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二百一十章 没脾气
    少年英雄,多数都在说书人的嘴里出现。

    江湖中,还是军伍中,很少出现所谓的少年英雄。

    即便是有,那个少年英雄也有着不俗的背景,有前辈大能们铺路,因为有些时候,一个家族,一个国度,需要一个少年英雄来撑场面。

    李尘在云端之巅的地位,仅次于元正。

    收服江湖帮派的过程中,李尘的确展示出了不俗的武道修为,可手段也没有用到多少。

    云端之巅里有许多人,尤其是中上层的人,对李尘不服,觉得一个年轻娃娃,骑在自己的脑袋瓜子上,十分窝囊。

    很多人都在看李尘的好戏。

    说来也怪,没有人对元正或是年纪更小的尉迟阳有所意见。

    大概也是因为,元正和尉迟阳都掌握着雄厚的资源,能够照顾到云端之巅的每一个人。

    可李尘就不一样了,他出手过很多次,但还没有真正的服众过。

    在他人看来,李尘就是一个武夫,脑袋瓜子不是很好使的那种,亦有许多人在默默地算计着李尘。

    这一点,李尘和元正的心里都清楚,却也无可奈何,因为也只能这样了,李尘能不能成为真正的大统领,还要看李尘自己。

    吴长峰没有情敌在意,很认真的活动活动了筋骨,不管这个年轻人到底有几斤几两,可能骑着駮马,便足以证明这个年轻人的能耐。

    李尘心如止水,修行《生死印》以来,李尘感悟良多,也不得不感悟良多。

    一只手负在身后,轻声道:“请前辈赐教。”

    叫一声前辈,是真的,因为吴青峰的确是李尘的前辈某种意义上来说,李尘也在走吴青峰当年的路子。

    见到这个少年单手负在身后,常帮的成员们没有流露出不满的神色,而是静静的看着。

    李尘之名讳,近日以来,在苍云城也算是如雷贯耳了。

    常帮的成员们或是出于好奇的心理,或是等着看李尘好戏的心理,都很期待。

    吴长峰笑了笑,有些笑面虎的感觉。

    接着,聚集真元,浑身发出轰鸣之音,周围雷弧闪烁,脚下莲花朵朵,其身法快如鬼魅,一个瞬移便到了李尘面前。

    一拳轰杀而来,其气势如虹,雷鸣暴烈。

    在战场上杀敌,要的就是这种一击必杀的硬把式。

    李尘更硬,同样一拳轰杀而去。

    两拳相撞,怦然一声巨响,激荡出绚丽的真元气浪,周围的草木拔地而起,碎石如烟尘,高飞九天。

    梁武和吕安静静的看着,李尘的实力深浅,梁武不太知道,因为没有交过手。

    多数情况下,李尘都是一招致命,不会拖泥带水,一个人的武道修为如何,还是要看彻底打起来,打开了之后,才能看得出来其基础如何。

    一拳过后,吴长峰的嘴角出现了一抹血迹。

    接着,身躯摇摇欲坠,脚步艰难的往后移动。

    他感觉到,虽然是硬碰硬的一拳,李尘却将他这一拳的力道,先是吞没,然后再加上李尘本身的一拳,两拳力道叠加在一起,巨大的惯性,令吴青峰的肩膀骨折,手臂骨折,便是胸骨,也出现了裂缝。

    更是受了内伤,伤势到底有多么的严重,也只有吴长峰自己知道。

    李尘依旧一只手负在身后,脸不红气不喘,柔声道:“前辈承让了。”

    吴长峰艰难的抬起头,面如金纸,有气无力的问道:“单论杀人的硬把式,我的确不如你,我想知道,小兄弟究竟师承于何门何派,年纪轻轻,就有了这等武道造诣,日后的前途不可限量。”

    这是真心话,技不如人,就是技不如人。

    常帮的成员们,也没有觉得多么的沮丧,他们经历过很多战役,有过惨败,也有过惨胜,在和人打架勾心斗角这件事上,早已经见怪不怪了。

    李尘依旧很柔和的回道:“这个不能说,若是能说的话,我毫无保留。”

    天魔宗的追杀已经过去了,可李尘也不知道大秦的君主和天魔宗的人斗争的如何了,万一再一次引来天魔宗的追杀,对于云端之巅不好,对李尘不好,对元正更不好。

    话说回来,苍云城这里属于是非之地,天魔宗的人应当也不会来到这里。

    无论多有底气的人,都不会冒然到达一个自己毫不熟悉的地方。

    吴长峰苦笑了一声道:“好,今日是你胜了,明日的事,明日再说。”

    李尘道:“行,明日再说。”

    也就在这会儿,一道清越的声音传来。

    “还是把所有的事情都在今日说清楚比较好,大家都是自家人,出来讨生活也不容易,日复一日的争斗,对大家都不好。”

    元正来了,云端之巅的成员让开了一条道路。

    白卫跟在元正的身后,元正锦衣玉带,骑着万里烟云照,气势不俗。

    郭喜军和秦广鲁也是紧随其后,脸色有些阴沉,云端之巅的某些老油子看到西蜀双壁的脸色如此阴沉,大概已经知晓,风岭山脉的盐铁,算是有了主子了。

    吴长峰看见了秦广鲁和郭喜军,有些沮丧的低下了头。

    郭喜军走过来,看了一眼常帮的成员,然后对吴长峰说道:“无妨,和年轻人挥拳抡膀子这种事情,你当然占不到便宜了。”

    秦广鲁在这里高声道:“这里的盐铁,都属于云端之巅的,是我们干出了对不住人家小友的事情,撤。”

    很直接。

    常帮的成员们闻言,这一次是知道厉害了。

    当家的都这么说了,这么大的一坨肥肉,也只能眼睁睁的错过了。

    元正吆喝道:“多谢各位朋友帮我开了一个洞口,如果不嫌弃的话,我愿意出黄金千两,请你们各位去苍云城的酒楼里大吃大喝一顿。”

    常帮的成员们脸色铁青。

    秦广鲁面无表情,郭喜军亦是如此。

    得了便宜还卖乖,好像是年轻人的通病。

    结果元正又说道:“我才想起来,苍云城大大小小的酒楼,都有你们常帮介入,你们去大吃大喝,也是吃你们自己的,我就不那啥了啊。”

    云端之巅的成员们闻声,哈哈大笑了起来。

    秦广鲁和郭喜军心如止水,什么样的大场面没有经历过,岂能让一个小鬼乱了自己的心境。

    吴长峰的心里是哇凉哇凉的,有这个结果,便意味着云端之巅的主人已经和当家的见过面了,也谈妥了。

    没有多余的废话,西蜀双壁来了之后,带着两千余人,转身便走了。

    云端之巅的成员让开了一条宽敞的道路,目送最大的竞争对手离开这里。

    接着,许多年轻的小伙子们,纷纷亮出了藏在背后的锄头。

    李尘转过身,对众人呼喊道:“挖掘盐铁,固然是在挖金子,可也要注意安全,莫要得意忘形,大家伙都小心一点,不要有任何的闪失。”

    多数成员们闻声后,对李尘有了几分好感。

    因为李尘和吴长峰打架的时候,没有一个人为李尘摇旗呐喊,这一次虽说也很平静,可在心里对李尘的印象好了很多。

    喜怒不形于色,刚击退强敌,又是如此的云淡风轻。

    这一份超然的气质,感染了不少的年轻人,许多老油子们见状,也是无话可说。

    接着,梁武开始安排兄弟们进入洞口里开挖,生盐的味道,弥漫开来,更像是金元宝的味道,里面还有大量的铁矿。

    有了这一笔资源之后,元正便真的可以建立自己的城堡,军营,至于身上从武王府带出来的老本儿,还能保住,兴许,还能挣回来不少。

    元正对李尘说道:“虽说地盘我们拿下来了,可辎重车辆来了以后,你也需要操心,这一段日子,我们壮大了不少,可也得罪了很多人,如有可疑人员,杀。”

    李尘嗯了一声,有李尘在,辎重车辆在苍云城和灵州的路上,便不会出现什么意外。

    官府那里,尉迟阳早已经打了一声招呼,送了不少礼物,那份礼物,顶的上一位郡守一年的正常俸禄。

    元正也不打算在这里多做停留,他还要去秦岭南麓看看。

    白卫一直跟在元正的身后,作为一个陌生面孔,白卫的出现没有让梁武,吕安,以及其余的老油子们心生疑惑不满。

    有些人到了一定的境界,本身就会流露出一股危险而神秘的气息。

    这里很多成员都在感境,略微探查一二,虽说没个结果,但几乎都得到了一致的结论,这个人,是天上人。

    云端之巅,这个名字,也不是平白无故来的。

    骑着万里烟云照,身边有着大剑神护路,元正也没有多么的骄傲。

    也是因为这份心境,白卫才没有对元正这个人有任何不好的看法。

    “随我去秦岭南麓看看可好,如果你方便的话,那头灵兽是你的。”元正道。

    “那是一头貔貅,你确定要送给我?”白卫反问道。

    也是,白卫很久之前都去过那里了,怎能不知道那个灵兽是什么德行。

    元正道:“你发现的,就是你的,我要在那里建立城堡军营,貔貅留在这里,会被煞气所扰,跟随在你这个大剑神身边,会更稳妥一点,我虽不是好人,可也会尽量照顾到每一个应该被照顾的存在。”

    白卫道:“那就去看看。”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