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二百零三章 狰狞江湖路
    水云舟,位于灵州边缘之地,与苍云城接轨。

    作为一个二流的江湖门派,水云舟的生意,自然就是水上的生意,除却日常的捕鱼,偶尔也还兼顾着拿人钱财,替人消灾的事情。

    水上的事情一直说不准,人掉进了水里,会游泳的人,可能还有一线生机,可淹死的也都是会水的。

    河滩边上,几座还算气派的庭院连成一片。

    水边有着妇人正在淘米,也有几个年事已高的老人家,在水边用棒槌洗衣服,砸衣服的声音,闷沉有力,滋滋作响。

    庭院周围,没有三步一岗五步一哨的守卫,对于一个二流的江湖门派来说,有着庭院居住,手底下的人能够吃饱肚子,便已经算是活的滋润了。

    能不能捞到更多地油水,就要看个人的本事了。

    一艘竹筏,缓缓而来,竹筏上有三人,元正,李尘以及梁武。

    一股真元,令这艘竹筏缓慢而有力的靠近水云舟的大本营。

    梁武安静的站在一旁,背负自己的清平弓,今日来到了这里,自己的箭矢会不会射出去,他不知道,但他知道,自己已经是离弦之箭了。

    尉迟阳给元正的消息就是水云舟介于拜月山庄和常帮之间。

    水上的生意,水云舟占着大头,常年游走于沣河之上,偶尔也会入秦前往渭河。

    姑且不说水云舟的生意如何红火,起码水上的线路是掌握的差不多了。

    大局上来看,苍云城也好,灵州也好,终究也只是弹丸之地,可很多人,连所谓的弹丸之地也没有吃透。

    水云舟也没有吃透,只是吃透了水上的事情。

    论实力而言,水云舟并不如何,在拜月山庄和常帮面前不堪一击,可在大魏官府那里,也有着上供钱,偶尔遇到了扎手的事情,灵州的官府,也会助水云舟一臂之力。

    这还只是其次,听闻在大秦境内,也和大秦本土的江湖豪强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看似在夹缝中生活,背地里,早已经走出了一条康庄大道。

    日后大秦和大魏开战,这水路上的事情,恐怕也没有谁能比水云舟这个帮派做的更加细致了。

    江湖有江湖的好处,庙堂有庙堂的好处。

    岸边淘米的妇人起身离开,洗衣服的老人家们,也放下了手中的棒槌。

    元正脚下的竹筏,微微靠岸。

    那一片庭院深处,走出来了一个约莫三十余岁的壮年男子,浑身刺青,有牛鬼蛇神,也有深海巨兽,身高九尺有余,一头披肩狂发,还未临近,便率先透出了一股不是那么好惹的气息。

    这个壮汉拦住了元正几人的去路。

    张仁,号称水云舟第一硬骨头,并不在于他的武道修为有多高,而是这个人在看家护院这一块,的确无人能出其后,只要张仁在这里,外来没有请柬的人,便很难进入那庭院深处里。

    三十来岁,有了象境巅峰的修为,对于一个江湖人来说,已经是极为体面了,日后随着水云舟逐渐的壮大,张仁也终归会成为水云舟的不动天王之一。

    张仁看着元正三人,声音低沉有力道:“我不在意你们是从哪里来的,这里可不是你们应该来的地方。”

    若不是看着元正锦衣玉带,一身行头起码价值黄金千量,张仁估计早就悍然出手了。

    敢无缘无故的来到这里,必然都有着敢来这里的底气。

    拜月山庄很早之前,便想要将水云舟吞并,可是碍于常帮的存在,也不好将战线拉的太长了。

    二者,拜月山庄里的银子虽然多,可以撑得住场面的高手,真的没有多少。

    能够用银子解决掉的事情,拜月山庄绝对不会用刀子。

    元正率领众人去了拜月山庄后,也意味着,拜月山庄可以抡大锤的人多了很多个。

    许多扎手的事情,尉迟阳不方便,可元正还是极为方便的。

    元正没有说话,李尘看了一眼张仁,便一个瞬身抵达了张仁面前。

    身高九尺有余,在寻常人看来,已经算是一个巨人了。

    张仁看着李尘这位少年,面露疑惑之色,以为这个小娃娃最多不过象境初期的修为,可流露出来的气息,让张仁顿觉脊背发凉。

    他是水云舟的看门人,如果这个看门人出现了意外,那么整个水云舟也有可能出现意外。

    他没有大意,而是聚精会神的一拳朝着李尘的额头轰杀而去,如果这一拳没有多大的效果,那么张仁也就败了,今日的水云舟,极有可能会遭遇大祸。

    李尘微微侧头,张仁的一拳力道足以开山破土,速度极快,可就被李尘恰到好处的避开了,连多余的一寸都没有。

    张仁的心已经凉了,方才那一拳,真的是他聚精会神的一拳,一天之内,他只有这一拳,这一拳解决不了问题,应该也不会等到明天了。

    李尘没有为难张仁,只是深深的凝望了一眼,一道黄金剑气,便悬在了张仁的脖子上,稍微往前一点,可以瞬息要了张仁的性命。

    “不知道是哪里来的龙王,还希望报一下名头,我水云舟也能好生准备一二。”张仁道。

    一个身高九尺有余的壮年汉子,被一个少年如此轻而易举的压迫住,这种事在江湖中是一桩美谈,自古英雄出少年,可这种事情在江湖中也不是经常发生。

    李尘没有杀了张仁,只是清理了路障。

    元正和梁武紧随其后,李尘在最前方,轻轻一掌,推开了庭院的大门。

    大门里面,没有想象之中的假山湖泊,反倒是大小不一的货架,还有鱼干儿。

    散发出一股咸咸的味道,不喜欢吃鱼的人,大概会觉得非常的恶心。

    四下望去,一对上了年纪的夫妇从不起眼的货架后面走了出来。

    老人家穿着一身粗布麻衣,光着膀子,一身赘肉,可眼眸如深水平静,看着像是一个老实巴交的老百姓,可他是水云舟的主事人。

    那个老婆子身材比值,沧桑的面庞沟壑纵横,可轮廓也算柔和,年轻的时候,大概也能勉强的称得上是美人。

    “几位公子哥都已经破门而入了,也不必多说客套话了,想要什么,便直说吧。”老汉放下手里的竹篮,不紧不慢的说道。

    元正开口道:“我要这庭院里所有的鱼干,也想要水里所有的鱼儿。”

    老汉没有多大的反应,老妇人手里多出了一柄短剑,刚欲刺向李尘的咽喉之地,便砰然一声落在了地上,老妇人的手臂直接被一道剑气斩断,掉在了地上。

    老妇人眼神凶狠的瞪着李尘,如临死之前的野兽一般。

    元正没有多大的反应,水云舟对于拜月山庄来说是一个扎手的事情,可对他来说并不是。

    也无法免俗的,走上了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的道路上。

    老汉终归无法保持平静了,扶起自己的老伴儿,然后一字一顿的说道:“前几日,我这里的鱼干儿和水里的事情,都被常帮给承包了,你们来了,恐怕也没什么可图的。”

    “我的老伴儿断了一条手臂,你得还回来。”

    外面的张仁,跪在了地上,浑身发冷,脸色苍白,一身真元暂时无法聚集。

    元正颇有兴致的说道:“老而不死是为贼,我可没有听说常帮将你们的水云舟给接手了。”

    老汉的夫人是一个哑巴,不会说话,年轻的时候便和老汉在一起,老汉说什么,夫人便跟着笑着,或是哭着,很多年来,不离不弃,老汉也很珍惜自己的老婆。

    今日的事情,令他无法释怀了。

    可他也不知道,抡膀子这种事情,一个上了年纪的人,是无法打过年轻人的。

    放一句狠话出来,好像也没多大的用处。

    可他还有办法,袖口里,无端射出两道毒气,直逼元正的眼眸。

    梁武见状,颇为果断的张弓搭箭,一箭射穿了老汉的头颅。

    至于那个老妇人,也被李尘补了一记黄金剑气,倒在了血泊中。

    元正也没有觉得于心不忍,这一对年老的夫妇,不知道将多少无知的孩童拐卖到了大户人家,也将不少的姑娘,拐卖到了青楼里。

    水上偶尔遇到了成色好的姑娘,这个老汉也能难得的硬气起来,把人家姑娘的事儿给办了。

    水云舟扎手,不仅仅是因为错综复杂的人脉关系,而本身就是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

    元正道:“我曾听说,顿顿都吃童男童女的肉,好像能够长生不老,可这一对老人家,还不是尽显沧桑之态。”

    “不过也还是不错啦,也还知道照顾一下自己的老乡,也知道劫富济贫,给一些生活困难的老百姓白白送出了不少银两,用来收买人心,应当是够了。”

    “你们两个就在这里等着,若是水云舟的高手回来了,谁若是不服,就杀了谁,直到无人敢有异议。”

    “我去外面看看,那个看门人算是不错,只可惜跟错了主子。”

    梁武和李尘微微点头,杀了一对老人家,他们没有于心不忍,多年来,灵州总有孩童无故失踪,总有黄花闺女被人给糟蹋了,以后这种事情会少很多的。

    以后的穷人,大概也会多出来很多。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