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二百零九章 一对一可好
    今日的横剑相迫,是秦广鲁和郭喜军千算万算都没有算到的。

    他们得到了一个教训,在江湖中,就要有江湖中人应该有的样子和底气。

    江湖不同于军伍,军伍还讲究一个排兵布阵,战略时机,因势利导等。

    可江湖中,一个至强者便是苍天在上的存在。

    不低头也没办法了。

    秦广鲁有气无力的说道:“行,八二就八二。”

    郭喜军也没脾气,脸色阴沉的点了点头。

    元正对白卫暗中传音道:“若是不怕麻烦的话,可以陪着我去一下风岭山脉吗?”

    白卫没有回应,便是答应了。

    元正和白卫在来的路上,也不知道聊了一些什么天,大概也能摸出白卫的脾气。

    没有多余的耽误,只是和预想中的不一样,这一次出门,西蜀双壁没有带着自己的家伙事儿,黑虎和青龙,只好放在了这个大院里。

    水井旁洗衣裳的张美娘也没有吭气儿,路子不一样了,就要少说话,安安静静的洗衣裳就好。

    风岭山脉地势嶙峋,高低起伏不定,深处有着妖兽盘踞。

    深处也有着盐铁,这会儿,李尘骑着駮马,发生轰鸣般的战鼓激荡之声,将此地周围的妖兽吓的落荒而逃,在其身后,是五千人马,梁武骑着甲等战马紧随其后。

    山体巍峨壮阔,山脚下,已然有人开辟出了一个洞穴。

    一股生盐的味道,在风中弥漫开来。

    吴长峰在常帮里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昔年也是秦广鲁手底下最为信任的左将军。

    个子并不是很高,蜀人的身材多数以匀称为主,很少出现如梁武那样的弓背大汉。

    吴长峰周围聚集了两千人马,一千人在前面开辟洞穴,余下的一千人则手拿长枪短棒,看场子。

    李尘率众而来,五千多人,在人数上有着压倒性的优势,此地地势狭窄,可大家都扎堆了,就算吴长峰的兵法韬略如何过人,在这里也发挥不出来。

    駮马只要奔腾起来,马蹄声便是战鼓声,越是兴奋,战鼓声便越是激荡高天。

    李尘停了下来,五千之众也停了下来。

    这五千人里面,抵达象境的人其实没有多少,大多数都是帮派里的打手,所谓的骨干成员,当初在收服这些帮派的时候,也被李尘胯下的駮马撕碎了不少。

    梁武是第一个投靠元正的,新月帮的成员在云端之巅这个旗帜下面,有着还算是超然的地位。

    成为云端之巅的成员后,原本许多人过的并不如意,日子也安稳了下来,每个月都有军饷可以拿。

    唯独不一样的在于,中层成员,待遇变化并不是很大,偶尔也有徇私舞弊,勾心斗角的事情,幸好有拜月山庄这个庞然大物作为云端之巅的南门一柱,否则云端之巅必然内政不稳。

    李尘也知道这些,今日也是他头一次以云端之巅的统领身份,率众出发,来和常帮来这一次正面对话。

    这里很热闹,常帮的成员,多数都是身经百战的老油子,丝毫不怵李尘,放下了手里的锄头,或是在一旁拿起了木棒,或是拿起了长枪,个别混得不错的人,手中还有佩刀,佩剑。

    吴长峰做出一个隐晦的手势,李尘看见了,他也不知道这个手势到底是什么意思,只有战场上的老兵才会明白,这个手势就是随机应变撤退。

    李尘道:“独乐不如众乐,如此资源,你们常帮可不能吃独食啊。”

    李尘是骑着駮马,可是手中没有合适的兵器,还是空手,又是少年人,说起话来,也不是那么的中气十足,若非駮马流露出的厮杀之气,便显得李尘说话更没有震慑力了。

    吴长峰看上去约莫年近四旬,实际年纪,不得知晓,因为一身道境修为,可以遮掩住许多岁月的痕迹。

    他的声音很雄厚,直言道:“若是来打秋风,我也不介意,只是这里是我们先发现的,俗话说先到先得,凡事也讲究一个先来后到,你说是不是这个理儿?”

    吴长峰的部众们,神色很平静,常帮有三万成员,真的打起来,他们不在怕的。

    李尘这会儿觉得,读书的好处其实有很多,比如和人说话的时候,就会有一股自己也说不上来的底气。

    柔和道:“可也讲究一个后来居上,天地宝物,有德者居之,你说,是不是这个理儿?”

    吴长峰道:“我知道小兄弟你不是来讲道理来了,这么大的一坨肥肉,是一个人都想要吃独食,不如这样,你我也算是有缘,咱们捉对厮杀一场,你若是赢了,我今日二话不说,转身就走。”

    “你若是输了,我今日所得之物,尽数归我,明日咱们再做商量,如何?”

    输人不输阵,哪怕明知干不过,吴长峰也要尽量挽留住常帮的颜面,保持几分士气,一个军伍,一旦受到打击,士气低迷,离死也不远了。

    吕安和梁武很安静,没有多话,这一次的统领是李尘,别的不说,李尘有着駮马为坐骑,底气自然丰厚。

    其实吕安很想说上几句,对面的吴长峰,怎么看,都是一个老油子,李尘的武道修为和吴长峰比较起来,也相差不多,甚至吴长峰还占据了上风。

    和一个老油子捉对厮杀,有些冒险。

    吴长峰纵横军旅的年头,李尘还没有出生。

    战场上的捉对厮杀,通常都是一个照面解决掉敌人,若是解决掉,那也只能来日再战了。

    吴长峰提出来的这个办法,规则上还是有利于吴长峰的。

    李尘稍微一想,便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换作平日,李尘绝不会迎战的,因为不利于自己,要避其锋芒。

    可今日是自己以大统领的身份,第一次率众出击,自然要当一个表率,不然日后不会有人服李尘这个统领。

    “好,反正今日的捉对厮杀,只能决定今日的事情,至于明日,就看你我两家的主子如何计较了。”李尘道。

    轻盈跳下駮马,这不是江湖斗殴,这是做一个表率,立一座碑。

    李尘告诉自己,绝对不能输了。

    算是意气之争,也是士气之争。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