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二百零六章 老友相聚
    武王府里,没有大摆宴席,也没有张灯结彩。

    桌子上,是酸菜鱼,是馒头与包子,是时令小菜,是青椒炒肉丝。

    一切从简,没有山珍海味,也没有歌舞升平。

    元铁山,陈煜,温若松,温严,元青,元麟围坐一桌,温严的位置,靠近元青和元麟。

    这样的一桌菜,搁在王侯之家,实在是过于寒酸了。

    可温若松觉得非常的感动,若是元铁山真的用山珍海味来招待自己的时候,温若松心里会很难过……

    喝了一口酸菜鱼的汤,不是那么的酸,盐有些重。

    总是听老人家们说,盐吃多了,最是管饱,早年间曾有农夫上山干活儿的时候,拿着一口袋盐,拿一壶茶水,吃盐喝水,然后就在山上热火朝天的干一整天的活儿。

    温若松说道:“老哥也真是的,竟然弄了这么一大桌子的菜,其实吧,我这个人吃饭不讲究,馒头就着咸菜,就可以吃了。”

    元铁山打趣道:“说的这是什么话,你可以将就,可我不愿意啊,馒头就咸菜,当年老子吃的都要吐了,如今日子好过了一些,生活上可不能委屈了,再怎么着,也要对得起自己的五脏庙。”

    温若松很知足,这一顿饭,人情味很浓。

    哪怕从来没有真的推心置腹过,哪怕当年也只是萍水相逢,可细想起来,今时今日,已经走到了对立面,元铁山还是会出来迎接自己,还是会做一桌子的菜,来招待自己。

    异地而处,温若松或许就没有元铁山这样的细致,这样的心胸了。

    一边吃着,元铁山说道:“贤侄生的一表人才,可有了自己喜欢的姑娘?”

    温严愣了愣,他做梦都没有想到武王元铁山的为人处世,是这么的随意。

    温若松在一旁呵斥道:“问你话呢,好好回答你的叔叔。”

    温严点了点头,柔和的应道:“大争之世快要来了,也没有心情成家了,先立业再说,叔叔们都是一世英豪,我虽然不才,也想尽量追上叔叔们的脚步,哪怕微不足道,可打点善后的事情还是能够做到的。”

    元铁山哈哈笑道:“不错啊,你可是比你老子强多了,想当年,你老子规规矩矩的,遇到了自己喜欢的娘们,也不敢跟人家去说,遇到了扎手的事情,就像是傻瓜这样,站在那里等着别人去宰割,虽说不争就是大争,可我更喜欢你这种简单直接的读书人。”

    温若松刚了一口鱼汤,听到这话,差点喷出来了。

    辩解道:“这是什么话,我当年可没有那么怂吧。”

    元铁山打趣道:“你当年怂不怂,你自己心里还没数了,天底下谁不知道,你是兢兢业业的才混到了今日的文官之首,若是真的意气风发,想来这些年来,各地士子所传颂的也不仅仅是你平素枢机宽厚可人了吧。”

    “也不要限制你的儿子胡作非为,一个孩子,总是让他去做好事儿,不让他去干坏事儿,可好事儿做的时间长了,人也难免的会压抑,到时候恶的那面也会被无限的扩大,真到了那一步,你这个当老子的,恐怕也没有能力去力挽狂澜了。”

    做人总得有一些癖好才行,元铁山喜欢狩猎,喜欢练武,喜欢带着自己手底下的人上青楼。

    陈煜喜欢练字,喜欢研究阵法,也喜欢捣鼓一些酸涩的诗词歌舞。

    而温若松,当年吃一碗饺子,都放不开嘴巴,支支吾吾的。

    如今的温严,不管怎么看,都像是再走他老子的老路。

    温若松听的很认真,因为元铁山这话也是真心话,自己的儿子,从小到大也太规矩了一些,要说唯一的癖好,就是爱干净,爱干净这个癖好,说实话,有些时候也是挺得罪人的,这个癖好谈不上一个好癖好。

    温严举止斯文的应道:“多谢叔叔赐教,等我今天晚上睡觉的时候,一定会好好地思考一下叔叔说的话,虽说暂时对我没有什么启发,可我想早晚都会受到启发的。”

    元铁山道:“启发不启发的,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做人嘛,开心就好,爽快就好,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就好,要是真的做出了对不起自己良心的事情,也要想办法去赎罪,去挽回。”

    “你还年轻,这话不仅仅是我们大人给你们年轻人洗脑用的一句话,而是说,你真的还很年轻。”

    “等把人世间的五味杂陈辛酸苦辣都品尝个差不多的时候,你也许就明白了。”

    “但你的悟性好像还算不错,估计稍微遇到一两件扎手的事情,你就明白了。”

    温严很认真的在听,这话说的很有雄辩之才,可也真的有道理。

    元铁山没有说在苍云城发生的事情,也没有提起自己的小儿子。

    这些话,也是元铁山的真心话,因为他有一件读不起自己良心的事情,他也尽量再挽回,哪怕明知道无法挽回,可也要继续挽回,直到自己寿终正寝。

    庙堂风波也好,江湖风雨也罢。

    作为一个过来人,元铁山对年轻人总是给予足够的宽容,也不会为难年轻人,甚至会赐教年轻人,毫无保留的赐教。

    名头利益是一方面,做人则就是另外一方面了。

    温若松好奇问道:“我听人说,你这些年,好像触摸到了天境的门槛,你的先天罡气已经到了无懈可击的地步,不知道这是不是真的啊?”

    这是一个读书人对武夫的好奇。

    元铁山呵呵笑道:“你听谁说的,这个情报一点都不准确啊,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我已经到了天境,虽然不敢说世间无敌手,可在沙场之上,老子也是风采不减当年。”

    温若松给元铁山夹了一大块鱼肉,很羡慕的说道:“我若是和老哥你一样就好了,身子骨一年不如一年了,想想也闹心啊。”

    元铁山吃了这一大口鱼肉,哪怕是在自己家门口,他也能干得出来这种事情。

    笑道:“过上几年,太平日子可就不见了,到时候还指望你这个修修补补的人,来主持后勤大局呢,当年我折腾的时候,你给了我足够的军备军饷,往后我折腾的时候,我也希望你能够陪着我,若是忽然间换了一个人掌管军备和军饷,我不放心啊。”

    当年都是少年,往后也是少年,永远都是少年。

    温若松道:“我也开始慢慢的练武了,可惜过了年纪,拜了一个师傅,他是一个道士,教会了我一些蛇鹤相争的拳法和身法,也只是能活动一下身子骨,真的让我上场杀敌,那是万万不能的,效果倒是也有,可总觉得不够用。”

    元铁山算是听出来了,这一次来瀚州不仅仅是为了公事,还有一些私事在里面。

    陈煜和元青元麟都没有说话,静静的等候着下文。

    元铁山道:“老实说,先天罡气我怕是不能传授给你了,这门功法,需要童子身才能入门,修行到了一定的高度之后,才可破身,你现在的儿子都比长得高了,先天罡气就算我想要传授给你,可你的身子骨不干净啊。”

    几人一阵无语。

    温若松大眼瞪小眼的看着元铁山,苦笑道:“这话说的,我这么正经的一个人,怎么会贪图你的先天罡气,你随意给我传授一些硬把式就行了,也能让我到时候继续陪着你金戈铁马的折腾,不过还是老规矩,你在前面,我在后面,若是和你并肩而行,我也只能拖后腿了。”

    元铁山爽快道:“这事儿好说,等吃过饭以后,我就随手给你写一篇适合你的武道功法,也是我近几年的些许感悟,你是文官之首,悟性奇高,应该是能体会到里面的博大精深的。”

    “不过话说礼尚往来,我都下了这么大的血本了,你怕也得回敬回敬啊。”

    温若松放下筷子,没来由的豪情万丈道:“老哥你都这么爽快了,我还能磨磨唧唧的不成?”

    “你的小儿子在苍云城拉帮结派,有一统江湖的趋势,其触手渗入了拜月山庄,也和常帮纠缠不清的,这件事,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如何,过些日子,灵州的风岭山脉,大概会有盐铁矿产,我就当做没有发现过,让你的小儿子捞点好处,也不会有啥副作用,如何?”

    陈煜心里一沉,觉得有些欣喜,他也算是元正半个师傅。

    当初元正走的时候,陈煜交代了许多事情,如今看来,元正都当真了,并且为之努力,陈煜的心里是由衷的高兴。

    元青和元麟没有多大的反应,三弟在外面搞了一些什么事情,等他及冠之年回来的时候,什么都清楚了。

    元铁山听到这话,重重的拍了拍温若松的肩膀,差点让温若松这把老骨头给散架了。

    “好!既然如此,老哥再给你送一份大礼,除了适合你的功法口诀之外,我再将我收藏的万年火灵芝送给你,到时候你吃了活灵芝,大概会上火,不过上火了尽量找你老婆,可别偷偷的去青楼啊。”元铁山豪爽道。

    温若松“……”

    “小弟在此,拜谢老哥了。”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