是读书人,董文和真的读书人比较起来,也是个半吊子的成色。

    不过元正也指望董文这个人,以后能当一个狗头军师,处理一些读书人才能处理掉的事情。

    云端之巅里,大多数人都是匹夫,也有一技之长的。

    撑船打铁买豆腐的也有,对于会打铁的人,元正也有厚望,等铁矿过来后,还指望铁匠们冶炼出精铁,打造兵刃呢。

    和常帮类似的一点在于,云端之巅里许多人都没有兵刃,要么以水火棍为主儿,要么纯粹就是劣质的铁剑,和稍微硬气一些的精钢剑碰一下就会被折断。

    有一技之长的人,元正也没有办法逐个安排了。

    只能选择技艺比较过硬的人,这一类人,日后不是主管军备,就是主管后勤粮草等。

    选贤任能,元正也是潜移默化的开始的,也不能一开始就将那些人放在一个很高的位置上,涉及的人和利益多了,也只能文火慢炖了。

    况且,元正也还打算,日后若是有了真的懂得兵法韬略的人,他也打算将眼下凑活用的人给压制下去。

    话又说回来,云端之巅要是真的壮大了,到时候高野也好,王楚也好,董文也好,这一类人,也会自然而然的被外来的竞争对手给压制下去。

    靠本事吃饭,是元正的准则。

    而且到了那一步,王楚,高野,董文这些人,也自然离不开云端之巅,成了云端之巅的一份子,且那时候,他们手中的人脉,对于云端之巅而言,也不是那么的重要了。

    有高野和王楚在这里,搬运木材,修建道路的事儿也不用梦清秋如何费心思了。

    梦清秋对尉迟维说道:“到时候丈量地基,修建屋舍城堡的事情,也只能交给先生你了,我们的大总管还要负责风岭山脉里的事情,这是个很大的工程。”

    “或许恰好就消化掉了风岭山脉里的那一笔油水。”

    “打造兵刃一事,暂且还没有落实下来,因为打造兵器是需要配方的,我家主上最近也在寻思这件事。”

    尉迟维点头道:“这些事我会看着办的,姑娘你也不要太辛苦了,把这个平原建立成一座城市,繁华闹市,没有一年半载是做不到的,这一年半载里,还有许多事让姑娘操心呢。”

    “能松缓一下,就松缓一下,我们只是听安排做事,真的担子,都在咱们主子的肩膀上。”

    梦清秋看向这个碧绿的草原,有些地方有湖泊,日后也就解决掉了吃水的问题,山脉里,也有山泉流淌,如果可能的话,开辟出一条大河,修建水利工程,养鱼顺带灌溉良田。

    想到这里,梦清秋终于明白古时候的人有多么的辛苦了。

    “我会的,若有哪里做的不好的地方,还希望先生多多指点,小女子感激不尽。”梦清秋柔和道。

    尉迟维是个老油子,做事很老道,梦清秋也不会仗着自己的武道修为而轻视这个老油子。

    这世上许多事,没老油子操劳,是行不通的。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