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二百零二章 春风与少年
    ……

    久闻拜月山庄有着肥沃的私人马场,事实上,元正第一次来到这里,也是被惊到了。

    马场之大,一眼看不到尽头,水草肥沃,东边有着连成长排的庄园。

    庄园的建筑格局一切从简,虽是土屋,修建的却很结实,有着三尺厚的墙壁,马场上的风儿谈不上如何剧烈,可到了冬季,土墙的厚度可以恰如其分的做到冬暖夏凉。

    本身这里的庄园是马场里的苦工居住的地方,尉迟阳上位以后,便在另外的地方安置了苦工的住处。

    这片庄园,是尉迟阳的伤心之地,当初他就是在这里,度过了无数漫长寂寞苦难的时光。

    元正和尉迟阳并肩而来,元正的背影显得有些高大。

    今天是风和日丽的一天,春风醉人。

    梁武已经带着自己的新月帮成员,去那个庄园里安家落户了,至于家眷,则是尉迟维带着去了距离拜月山庄不远的民房处,尉迟阳买下了一座村庄,就是为了安顿元正。

    元正看着这肥沃的马场,以及在马场里奔腾的马儿,甲等战马随处可见,乙等战马更是成群结队,奔驰起来,有着浩荡之势。

    尉迟阳说道:“师兄往后就可以在这里暂时安顿下来了,至于接下来师兄想要做些什么事情,我都可以效劳。”

    言外之意,便是拜月山庄会尽力支持元正。

    元正也没有觉得如何的庆幸,尉迟阳没有要自己的银子,让元正的心里有些过意不去。

    一码归一码,一直都是元正做人做事的准则,他喜欢将所有的事情都分的清清楚楚,和尉迟阳的这件事,已然模棱两可。

    义不掌财,情不立事,不是说说而已的。

    他不知道尉迟阳以后会带着拜月山庄走到哪一步,不过尉迟阳这样的天赋少年,应该不会将路走的太窄了。

    元正轻声道:“我听你的姐姐说过,只要我在这里安家落户了,以后不管我愿不愿意,都会和西蜀双壁成为对头,甚至还会大打出手,对于常帮,你是如何看待的,或者说,作何打算?”

    如果没有常帮在这里,以尉迟阳的才情,将会垄断整个苍云城。

    尉迟阳心里对常帮不记恨,那是不可能的。

    转念一想,这也许是一个好事儿,一个人连竞争对手都没有,高处不胜寒的代价就是慢慢的将路给走窄了。

    只是尉迟阳的竞争对手,似乎有些强势,尉迟阳的年岁,不应该去面对西蜀双壁,甚至更多的时候,都是正面以对。

    尉迟阳轻声道:“其实我不是多么的在乎他们的名头有多么的响亮,他们昔年是何等的光芒万丈,那些辉煌的战绩,在漫漫青史里,不值一提。”

    “来到了这里,就要从头开始,我是从拜月山庄开始的,他们也是从常帮开始的,本质上,大家的起点都一样。”

    “大秦和大魏一旦开战,常帮必然会成为大秦的附庸,比较人脉的话,我想我的人脉应该比西蜀双壁更要来的管用一些。”

    “看似是竞争对手,可主次之分,早已经是分的清清楚楚。”

    “他们手底下有人,我这里有马,乱世之中,人和战马其实是平等的,甚至某些时候,四五个人的性命,才能抵得上一头高头大马,我有十万马儿,他们有三万人,他们失败,只不过是早晚之事。”

    “庙堂上的事情我不在意,我更愿意做一个富贵闲人。”

    这话说的不假,一旦开战的话,谁手上的战略资源多,谁就吃香,而马本身,就是无可替代的战略资源之一。

    元正明白了,继续问道:“那么之后呢,常帮在苍云城里落下帷幕,你又会如何?大秦就算不会卸磨杀驴,你的拜月山庄,想来收成也不会像是现在这样丰满。”

    “更要命的是,你的拜月山庄无论背后的靠山是谁,战争的格局大到了一定程度之后,所有的一切都要重头再来,而你也要从零开始,庙堂的存在,没有人喜欢,可能亘古长存,必然有着里面的道理。”

    尉迟阳获得了新生之后,没有沉迷在那种可以为所欲为的喜悦当中,反倒是活的清清楚楚。

    在成为拜月山庄的主人以前,尉迟阳不仅仅是因为想要活着或是那一口气支撑着自己活着,可能更多的是尉迟阳的野心支撑着自己活着,年纪轻轻,便已经有了狼子野心。

    这一点,元正真的是自愧不如。

    尉迟阳意味深长的看着元正,徐徐说道:“我有一种感觉,你早晚都会做成一件天大的事情,以我这个过来人的直觉,我在你的身上下了赌注,赌注不是很大,就是拜月山庄一半的家底儿,若是你败了,我还能剩下一半的家底儿,若是你成了,我就可以将多余的那一半家底儿用来挥霍时光。”

    “往后,拜月山庄将会全力支持你,无论你是招兵买马,还是做其余的事情,我都会支持。”

    “拜月山庄的入账来源,除了战马的生意,还有许多灰色地带人情往来的生意,师兄也不必为了银子而发愁了,我这里就是师兄最好的后盾,眼下来看,的确是最好的后盾。”

    元正并不是多么的意外,甚至因为这句话是尉迟阳说出来的,他觉得很正常。

    一个生意人,是不会将所有的鸡蛋都放在同一个笼子里的。

    元正问道:“可我需要一个很好的根据地,仅仅是拜月山庄,别的不说,光是修建城墙,都不够折腾。”

    “大秦没有我可以折腾的地方,大魏也没有我可以折腾的地方。”

    尉迟阳视线的尽头,则是马场的尽头,马场之大,可容纳十万战马,马场之后,是无尽的深山大泽,那里是秦岭,甚至因为这个马场,秦岭深处许多野马也都潜移默化的来到了马场里。

    也都成为了尉迟阳额外多出来的份额。

    尉迟阳说道:“你可以去秦岭,那里是大秦的龙脉之地,也许那里的战略价值不是很好,可风水真的不错,我的马场也是因为临近大秦,才有了如今的规模。”

    “秦岭之大,远超乎你的想象,很多地方都是无人区,有很多地方,有着强大的妖兽压阵,也许还有着你我从来都没有见识过的灵兽。”

    这会儿就是给元正一座城池,他也坚持不了多长时间,除非是将整个西蜀大地交给元正,即便是那样,元正也不见得会在大魏那里占到什么便宜。

    账下无人不说了,光是基本的战略布局,元正一个人都忙活不过来。

    元正问道:“你图什么?”

    尉迟阳淡然道:“图可以活的更好。”

    元正一阵无语,这个回答真的是万能的。

    尉迟阳说道:“我会将许多不是那么重要的事情交代给吕安那个读书人打理,一来可以看看那个读书人到底有几斤几两,这一路上他步行而来,看似吃了很多苦,在我看来,其实那微不足道。”

    “梁武那样的人,终归也只是匹夫,打个伏击倒是可以,能不能成为独当一面的将军,眼下还不好说。”

    “至于我这里,师兄若是有什么安排,尽管说就好了,我若是能够做到,必然能够做到。”

    在西蜀的时候,元正还在惆怅接下来的路应该怎么走,没有想到,如今手底下便有了拜月山庄的支持,这个起点,对于想要造反的人来说,已经是极高了。

    元正仔细的想了想,应道:“招兵买马的事情可以先放在一边,我记得也有不少的江湖门派,在这里购买过充当门面的快马,将一些人数多,成分复杂的帮派给我整顿起来,出去打架的事情,就无需你亲自效劳了。”

    “国家与国家出现变故之前,江湖上也会有着预兆。”

    尉迟阳微鞠一躬,很是顺从的说道:“遵命。”

    元正继续说道:“如果有一天,我能够终结这暮气沉沉的乱世,必然会给你一片王道乐土,在你的王道乐土里,你可以恣意妄为。”

    “梁武是不错,他的帮会成员们,也许也不乏一些可造之材,仔细一点。”

    “至于读书人这一块,我们最缺的就是读书人,一个吕安是远远不够的,江湖市井里,也有不少不得志的读书人,若是遇到了,也要尽量招揽过来。”

    “这些事情比较麻烦,换做是我,我真的不知道如何下手,但是你可以。”

    想要干成大事,无可避免的,就要在许多小事上难得糊涂一下。

    这也不是在试探尉迟阳,元正相信尉迟阳,他谈不上忠心耿耿,可只要有着还算是一致的利益方向,他就绝对不会做出让元正失望的事情。

    家有一老如有一宝。

    想到自己身边的人,都是年轻人,没有暮气沉沉老奸巨猾的老狐狸,元正的心里总觉得底气不是很足。

    可想了想,苏仪还在秦岭里。

    钟南也在远方。

    元正也只能抱着乐观的态度了,反正大秦和大魏还没有打起来,反正当下的元正也不用上战场,时间虽说有些紧张,可还是有时间的。

    (笔趣库 www.biquku.com)